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sir去咗邊 南生圍(香港元朗)

香港開埠前,新界村落多以務農為業,養殖塘魚多是屬鯉科的淡水魚。

現時的山貝村、橫洲、南生圍等村民,建造鹹淡水魚塘,在淺灘築壆圍海造地。

南生圍位於元朗橫洲東面,山貝村北面,天福圍西北面,不遠處是深圳福田區。

南生圍被錦田河及山貝河包圍,兩河之間交匯處有一小島,小島泥灘旁有很多候鳥停留,以黑面琵鷺最多。
除鳥類外,南生圍亦有不同種類植物及生物,如赤桉樹、蘆葦、紅頭潛鴨、青頭潛鴨、彈塗魚、招潮蟹等等。

胡璇澤(1816—1880)一名玉璣,字南生,在新加坡設黃埔公司,人稱黃埔先生。
1877年,清政府任命胡璇澤,出任中國駐新加坡第一任領事,同年被俄國沙皇任命為俄國駐新加坡領事,1879年被日本委任駐新加坡領事,胡璇澤身兼三國駐新加坡領事。

1927年,胡璇澤孫兒胡福駢(音平)家族,在南生圍西南角開出一小片魚塘,僱心人打理漁農事務,為紀念祖父,名為南生園。

1939年,胡福駢家族從新加坡引進大量桉樹,移栽在基圍壆上,鞏固基壆,種了許多番石榴樹,出產名種「胭脂紅」,年產量多達五百擔。

四十年代,魚塘變成大面積基圍,主要飼養基圍蝦,南生園改名南生圍,圍字是基圍的意思。

1957年,傅老榕家族買下南生圍,成立「南生圍建業有限公司」管理,將基圍改建成魚塘,塘魚養殖產量不斷上升。

南生圍魚塘佔地一百八十公頃,村民大多在塘邊架起木屋居住。

1964年,方兆基(洋名Ringo)在聯興圍出生,爸爸獲聘到旁邊的南生圍守魚塘,家人叫方兆基做「南生圍佬」。

1965年,南生圍建業獲行政局批准,可在十七公頃土地上興建約一百幢村屋,補地價三萬一千元,政府不提供食水,不提供排污渠,不承諾何時可以提供,因成本太高,建屋工程一直未展開。

1974年,方兆基小學畢業,恒基地產買下南生圍魚塘,不再運作,方兆基爸爸失去工作,一家人搬回聯興圍。

1978年,政府發展元朗新市鎮,天水圍新市鎮填平六百八十公頃魚塘,地產發展商其後收購南生圍餘下大部份魚塘。

傅厚澤回港工作,家族初次研究發展南生圍,政府高級測量師溫文儀成為傅厚澤「軍師」。

1986年,香港魚塘面積約二千一百三十公頃,養殖淡水魚產量達每年近六千公噸高峰,魚塘成為龍友(攝影愛好者)熱門取景勝地。

1990年,恒基地產購入南生圍及甩洲地皮,1991年,南生圍建業將一半股權售予恒基地產,雙方合共持有至少九十五公頃南生圍地皮,這些地皮大部份都是無路連接的「飛地」。

1992年,恒基地產向城規會申請,將南生圍濕地發展為住宅及高爾夫球場,環保團體反對,政府一直未批出改變土地用途。

之後,魚塘一直荒廢,長滿蘆葦草,48.5公頃蘆葦叢蘊藏大量無脊椎動物及昆蟲,南生圍有「香港後花園」美譽。

南生圍與山貝村之間隔有山貝河,河上原有一木橋連接,木橋損毀後沒有復修。
山貝村村公所建了一個橫水渡碼頭,交給陳伯營運,用兩艘橫水渡木船,一艘綠色頂(大哥)和一艘紅色頂,收費接送過河,船程約四十五秒。

1993年,南生圍村民譚根在南生圍山貝河,搭了一個小碼頭,方便船隻埋岸搬運貨物。

婚紗公司到南生圍為新人拍婚紗照,這個小碼頭經常上鏡,被稱為「婚紗橋」,成為南生圍著名景點,不少電視劇到來取景。

1995年,后海灣部分濕地列入國際重要濕地。
1996年,恒基地產就批地上訴至英國樞密院,勝訴後多次申請將計劃延期,城規會規定批地須於2010年12月18日前發展。

1997年前,南生圍是內地與香港之間的緩衝區,位於拉姆薩爾濕地緩衝帶,極具生態價值,政府正式確認魚塘的濕地保育價值,香港因而保留了一大片濕地、魚塘、耕地。

1997年後,當局刻意消除內地與香港之間的緩衝帶,製造住屋不足假象,以建屋為藉口,逐步侵蝕緩衝帶,淡化邊境,令香港消除邊界融入內地,宣示主權。

1997年10月,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宣讀首份《施政報告》,提出「八萬五」建屋計劃。

1997年10月至1998年6月,樓價下跌四成,董建華叫停「八萬五」建屋計劃,地產發展商趁低價加快在新界囤地。

2003年,香港只餘下一千公頃魚塘。
11月初,山貝河發現小灣鱷,南生圍因此廣受市民關注,地產發展商企圖以收地、換地等方法,發展南生圍囤積的地皮。

2004年11月,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公布「新自然保育政策」,收地、換地、在場外採取緩解措施等方案,涉龐大財政和土地資源,均不可行。

地產商的發展計劃受挫,2009年12月,南生圍錄得5071隻鸕鷀棲息,佔在后海灣過冬鸕鷀的54%,創下最高紀錄。

2010年,城規會拒絕再向恒基地產批出延期,12月18日是發展最後限期。
11月,恒基地產向城規會提交修訂計劃。

南生圍的古樹受到政府保護,成為地產發展商最大障礙。
2007年至2010年間,南生圍約有四百棵樹離奇死亡或消失。

11月28日,南生圍數十棵大樹被焚燒,面積約等同於半個足球場,留下一片焦土。

12月10日,城規會否決恒基延期發展申請。
12月31日早上九時四十分,天文台發出紅色火災危險警告,南生圍發生山火,火勢逼近民居,婚紗橋、橫水渡頭與荒廢小屋等都受波及焚毀。

2011月1月1日元旦中午二時,南生圍北面大片蘆葦林發生山林大火,近三份二蘆葦燒成灰燼,逾八百棵大樹遭殃,超過四十棵被燒至倒塌,候鳥棲息的樹林焚毀,導致候鳥無家可歸。

傅氏家族的廣興置業集團,取代恒基地產重新主導南生圍項目,負責策劃並提交全新「雙生共融」計劃。

2011年2月17日,陳伯不再承辦橫水渡,轉由譚根營運。

2015年8月,廣興置業向城規會提交「雙生共融」計劃方案,發展商建屋二千五百個單位,容納六千五百人,政府免費取得一百四十四公頃濕地,數十億元補地價款項。

政府表明因涉龐大開支,不會收回私人濕地進行保育。

2016年1月,城規會否決「雙生共融」計劃,年初,五十棵具藥用價值的桉樹被焚毀。

12月23日,離婚紗橋約三百米位置,超過一個足球場的林木被燒毀。

2017年1月,城規會再否決「雙生共融」計劃。

婚紗橋所在位置屬恒基地產所有,2017年3月,恒基地產用一塊木板封阻婚紗橋,貼有「再見婚紗橋」字句,旁邊豎起兩大塊鐵牌,寫上警告字眼「危險」、「嚴禁進入」、「違者後果自負」。

8月19日,颱風天鴿摧毀婚紗橋,這是婚紗橋第三度被毀。

患末期肺癌的方兆基,與譚根及村民自費將橋修好。

10月底舉辦木橋命名投票,「情人橋」得票最多,最終仍名為「婚紗橋」,原因為「婚紗橋」較「情人橋」為人熟悉。

2018年1月1日,在婚紗橋旁,樹立紅底金字牌匾「婚紗橋 南生圍佬題」,方兆基被稱為「婚紗橋守護者」。

3月12日,南生圍發生山火,共有三條火線,恒基地產發出聲明表示起火原因有可疑,已報案並正全力協助調查。

3月28日,環境局長黃錦星表示,香港十二個高生態價值地點中,南生圍僅排名第九,價值並不重要。

4月2日清晨,南生圍橫水渡碼頭,綠色頂(大哥)焚毀,餘下紅色頂橫水渡木船繼續提供服務。

消防初步調查,認為起火原因有可疑,元朗警區重案組第三隊,在橫水渡碼頭取走閉路電視錄影,警方其後說拍攝裝置硬碟空間不足,未有錄下3月11日後的片段。

《傳真社》其後取得橫水渡碼頭閉路電視片段,發現渡頭在凌晨近三時起火,火勢一度猛烈,有疑似易燃液體流出,焚燒逾三小時,最少有兩人目擊火警,但沒有報警。

5月25日,元朗地區管理委員會閉門會議,討論最近兩次山火及橫水渡木船焚毀事件,警方表示,三次火警現場均沒有發現助燃劑,估計火警起因是「悶燒」,而非縱火。

天文台台長林超英認為,起火只在某範圍內出現,對「悶燒」的解釋感到「好奇怪」。

10月,紅底金字婚紗橋牌匾受到網民劣評,方兆基其後換上新的牌匾。
12月30日,邀請大眾前往南生圍,一起見證立下新「婚紗橋」牌匾儀式。

方兆基說,過去五十多年,地產商一直想發展南生圍。
「全港最多雀鳥棲息地方是南生圍,這麼大的保育地區,讓地產商建屋,不是浪費了嗎?」
「在外面轉了一個圈再回來,我希望她可以保存得久一點,在我有生之年都會保護她,我會找議員、環保人士,誓死守護南生圍。」

「人最重要活得開心、活得精采,我在南生圍的日子就是活得最開心,最精采的時候。」

2019年4月27日晚上,方兆基(55歲)在天水圍嘉湖銀座,吃完盆菜宴後不知所終,4月29日,方兆基家人向警方報案。

5月7日中午十二時許,工人於元朗山貝洪田村鋸樹時,於山墳對開山邊,發現方兆基以繩上吊的腐屍,警方新界失蹤人口組探員到場調查,現場沒有檢獲遺書,初步相信事件沒有可疑。

2021年10月,城規上訴委員會以三比二駁回城規會原先決定,批准廣興置業南生圍「雙生共融」發展方案,發展商承擔區內逾一百四十公頃濕地保育開支,保留被稱為「香港最後一塊樂土」的綠化用地。

香港第四任特首林鄭月娥,之後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出收回數百公頃私人魚塘、濕地,建設三大濕地公園,恒地及傅氏家族持有的南生圍土地,落入範圍最大的南生圍濕地公園中,佔南生圍濕地公園面積約四份之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