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我都覺得自己唔啱

韋尚斌1926年在上海出生,家族是上海知名茶商,上海名牌學府聖約翰大學政治系畢業,與香港法院首席大法官楊鐵樑同窗。

1948年,韋尚斌一個人來到香港。
1955年,任美國家庭人壽保險公司香港區總監。
韋尚斌與中信泰富主席榮智健相識,其後在大昌行任總經理銷售汽車。
住在半山列堤頓道,與元配誕有一名女兒。

韋尚斌投資有道,置下不少物業,嗜好多多,喜歡周遊列國,潛水、打獵、拳擊、跳舞、唱英文歌,經常留連夜總會及舞廳,參加派對,女友一大堆。

1966年,華僑日報出版的《香港年鑑》中有他的記載。

曹開秀1953年在台灣出生,在父母照顧下正常成長,家庭無人有精神病或自殺的記錄,曹開秀在台灣大學讀至大學二年級,中途退學,加入中華航空公司做空姐。

1971年,曹開秀一個人由台灣來香港定居,在美國家庭人壽保險公司任職。
1974年,認識有婦之夫韋尚斌,曹開秀之後辭去工作,專心照顧韋尚斌起居。
1984年,韋尚斌與元配正式離婚。
1985年,曹開秀與韋尚斌同居。

1990年,韋尚斌不斷包養情婦,多番以「血壓高」為由,拒絕與曹開秀行房。
1994年,韋尚斌在大昌行退休,花大筆金錢供養情婦,轉眼山窮水盡。

1995年,韋尚斌聲稱與人合資做生意,以菜刀要脅曹開秀借款逾八十五萬元。
1996年3月7日,韋尚斌創辦香港香島獅子會。

1997年,韋尚斌投資失利,欠下巨債,不斷向曹開秀苛索金錢。
1999年,曹開秀鋌而走險,盜竊公款,被捕後裁定盜竊罪名成立,罰款一千五百元。

2004年8月,兩人正式註冊結婚,韋尚斌家道中落,不但靠曹開秀供養,由於包養情婦,幾年間取用曹開秀十多萬元。

2007年3月,韋尚斌因為直腸癌,接受手術,經駐院社工協助,申請公屋。

2008年4月,韋尚斌由半山列堤頓道,搬到筲箕灣愛東邨愛逸樓511室,屋內陳設簡單,有兩部電視機,一部專供韋尚斌看英文台。

曹開秀與韋尚斌都喜歡喝紅酒,屋內放有酒具,茶几上放上曹開秀照片,相中的曹開秀穿戴高雅,雍容華貴。

曹開秀發現韋尚斌藏有情婦裸照及生活照,相中人年約四十,裸露豐滿上身、紅唇半張,其中有拍自1993年的遊船河照。

曹開秀幾經質問,韋尚斌承認相中人是情婦,坦言有五十名女友。
曹開秀明知韋尚斌有外遇,仍不離不棄,兩人分牀而睡,曹開秀出現抑鬱與更年期症候,在社工轉介下,接受精神治療。

2008年10月2日晚上,曹開秀要求韋尚斌離開情婦,韋尚斌拒絕,曹開秀飲了一支紅酒,在客廳看電視。

韋尚斌在另一部電視機,看明珠台《錢作怪》(Dirty Sexy Money),要求曹開秀不要看電視,以免聲浪影響他,看完電視後,韋尚斌到廁所如廁後沒有沖廁。

曹開秀洗澡時發現韋尚斌沒有沖廁,新仇舊恨湧上心頭。

晚上十一時,曹開秀洗澡後,在廚房拿一柄刀背有鋸齒的刀,用刀背襲擊韋尚斌頭部,韋尚斌用左手阻擋保護自己,左臂受傷。

曹開秀繼續用刀攻擊韋尚斌頭部,發現韋尚斌流血,停止襲擊,用毛巾替韋尚斌止血,雙方以為無事,各自睡覺。

2008年10月3日早上四時十五分,曹開秀發現韋尚斌流血不止,報警求助,救護員到場,送韋尚斌到東區醫院治理。

10月3日早上五時二十六分,韋尚斌接受診治,左前臂有瘀傷,頭部前方有兩處裂傷,分別長1.5厘米與兩厘米,醫生替韋尚斌的傷口縫針,其後留醫。

曹開秀向警員承認以刀襲擊韋尚斌,引領警員撿取涉案的刀。

曹開秀在警誡錄影會面時說,韋尚斌阻礙她看電視、使用廁所後不沖水,因而與韋尚斌發生爭執,導致本案發生。

10月8日,韋尚斌出院,對到來採訪的記者說,妻子脾氣差又性急,但十分關心他,燒得一手好菜,常為他煮最愛的紅燒元蹄。
他對妻子心存歉疚:「我都覺得自己唔啱,成日去滾!新年願望是希望老婆早日出來同我團聚,可以一齊過農曆新年,我要戒『蒲』,唔再做playboy,希望老婆原諒我。」

兩名精神科醫生檢查曹開秀,曹開秀說,韋尚斌對她不好,感到不快樂導致抑鬱,因小事與韋尚斌爭吵,用刀襲擊他。

12月3日,曹開秀接受精神科治療,抑鬱症在治療後情況已經好轉,兩位醫生認為曹開秀毋須入精神病院,但須繼續接受門診治療。

12月31日,曹開秀解上區域法院受審,開庭時承認一項意圖傷人罪名。

韋尚斌由社工陪同到庭支持妻子,撰寫兩封求情信,信中他承認:「喜歡亂花錢,喜歡花錢玩各種女性,不務正業……無善待太太,令她不開心。」

韋尚斌說曹開秀很努力使他生活安定,他原諒妻子,兩人將會復合,希望法庭輕判,否則可能會離婚收場。

法官問及韋尚斌身體狀況時,韋尚斌表示:「一啲事都無,everything is no。」

案件押後至1月14日,待索閱兩份精神科報告後判刑,曹開秀須還押監房過新年。

韋尚斌由社工陪同離開時,得戚地向記者伸脷,舉起OK手勢。

2009年1月5日,韋尚斌因嚴重左腦中風入院治療,安排在腦神經科綜合病房留醫,口鼻均插上喉管幫助呼吸,一直未蘇醒。

曹開秀原定於1月14日判刑,曹開秀透過律師呈上求情信指出,八十三歲丈夫韋尚斌於1月5日中風,於東區醫院腦神經科留醫。

曹開秀擔心不能見丈夫最後一面,希望法官輕判,讓她與丈夫復合以照顧他。

法官邱智立表示,關注韋尚斌身體狀況,韋尚斌在求情信中指出要妻子照顧,現在中風更加需要妻子照顧及支持,特准曹開秀以五百元保釋,出外探望丈夫。

案件押後期間,會索取韋尚斌醫生報告,曹開秀的社會服務令報告,目的是要探討其他判刑方式的可能性,包括是否能夠以透過社會服務,照顧韋尚斌來補償過錯,用這種判刑方式處理這宗案件。

曹開秀步出羈留室後,匆忙直奔上的士,返家後,為怕傳媒追訪,未有出門,晚上過了醫院探病時間,曹開秀未有到醫院探望病榻的丈夫。

1月24日農曆年廿九,韋尚斌因胸部感染併發症死亡。
韋尚斌殮葬完成後,法官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基於案件嚴重性,認為社會服務令並非一個適當判刑。

2009年2月25日,區域法院法官邱智立判刑時指出,曹開秀在法官座前承認一項有意圖而傷人罪,違反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17(a)條,意圖使韋尚斌身體受嚴重傷害,非法及惡意傷害他。

代表曹開秀的律師指出,韋尚斌現已離世,曹開秀對韋尚斌的死亡感到非常內疚,雖然韋尚斌的死亡與曹開秀的襲擊無關,曹開秀總覺得兩者之間有關連,感到非常懊惱。

律師說,曹開秀没有暴力傾向,韋尚斌在生時亦已原諒她,要求法庭判處曹開秀社會服務令。

律師提交一封由曹開秀撰寫的求情信,信內指出,她的先夫意願,是能夠見到她不會因為這案件而坐牢,希望法庭成全她的先夫意願,對她網開一面。

律師提交一封由曹開秀四位朋友聯署的求情信,這些朋友包括獅子會主席與一位醫生,信內指出,曹開秀與韋尚斌結婚後,全情投入幫助韋尚斌的慈善與社會工作。

他們指出,曹開秀因受到酒精影響,一時衝動犯案,已深感後悔,他們都認為曹開秀是個有良好品格的人,(他們都錯誤地以為曹開秀没有刑事記錄),希望法庭判處曹開秀一個非即時入獄刑罰。

法官替曹開秀提取一份社會服務令報告,報告內有關曹開秀的背景,內容與精神科醫生報告,代表曹開秀律師求情時所提供的資料相若,報告認為曹開秀適合履行社會服務工作。

法官接受曹開秀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韋尚斌的不當行為,導致她一時氣憤之下作出襲擊。

法庭不可以忽視曹開秀稱犯案時,是以刀襲擊韋尚斌頭部,眾所周知,頭部是人體非常重要部位,曹開秀的襲擊行為,危險性顯而易見。

律師說曹開秀没有留意刀背有鋸齒,這一點難以令人置信,,刀是在曹開秀家中的廚房拿出來,她没有可能不知道刀背有鋸齒。

韋尚斌因為中風引起併發症離世,與曹開秀該次襲擊没有關連。

法官接受韋尚斌受到的身體傷害,並非是最嚴重一種。
韋尚斌離世前,有關傷勢已完全康復,不過,本案明顯仍屬性質嚴重的一種,一段時間監禁是無可避免的刑罰。

法官說,有意圖而傷人罪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由此可見,是非常嚴重罪行,當然,最高刑罰只會在情節最惡劣情況下使用。

本案毫無疑問是個悲劇,韋尚斌的婚外情及没有善待曹開秀,令到曹開秀飽受精神困擾,導致精神抑鬱。

本案與其他類似案件有共同地方,案中的被告人雖然出現精神上問題,但都没有尋求專業協助,本案被告人,如果在第一時間向其他人傾訴。接受精神科治療,這件案件很大可能不會發生。

法官說,考慮所有情況及本案特殊性質後,決定以一個較短期監禁來處理,採納十五個月監禁作為判刑起點,給予認罪三份一刑期寬減,判處入獄十個月。

2020年年初,香島獅子會會長梁慧玲發表悼念文章:
已故前會長韋尚斌夫人曹開秀,不幸於2020年初離世,本會上下深表難過!
獅嫂多年來一直默默支持本會,在各方面貢獻良多。

獅嫂生前更將香島獅子會,登記為她保險單受益人,好讓香島獅子會能藉此筆二十萬元保金,將獅嫂的慈善之心繼續延續下去。

因此,本會準備為獅姐成立一個特別基金,好好善用這筆款項在一些有特別意義的活動上,藉此宣揚獅嫂的美行,為大家樹立一個良好榜樣,她的精神將長留大家心中,我們永遠懷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