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以自己的青春為代價

楊勤冀(1939年出生),河北人。
父親是甘肅師範大學(西北師範大學)教師,大哥和三弟都是教書。
楊勤冀在西安讀小學,在甘肅天水讀高中,五十年代考入甘肅師範大學,1959年參加工作。

楊勤冀個子不高,其貌不揚,交不到女友。
一天,弟弟帶女友回家,母親試探問:「你哥哥還沒女朋友,不如把這女孩讓給他?」
弟弟女友很生氣,與弟弟分手,弟弟想不通,砍死母親,最後被鑒定為精神病。

1973年,楊勤冀分配到甘肅蘭州阿乾鎮,在第三十一中學任職,主要教文科,多次榮獲省市先進教師稱號。

陶菊英1953年於甘肅蘭州阿乾鎮出生,父親是煤礦工人,母親生了七個孩子,常年有病。

陶菊英十四歲讀小學三年級時,母親去世,父親因煤礦瓦斯爆炸受傷,無法工作。

1976年,陶菊英在三十一中學當臨時工,為學校刷圍牆,楊勤冀路過主動幫她干活,兩人其後結婚。
陶菊英對這段婚姻並不滿意,主要是因為楊勤冀其貌不揚,年紀較她大十四歲,下嫁主要原因,是楊勤冀有城市戶口。

1978年,獨生女楊麗娟在甘肅蘭州阿乾鎮出生,楊勤冀視楊麗娟為掌上明珠,只要楊麗娟高興,要他做甚麼都可以。

1981年,一家人搬到甘肅蘭州城市居住,陶菊英如願以償,離開阿乾鎮,楊勤冀仍在阿乾鎮工作,上下班都要乘車一個小時。

楊麗娟在城市接受教育,小學時語文數學多半都是雙百,政治、歷史等課在九十分以上,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楊麗娟讀西北師大二附中,初中一時被評為校級優秀學生幹部。

九十年代初,阿乾鎮人口開始大量遷移,不到五年時間,阿乾鎮從最初將近十萬人,減到兩萬多人。

1994年,十六歲的楊麗娟讀初中二,夢中一面牆上掛一幅男士肖像畫,畫的兩側寫着:你這樣走近我;你與我真情相遇。

楊麗娟不知那名男子是誰,直至在書報攤看見劉德華的海報,才知道「夢中人」是劉德華。

楊麗娟開始不上學、不工作、不交朋友,收集劉德華所有唱片、電影,房間牆上全是劉德華的海報,楊麗娟對父母說:「不見劉德華,絕不嫁人。」

1995年,楊勤冀退休,一家靠退休金過活。
1997年9月,楊勤冀四處籌借一萬元,一家三口花了九千九百元參加一個香港旅遊團,楊麗娟只在「華仔天地」會址門外,看見劉德華的照片,感到非常失望。

2003年,楊勤冀為滿足楊麗娟追星心願,藉口為妻子醫病,賣掉不足四十平米的蘭州市教育局福利房,「套現」五萬元人民幣。
搬到舊居數百米外甘家巷七十二號,月租四百元的房子,陶菊英因營養不良,患上貧血及心臟病。

2004年,劉德華到甘肅拍《天下無賊》,楊麗娟每天從早至晚,站在八層樓頂看拍戲,未能見到劉德華。

楊麗娟其後查到劉德華住在香港加多利山,2005年10月,楊勤冀與楊麗娟到加多利山,未能找到劉德華。

在蘭州的陶菊英,因記掛楊麗娟,心神恍惚,忘記關煤氣導致煤氣中毒,雙腿被重物砸到,小腿骨折患有骨髓炎,一大筆醫療貴令家中經濟雪上加霜。

2006年,楊麗娟二十八歲。
3月19日楊勤冀向高利貸借了一萬一千三百元,條件是楊勤冀每月所領的2060元退休金,按半償還借貸。

楊勤冀取得錢後,一家三口到香港找劉德華,在過去十三年,楊麗娟為求見劉德華一面,花費超過十多萬元。

3月22日,楊勤冀取得到香港的雙程證,向《蘭州晨報》記者唐學仁求助,楊勤冀對唐學仁說:「用走火入魔,已經不能形容她對劉德華的崇拜。」

楊麗娟接受訪問時稱,為尋找劉德華,楊麗娟與父母六次到北京、三次到香港,父母為此耗盡積蓄,以變賣資產及借貸方式籌募旅費。

楊勤冀揚言賣腎籌錢,也要滿足女兒的「追星夢」。
楊勤冀說自己身體不錯,賣掉一個腎臟,生命不會出現危險,籌到一大筆錢,足以讓楊麗娟去香港看劉德華。

楊麗娟反對父親賣腎,認為可用借錢方法解決,楊麗娟說:「我覺得我和一般歌迷不同,像我這樣完全放棄生活的,全國找不出第二個人來,如果這次見不着,我乾脆死在香港算了。」

「我的情況跟普通追星族不一樣,因為我對劉德華的喜歡不僅僅痴迷和執着,而是以自己的青春為代價。」

這次訪問,楊麗娟成為群眾攻擊對象,楊麗娟對這些負面反應不怒反喜,認為只要引起公眾關注,透過媒體報道、輿論力量,可向劉德華施壓,達成見到劉德華的夢想。

3月27日,劉德華透過工作室發出聲明:其實我很不開心,如果一個女孩喜歡我,然後她爸爸做那麼多傷害自己的事情,她也沒有兼顧到,我覺得有一種遺憾,可能這種就是我們所說的社會責任。

劉德華主演的電影《墨攻》,2006年11月16在北京華星影院首映,劉德華會出席首映禮。

10月,楊勤冀以退休保障卡作抵押,借了七千元高利貸,帶同妻女到北京,打電話及寫信央視,要求安排楊麗娟與劉德華單獨見面,沒有回應。

首映禮當日,楊麗娟只能目睹劉德華下車步入戲院,對未能近距離接觸感到失望。

2007年3月,一家媒體答應幫助楊麗娟見劉德華。
楊麗娟一家三口持雙程證到香港,前往政府總部遞信給行政長官曾蔭權,希望代為安排見劉德華,但不得要領。

那家媒體安排楊麗娟,參加劉德華歌迷會華仔天地「春風德意慶生會」。(為1—3月生日會員的慶祝活動)

3月25日,楊麗娟獲安排與劉德華台上合照,楊麗娟對未能與劉德華單獨會面感到不滿。

楊勤冀為此感到憤怒,晚上十時,一家三口在尖東海旁一家麥當勞快餐店,楊勤冀為各人點了漢堡包,說:「今天要好好吃一頓……
不過,吃甚麼都沒用了。」

3月26日凌晨,楊勤冀寫下十二頁遺書指責劉德華。

凌晨五時五十五分,楊勤冀與陶菊英坐在尖東海濱公園石壆,楊勤冀跳海自殺,陶菊英報警求助,消防蛙人將楊勤冀救起上岸,送院後證實不治。

3月27日,劉德華透過經理人發出聲明:對事件表示十分震驚,斥責歌迷不該用不正確、不正常,不健康方法與他見面,希望媒體透過事件,正確引導瘋狂歌迷的「病態」行為,期望歌迷在今後道路上理智追星,希望楊麗娟與母親回鄉重過新生活。

楊麗娟對劉德華的聲明表示不滿,認為自己與劉德華歌迷不一樣,她在夢中見到劉德華,與劉德華像親人一樣,才希望與劉德華單獨會面。

楊麗娟認為,劉德華若與她會面,她的父親就不會自殺,要求劉德華到楊勤冀靈前跪拜,楊麗娟表示會履行父親遺願,繼續要求與劉德華單獨會面。

3月28日,楊麗娟母女到殮房認屍,警方帶領她們到入境處申請延期留港,以便辦理楊勤冀身後事。

楊麗娟表示現時身無分文,在內地全無資產,決定不會領回楊勤冀遺體或骨灰,計劃繼續留在香港,希望可以再與劉德華見面。

晚上八時,楊麗娟母女由香港回到深圳,翌日到到廣州接受媒體採訪後,返回蘭州,由一家媒體安排入住蘭州東方大酒店。

劉德華匿名為楊麗娟還清一萬一千元高利貸,受到輿論抨擊,劉德華因這事看心理醫生。

為《老鼠愛大米》作詞作曲的歌手楊臣剛,捐了二萬五千元給楊麗娟,作為辦理楊勤冀身後事及交通食宿費用。

4月3日上午十一時,楊麗娟母女離開蘭州東方大酒店,到省廳辦證中心,取得到香港的雙程證,在蘭州中川機場乘搭往北京航班。

4月4日,楊麗娟接收楊臣剛的捐款時說:「這次主要是把父親弄回來,如果提出見劉德華一個半小時的要求也不過份,我爸爸把命都搭上了。」

4月5日,楊麗娟母女由蘭州重返香港,入住深水埗大南街七十五號二樓銀星賓館。

楊麗娟母女到香港灣仔胡忠大廈,申辦火葬准許證等手續,紅磡萬國殯儀館提供「特平套餐」,棺木、壽衣、儀式用品,六千一百元全包,火葬費用約一千三百元。

4月7日,楊麗娟母女退房,搭的士到加多利山尋找劉德華,逐家逐戶按鈴,誤中吳君如寓所。

楊麗娟說,尋找劉德華是母親意思,陶菊英說是要完成丈夫遺願。

楊麗娟說:「希望華仔主動見我爸爸,華仔要憑自己良心,應該寫信或打電話給我,不應該透過媒體說話,甚至連一句安慰的話都沒有。」

楊麗娟兩母女無錢住賓館,在公園露宿。
4月12日晚上八時,楊勤冀遺體在柴灣歌連臣角火葬場火化,楊麗娟對劉德華未出席葬禮感到失望。

4月13日,楊麗娟四處尋找劉德華下落。

4月19日,楊麗娟抱着亡父楊勤冀的骨灰盅,由紅磡火車站乘火車回深圳,明日回蘭州。

在香港的十四天,楊臣剛捐助的二萬元已用完,最後幾晚香港房租,從深圳到蘭州的機票錢,都是同情她們的好心人支付。

楊麗娟母女返回蘭州,住在永昌中路紅旗服裝廠下屬的紅旗招待所,付了六百元月租後,兩母女只剩一千八百元。

楊麗娟回到蘭州,燒掉劉德華的書籍、圖片,將父親的骨灰撒落黃河,開始在慈善機構做義工。
兩母女靠每月數百元低保過活,住在年租少於千元的廉價出租屋。

楊麗娟後來在一家傳媒公司工作,2013年,傳媒公司倒閉,楊麗娟開始做散工。

2014年,楊麗娟在東方衞視,出席《東方直播室》《瘋狂粉絲》節目。
楊麗娟說,父親自殺自己要負很大責任,媒體推波助瀾讓事情更加惡化。

楊麗娟以親身經歷勸說「楊麗娟二號」敖艷紅,直言不值得為劉德華浪費青春,敖艷紅曾因見不到劉德華自殺三次,認為楊麗娟「太早放棄」是「不明白愛情」。

敖艷紅被標簽《瘋狂粉絲》後,生活坎坷,最終承認「有病」。

敖艷紅說痴迷劉德華,是因為得了病,這個病讓她疼痛難忍,每當想起劉德華時,疼痛就會好一點,感到寂寞難耐時,想起劉德華可減輕痛苦,現在不一定要嫁給劉德華,嫁其他男人也可以。

2018年,楊麗娟在蘭州一個商場做臨時導購員,每月收入二千元。

2019年11月,楊麗娟在魯豫的《豫見後來》節目中表示:自己當初太任性,讓家人承受很多痛苦,每年清明都會祭拜父親,希望他原諒自己。

楊麗娟說:「如果人生重來,我不會那樣去做,父母肯定是我最重要的人,他們為了我付出很多,在我心中是最好與最偉大的父母,這份感情不容許別人踐踏。」


附錄

楊勤冀的遺書,全文如下:
劉德華,你以為你是誰?你很自私、很虛偽,你不敢承認現實和實,非常可悲。

我的孩子楊麗娟為能見你一面,做出驚天動地的犧牲,已付出13年的青春代價,走過13年血淚之路,幾乎把命都搭上了。

父母為孩子實現見你這末個小小願望,已經傾其所有、債台高築,此時央視等媒體報道已一年,你還沒動靜,你算人嗎?

孩子因沒見上你,受到的社會壓力更大,自尊心嚴重受到傷害,抬不起頭,是致命打擊,難道你不心疼和內疚嗎?

你不自愛,對楊麗娟不公平,你對她冷漠無情、冤枉她、視而不見,你沒人性、沒人心、沒血性,沒起碼的道德良知。

你姓劉的難道不懂特殊情況特殊對待?見一面又有何妨?難道為了所謂的社會責任,要毀掉一個年輕的生命?你有沒有社會責任?
你見死不救,你究竟是個什莫東西?你劉德華不要聰明一時、胡塗一世,把壞事做絕,世上再沒象你如此狠毒的人了。

因為楊麗娟從94年16歲的花季開始,連續3年作了關於你的夢,並在以後的十多年中,你的影子幾乎都出現在每個夢中。
她只是把你當作家裡的一員、自己的親人,多年不見的大哥一樣,以這種感情想見你一面,簽個名而已,不圖錢和名利,難道你連這都不理解嗎?

前面去兩次香港三次北京都未能如願,為此,家庭也已傾家蕩產,這是事實,我們是孩子父母,最瞭解她,她不是追星,也不是歌迷,她不崇拜偶像。

楊麗娟是為你付出的,你為什麼不見,為什麼?有什麼理由不見?不但不見,你性劉的還找藉口、誣陷、造謠,誹謗我們孩子「不忠不孝」,你有何根據?你能負得起法律責任嗎?

等了你13年反倒「不忠不孝」了,你這一句話能逼死一條命,要知道楊麗娟把忠孝都付出給你了,過去忠孝皇帝還兩難全呢!

由於你劉德華的帶頭誹謗,使社會上的流氓起鬨,一些有惡意的人也趁機諷刺謾罵,說我們在瘋、在狂、神經病,你見他幹啥,見他又能怎麼樣,想嫁他嗎等,用一派胡言來侮辱我們。

孩子能經受這麼大的壓力嗎?叫孩子今後怎麼活?你才是罪惡不孝,父母沒教育好,不尊老愛幼,才說出這樣的話,誰誹謗我們,誰才是神經錯亂。

你劉德華心是黑的,沒良心,連狗都不如,狗還通人性呢!你很會偽裝信佛,佛是慈悲為懷,而你呢?佛不允許你這樣的敗類去玷污,你連張學友、謝霆峰都不如,他們還有慈善和愛心呢,你姓劉的還知道世上有「羞愧」二字嗎?你把事做絕要遭天開地闢的。

楊麗娟的夢,13年的付出,是我們的驕傲。你姓劉的不敢見她,那是你的恥辱,說明你是假面具、披人皮、連畜生都不如,你唱的做的全是假的,露出你狐狸的尾巴了。

我們孩子對你的尋找和等待,13年的執著和專一,這是命運註定也好,奇跡出現也好,老天安排也好。
自媒體報道至今,因你沒見,孩子承受著巨大壓力,你姓劉的難道沒想到,沒聽到嗎?恩全社會對你會怎麼看?你為什麼不盡最大的社會責任快些見娟呢?

你說話很會針對別人,挖苦別人,為什麼不用鏡子照照自己,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由於你的帶頭誹謗,使孩子自尊心嚴重被傷害,抬不起頭。

楊麗娟你都不見,你還配唱「大中國」嗎?算是中國人嗎?你的心能安然嗎?楊麗娟13年給你去了很多信,你說沒收到過,現媒體報道都一年了,你還能說不知道?你不見她這公平嗎?為什麼怕見她,為什麼?

我們是為孩子付出的,心甘情願,孩子是為你劉德華付出的,無怨無悔,可你不領情,不能孩子犯了什麼罪?
孩子是無辜的,你不見,歷史會讓你背上千古罪名。

你把大陸媒體沒放眼裡,把政府沒放在眼裡,把我寫的「請願書」也沒放在眼裡,你還有臉到大陸來嗎?你以為你是誰?
老天給了你今天,是讓你行善積德,你不這樣做,也會很快失去今天的,在演藝界你的緋聞、臭聞不斷,你才真正是個不要臉的人。

06年3月,我們是在孩子多方努力失效,走投無路時,背著孩子求助「蘭州晨報」的,記者唐學仁打電話,娟都不接,怕報道了見不上。

後來唐記者說:「這又不是摘星星,又不是見總統、見元帥」,娟才接。把個賣房、捐腎算什麼,況且醫院不收,這些根本與孩子無關,是大人自願所為,也為見你,就是金山銀山是為孩子付出的

你姓劉的以歌迷方式見也就罷了,但你找藉口不見,孩子生命都有危險,你見死不救,我叫你在世人面前罪責難逃,你會遭世人永遠唾罵,遭應有的報應。

十多年來,我們陪著孩子談你,搭精神,費心血,孩子流了多少淚,寫了多少信,去年10月又借了七千多元全家去北京。
11月 16日晚「墨攻」在華星影院,你下車走進門時,我盡量朝前大聲呼喊:「劉德華,楊麗娟在裡面!」
你還轉了一下頭,你為什麼還不主動安排見楊麗娟?你是人是鬼?

這次我又借高利錢來香港,你姓劉的仍怕見我們孩子,這為什麼?為什麼?你這種做法對她公平嗎?多年來我們為孩子圓夢,省吃儉用,剋扣自己,孩子母親都得了貧血心臟病。

我們很明智、很清醒,從不崇拜偶像,全世界全中國就一個楊麗娟,歷史上沒第二個,我們為孩子請全社會評個理,你劉德華要答覆,你也一樣,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歷史會公斷。

可是許多人今天還在誤解我們,不理解為尊重孩子的夢,為圓孩子的夢而支持孩子,這事與教育無關,只是每個人的命運和追求不同而已。

報道後這麼長時間,你劉德華不見,社會壓力大,孩子抬不起頭。作為父親,我只能以死抗議,是你劉德華把我逼死的,逼這個家出事
造成悲劇的。

你不講起碼的人情世故,沒有良心,你近50歲白活了,還會倒打一耙,顛倒黑白。
孩子13年的付出,只為見你這麼個小小的藝人,僅被你說成「無理要求」了,這個世界怎麼了,好人做不成,請問該不該見,能不能見?

由於你的栽贓陷害,使我們雪上加霜,孩子已經到了崩潰的邊沿,不見楊麗娟正說明你的心虛、有鬼。你劉德華拍的戲,劇情是假的,
你還會流淚,我們孩子這麼真實感人的事,你都不理會,讓全國的人會怎樣看你?

去年在北京,我們給央視12台、10台打過電話,給影視的經緯同志送去過信,北京電視二台還欺騙了我們,給央視新聞主持李修平同志,也去好幾封信沒迴音,沒有一個媒體幫我們忙使孩子能見上。

這本是一個和諧社會,可我們的事怎麼沒人管,老百姓辦事咋這麼難?政府應為我們說句話,這樣的付出該不該見?媒體幹了啥?難道為見一個人還要毀掉一個生命嗎?

05年10月,我們因沒錢才賣掉房子,去香港在嘉多麗山也沒找到你劉德華,我想跳樓,但為了孩子我活下來,為讓孩子以後能見到你。

當時同行的一位區委書記,知道了孩子尋你的苦心,對孩子說:「我真為你的堅持佩服、感動,就憑97年的護照,華仔知道都會見你。」
還安慰說:「功夫不負有心人,以後會有機會見的。」

去年10月來京兩個月,沒有人幫,又沒見上,還有個老太婆當面侮辱孩子,這還是首都啊!

現在又借賬來港,許多部門都不管,我再不忍心看孩子痛苦,我決定以死抗議,我死了,你劉德華還要見我們孩子,不然死不瞑目。
不見,天理不容,天不饒你,孩子母親是帶著重病來香港的。

請香港政府為我們說理,為我們做主,讓劉德華答覆。

我對香港同情、理解、幫助,支持我們的人深深敬意,我在天之靈會感恩的,我沒白活,做事光明磊落,敢做敢當,永別了!
楊勤冀 07.3.2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