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我阿媽是日本間諜(上)

王憲章,原籍河北,1942年5月出生,1965年在遼寧財經學院畢業,留校任教。

戰秋霞1947年於內地大連出生,就讀大連遼寧財經學院對外貿易系,與畢業留校任教的王憲章相戀。

1969年,王憲章在中國人民保險大連分公司工作,戰秋霞在財經學院畢業後嫁給王憲章。

1972年,王哲軍出生,是家中長子,自幼有精神病,會間歇性失常,自小做事非常認真,是完美主義者,看重別人對他的看法及批評。

王憲章是個工作狂,照顧兒子責任落在妻子戰秋霞身上,王憲章跟兒子很少溝通,很少照料兒子,沒發現兒子精神出了問題。

王哲軍在北京一所市重點中學就讀,畢業後赴日本求學,自己打工,吃過不少苦,曾在日本接受精神病治療。

王哲軍能說流利英語和日語,不純正廣東話,婚後育有一對子女,與妻兒在上海生活。

2001年,王哲軍在日本加入日資保險公司,東亞再保險株式會社,出任高級職員,在上司及同事眼中是前途無限的「明日之星」。

2003年,王憲章率領中國人壽,以三十五億美元完成全球最大首次公開募股,12月17日及18日分別在美國紐約和香港上市,成為首家在海外上市的中國壽險公司。

2004年,王哲軍由日本調到香港,出任高級經理,在金鐘海富中心工作,主要協調日本總部與香港分公司運作,住灣仔星街九號星域軒一座二十七樓F座,保險公司提供的酒店式服務高級住宅。

王哲軍母親戰秋霞按外派領導幹部有關規定,在香港開設貿易公司,陪伴王哲軍。

王哲軍對戰秋霞說,他的下屬大都是香港人,只懂說廣東話,不懂說普通話及日語,出現溝通困難,工作上承受不少壓力,曾向公司要求調回北京或上海,未獲批准。

2005年5月27日,王憲章因年齡原因,不再擔任中國人壽集團總經理職務。
9月,任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會長。

2007年10月,保險公司日本總部與香港分公司,出現人事派系鬥爭,王哲軍成為磿心。
日本總部突然要王哲軍到日本進修,王哲軍覺得被日本同事竊竊私語,之後進展至幻覺被跟蹤。

2008年,王憲章兼任中央財經大學保險學院院長,工作忙碌,很少與妻兒見面。

王哲軍由日本回到香港,精神出現問題,沒向精神科求診,病情惡化,認為日本人已殺害他的父母,派人假扮他雙親欲對他不利。

日本人用高科技抽走他的思想記憶,在腦中放入裝置控制他的行動,右眼被日本人改裝成攝錄機傳送影像刺探情報。

王哲軍對戰秋霞說工作緊張,失眠、頭痛,煩躁不安,精神痛苦等,戰秋霞時常勸慰王哲軍,將情況轉知王憲章,王憲章開始關注王哲軍。

2008年2月15日農曆年初九,日本總公司三名高層來香港與王哲軍開會,說王哲軍業績未達標,向他「捽數」(不斷提升營業額)。
王哲軍受到壓力,觸發精神病發,感到自己遭日本人監視、控制及追殺。

2月21日元宵,王哲軍由香港回到上海,游說昔日上司調他回上海工作,遭到拒絕。

王哲軍回家後,發現妻子、十歲及八歲的兒女,都被樣貌相似的日本間諜代替。
妻子身穿印有「D&G」字樣衣服,是間諜暗示要在地面殺死他(Die & Ground)。
一對子女夜半一同起床,證明子女亦被操控。

王哲軍乘搭地鐵去浦東國際機場時,「日本人」在他身邊玩弄手機,目的是要繼續控制他,王哲軍隨即離開地鐵,轉乘的士到機場回到香港。

2月24日,王哲軍打電話給戰秋霞,聲稱日本特工要害他。

戰秋霞由香港回到北京與王憲章商量,雙方同意王哲軍辭職返回上海,由家人照顧,戰秋霞急忙訂機票返香港。

2月25日上午,王哲軍在公司內發現大批日本間諜出現,他打九九九報警求助,接電話的人與他講日文,他立即收線。

之後,王哲軍用電腦上網,在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網站留言板,說自己被日本人逼害,寫下住址要求拯救。

王哲軍離開公司,上了一部巴士,對乘客說日本會向中國開戰,乘客沒有理會,王哲軍深信日本人已控制全港市民。

巴士到了上環總站,王哲軍一度想跳海,這時,妻子打電話給王哲軍,說戰秋霞正由北京返香港見他。

王哲軍回復正常後打消死念,奇怪自己為何身處上環總站,之後由上環步行回到灣仔星域軒。

馬燦文是戰秋霞好朋友兼秘書,戰秋霞離開香港時,王哲軍交由馬燦文照顧。

中午,身在北京的戰秋霞與馬燦文通電話,說王哲軍早上離開公司後不知所終,王哲軍妻子與他通話時,他說在海邊,戰秋霞叫馬燦文到金鐘海邊尋找,未能找到。

稍後,戰秋霞告知馬燦文,王哲軍已回到星域軒家中。

馬燦文到達星域軒,王哲軍身穿厚外套,坐在沙發上對她說,剛才由上環步行回家。
「個腦不停胡思亂想控制不了」
王哲軍不斷把眼鏡除下及戴上、不停揉眼。
「有人在我的頭內抽走我的記憶」
「不可以相信眼睛,見到的事物全都是假的」
「媽媽偷我的文件……偷我的藥,轉做迷魂藥給我食」等等,令他想過自殺。

戰秋霞在北京機場打電話給王哲軍,王哲軍不相信對方是自己母親,叫她不用回來。

稍後,馬燦文與王哲軍出外用膳,王哲軍以為菜單上的薄餅圖片是真實的,將圖片放在口邊,咬下才知不是薄餅。

下午四時許,戰秋霞到達星域軒,發現王哲軍神情有異,與他交談。

王哲軍說工作壓力大,戰秋霞勸他辭職返上海,王哲軍以為戰秋霞是公司派來試探他的間諜,說自己心中有數,可以處理。

傍晚六時,戰秋霞、王哲軍、馬燦文,三人一同吃晚飯,馬燦文之後離開,戰秋霞與王哲軍返回星域軒。

晩上八時,戰秋霞打電話給丈夫王憲章,對他說王哲軍精神出現異常,經過安撫後,情緒已回復正常。

王哲軍認為剛回北京的戰秋霞,沒理由在二十四小時內又返回香港,認為是日本間諜假扮。

王哲軍打電話到上海找妻子,問戰秋霞下落,他的妻子說,戰秋霞現在應在香港,王哲軍認為妻子是日本間諜,為現在與他共處一室的日本間諜作假證供。

王哲軍妻子將他早前的反常行為告知王憲章,王憲章這時到上海王哲軍家中了解情況,王哲軍女兒知道爸爸不開心,彈琴給他聽,王憲章在電話中唱歌安慰他。

王哲軍從來未聽過王憲章唱歌,認為與他通話的人都是日本間諜所扮。

晚上九時,王哲軍發現戰秋霞的房間,有日語對話傳出,入房後發現日本間諜假扮的戰秋霞,正在「落妝」,變了一個他不認識的「間諜」,他想跳窗逃生,「間諜」將他抱住。

王哲軍見到「間諜」腰纏炸彈,想與他同歸於盡,為求自保,先下手為強,手持菜刀衝入房間,舉刀狂劈「間諜」。

「間諜」企圖逃跑,隨即不支倒地,王哲軍揮刀向「間諜」頭頸連斬數十刀,「間諜」全身鮮血淋漓,沒任何反應倒在地上。

王哲軍事後在廁所穿上「保護衣物」,用萬能膠黏着右眼,令攝錄機無法運作,由二十七樓向下走至五樓,之後開始「清醒」,記起母親仍在單位內,慢慢沿樓梯向上行。

2月26日淩晨零時四十分,星域軒保安員關志鴻巡邏至王哲軍所住單位,發現大門虛掩,懷疑有竊賊入屋,通知夜間主管梁德明(49歲)進入單位察看。
梁德明發現牆壁濺滿鮮血,睡房門前有一灘血,戰秋霞(62歲)躺在床邊地上,立即報警。

救護員郭紹華到場,發現戰秋霞面朝天仰臥,僅穿背心、內褲、一條頸巾,躺在房內大床左面地上,地面有一灘血。
面部及頸部中多刀,手腳僵硬,背部、手部呈現紫色屍斑,當場證實死亡。

警方衝鋒隊抵達,現場有大量血跡,警員譚溎鏞在睡房床上發現一柄染血菜刀。

這時,王哲軍突然從走廊防煙門梯間衝出來,赤腳,滿身鮮血,戴眼鏡,右眼被萬能膠黏着,不能睜開,穿一件染血白色短袖圓領T恤。

在門外把守的警員劉永傑嚇了一跳,王哲軍想衝入單位,劉永傑將他截住,王哲軍自言自語:「我阿媽在裏面!我要入去……」

劉永傑發現王哲軍右手手掌,左手拇指均有刀傷,即時叫喚在單位內的警長林兆明及警員譚溎鏞,協助截停王哲軍,安排救護員包紮傷口。

王哲軍操不純正的廣東話說:「我媽咪畀我殺咗? 佢想殺我。」

王哲軍突然情緒激動,一副欲哭樣子用手拍打大腿,垂頭望地及不停搖動:「我懷疑我阿媽係日本間諜,化妝來殺我,所以我殺了她!」

王哲軍在警員警誡下,稱在十一時三十分左右殺害戰秋霞。

鑑證科人員到場,脫光王哲軍衣物化驗,發現他身穿五件上衣,最外層是圓領T恤,內穿一件紅底藍袖風褸,風褸內有一件灰色短袖T恤
白色長袖衫、白色短袖衫,下身僅穿一條紅色三角內褲。

警員在王哲軍的風褸搜出一本護照,一個藏有八萬三千日圓的銀包、一部手機。

鑑證科人員在單位內,取來一套黑色西裝及藍色恤衫讓王哲軍更換。

警員對王哲軍作出警誡,用手銬及鐵鏈鎖住,以黑布蒙頭押返灣仔警署,王哲軍步履不穩多次幾乎絆腳跌倒,兩名警員在兩旁扶助。

偵緝警長林兆明在灣仔警署接見室,與王哲軍會面,王哲軍在警誡下說:「我阿媽是日本間諜,將我的右眼被改裝成攝錄機,傳送影像刺探情報,我發現後,他想殺我,所以我殺了她。」

王哲軍因為受傷,送到律敦治醫院治療,初時表現尚算平靜,治療期間突然語無倫次,對急症室王醫生說,整日被人跟蹤,電視與其他傳媒亦在討論他,「公司裏的日本人想殺我」,王醫生認為王哲軍有幻覺,被逼害妄想及幻聽的精神錯亂癥狀。

約一小時後,王哲軍情緒變得激動,發狂想逃走,推撞醫院職員,急症室醫生為王哲軍注射鎮靜藥。

王哲軍之後轉送東區醫院治理,院方認為王哲軍有危險性,把他手腳綁起。

東區醫院精神科醫生黃纘昇初步診斷後,認為王哲軍患上妄想型精神分裂癥,送到青山醫院檢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