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佢其實救咗好多人(上)

蕭永方1962年10月29日出生,1984年7月加入消防處,熱愛參加排球及龍舟活動。

蕭永方喜歡參加戶外運動,人稱蕭公子,與妻子禤美英是中學同學。
1986年兩人結婚,同住消防宿舍,女兒於1996年出生。

1989年10月23日,旺角新興大廈四級火,尖沙嘴消防局消防隊目陳政瑜,與徒弟蕭永方接報到火場救人。
蕭永方因體力不支幾乎暈低,陳政瑜將蕭永方拖出火場,折返火場救人時,不幸遇到爆炸殉職,葬在粉嶺浩園。

1994年,蕭永方與同袍代表消防處,到澳洲參加世界消防運動賽的排球賽,為香港消防拿了金牌。
同年,首次參加全港龍舟賽,得到冠軍。
蕭永方形象討好,常被「欽點」拍攝消防處宣傳照。

1999年12月4日晉升為消防隊目,蕭永方曾在消防訓練學校擔任體能教官,專責訓練前線消防員,駐守過尖沙咀、紅磡消防分局。
2002年,獲頒消防長期服務獎章。

蕭永方熱愛電單車,得悉旺角消防局引入救火電單車,2002年12月主動申請由紅磡調往旺角。

蕭永方整體工作表現被評為「良」,承擔責任、可靠程度、幹勁與決心等,八個工作範疇獲「A」級,其餘九個為「B」級,體力測驗獲「1」級成績。

2006年,蕭永方一家遷入大窩口消防宿舍居住。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蕭永方參與救災,獲得嘉許。

旺角彌敦道687-689號嘉禾大廈,距旺角新興大廈五百米,建於1962年,樓高十五層,閣樓是新華夜總會,一樓是麗都卡拉OK夜總會,四樓至頂樓是住宅。

嘉禾大廈閣樓的新華夜總會,只持有消防規格最低的小食食肆牌照,面積二千多呎,除有廁所及雜物房外,還有十三個卡拉OK房,每間約五十呎,正在申請卡拉OK場所許可證。

夜總會內無灑水系統,窗戶被街外招牌擋着,只有男廁有通風窗口,顧客及職員可在夜總會內吸煙。

新華卡拉OK夜總會持牌人李錦成,因欠交費用,被承辦商截停火警通報系統。

2008年8月10日凌晨,女公關文秀琼在卡拉OK十二號房內睡覺。

早上九時許,新華夜總會內有八人,包括李錦成、三位女公關、一位經理、兩位客人、一位執房阿姐

李錦成從俗稱「鐘房」的收銀房內閉路電視,發現大廳冒白煙,急忙走往查究,見到放在大廳角落、木屏風背後,一部座地風機冒煙及有火舌。

李錦成與顧客黃狄新用滅火筒救火,黃狄新噴完一個滅火筒後,第二個滅火筒失效,火勢愈趨猛烈,湧出大量黑煙,伸手不見五指,李錦成大叫「火燭」,叫所有人離開。

經理袁己燊離開時曾大聲呼叫:「仲有無人未出嚟?真係火燭呀!」,惟無人回應。

黃狄新逃離現場時,在大堂聽到老婦求救聲,他跑上濃煙密布的一樓樓梯,先後扶兩名約七、八十歲老婦逃離大廈。

李錦成在大廈大堂見到兩名女公關,不見另一女公關文秀琼,以為她自行回家。

早上九時二十三分,警察及消防員到場,獲知有十多戶住客被困,消防員隨即進行救援工作,開出兩條喉,派一隊煙帽隊進入大廈內搜索。

早上九時五十分,助理消防區長梁大衞到場,發現嘉禾大廈閣樓起火,有多人被困於大廈內,濃煙極速向上蔓延,即時將大火由一級升至三級,要求增援。

消防處接到大廈十二樓不同單位居民求救,有住客在窗邊揮舞毛巾求援,消防員升起雲梯,將吸入濃煙不適住客救出,由救護員送院治理。

消防總隊目嚴順成與四名下屬,接報到嘉禾大廈搜救,指派蕭永方和陳兆龍,戴全套煙帽裝備到十二樓搜救,兩人出發前檢查過氣樽,氧氣量足夠使用四十五分鐘。

蕭永方和陳兆龍進入火場二十二分鐘後,嚴順成連續七次以對講機聯絡蕭永方都不成功。
一分鐘後,蕭永方突然用對講機求救:「我係旺角泵車隊目,氣樽開始無氣,要緊急支援。」

原作後備的兩名隊員已被調派其他工作,嚴順成將蕭永方的求救,報告梁大衞,嚴順成聽到梁大衞與蕭永方對話,蕭永方稱在七至八樓。

早上十時,消防總隊目謝子健與三名消防員,在八至九樓梯間發現大火,濃煙密布,消防員將昏迷的老婦劉改女抬到八樓一單位,為她進行心肺復蘇,收效不大。

期間,消防員兩至三次,用對講機聯絡現場指揮官,要求換氧氣樽,消防員只收到一些雜聲,指揮官沒有回應。

謝子健用單位內固網電話通知尖東消防總局,之後在窗口向雲梯上的同袍求助,最終有新氧氣樽送到,劉改女由消防員用雲梯接走,送院後證實不治。

十二樓多名被困居民,由消防員安排到C座向砵蘭街方向,較為通風單位暫避。

上午十時二十三分,消防處將火警升為四級,多名傷者分別送到廣華醫院、明愛醫院,瑪嘉烈醫院、伊利沙伯醫院,消防員繼續利用雲梯救出被困住客。

蕭永方及陳兆龍到達八樓A2室拍門,單位內男住客趙偉明開門,蕭永方及陳兆龍進入單位後,除下氧氣罩及氧氣樽,蕭永方走近窗邊向街外同袍對話。
未幾,蕭永方的氧氣樽發出「咇咇嗚嗚」聲,蕭永方執起氧氣樽「搖幾搖」,聲響便停止。

兩人喝了水及洗面後,蕭永方詢問陳兆龍:「仲得唔得呀?O唔OK?上十樓喇!」
陳兆龍回應「OK」,蕭永方指示趙偉明,若被其他消防救走後不必鎖上大門,兩人隨即離開單位,繼續救援。

不久,梁大衛收到蕭永方的求救訊息,因隊員需時數分鐘更換氧氣樽,才可以出發,未能即時調配人手協助。

梁大衛繞場走一圈觀察,不見天台有人呼救,無線電當時無法聯絡蕭永方及陳兆龍,只聽到斷續聲音及「沙沙聲」,到後期完全無聲。

消防員張亦鋮聽到梁大衛在對講機問蕭永方:「係咪有人嗌入口指揮?」,蕭永方再無回應。

上午十時四十分,消防區長李華勝得悉蕭永方與陳兆龍,被困十五樓天台,打算用雲梯上去救人,發現雲梯高度只到達十四樓,同一時間派煙帽隊沿樓梯搜索,因濃煙太大溫度太高,隊伍行至三樓已撤退。

中午十二時,約六十名居民被救出,當中十八人需要送院。
當時仍有人致電要求救援,不少居民以毛巾或衣服,掩着口鼻以減少吸入濃煙,有住戶繼續打電話,或伸手出窗外、揮動毛巾等待救援。

嘉禾大廈閣樓及一樓曾改動間隔,拆除防煙門及滅火筒,火場濃煙迅速沿樓梯湧向各層,產生煙囪效應造成高溫,大廈頂部高層溫度高達攝氏八百度。

中午十二時十六分,消防處將大火升為五級出動四十部消防車、二百名消防員灌救。

多輛救護車分別把四十七名傷者,送往三間醫院治理,醫療輔助隊及聖約翰救傷隊到場支援。

下午一時許,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及消防處處長盧振雄,到火場視察。

此時,蕭永方與陳兆龍到達十五樓頂層,將身上的氧氣樽讓給困在頂層單位住客,跑到天台要求同袍增援,在天台遇上泰國籍清潔女工司徒王佩珊,女住戶顏婉華,兩人在天台陪伴她們,最終在濃煙下缺氧昏迷。

消防員無法經嘉禾大廈到天台救人,高級消防區長林達華,提議由相鄰的美美大廈天台爬梯過去。

李華勝與另外三名煙帽隊員抵美美大廈天台,發現嘉禾大廈天台有兩名女市民求救,四人由美美大廈天台士多房窗口吊下鐵梯,逐一抵達嘉禾大廈天台,嘉禾大廈天台當時「濃煙大到伸手不見五指」。

消防隊目柳志德率先摸黑進入嘉禾大廈天台,走近欲救兩名女巿民時,腳上踢到異物,蹲下時赫見有同袍昏迷地上,挨近望清楚始知是蕭永方,柳志德不停呼叫搖動蕭永方,皆無反應。

柳志德與隊員合力將蕭永方抬到較空曠處急救,柳志德折返拯救時,再踢到異物,發現躺在地上的是已失知覺的陳兆龍,各隊員先救出兩名女子。

消防隊目吳任生檢查蕭永方及陳兆龍,發現兩人已無呼吸及脈搏,蕭永方臉色蒼白,陳兆龍在急救初期口鼻滲血。

六名消防員輪流為蕭永方及陳兆龍做心肺復甦,二十分鐘急救過程中,兩人均無起色。

半小時後,眾隊員的氧氣亦將用盡,將蕭永方及陳兆龍送往地下繼續搶救,蕭永方與陳兆龍被救出時,身上沒有氧氣樽。

蕭永方及陳兆龍送到醫院急救,下午二時四十五分,蕭永方終告不治,終年四十六歲。

下午三時十五分,消防員將火救熄,在頂層單位尋回蕭永方及陳兆龍的氧氣樽,樽內已經沒有氧氣。

下午四時四十分,消防員黃偉雄打算收隊,進入新華卡拉OK作最後檢查,用電筒照近入口處梳化時,發現一條燒過的牛仔短褲,走近望清始知是屍體,已燒至呈「弓」字,分辨不出男女。
之前無人報告新華卡拉OK有失蹤或被困人士,經一番查證,確認屍體是夜總會女公關文秀琼。

8月11日,西九龍重案組着手調查,政府化驗所人員在事發現場進行搜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