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可能是前生的帳

梁國鴻1949年出生,有三姊一弟,父親在香港經營輪呔生意,梁國鴻讀到中一輟學,跟隨父親進入輪呔行業。

做輪呔生意,得到別人信任是成功關鍵,梁國鴻學歷不高,卻有極高經商天賦,性格豪爽、勤力、講信譽,深得客戶信賴。

由一間小店做起,靠獨到眼光和過人膽識,以較高價錢收購品牌汽車零件,薄利多銷,成為多個品牌的香港代理商,積累第一桶金。

梁國鴻開設峰柏有限公司,任董事總經理,在競爭激烈的輪呔市場,知名品牌大都「名花有主」,要從實力雄厚的行家手上奪得代理權,除了不容易外,也傷了和氣。

梁國鴻研究後發現,香港的「改裝車」市場仍未開發。

1945年成立的日本知名品牌「東洋輪呔」(TOYO,2015年改名為通伊歐輪呔),在一般用家心目中,知名度不及其他品牌,不過,在「改裝車」界卻無人不識,被稱為「平價版」米芝蓮。

梁國鴻學習日語,最終取得「東洋輪呔」香港代理權。

梁國鴻獨佔香港「改裝車」輪呔市場打響名堂,成為香港十大輪呔代理商之一,因代理「東洋輪呔」,被稱為「東洋梁」。

梁國鴻年輕時已長出一頭白髮,行內人稱他做「白頭梁」,獲聘為港九膠輪商業聯合總會名譽顧問,在業界享有盛名,被稱為「輪呔大王」。

九十年代,香港樓價節節上升,梁國鴻看好樓市,一次過以超過一億元,購入大埔康樂園三幢獨立豪宅。

梁國鴻藉豪宅升值出售套現,生意愈做愈大。
2000年聘請在名牌大學畢業的方月華做秘書,兩人發生婚外情,原配發現後與梁國鴻離婚,移民加拿大。

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成為世貿組織第一百四十三名成員,輪呔業高速發展,藉廉價傾銷,佔有率暴升,香港的輪呔代理商受到銷售壓力。

梁國鴻銷售較冷門的「改裝車」輪呔,中國的輪呔業尚未掌握到這種中高階輪呔技術,梁國鴻的生意未受到中國廉價車呔衝擊,此消彼長下,在同業的地位上升。

2002年,梁國鴻與方月華結婚,購買打鼓嶺坪輋村505號地皮,總面積逾萬呎,興建一幢三層高豪宅。
除獨立屋外,有五千多呎花園,花園內有小型泳池、鯉魚池、亭台樓閣等,四周有十呎高圍牆,大宅旁邊一個建築物是梁國鴻辦公室及貨倉。

梁國鴻九十歲母親及較他大一歲的三姊,遷入豪宅一起居位,梁國鴻夫婦住在豪宅二樓,三姊及母親住在三樓,僱有兩男一女菲傭照顧日常起居。

梁國鴻擁有三輛豪華房車,泊在大宅內的三個停車位,車牌英文字頭不同但號碼都是6696。

梁國鴻認為6696意思是努力經營,時來運轉。
不過,6696意思是:外觀昌隆,內隱禍患,克服難關,開出泰運。事與願違,終難成功,欲速不達,有始無終。一成一敗,一盛一衰,惟靠謹慎,可守成功。

2002年8月,澳門政府發出三個博彩經營牌照,分別發給澳博、澳資永利和合資的銀河。
銀河牌照由美資威尼斯人與港資銀河合作投得,威尼斯人集團斥資二億四千萬美元,在鄰近港澳碼頭的新口岸旁,打造金沙娛樂場。

2002年11月,東洋輪呔進入中國市場,梁國鴻開始失去內地市場。

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疫情,梁國鴻不但輪呔生意大受打擊,手上物業價值大幅縮水,梁國鴻看淡輪呔業前景,尋求其他出路。

2004年5月18日,金沙娛樂場開幕,正式結束賭王何鴻燊,獨佔澳門博彩業權四十年歷史。

澳門賭業進入戰國時代,投注額龐大的賭場貴賓廳成為必爭之地。

一般賭客使用的籌碼是「現金碼」,可用來下注又可按面值換回現錢,「現金碼」價格與現金是1:1。

賭場另一種籌碼叫「泥碼」,「泥碼」不能按面值換回現錢,必須經過下注,贏得的派彩變為「現金碼」,稱為「轉碼」。

「疊碼仔」最基本利潤是賺取「泥碼」差價,稱為「轉碼回佣」(俗稱碼佣)。
「疊碼仔」購買十萬元「泥碼」,「碼佣」視不同賭廳,獲得七百至一千三百元(0.7%至1.3%),購買金額愈多,「碼佣」愈高。

金沙娛樂場提高「碼佣」至1.3%爭客,搶去何鴻燊旗下賭廳(碼佣0.7%)大量貴賓客。

梁國鴻的同業,早前轉做「疊碼仔」,看中梁國鴻的良好人脈,提出與他合作,梁國鴻只需介紹人客,就可分得佣金。

梁國鴻不少內地及日本朋友都喜歡豪賭,他認為這是一條財路,積極進行,由最初介紹人客,到做「疊碼仔」,之後放數,短短一年時間,已有足夠資金入股賭廳。

2005年,外國知名輪呔品牌在內地設廠生產,中國輪胎年產量達到2.5億條,超過美國的2.28億條,成為世界第一輪呔生產大國。

香港的輪呔代理商,生意大受打擊,梁國鴻將輪呔生意交給拍檔打理,全身投入經營賭廳。

梁國鴻在賭廳賺取大筆利潤的同時,不少朋友在他經營的賭廳傾家蕩產,最終走上自殺之路,家破人亡。

2005年9月15日,方月華為梁國鴻誕下兒子,梁國鴻將兒子改名子豪,意思是有了這個兒子足以自豪,可惜,子豪不幸患上無法可治的先天性疾病。

梁國鴻認為是經營賭廳的「報應」,開始捐款給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
2007至2008年年度,梁國鴻捐款一千元,方月華捐款一千二百元。

2008年9月9日早上七時半,梁國鴻三姊(60歲)在天台晨運後返回大廳,見二樓房門口放有一個空的炭袋,房門反鎖,拍門無反應。

三姊大驚下叫工人取後備房匙開門入房,房內空無一人,多件衣衫亂棄在床邊,三姊想進入衣帽間查看時,發現房門緊禁。

工人用鐵筆撬開面積七十呎的衣帽間房門,看見梁國鴻一家三口相擁昏迷地上,子豪睡中間,父母在兩旁,旁邊有一隻鑊,上面放有一個燒烤爐具及燒過的炭。

三姊報警,將鑊連同爐具一併移到屋外,警員接報到場,三人送到醫院後證實不治,屍體由仵工舁送殮房,等候法醫解剖驗屍。

探員到場調查,在三樓找到一個公文袋,內裏放有一封長達三頁紙遺書,銀行存摺,一封財產文件。

探員在車房一輛名貴房車尾箱,尋獲兩包炭及鑊。

梁國鴻寫給三位胞姊和胞弟的兩封遺書,以下是其中一封遺書部分內容:「三家姊、大姊、二姊、亞輝,很對不起您們,我到這把年紀才犯的大錯。我自己解決吧。今生並無害人,可能是前生的帳,今生的果,上天安排,人世緣份到此。月華不願意跟子豪留下,她說她和子豪將來會更痛苦、更難受,決意跟我一起走。她認為這樣做對她是最開心樂意的,她跟我商量過,子豪甚麼時間都是跟着父母是最幸福的,沒有人比父母更愛他,也不想負累其他家人。」

港大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認為,亞洲人對家庭的責任心較重,覺得自己離世後,家人會飽受更多壓力及問題,產生「帶同家人離開是最好的做法」的想法。

葉兆輝分析指出,男性礙於尊嚴問題,求助比率不高,案中是具經濟能力男士,通常難以面對失敗,大多不會尋求協助。

這是香港過去一年第五宗,父母攜子女自殺的倫常慘劇,涉及十二條人命。

葉兆輝指出,過去五年,每年平均約有五宗同時涉及自殺和他殺案件,佔總體自殺案件不足1%,與世界其他地區相若,當中約兩成人以燒炭作自殺工具。

另一封遺書交託胞弟為他們三人處理後事,「我和月華私人名下的銀行戶口,所有的錢及我倆保險箱內的首飾已全部取出,保險箱內空無一物,首飾已全部賣了,所有的錢放在你中國銀行的戶口,作為代辦後事之用及你跟老母日後生活費,後事由亞輝負責去辦,一切已有指示……全部都是我跟月華一起選擇的……」

「我有一份保險,是給梁韻怡及小寶的,不用為她們擔心,我寫這兩封信,一封給大哥大姊,一封給JANNY韻怡及……已寄到加拿大了
有關香港公司,由ALBERT去處理吧,廣州公司……可代他收回二百多…………妳一定收,是妳的退休金及照顧……以後的生活費,……佰萬,餘款應該還有佰多萬……部代交梁韻怡及小寶吧……甚麼也不用怕,錢不是偷……的,可是如無必要也不……」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從法律角度而言,若有人在自殺前將財產轉名或交予親人,以免死後財產被債主取去,這種行為在法律上「無犯法」。
法律上債務是「跟人」,欠債人死後,除非家屬在死者借貸時出任擔保人,否則債主不能向死者家屬追債。

邊境警區刑事總督察唐耀宗表示,探員在主人房茶几上發現兩封遺書,遺書上有男女死者兩人簽名,兩歲幼童不懂自殺,警方現將案列作兇殺及自殺案處理,由邊界警區重案組接手調查。

2008年9月10日早上九時,梁國鴻胞弟阿輝與一男二女親屬,在探員陪同下到沙田富山殮房辦理認屍手續。
三名死者包括:梁國鴻(59歲)、方月華(41歲)、梁子豪(3歲)。

法醫解剖三名死者屍體,初步顯示三人因燒炭吸入過量一氧化碳致死,三人死前曾否服藥,有待進一步毒理化驗。

警方經調查後,認為事件無可疑,毋需交由死因庭開庭研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