山寨探案實錄 禽獸亦不會這樣對待同類(上)

樊敏儀(阿Map)1976年出生,籍貫廣東興寧,六歲時父親因欠債離家,自此全無音訊。
母親改嫁,樊敏儀由姑母照顧,年少時因犯事入住馬頭圍女童院。

樊敏儀其後努力讀書,讀至中七畢業。
1995年,樊敏儀當售貨員時,認識吸毒的吳志遠。
吳志遠1974年出生,較樊敏儀細兩歲,兩人在旺角同居,在吳志遠影響下,染上毒癮。

陳文樂是黑社會和勝和成員,梁勝祖及梁偉倫是他的手下。
陳文樂是「馬伕」(帶應召女郎出鐘的人),兼做「放數」及毒品拆家,吳志遠與樊敏儀經常向陳文樂購買毒品。

1997年年初,樊敏儀因吸毒入不敷支,欠下陳文樂債項後,在一家夜總會做女公關。

樊敏儀其後懷孕,生產期間無法工作,欠下陳文樂八千元毒品數,還了四千元後,餘款遲遲未歸還。

1998年,樊敏儀誕下兒子,仍未與吳志遠結婚,搬到葵涌麗瑤邨富瑤樓與家姑一同居住。

1999年3月,吳志遠在街頭被警方截查,搜出毒品後,送往戒毒所。
樊敏儀未依期還錢,陳文樂催促梁勝祖追債,梁勝祖威脅「出售」樊敏儀兒子,逼她賣淫還債。

樊敏儀在接客期間懷有身孕,陳文樂仍逼她接客,以「大肚婆」招徠。

樊敏儀在夜總會做女公關,與在「私竇」接客,雖然都是提供性服務,但兩者生涯卻有天壤之別,過不了幾天,樊敏儀捱不住,偷走回家,帶同兒子到朋友家中躲避。

尖沙咀加連威老道三十一號,是一幢五層高唐樓,分A、B兩座,地下為商舖,一至四樓為住宅。

毒梟「跛豪」妻子鄭月英,富商「大劉」劉鑾雄的親屬,分持A、B座業權,雙方都計劃拆卸唐樓重建,兩者業權都差不多,無法就重建達成共識,B座住戶搬出後,大部份單位丟空。

三樓B座間有六個房間,陳文樂與妻子阿佩住在四號房,梁勝祖與女朋友阿儀住六號房,梁偉倫與女朋友劉明芳(13歲)住一號房。

陳文樂妻子阿佩剛誕下嬰兒,為方便照應,搬到朋友石籬邨石寧樓十七樓暫住。

1999年3月17日,陳文樂、梁勝祖、梁偉倫到麗瑤邨富瑤樓守株待兔。
樊敏儀出現時,各人一擁而上,將她推進七人車,帶到加連威老道三十一號三樓B三號房,房間內沒有牀,只有一個木製衣櫃。

梁偉倫問樊敏儀為何沒有還錢、沒有回覆電話,一邊問一邊踢,還問樊敏儀想他踢哪個部位,踢了五十多腳,梁偉倫才停止襲擊。

樊敏儀痛得在地上打滾,發出淒厲呻吟聲,各人為免聲音外傳,用木板封住單位窗戶。

劉明芳最初在旁觀看,梁偉倫停腳後,叫劉明芳用手打樊敏儀,劉明芳用手打了樊敏儀幾下,之後離開。

三人脫光樊敏儀衣物,將她輪姦,樊敏儀赤裸屈身睡在衣櫃內。

第二日,三人在三號房打邊爐,將食物拋給衣櫃內的樊敏儀,像餵狗一樣。

樊敏儀不肯吃,陳文樂用手捏開她的口,拾起掉在地上的食物塞入樊敏儀口中,逼她吞下。

樊敏儀反胃嘔出食物,弄污陳文樂衣服,陳文樂反手打了她幾個耳光,拿起一碗從打邊爐湯底舀出來的滾油,灌入樊敏儀口中,樊敏儀痛得跌出衣櫃,就地打滾。

三人沒再理會樊敏儀,各自吸食冰毒,樊敏儀爬到三人身邊,要求分一口「冰」。

三人看見全身赤裸的樊敏儀爬過來,原始獸性立時被點燃,樊敏儀吸冰後,四人隨即進入性愛瘋狂狀態。

第三日,陳文樂、梁勝祖、梁偉倫、劉明芳,進入三號房,將樊敏儀從衣櫃內拉出來。

陳文樂用打火機燒熔塑膠吸管和塑膠瓶,灼熱的熔膠滴落樊敏儀的腳上,樊敏儀痛極躲避。

梁勝祖抓住樊敏儀的腿,阻止她移動,看見熔膠滴在樊敏儀身上時,哈哈大笑。

劉明芳覺得「有趣」,用手按住樊敏儀,梁勝祖與梁偉倫,用打火機燒樊敏儀的腳,樊敏儀腳上皮膚被燒至紅腫起出水泡。

梁勝祖與梁偉倫將辣椒醬抹在樊敏儀腳上的水泡,之後再抹在嘴巴、臉上、身上其他傷口,樊敏儀愈痛苦,梁勝祖與梁偉倫愈興奮。

第五日,樊敏儀吸冰後有如喪屍,全不感覺到肉體上痛苦,沉醉於情慾世界之內。

梁勝祖在樊敏儀口中小便,陳文樂叫劉明芳在一個鞋盒內大便,梁勝祖與梁偉倫一起逼樊敏儀吃糞便,最後,將食油倒進樊敏儀口內。

第七日,樊敏儀身上傷口結痂,她因痕癢挑起焦疤,弄得血肉模糊,梁偉倫將樊敏儀雙手緊緊綁窗花上,樊敏儀雙手變得相當腫脹。

第八日,樊敏儀從窗花放下後,用手揭起結痂,陳文樂將樊敏儀的手指在地板上攤開,用鋼管用力敲打手指,把她的手骨也打斷。

第十日,劉明芳外出吃飯,在街上向小販買了一個「Hello Kitty」人魚公仔,經過三號房時,見到樊敏儀的臉腫了,滿身是血。

第十二日,樊敏儀想逃走被截回,梁勝祖與梁偉倫將樊敏儀整個人提起來,陳文樂用膝蓋擊打樊敏儀胸部,一邊撞一邊問為何想逃走,樊敏儀不斷道歉,聲稱以後都不敢這樣做。

樊敏儀其後被放在地上,梁勝祖從椅子上跳下,以膝蓋壓在樊敏儀胸腹部,樊敏儀慘叫一聲,昏迷不醒。

第十八日,陳文樂、梁勝祖、梁偉倫,輪流施襲,用手、拳頭、水管、木桌腿擊打樊敏儀,劉明芳見到樊敏儀被毆打後,頭部出現「氣泡」。

第二十二日凌晨,陳文樂等人跳完的士高回來,阿儀告訴陳文樂,樊敏儀躺在廁所不省人事,陳文樂將樊敏儀拖回三號房,說樊敏儀乳房凹凸不平,用水管在乳房上打了幾下。

第二十七日,劉明芳見到樊敏儀伏在廁所地板上,在地上撿一些東西,放在她拿着的錫紙內吸食,陳文樂說樊敏儀偷了他的冰毒,在廁所內吸食。

劉明芳返回一號房,未幾聽到三號房傳出嘭嘭聲,劉明芳到三號房查看,見到陳文樂與梁偉倫在房內,樊敏儀在地上痛苦扭動身體,大聲喘氣,呼吸困難。

陳文樂說正為樊敏儀戒毒,以免她再偷冰毒,陳文樂用打火機燒樊敏儀的腳,樊敏儀無反應。

第二十八日,樊敏儀伏在地上毫無反應,陳文樂叫梁勝祖與梁偉倫扶起樊敏儀,兩人將樊敏儀扶起靠在牆上,放手後,樊敏儀滑落在地板,有如一條死魚。

第二十九日,樊敏儀油盡燈枯,處於彌留狀態,臉部浮腫、牙齦流血,全身長滿水泡、傷口灌膿。
陳文樂等人沒再理會,離開三號房,梁勝祖回到屯門與家人見面。

第三十日,梁偉倫發現樊敏儀鼻和耳朵有血漬,叫劉明芳檢查,發現樊敏儀鼻孔內外有白色分泌物,沒有心跳,四肢僵硬,已經死亡,梁偉倫到四號房通知陳文樂。

樊敏儀已經死亡,屍體開始腐爛,梁勝祖這時回到現場,在浴室支解樊敏儀屍體,三人將一個雪櫃抬入三號房,儲存殘肢。

之後數日,三人將殘肢削骨取肉,在一堆人肉附近,用石油氣爐煮麵食,之後將人肉放入煲內煮熟。
陳文樂說:「把肉煮好讓狗吃。」
三人分數次將骨頭、肉塊、內臟棄在附近垃圾房。

三人最後煮熟樊敏儀的頭顱,陳文樂表現出很開心,很享受,對頭顱說:「乖,別動,我會讓你變漂亮的。」,之後扯掉頭顱上的頭髮。

樊敏儀的頭顱最總剩下頭骨,梁偉倫將頭骨縫入「Hello Kitty」人魚公仔內。

梁勝祖在廁所內發現還有一些內臟遺下,放入膠袋內,隨手掉出窗外天篷。

1999年4月中旬,唐樓A座住戶嗅到陣陣臭味,報警求助。

女督察馮小燕1999年1月於警校畢業,派駐尖沙嘴分區擔任巡邏小隊指揮官,接到報告,上門調查「惡臭投訴」,到達唐樓三樓B單位,發現大門虛掩,聽到屋內有女子呼救聲,入內查看時,腳下踢中一件硬物。

硬物被馮小燕踢到屋內,撞在牆邊,馮小燕按亮屋內電燈,只見屋內杯盤狼藉,惡臭撲面而來。

馮小燕用手掩鼻,目光在屋內游了一轉,最後停在牆邊一個Hello Kitty人魚公仔上面,看了一眼就退出單位。

馮小燕在出勤報告中寫下,到加連威老道31號3B單位查看,大門虛掩,曾入內查看,無特別發現,相信是屋內垃圾發出臭味。

劉明芳因犯事,判入九龍馬頭圍女童院,住在樊敏儀以前住過的房間,連續幾個星期夢見她新買的Hello Kitty人魚公仔,變成猙獰人頭,張開大嘴要把她吞噬下去。

5月24日,劉明芳忍受不了,向社工說出一個恐怖故事,社工聽完後,二話不說,打電話報警。

5月26日,油尖區重案組第二隊主管張晚成與油尖警區探員,帶同劉明芳回到唐樓,劉明芳不敢上樓,在樓下指出案發單位所在。

探員打開單位大門,屍臭味撲鼻而來,一個Hello Kitty人魚公仔倚在走廊牆邊,滲出腥臭血水,在地上有一顆脫落牙齒。

油尖警區重案組高級督察鄭惠明,以鐵枝輕刺公仔頭顱,感覺內有堅硬物體,打開公仔,發現一個被煲煮過的頭顱骨,無下顎,上顎有牙齒,零碎牙齒留在公仔裏面。

探員在一樓面對加連威老道天篷上,發現一個塑膠袋,內裝腐爛的心臟、肺、肝、腸。

單位內有兩個未洗淨的不銹鋼煲及瓦煲,兩煲周圍滿布屍蟲,煲內盛着發出惡臭渣滓。

探員在現場檢走一批證物,包括一個無門雪櫃、一把鐵鎚,一個懷疑曾烹屍的瓦煲。

5月27日,四名探員到石寧樓拘捕陳文樂及阿佩,陳文樂在警誡下說,樊敏儀之死是意外:「我們從來沒想過會變成這樣。」

翌日,梁勝祖主動投案,梁偉倫在報章上知道事發,逃往廣西南寧。

警方將梁偉倫資料交給國際刑警,入境處和中國公安協助追捕。

2000年2月14日,梁偉倫因吸毒被公安截獲,因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遭公安扣押,其後得悉他在港被通緝,遞解出境,移交香港受審。

樊敏儀遺體唯一找到的頭顱無致命傷痕,法醫潘偉明,無法確定死因。

根據劉明芳及梁偉倫證供,樊敏儀鼻孔內外有白色分泌物,與藥物過量相符,鼻和耳朵有血漬,不是藥物過量常見後果,可能是頭部受到創傷造成。

警方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死者是樊敏儀,全球首位華人齒科法醫梁家駒醫生,以「相片重疊法」,比對樊敏儀照片,最終確定受害人是二十三歲的樊敏儀。

三人承認非法處理屍體,加上污點證人劉明芳的口供,警方落案控告陳文樂、梁勝祖、梁偉倫謀殺罪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