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真係想快啲離開

李容琪Yuki(圓圖),1988年在上海出生,是家中孻女,為人講義氣、性格硬朗、不能受委屈,能夠談心的朋友不多,由上海移居到香港後,與家人住在紅磡差館里。
嗜好打排球,參加校隊及香港排球青少年隊,讀書成績優異,多次獲得獎學金。

2006年,李容琪入讀廣州暨南大學商務英語系,計劃畢業後投考空姐。

2008年代表廣州暨南大學校隊,參加廣東省大學生排球錦標賽,李容琪練習排球時經常受傷,留有後患。

2008年,金融海嘯後,投考警察人數大幅加。
2009年至2010年年度,逾一萬八千人投考加入警務處,當中逾40%投考警員者持有學士或者以上學歷,投考警員的成功率為18%,投考見習督察的成功率為1.4%,投考見習督察筆試的及格率為25%,延續面試及最後面試約40%及格。
2010年至2011年年度,有逾二萬人投考加入警務處。

2010年,李容琪在廣州暨南大學畢業,同讀大學的男朋友,以「聚少離多」反對她做空姐。
李容琪順從男朋友意思,沒有投考空姐,回到香港後做文職工作,其後投考警察獲得取錄。

2011年1月,李容琪剪掉一把長髮,準備進入警察學院,接受為期二十七個星期訓練。

1月21日,李容琪在警察學院宣誓典禮結束後,穿上警察制服與父母合照,滿面笑容。

受訓期間,李容琪表現出色,教官認為她「非常精靈、聰明、好乖」,是香港警察學院獎項薛富盃熱門人選。

獲頒發薛富盃獎項的候選人,必須擁有整體優秀表現,包括步操、射擊、體能、工作實習等,經由教官和上級推薦,通過面試審核後獲頒,由銀笛獎得獎者當中的第一名獲得,每屆只有一名得獎者,是警察學警最高榮譽。

3月,在一次體能訓練中,李容琪遭一名「競爭對手」女學警「襲擊」,背部舊患復發,未能正常接受體能及槍械訓練,步操訓練亦不能參與,受訓進度大受影響,經治療後若情況沒有好轉,可能未能如期在7月23日畢業,警察學院會安排李容琪「留班」。

當時,盛傳李容琪會因傷退出,李容琪在個人微博上留言:「就算條腰斷咗,我都唔會辭職!」

教官認為李容琪是可造之才,安排她處理一些較輕鬆工作,以免觸及舊患,視李容琪為「假想敵」的一名同班女學警,煽動其他女學警「杯葛」李容琪。

學警訓練講求整體合作,一旦被其他學員「杯葛」,會影響訓練成績。

4月,一名女學警稱失去一部iPhone 4,當時沒有報警,亦沒有向教官報告。
事發時,李容琪因傷沒參加體能操練,留在宿舍內休息,成為第一號嫌疑人,被「競爭對手」指稱偷竊,雙方各執一辭,事件其後驚動教官。

不久,女學警的iPhone 4在宿舍內尋回,「競爭對手」仍堅持失竊事件與李容琪有關,李容琪多番與「競爭對手」對質,對方以冷嘲熱諷回應,李容琪含冤莫白,心情低落。

4月29日,李容琪在個人微博上留言:「我唔識做人、唔識溝通、唔知可以做啲乜,真係想快啲離開,唔想再受冷言冷語對待。」

李容琪除在受訓期間遇到挫折外,愛情路上也出現波折,問題出在她的頭髮。
她的男友除反對她當空姐外,在她進入警察學院受訓的第一個假期,兩人相約見面時,男友見到她長髮變短髮,即時要求她留回長頭髮,換言之,即是要她退出訓練。

李容琪認為男友的要求太過份,雙方出現「冷戰」,每次見面都因為「長髮為君留」不歡而散。

5月28日,李容琪回家與親友相聚,翌日,李容琪約男友見面,對方避而不見,晚上,李容琪返回警察學院。

5月30日早上五時五十分,李容琪由警察學院教學大樓八樓天台水箱,墮下大樓對開天井。

救護員接報到場,確定李容琪明顯死亡,無需送院。
大批警員封鎖現場調查,證實李容琪為一名女學警,通知李容琪家人到場助查。

多名探員登上教學大樓天台,攀上一個約六米高水箱頂拍照蒐證,檢走三袋證物,包括一件摺好放妥的外套、一部手機、一封遺書。
遺書提及宿舍手機失竊事件,成績及個人感情,說對不起家人及感謝教官栽培。

這是警察學院2006年升格以來,首次發生學員跳樓身亡事件,警方調查認為無可疑,暫列「有人高處墮下」,港島西區重案組接手調查。

早上十時三十分,仵工到場將李容琪遺體抬上黑箱車,在警察電單車開路下舁送西區殮房,等候法醫剖驗死因。

警方發言人表示,對李容琪離世深表惋惜,已向她的家人表示慰問,警察福利服務課會盡力向家屬提供所需協助。

警方臨牀心理學家,到警察學院與教職員及學員會面,未來兩天亦會到再到學院,了解他們的心理狀况並提供適當協助。

5月31日早上九時許,李容琪父母及一名男親友,由兩名探員及福利部職員陪同到西環殮房認屍,逗留一小時後離開,親友均傷心落淚。

法醫驗屍證實,李容琪後腦爆裂,無表面可疑傷痕,體內無藥物及酒精成份,全身多處骨折致命,符合由高處墮下跡像。

探員調查發現,李容琪平日的訓練及紀律無問題,考試合格,與同學相處融洽。
早前一次體能訓練中,她因背部意外受傷,經治療後,短時間內無法再接受體能訓練。
李容琪憂慮會延遲她的考試及畢業時間,教官指出,以她過往表現,相信不會影響畢業。

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黃程指出,學警訓練嚴格:「一班人當中有一個人犯錯就全班一齊罰,佢哋應該知道入學堂係點,要有心理準備。」
學警在為期二十七星期的受訓過程中,承受壓力在所難免,學警遇有疑難,應主動找教官傾談。

學警的訓練十分嚴格,而且不容「個人意志」,早上五點起牀,跑步、洗廁所、操體能,吃早餐後上課,學習香港法例,燒槍、拆槍、步操、自衛術、救傷,午餐後操練,晚飯後自修。

「教官會不留情,甚至人身攻擊,用粗口鬧你,就係要你習慣現實警察生涯中會遇到實況。」
每星期只有周六、日可以回家,到星期一又要準時上課。

香港警察學院位於黃竹坑海洋公園道十八號,前身為1948年成立的警察訓練學校,隸屬香港警務處人事及訓練處。
2006年升格為警察學院,是香港紀律部隊中,唯一一所提供全面學習及訓練的專上教育學院,警察學院總部設在灣仔軍器廠街,香港警察總部警政大樓二十樓,另有黃竹坑及粉嶺校址。

位於黃竹坑的警察學院校址,內有課室、警隊圖書館、健身房、體育館、跑道、操場、室外練靶場、模擬報案室、戰術訓練大樓等設施。

香港警察學院的「嚴苛」程度,較之前的黃竹坑警察訓練學校輕得多。

當年的學員以《禪院鐘聲》的曲,填上一首《學堂心聲》,訴說受訓之苦:「言寒語冷,亂拳亂腳打得悽慘,坑中冷淡彷彿好似入嚟坐監,坑中兼要小心言談,是誰令我前來受訓,皆因被氹,佢話前途似錦,升職易,加薪又快,只要行出街外,嗰啲外快多得很,美金鈔票女人與共白粉都任你搵。點知一切盡皆空,恍似夢裏追婚逼我成龍,我心中痛又凍,啲柴頭(教官)確係無陰功,啲拳頭打落個身又痛,難以輕鬆,啲田七將飯送,藥物我一盅盅,我食啲、派啲、用啲、送啲,沙展話通通無用,因佢拳出似風,佢拳出猛舂,打得到我眼瞏瞏(音鯨)。一招猛虎歸山,再來招雙掌探路,我自怨做人太無用,想話揀份好工卻被愚弄,如今呢,個身又痛,完全後悔,只因受氹心不堅,皆因當初太貪錢,看看可否到結業,如果一朝嗚呼命了,後悔無命行上桂河橋!」

歌之外,還有打油詩《黃竹坑受難記》,訴說在黃竹坑警察訓練學校受訓之辛苦:「黃花遍地開,竹映照人來,坑中龍虎會,受盡苦中哀,難得見天日,記君莫再來。」

1981年6月11日下午二時十分,二十歲男學警蘇志波,進入警校訓練九日後,不堪警校訓練辛苦及自感無前途,到灣仔警察總部堅偉樓五樓人事科,辦理退學手續。

不久,被發現從五樓廁所窗口墮下,跌落地下一輛私車旁,身受重傷,送往鄧肇堅醫院途中,證實不治。

除正在受訓學警、退出訓練學警外,也有即將進入學院受訓的準學警自殺。

2017年3月18日凌晨三時許,半山干德道39A-F號翠錦園,高級公務員宿舍高層單位,二十四歲男子在該單位墮下停車場平臺,大廈保安聽到巨響,發現一名男子倒臥地上,報警求助。

警員與救護員接報到場,證實男子明顯死亡,毋需送院,警員於現場未有檢獲遺書,仍在調查事件起因,初步相信事件無可疑,死因則有待驗屍後確定。

死者性格內向,有情緒病記錄,完成高級文憑試後,未有工作,早前投考警隊,獲得取錄,原定於2017年3月20日進入學察學院受訓。

墮樓身亡男子,父母均為高級警務人員,父親馮倍思,2005年升為警司,負責行動科反恐怖活動及內部保全組,負責多項與保安有關事宜,包括保護顯要人物,防範及對付恐怖活動、統籌保安工作,曾遠赴希臘雅典實地考察奧運保安。
2009年升為港島總區行動部高級警司,2016年退休前,任職策劃及發展部總警司。

母親馮戴小清為現職警司,隸屬警察刑事總部,從事截取通訊工作,曾駐守油麻地分區助理指揮官(行動)。
2008年1月23日,偵破理工大學五宗儲物櫃爆竊案,拘捕一人。
2018年7月1日,馮戴小清獲頒授香港警察榮譽獎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