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你係咪癲咗?女人都打!(上)

港島大浪灣泳灘是香港熱門滑浪地點,泳季時有救生員值勤,設有防鯊網,更衣室、淋浴設施,泳灘北部設有公眾燒烤區,附近的大浪灣村內有私人燒烤場可供租用。

可樂士多是進入大浪灣村後第一家店舖,五十年代開始經營,老闆陳柏勤是大浪灣第一代滑浪華人。
可樂士多逐潮擴展為滑浪者的一個存板庫,到大浪灣滑浪的人愈來愈多,由最初以外國人為主,發展到香港中產華人。

周繼強原是廣告設計師,有十多年滑浪經驗,2004年在大浪灣開設「衝浪360」,租售滑浪用品,教授滑浪。
不少演藝界名人跟周繼強學習滑浪,包括台灣紅歌星任賢齊,「衝浪360」成為村民及滑水愛好者聚腳地。

顏力光1964年出生,是大浪灣村村民,父親有兩個妻子,年齡相差二十歲,「大媽」生了三名兒子,「細媽」生了顏力光及1959年出生的顏新志,兩名同母生的兄弟感情最好。
「大媽」對「細媽」所生的兩名兒子一視同仁,寵愛程度較「細媽」有過之而無不及。

顏力光童年時期,父親總是以拳打腳踢方式,向母親發洩脾氣,為維護家庭和諧及照顧五名兒子,「大媽」、「細媽」毫無怨言。

顏力光認為母親很偉大,愛她、尊重她,父親毆打母親時,顏力光感到非常害怕,非常痛苦,這種印像深深地印在他的腦海中。

長大後,顏力光目睹女人被男人打時,不禁想起父親打母親的場景,以及他和母親所經歷的痛苦,會立即變得激動,無法控制自己,顏力光認為:「因為男人打女人是不對的。」

顏力光任職工程師,與妻子在大浪灣村居住,是大浪灣村居民協會秘書長。
1992年7月4日,大女兒顏沅彤出生,兩年後,小女兒出生,顏沅彤在小西灣一間中學就讀,喜歡游泳。

2008年9月13日下午約三時,顏力光下班回到大浪灣,在「衝浪360」與衝浪朋友會面,一班人聊天、喝酒、聽音樂。

黃思豪在私人銀行瑞信任職客戶服務主任,與未婚妻到大浪灣度假曬太陽輕鬆一下,途中遇上認識的國泰航空飛機師陳永輝,陳永輝帶兩人到「衝浪360」,參加晚上舉辦的迎月聚會。

從事廣告製作的梁志榮是家中孻仔,有兩姊兩兄,兄姊成家立室,梁志榮負起照顧父母責任,跟兩老同住,自動奉上三份二月薪作家用及供樓。

梁志榮與廣告公司同事梁達俊及一班朋友,傍晚到大浪灣燒烤,燒烤場與「衝浪360」相隔一個八呎高鐵絲網。

無線電視導演葉鎮輝,在「衝浪360」播歌。
葉鎮輝1993年加入亞洲電視,成為旗下演員,1998年,加入無線電視,由助理編導升至編導,再升至高級編導。

(2013年,葉鎮輝晉升為監製,2019年,監製奇幻劇《金宵大廈》備受好評,成為葉鎮輝晉升監製後迴響最大的劇集。)

1985年《勁歌金曲》第二季季選,蔡楓華報導張國榮演唱會消息時,說了一句「一時嘅光輝未必係永恆」,傳媒大肆報導蔡楓華言論是針對張國榮。

九十年代,蔡楓華事業走下坡,被謔為「蔡燶華」及「四大癲王」。
2010年9月,無線電視主動邀請蔡楓華,參加《勁歌金曲30週年》節目。

葉鎮輝為此有所感觸,不斷播放張國榮與蔡楓華的懷舊金曲。

晚上十一時,顏力光已喝了十二、三瓶啤酒,梁志榮喝了十多罐啤酒,從廁所返回燒烤場,途經「衝浪360」時,同事梁達俊醉酒亂性
隔着鐵絲網向「衝浪360」大罵︰「播嚟播去都係呢啲歌,轉歌啦!」

梁達俊想攀越鐵絲網有所動作,梁志榮嘗試調停,兩幫人隔鐵絲網指罵對峙。

顏力光在棠記士多拿了一捆燒烤叉,打算阻止「衝浪360」外面的爭執。

顏力光回來時,衝突已經平息,他將燒烤叉交給朋友陳偉霆,陳偉霆將燒烤叉掉在地上。

在附近友人家中的顏新志,聽到爭吵聲前來察看,雙方都有人勸阻,事件總算平息,顏新志離開,到附近的棠記士多。

不久,兩班人以黑社會「術語」對罵,顏力光到棠記士多的廚房拿了兩把剪刀,將其中一柄剪刀掉在公園,拿着一柄剪刀回到「衝浪360」。

女村民阿珊與梁達俊發生激烈爭吵,阿珊質問梁達俊:「你哋唔好喺度搞事!」

梁達俊拾起顏力光掉在地上的燒烤叉,指着阿珊,打了阿珊一巴說:「唔好以為你係女人,我就唔打你!」

梁志榮推開梁達俊說:「你係咪癲咗?女人都打!」

顏力光回到「衝浪360」時,梁志榮一班人已離開。

阿珊對顏力光說:「個衰人打我,女人都打!」

顏力光很氣憤,叫阿珊帶他找那人出來,說要好好教訓那人,阿珊去到燒烤場,指着梁志榮說:「就是他!」

梁志榮否認,說阿珊認錯人,雙方再起衝突,顏力光試圖調解,被阿珊推開,,一班人開始混戰。

顏新志看到有人打架,前來查看時被人襲擊。

梁志榮遭圍毆,逃到柴灣宏貝道石澳大浪灣村2B號棠記士多外面,被一班人追到,拳打腳踢,跌在地上。
黃思豪用一張膠椅打他,膠椅打到斷了一隻腳,顏新志拿起一樽蜜糖,打梁志榮的頭,玻璃樽打至破碎,蜜糖沾滿梁志榮的頭髮,梁志榮陷於昏迷。

梁志榮的同事何志華上前阻止,顏力光攔住何志華,喝問:「你幫拖係咪?我係呢度嘅陀地!」
接着一拳打向何志華的嘴至嘴角出血,何志華沿樓梯逃走,顏力光追了一段才停步。

顏力光折返棠記士多外面,用一柄剪刀刺向梁志榮後頸。

梁志榮倒在地上沒有再動,衆人各自散去,顏力光將剪刀扔進垃圾箱。

十一時四十五分,警方接報到場,發現五名男子受傷,送到東區醫院治理,9月14日凌晨,梁志榮經搶救後證實死亡。

法醫驗屍時發現,梁志榮頭髮沾有蜜糖,後枕位置受到重擊,導致頭骨破裂,力度足以令他昏迷,相信由盛蜜糖的玻璃瓶造成,頸部的剪刀傷貫穿脊椎,是致命傷。

鑑證專家在梁志榮身上,找到膠櫈和蜜糖瓶的碎片。

案件列兇殺案處理,港島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探員到大浪灣村搜尋證據,在公園找到顏力光棄置的剪刀,行兇的剪刀未能找到。

探員搜集案發現場附近的閉路電視錄影片段,重組案發過程。

十一時十九分零八秒,顏力光拿着一捆烤烤叉,在棠記士多打電話。
十一時二十分五十秒,顏力光向燒烤場方向走去。
十一時二十一分十六秒,梁志榮經過棠記士多走向可樂士多。
十一時二十一分四十秒,顏力光左手拿剪刀,從棠記士多出來,匆匆朝燒烤場走去。
十一時二十二分四十七秒,顏力光匆匆朝可樂士多方向走去。
十一時二十四分零七秒,顏力光從可樂士多匆匆走向海灘,邊走邊回頭看了一眼。
十一時二十四分十秒,顏力光消失在棠記士多旁邊一條小巷。

9月14日,警方拘捕朱少強、高景達、葉鎮輝、陳永輝、黃思豪、周繼強。

9月15日,顏新志於寓所被警方拘捕。
下午五時半,顏力光到中區警署自首,兩人稍後被控謀殺罪名。

晚上七時四十五分,顏力光以黑頭套蒙頭,由探員押返大浪灣村,在棠記士多前面,以一個假人重演案情,顏力光以拳頭向假人作襲擊狀,探員在旁錄影,一行人逗留約半小時離去,顏力光被帶返警署,通宵扣查。

9月16日,警方落案控告六人謀殺罪名,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依次為:
朱少強(32歲,無業)
高景達(46歲,導演)
葉鎮輝(34歲,無線電視導演)
陳永輝(33歲,國泰航空飛機師)
黃思豪(34歲,私人銀行瑞信客戶服務主任)
周繼強(36歲,「衝浪360」東主)

控方表示要待警方進一步調查、等候驗屍報告,案件有二十名證人,要用兩天時間辦理認人,申請將案件押後至本月19日,期間被告還柙警方看管,顏力光與顏新志將於稍後併案受審。

10月25日,案件於觀塘法院再提訊時,律政司以證據不足為理由,葉鎮輝、高景達、朱少強獲當庭釋放,葉鎮輝成為證人,審訊時出庭作供。

其餘五名被告仍然還柙,10月31日於東區法院再提堂。

10月31日,五名被告在東區法院再提堂,控方指出,根據案發地點的閉路電視錄影,顏力光用蜜糖樽從後襲擊梁志榮,梁志榮的致命傷在後腦及頸項,顏力光仍被控謀殺罪名,其餘四人全改控蓄意傷人罪。

辯方替四名被告申請保釋時稱,陳永輝在國泰航空任副機長,其妻亦於國泰航空工作,黃思豪一直在放無薪假期,周繼強的滑浪店,案發後不獲續租,顏新志在認人手續中未被認出。

四人獲准以現金十萬元及人事擔保保釋外出,陳永輝、黃思豪、周繼強,三人不准進入案發地點兩公里範圍內,顏新志是大浪灣村居民
可走近至案發地點五百米外,案件押後至12月5日進行初級偵訊。

黃思豪說:「咁大個仔未打過交,呢件事對自己打擊好大,我係一個普通人,無犯過事,無諗過呢件事發生喺自己身上。」

「悔恨受酒精影響做錯事,害死一條人命,晚晚失眠發噩夢,當日我離開屋企,發生嗰件事已經踏進另一世界。」

「當晚曾用膠椅作勢施襲,可能無意中傷及死者,沒料到會被列作殺人犯,羈押的四十八天,永世難忘,我哋係甲級囚犯,每日好早起身好早返倉,一個人真係幾難受,好寂寞,我勸各位千祈唔好犯事,坐監絕對唔好玩。」

黃思豪保釋候審期間被公司辭退,他的家人及未婚妻一直對他不離不棄,黃思豪做義工打發時間。
「當係幫人又好、贖罪又好,我個心舒服啲,每日好似坐過山車,今日證供可能對你有利,聽日可能有證人認錯人認咗你出嚟,真係唔知結果會點,希望稍後向死者家屬正式道歉及拜祭死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