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一天都不會太長(上)

林培峰原籍福建,1978年出生,在內地讀書至小學畢業,移居香港後,任職廚師,沉迷賭馬及賭波。

林培峰身高達六呎一吋、有「高佬」之稱,與任職侍應的女友結婚,住柴灣漁光邨,一對子女分別在2004年及2006年出生。

2008年,林培峰失業,因沉迷賭博,欠下兩間財務公司共四十萬,被上門追債。

2008年3月13日及3月15日,三名鳳姐遭到「鳳姐殺手」毒手,包括:3月13日,史明蘭(35歲)、3月15日,孫秀敏(30歲)、謝巧元(35歲)。

2008年3月16日,沙田日馬賽事,林培峰在北角城市花園馬會場外投注站,賭馬敗北,戶口僅餘十九元三角,不足以投注,(電話投注最低投注額是二十元),林培峰存兩元(最低存款額)入帳戶,戶口結餘增至二十一元三角。

落注二十元買馬,輸掉後,戶口僅輸剩一元三角。
聽到馬迷談論最近發生的鳳姐連環兇殺案,興起搵快錢念頭,信步走向天后方向。

香港約有十萬名性工作者,其中二千人為「一樓一鳳」。
「一樓一鳳」除少數屬「自僱」外,大部份都由賣淫集團控制,由集團安排工作,在報章及網站刊登廣告招客。

「鳳樓」一般是「全年無休」,「鳳姐」若有「不便」,可自行或由集團安排「替工」。

譚小芳(洋名Amy)是湖南懷化辰溪縣人,在鄰近貴州省邊界一個偏僻村落出生,父母都是老實農民,有一個比她小兩歲的弟弟,譚小芳五歲時,雙親帶兩名年幼子女,到縣城做小生意餬口。

譚小芳在湖南初中畢業後,十五、六歲,隻身到深圳打工養家,在深圳布吉與一名香港人結婚,買下房屋,譚小芳把父母及弟弟都接到深圳生活。

2001年及2005年,譚小芳分別誕下女兒。
2005年7月持單程證由內地來港,兩名女兒交由在布吉居位的父母照顧。
2006年,譚小芳開始做「鳳姐替工」。

北角電氣道九十六號,是一幢五層高唐樓,沒有看更亦沒有大閘,每層以木板分隔成六個單位出租,每個百多呎,四樓及五樓的單位幾乎全部由「鳳姐」租用,1樓A及B室兩個套房是鳳樓。

譚小芳的好友「藍妹」,鳳樓在一樓B室,近日三名鳳姐在三日內連環被殺,「藍妹」暫避風頭,叫譚小芳到來做「替工」。

「藍妹」的鳳樓屬套房間隔,面積一百二十呎,呈曲尺形,面積狹小,陳設簡陋,套房有窗,窗門玻璃被遮蓋,長期拉上布簾,靠天花板燈照明,日間沒開燈,房裏一片昏暗。

房內貼牆擺放雪櫃、矮櫃、睡牀,矮櫃頂放置一隻「招財貓」、一部電視機,裝有用來察看訪客,沒有錄影功能的閉路電視。
一個沒有門的浴室,面積約四乘六呎,與睡牀邊相距僅兩呎,陳設簡單殘舊,只有馬桶與花灑,沒有浴缸或企缸。

2008年3月16日下午三時,譚小芳與朋友張曉紅通過電話,譚小芳說買了一些香煙給張曉紅,談及最近發生的鳳姐連環命案,互相囑咐小心。

下午三時半,林培峰來到鳳樓,與譚小芳擬定三百五十元肉金,入屋後很緊張,被挑逗都無法勃起。
雙方無性行為,他與譚小芳一起到廁所洗澡,以手臂箍着譚小芳的頸一至兩分鐘,直至她失去知覺。

林培峰聽到屋外有腳步聲,擔心譚小芳甦醒呼救,用七條毛巾包裹譚小芳頭部,將她推向廁所內的馬桶。
譚小芳頭部撞向頭桶後,坐在地上,頸部擱在馬桶邊沿,頭顱垂入馬桶內。

林培峰在單位內搜掠,劫去譚小芳兩部手機,鑽石手鏈、首飾、一張八達通卡逃去。
下午五時許,在銅鑼灣變賣其中一部手機,獲得七百元,存六百五十元入投注戶口,之後變賣首飾得到五百元,存入投注戶口,落注一千元買馬,贏得千多元。
下午六時,再落注五百五十元賭波,之後用譚小芳的八達通卡,到銅鑼灣一家便利店購物。

晚上八時,張曉紅多次致電譚小芳,電話轉駁到留言信箱,傳簡訊給她又沒有回覆。

3月17日中午,張曉紅到北角電氣道找譚小芳,單位門前掛上「請稍候」的牌,張曉紅以為譚小芳有客,離開到附近吃飯,一小時後折返,門前仍掛「請稍候」的牌,張曉紅認為事有可疑,拍門沒有人應。

張曉紅聯絡附近的朋友陳婉琴到場,兩人商議後召開鎖工匠開門。
下午二時二十分,工匠開鎖後,張曉紅有不祥預感不肯入屋,陳婉琴入屋後發現譚小芳全身赤裸,坐在廁所一個淺藍色馬桶旁邊,警慌大叫衝出單位,三人跑落樓報警。

警員到場,發現譚小芳張開雙腳坐在馬桶前,頭部由眉至下巴被毛巾包裹,身體向前傾,頭部垂在馬桶內側,下巴及頸擱在馬桶邊沿。

高級救護員許潤權到場,發現譚小芳頭部裹有七條濕毛巾。
解開濕毛巾檢查,發現面部皮膚呈黑色,眼睛半開,右鼻孔有血水,身上出現屍斑,腿部僵硬,已沒有生命跡象。

譚小芳死狀及致死原因,與最近三名鳳姐連環命案中,首名遇害鳳姐施明蘭相似,現場遺留一個已撕開包裝怛沒有使用的安全套,與第三名遇害鳳姐謝巧元一樣,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記)B隊跟進。

探員徵用大廈地下食肆和對面一間海鮮酒家,作為臨時指揮中心,出動逾百人到場,包括約五十名重案組探員、政府化驗師等。

五十名軍裝警員,在附近一帶搜索證物,向附近商戶進行問卷調查,為配合行動,將一段清風街全線封鎖。

法醫到場初步驗屍,認為譚小芳因窒息致死,晚上六時許,屍體舁送西環殮房。

O記B隊高級警司蔡玉光稱,根據初步驗屍,死者是被浴巾纏勒口鼻及頸部因窒息致命,案情與之前三宗性工作者被殺案有相似之處,現正調查是否有財物損失。
暫未能判斷四宗兇案,是否由同一人所為及行兇手法是否相同,「唯一知道係四名死者都係性工作者」,警方會調查案件有否關連,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探員發現譚小芳失去兩部手機,一條鑽石手鏈、首飾、一張八達通卡。

追查八達通卡購物資料,發現在案發後,一名男子用八達通卡到銅鑼灣一家便利店購物,便利店的閉路電視,拍下那名男子樣貌。

3月17日晚上,「鳳姐殺手」在澳門碼頭被捕,負責調查該案的新界北警區警司(刑事)李永康,證實「鳳姐殺手」與譚小芳被殺案無關。

警務處處長鄧竟成表示,警方會和性工作者組織加強合作,保護鳳姐安全及加派警員巡邏。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吳家聲表示,警方十分關注四名性工作者受害事件,各區警員已向性工作者作友善探訪,暫無資料顯示有其他人遇害。

每張手機SIM卡都有唯一身份碼(電話號碼),手機連接基站信號時,數據就會被記錄上傳,只要知道最近時間內,手機連接過哪個基站,就能判斷出手機所在地理位置範圍,精準度可達到幾百米。

探員調查期間,收到譚小芳的手機發出的信號,追查到銅鑼灣一家二手店鋪,店方說3月16日有人到店舖出售手機,剛才有客人買手機,在店內打電話測試。

3月18日早上九時三十分,譚小芳兩名家人到西環殮房認屍。

法醫賴世澤驗屍時發現,譚小芳無表面傷痕,下顎和下唇有瘀傷,舌尖嚴重被咬傷,估計她因頭部撞向馬桶失去知覺,下巴壓在馬桶邊緣,面部垂入馬桶內窒息。

譚小芳死前沒有與人發生性行為,頭部被裹七條毛巾並非致命關鍵,死亡時間估計於3月16日下午四時半。

早上十一時,警方鑑證科人員再返回現場,以單波段弧光機等儀器蒐集證據,同時複核早前取得的科學鑑證資料。

下午二時三十分,約二十名O記探員及機動部隊E連四十名警員,到北角電氣道譚小芳被殺案現場,向附近住宅及商舖居民進行問卷調查,調查譚小芳有否欠債或與人結怨,最後目擊或與譚小芳接觸過人士,或與有關可疑人物的資料等。

3月19日,林培峰將譚小芳的鑽石鏈,拿到當舖典當,獲得一千二百元,在當舖留下姓名及地址。

鑑證科人員在案發現場檢取多組指模,其中一人留有案底,探員認為他與案有關。

3月20日凌晨二時,探員在峰華邨曉峰樓,拘捕譚小芳「恩客」謝×豪(32歲),帶返柴灣警署扣查,再押到油麻地警署羈留。

謝×豪承認案發當日中午曾到過鳳樓,案發時在北角城市花園馬會場外投注站賭馬,有不在場證據,謝×豪經調查後獲准保釋,四月初再向警方報到。

探員發現譚小芳另一部手機仍被人使用,透過電訊公司協助,追查到手機位置。

3月21日下午五時,探員在柴灣漁光邨,拘捕林培峰,在他身上找到譚小芳的八達通卡。
林培峰對探員說:「阿Sir,我唔係想殺佢,我只係想打劫,我都係睇新聞先知佢死咗。」

林培峰在警誡錄影會面時說,因為賭馬「輸乾塘」,被財務公司追債,看到最近鳳姐連環被殺的新聞報導,模仿犯案,到「一樓一鳳」打劫,與譚小芳洗澡後,從後箍頸,將她弄暈後,掠走財物,之後到附近賭錢。

晚上十時三十分,O記警司蔡玉光在警察總部召開記者會指出,於柴灣被捕男子是香港居民,不認識女死者,與前日在峰華邨曉峰樓被捕疑犯表面沒有關連,警方仍會深入調查三人之間是否有關係,前日被捕的疑犯,已獲准保釋外出候查。

3月22日凌晨,林培峰被押到北角警署羈留,等候警方進一步調查。

下午二時,O記封閉整條清風街與電氣道附近街道,下午四時,林培峰被押回電氣道現場重組案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