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故事 無妄九五 趙簡子 鐵鼎鑄刑書激嬲孔子

無妄九五:無妄之疾,勿藥有喜。

無:跳舞祈求,引伸沒有。
妄:未婚女子露出鋒芒,引伸過早行動。
之:離開原地前往他方。
疾:中箭的人臥在牀上,引伸急病。

勿:刀傷引致出血,引伸不要這樣做。
藥:能令人快樂的草,引伸藥物。
有:手持肉,表示持有、擁有。
喜:擊鼓唱歌,引伸歡喜。
勿藥:不用服藥而病癒。

意思是:沒有過早行動,不會招來急病,不用服藥就可病癒,是一件喜事。

春秋時期晉國趙簡子的故事,可解爻義。

趙簡子(?-前476年),原名趙鞅,又名志父,亦稱趙孟,《趙氏孤兒》中的孤兒趙武之孫,家族都隱忍而剛烈,忍辱負重又有仇必報。

春秋晚期,晉國國君勢弱,被大夫架空,趙、魏、韓、智、范、中行,六卿執掌國家大權,卿族之間鬥爭日趨激烈。

趙簡子祖父趙武是晉國元帥兼執政,趙武去世,其子趙成出任中軍佐,趙家在卿族競爭中已落下風。

周景王二十五年(前520年),東周英主周景王崩。
嫡次子王子猛與庶子王子朝爭位,王子猛即位是為周悼王,當年即位後被殺,周室立周悼王弟王子匄(音丐),是為周敬王。

王子朝不甘人下,繼續向周室發起進攻,雙方在狹窄的王畿腹地展開激烈對攻拉鋸。

周敬王元年(前519年),王子朝佔領王城,自稱周王,周敬王流亡至王城東面的狄泉,人稱「東王」。

經過一年激戰,周敬王向諸侯求援,晉國執政韓起洞悉周王室混亂不堪,決定再次扛起「尊王」大旗,插手宗周事宜。

周敬王三年(前517年),趙簡子作為晉國代表在黃父召開諸侯會盟,商議出兵勤王,取得實質進展。

趙簡子令諸侯大夫輸送糧食給周天子,準備好戍守的將士,說:「明年將要送天子回王城。」
鄭國正卿子太叔游吉進見趙簡子,趙簡子問他揖讓進退禮節。

子太叔回答:「這是儀,不是禮。」
趙簡子再問:「那甚麼叫做禮呢?」
子太叔回答說:「我曾聽先大夫子產說過:『禮是上天規範大地準則,人民行事依據。』,天地規範準則,人民就加以效法。」
(成語「天經地義」由此而來)

周敬王四年(前516年),趙簡子與荀躒率晉軍,迎周敬王入城,王子朝黨羽基本被肅清,退出王畿之地。

魯昭公二十九(前513年),中軍佐范鞅(士鞅)授意趙簡子與中行寅,用四百八十斤鐵鑄刑鼎,將范鞅父親范匄制定的刑書鑄在鐵鼎上。

孔子一向重視禮,不看重法律,甚至認為法律是有害的,社會若有事要訴諸法律就不正常,最理想是全社會沒有一件訴訟發生。

孔子説,晉國大概因此要滅亡了,人民知道了法律,只看鼎上條文,不看貴族臉色,怎麼能顯出貴族尊貴?

公元前501年,元帥范鞅報復去年齊、衛聯軍入侵晉國,派遣趙簡子率軍討伐衛國。

兩軍將交戰,趙簡子躲在堅固屏障和盾牌後面,擊鼓號令進軍,將士站在原地沒有動。

行人官(外交使節)燭過對趙簡子說,將士不動,是因為趙簡子沒有身先士卒。

趙簡子隨即站在弓箭和壘石能夠襲擊範圍之內,親自擂鼓督軍,士兵全都勇敢登上城牆。

前497年,趙簡子要求將邯鄲五百戶遷往晉陽,趙簡子族弟趙午,請求擊退齊國後才遷徙,趙鞅殺死趙午,趙午兒子趙稷據邯鄲發動叛亂。

范氏家主士吉射與中行氏家主中行寅,協助趙稷反抗趙簡子。
前497年7月,趙簡子寡不敵眾,退守封邑晉陽,荀躒聯合魏侈(魏襄子)、韓不信(韓簡子),藉晉定公之命幫助趙簡子,反擊范氏、中行氏。

士吉射與中行寅失敗,逃至朝歌,此後,荀躒坐朝,趙簡子出征,隨即清剿范氏、中行氏殘餘勢力。

趙簡子升任為晉國正卿,執掌國政,在封地內進行田畝制度改革,每畝面積比國家規格大1.4倍,耕種者可以多打糧食少交稅,新開墾土地免稅,對邊區晉陽人民,格外減稅。
這些政策吸引大批移民來墾殖,有利農業和地主經濟發展,封地內人民積極耕作,趙家日益富強,逐漸趕超其他卿族。

趙簡子有兩匹白騾,特別喜歡牠們,陽城胥渠在廣門任小官。
一天晚上求見趙簡子說:「我是您的家臣胥渠,現在得了病,醫生告訴我說,只有用白騾子的肝臟做藥引子,病才能治好,如果找不到恐怕就得死了,我聽說您家有白騾子,所以斗膽前來求肝。」

門人進去通報,董安於正侍候趙簡子身邊,聽到後又好笑又好氣地說:「好個胥渠啊,竟想要我們主人的白騾!您讓我這就去殺了他吧。」

趙簡子說:「為保存性畜而讓人死,太不仁義,死一匹牲畜救活一條人命,是非常仁義的。」
趙簡子召來廚師殺死一頭白騾,取出肝臟去送給陽城胥渠。

不久,趙簡子發兵攻打狄人,陽城胥渠與手下一千四百名勇士,爭先恐後衝鋒陷陣,率先攻上城頭,砍下敵人將領首級。

除「捐肝」外,趙簡子在年初一喜歡放生斑鳩,邯鄲百姓從早到晚進獻斑鳩絡繹不絕。

趙簡子的門客說:「百姓捕捉斑鳩,過程中很多斑鳩會死傷,若真的想救斑鳩一命,不如下道命令,禁止捕捉。」
趙簡子認為門客說得對,禁止再獻斑鳩。

荀躒想立士皋夷繼承范氏,寵臣梁嬰父繼承中行氏,趙簡子拒絕,趙簡子乘機將晉國本來的三軍六卿格局,裁減為二軍四卿。

前493年,趙簡子領兵戰於鐵(河南濮陽),趙簡子為鼓舞全軍士氣,當眾起誓:「如戰勝敵人,上大夫得縣、下大夫得郡,士得良田十萬畝、庶人工商可為官,奴隸可獲得自由。」

趙簡子在鐵之戰以少勝多,大敗范氏及中行氏,荀躒不久去世,趙簡子執政。

前492年,再次敗二卿於朝歌(河南淇縣),十一月,趙簡子殺死士皋夷。徹底清除范氏及中行氏在晉國的勢力。

趙簡子家臣周捨,喜歡直言進諫,周捨死後,趙簡子說:「我聽說一千隻羊的皮毛,還不如一隻狐狸腋下的皮值錢,諸位大夫上朝,我只聽見唯唯諾諾的回答,再聽不見像周捨那樣直言,我因此而傷心。」
(成語「一狐之腋」由此而來)

前482年,吳王夫差與晉會盟黃池(河南封丘路南),黃池之會後的幾年,趙簡子年事已高,要從兩名兒子中選出繼承人。

兩名兒子,年長叫伯魯,年幼叫毋卹,趙簡子在兩片竹簡上寫訓誡,給兩個兒子,說「要記住。」

趙毋卹母親是划船小吏的女兒,因為孝順又能言善辯,被趙簡子寵幸。

三年後,趙簡子問兩兒子,伯魯已經丟失竹簡,不能說出簡上的話。
毋卹熟練背誦訓誡,趙簡子問無恤竹簡在哪裏,毋卹從袖子中把竹簡上呈給趙簡子。
趙簡子認為毋卹賢能,確立他為繼承人。

晉定公三十六年(前476年),趙簡子有疾,昏迷五天,扁鵲替他把過脈。(傳說這五天趙簡子與天帝見面)

清醒後,趙簡子捨棄嫡長子趙伯魯,傳位給才能出眾的庶子趙毋卹,臨終前告訴趙毋卹:「晉國一旦發生動亂,不要認為尹鐸(趙簡子家臣)年輕,也不要嫌晉陽離國都太遠,一定要去投奔。」

前455年,趙、魏、韓、智,四大卿族兼併戰,趙毋卹於「晉陽之戰」中反殺智氏家族,瓜分封邑,三家分晉。

1987年,太原電廠擴建廠房時,發現千多座古墓,首次發現春秋晚期晉國趙卿墓(編號M251),附葬的車馬坑(編號M252)。

1988年3月20日,趙卿墓的發掘正式開始。
4月下旬,墓葬填土中發現大量河卵石與木炭,隨後陸續出土三件青銅戈,一件迄今所見春秋時期最大銅鼎及青銅禮器,金器、玉器、瑪瑙器、水晶等大量貴重隨葬品。

6月初,墓室清理完畢。
9月底,大墓東北側陪葬車馬坑發掘完畢,趙卿墓及車馬坑發掘工作,歷時近半年結束。

據銅器銘文,推定金勝村大墓主人是趙簡子,墓主人仰身直肢臥於第三層木棺中,頭向東,身下硃砂鋪底,雙手置於腰部,骨骼早已腐蝕,身邊置有許多兵器,腰間有四把青銅劍和四件純金帶鉤,全身上下被瑞玉、佩玉、水晶、瑪瑙製品所圍。

青銅禮器和生活用具層層疊放於頭的東部,大棺西、南兩面分別安放四位殉葬者的棺,他們可能是墓主生前侍妾、家臣、樂工,全部隨葬遺物達3421件,其中青銅器1402件。

出土玉器近三百件,墓主人身下鋪滿硃砂,口含玉玦,身上及周圍放玉璜、玉璧、玉環、玉璋、玉琮、玉龍佩、玉圭、玉管,玉劍飾和玉片等大量玉器。
身下佩戴晶瑩圓潤的瑪瑙環與色彩斑斕的料珠,手腕、腳腕上都飾有成串水晶珠,出土時,這些飾品已散落各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