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暗殺黎智英(上)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侵華。
12月25日,日軍攻佔香港,總督楊慕琦投降。
1942年3月15日起,白米採取配給制。

童雅民在這個戰亂時期出世,母親病弱無法授乳,父親用米粥餵他,一家人捱過三年零八個月艱苦生活。

童雅民一出世就缺乏營養,身體潺弱。
六歲時,童雅民父親除送他去學校讀書外,還安排他到武館習武強身,童雅民不但學業成績優異,武功也十分出眾。

若然繼續下去,童雅民會是文武兼備人才,可惜,世事無如果。

小學畢業後,十二歲的童雅民在工廠做童工,為賺取更多金錢,轉到碼頭當苦力搬貨,經常被黑社會欺負,苦不堪言。

1958年,童雅民轉到一家酒樓做侍應,認識水房元老孫官清,加入黑社會組織。

童雅民為水房擴張地盤,「東征西討」,1965年開始有刑事記錄。

童雅民能準確分析出敵對社團話事人性格,結合實際情況,判斷己方採取何種策畧,與黑幫爭奪地盤時,十拿九穩,由於預判準確,被稱為「神仙錦」。

七十年代,童雅民帶領手下,奪取另一黑社會組織和合圖在灣仔的「地盤」,在灣仔搞夜總會,非常賺錢。

鵝頸橋往旺角的小巴線、1974年11月1日啟用的長沙灣家禽批發市場,也歸水房管理。

八十年代,童雅民為「瑞」字頭麻雀館做「睇場」,單是「瑞興」麻雀館,每日上落注碼過百萬元,水房從中獲利不少,有足夠財力擴張勢力。

童雅民被認為是令到水房「中興」的「功臣」,因而成為水房龍頭大哥,與另一話事人「烏龍王」平起平坐,歷屆選坐館,都由他倆話事。

「烏龍王」是「盲亨」(詹昌盛)的保家,因涉國際罪行,被美國FBI拘捕和判監,回港後,跟一名上市公司老闆搵食。

1987年,新馬師曾在筲箕灣開楚留香酒樓,所在地為黑社會福義興「地盤」。
新馬師曾與水房關係良好,楚留香酒樓交予水房做「睇場」,負責人是童雅民的門生「高佬發」(趙毓發)。

福義興索取「保護費」被拒絕,向楚留香酒樓投擲汽油彈。
「高佬發」與福義興「講數」,不歡而散,最終由童雅民出面,才可擺平爭執。

1988年,童雅民與新馬師曾及祥嫂洪金梅等人,合組億頓發展公司,童雅民佔大股四成,祥嫂佔兩成八,新馬師曾佔一成一,祥嫂開設的桑拿浴室,交由水房睇場。

同年,童雅民與祥嫂合組致利高投資,童雅民佔七成八股份,祥嫂佔兩成二,致利高投資在深水埗的辦公室,以祥嫂名義租下,月租三萬五千元。

童雅民住在西洋菜街自置物業,1991年以二百七十萬一手買入寶馬山花園單位,1994年以九百一十萬賣出,勁賺六百多萬元。

童雅民賺得「私己錢」後轉做正行,將權力下放給門生「高佬發」。

水房以「民主」方式選舉坐館,1993年,水房坐館換屆,候選人有「高佬發」、「百花蛇」、「盲亨」。
「高佬發」與「百花蛇」都是童雅民門生,「百花蛇」原名陳百強,七十年代做過水警,頭腦精明,賺錢能力高,野心較大,童雅民較喜歡安份守己的「高佬發」。
至於「盲亨」,童雅民認為他行事太高調,容易樹敵及被警方針對,對社團不利。
「高佬發」(38歲)在童雅民力挺下,成為水房史上最年輕坐館。

「高佬發」與祥嫂非常熟絡,鄧小艾丈夫李耀明遇襲中刀受傷,鄧兆榮、鄧碧玉、鄧小艾被人掌摑或毆打,相關事件都由「高佬發」善後。

1994年8月,「高佬發」在尖沙嘴一間卡拉OK,被人開槍打中左腿,截肢保命後以義肢代步。
江湖傳聞,「高佬發」受傷後,祥嫂給予五百萬元作醫藥費。

2000年,「高佬發」為兒子擺滿月酒,祥嫂與陳惠敏也有出席。

2001年,童雅民淡出幫會事務,結束香港生意,長期居於內地深圳,搞過房地產,在深圳向西村開餐館搞雞煲生意,閒時在餐廳打躉見見江湖舊朋友,卡片直接寫神仙錦,可見他以這個綽號為榮。

2007年,童雅民出現周轉困難,被花旗銀行追信用卡欠款十六萬三千多元。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傳媒春秋》,訪問黎智英關於辦報、民主的看法。
黎智英說身家豐厚幾乎再無所求,唯一希望是不做契弟(奴才),他說:「如果爲生意才支援民主,便是一場交易。」

2008年3月,立法會議員李柱銘,宣布不參加競選連任,淡出香港政壇。

5月,童雅民在深圳羅湖嘉賓路,海上皇酒樓與香港人「唐休」(化名)見面。
「唐休」說台灣的幕後老闆,願借一百萬美元給童雅民渡過財政難關,條件是要「教訓」黎智英。

童雅民兩度前往台灣,與幕後老闆見面,幕後老闆說黎智英反政府、反國家,「花錢給他個教訓,並無不妥」,要求在香港七一遊行時下手,「殺雞儆猴」。

童雅民接受委託後,找幫中元老「肥佬余」(余偉珊)安排。

6月中,余偉珊找同門「七叔」(陳少明),在深圳羅湖區春風路,佳寧娜廣場佳寧娜大酒樓午膳。
余偉珊在酒樓點菜紙背面,寫下七個地址交給陳少明,地址都是黎智英經常去的地方,包括一間旺角中醫館及四間酒家地址。

余偉珊給陳少明一張剪報,是黎智英、李柱銘、陳日君的合照。
余偉珊要陳少明找人教訓黎智英,報酬是港幣五十萬元,預付十萬元。

陳少明找黃福漢安排,給他三萬元,說黎智英通常早上六時起床,到戶外散步,可在黎智英大宅外埋伏下手。

黃福漢找朱英華接手,朱英華要求二十萬港元,朱英華收錢後,找黃南華,給他五萬港元,負責招募殺手及部署行動。

朱英華給香港人何維錦二萬五千港元,為黃南華購槍及將手槍和子彈運到香港。

黃南華找詹尊說招募殺手,詹尊說找李泓壯,李泓壯找譚耀松。

6月底,譚耀松找到兩名殺手,包括:來自河南的張隨嶺與來自甘肅的謝會軍,兩人的酬勞是五千元。

託上託之下,出現「誤傳」,由最初「教訓」到「拮屁股」、「只傷人不殺人」、「搞到殘廢就得」,演變成「買起」、「斬死」、「槍殺」。

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童雅民乘飛機到台灣,製造不在場證據,與幕後老闆一齊等待關於黎智英遇襲的消息,不過,當日沒有相關消息傳出。

童雅民回到深圳,輾轉之下發現,黃南華因為要申請雙程證來香港,七月一日還未取到證件。

8月12日,黃南華約張隨嶺及謝會軍在香港動手,兩人認為在黎智英大宅落手,風險太大,建議在其他地方動手。

黃南華打電話問朱英華,黎智英通常在甚麼地方出現,朱英華說黎智英經常與李柱銘見面。
黃南華問李柱銘的地址,朱英華叫他上網查,提醒他完事後將槍械掉入海中。

黃南華上網查到李柱銘議員辦事處地址,決定先去視察環境,伺機下手。

8月13日早上六時半(時間根據閉路電視資料),黃南華由深圳經落馬洲到香港。
早上七時許在荃灣與何維錦見面,何維錦將一個黑色斜孭袋交給黃南華,內有一支手槍及五發子彈。

上午十一時十一分,黃南華在尖沙咀星光行麥當勞快餐店,與張隨嶺及謝會軍見面,將槍械交給他們。

上午十一時二十三分,三人一起到尖沙咀天星碼頭,搭渡海小輪過海,在中環碼頭轉的士到北角。

上午十一時四十分,三人到達北角渣華道,在李柱銘及楊森議員辦事處附近踩線。

張隨嶺與謝會軍視察環境後,認為該處保安嚴密,決定縮沙,返回內地,將槍交回黃南華,黃南華唯有將槍隨身攜帶。

上午十一時四十二分,黃南華在渣華道一家便利店內購買香煙。

8月14日晚上,黃南華攜槍到大角嘴,找從事裝修的朋友陳玉波,藉詞叫陳玉波代他保管一個黑色斜孭袋。
陳玉波將袋接過手後,發現頗重覺得有可疑,追問時,黃南華直認是槍,向陳玉波表示,兩名同黨退出行動,問他會否加入,陳玉波一口拒絕。

黃南華搭的士離開,到榕樹頭找朋友幫忙。
晚上十時十四分,的士途經旺角登打士街,遇上警方路障截查。

一名女警員認為黃南華形跡可疑,對他進行搜查,在斜孭袋中,搜出一柄土製已上膛手槍,五顆64式7.62毫米口徑子彈。

黃南華的銀包內有一張毛澤東照片、他與妻子合照、一張剪報圖片、一張深圳佳寧娜大酒樓點菜紙,點菜紙背面有七個地址。

晚上十時二十分,黃南華正式被捕,他在警誡下說,受一名叫「阿成」的人指使,將斜孭袋帶到廟街榕樹頭,不知道袋內有甚麼。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記)接手調查,探員查出黃南華(又名黃小明,50歲),在深圳布吉居住。
1984年因偷運人蛇和使用他人身份證,被判監九個月,在香港留有刑事案底,之後犯過盜竊和非法留港罪被判監。

被捕前十九個月,來港二十三次,住在親戚位於觀塘的居所。

黃南華供出受人指使來香港教訓黎智英,用利器刺黎智英的臀部,而非暗殺他,手槍並非用作襲擊黎智英。

警方稍後拘捕何維錦,游說他做污點證人,何維錦擔心自己和家人安全,不敢應承,警司關劍輝游說後,何維錦答應做污點證人。

警方從何維錦口中取得具體資料,通報內地公安,公安隨即展開調查,翻查黃南華過去的手機通話記錄,發現黃南華撥過多個內地和香港電話號碼,順藤摸瓜下揪出多名相關的人。

8月20日,公安在佳寧娜廣場一單位拘捕陳少明,查獲一批製毒工具,製毒原材料,毒品迷姦藥「麻古」超過二十公斤。

10月,黎智英辭壹傳媒集團執行長職務,留任董事會主席。

2009年5月30日,李柱銘對BBC中文網證實,立法會選舉前,警方偵破企圖暗殺他的計劃。

李柱銘透露,二十年前,六四事件發生後,香港警方收到情報,內地派殺手到香港,黑名單將他列為首位,後來沒有甚麼事發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