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故事 賁卦六二 寇準 澶淵之盟

賁卦六二:賁其須。

賁:敏捷、突出。
其:桌上放置簸箕,引伸篩選分類。
須:聚精會神織布,引伸必須。

意思是:敏捷篩選分類,聚精會神織布。

北宋名相寇準的故事,可解爻義。

寇準(961年-1023年10月24日),字平仲,華州下邽(音閨)人(今陝西渭南),與白居易、張仁願並稱「渭南三賢」。

建隆二年(961年)七月,寇準生於大名府官宦人家,父親在五代後晉時高中進士甲科。
家境富裕,家裏從來不點油燈,包括廚房、廁所等犄角旮旯,都點胳膊粗細的秉燭(蠟燭),秉燭價錢是點油燈的二十倍,非常奢侈。

五歲,寇準與父登華山,作詩《詠華山》:「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舉頭紅日近,回首白雲低。」

寇準十七歲時喪父,母子相依為命,寇母仿效孟母,一邊織布,一邊督促寇準讀書,寇準通曉《春秋》三傳。

太平興國五年(980年),寇準參加宋太宗親自在開封主持的全國會試,在殿試大堂上對答如流回答宋太宗提問,彰顯卓越才華。
宋太宗極其欣賞,破格錄取了他,授大理寺評事(從八品下),知歸州巴東。

喜訊傳達到家,寇準母親身患重病,親手織《寒窗課子圖》,題詩:孤燈課讀苦含辛,望爾修身為萬民,勤儉家風慈母訓,他年富貴莫忘貧。

第二年,寇準去四川巴東縣當知縣,大設酒筵宴請好友左諫議大夫張詠,向張詠請教,張詠想了一想,說:「《霍光傳》不可不讀。」

寇準送別張詠後,取《霍光傳》來看,讀到「不學亡術」四字時,恍然大悟,哈哈大笑説:「張公原來説我不學無術。」

寇準發憤讀書,到巴東縣不到半年,該地政通人和、百業興旺,年輕的寇準被老百姓親切為「寇巴東」。

寇母臨終時將《寒窗課子圖》,交給奶娘劉媽說:「寇準日後必定做大官,如果他有錯處,你就把這幅畫給他!」

至道三年(997年5月8日),宋太宗去世,皇太子趙恒登基,是為宋真宗。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契丹遼國趁宋主新立頻頻騷擾邊境,戰事告急,老臣畢士安向真宗推薦寇準為相。
八月,宋真宗同時任命畢士安與寇準為宰相。

同年深秋(閏九月),蕭太后與兒子遼聖宗,率二十萬鐵騎揮戈南下,前鋒直抵黃河岸邊的澶州城下(河南濮陽縣),威脅河對岸的宋都汴京(開封)。

一天之內五次告急文書,宋真宗大為震驚,滿朝文武甚是害怕,「投降派」主張南遷出逃,參知政事(副宰相)王欽若主張遷都金陵,樞密副使陳堯叟提議遷都成都。

寇準力排眾議,堅決主戰說:「出此下策者,罪可誅也!怎能棄太廟、社稷不顧而去南方,到那時人心崩潰,敵兵趁虛深入,天下還能再保嗎?堅守城池拖垮敵軍,以逸待勞最終也能獲勝。」

宋真宗不想開戰,起坐回宮,寇準攔住宋真宗,力勸御駕親征,畢士安表示支持。

正安排親征具體事宜之際,出現太白晝見天象(在白天看到金星),司天監占卜結果是「女主昌」或「宰相亡」。

「投降派」又佔上風,宋真宗又再避戰,畢士安病倒,願「以命塞天譴」來換國運。
王欽若反對時被寇準厲聲呵斥,要斬他祭旗,隨後將王欽若貶到河北大名去當地方官,王欽若因此對寇準十分仇恨。

宋真宗在寇準一再敦促下啟程,走走停停,一心打算南遷。

寇準明確地說:「陛下只能進尺,不能退寸,河北守軍日日夜夜盼着皇上來呢!進則士氣倍增,退則萬眾瓦解。」
寇準找來殿前都指揮使、老將高瓊增加說服力,

一行人到了澶州,澶州分南北兩城,中間夾着一條有浮橋的黃河,天寒地凍,黃河結了厚冰,騎兵拍馬就過去了。

宋真宗不想到北城陣前,「投降派」表示穩妥為宜,高瓊指揮衛士推來皇帝坐的車,真宗過了河。

皇帝御蓋在澶州北城樓出現,數十萬大宋軍民,「皆呼萬歲,聲聞數十里,氣勢百倍」,宋真宗把軍權委託給寇準,回南城行宮休息。

遼軍三面包圍澶州城,攻了十多天還是拿不下來,死傷慘重,遼國最剽悍的蕭撻凜,最終被宋軍床子弩射殺,遼軍士氣大挫。

蕭太后與丞相韓德讓(耶律隆運)權衡商量,通過降遼舊將王繼忠與宋廷暗通關節,要宋廷割關南之地(瀛莫二州)作為退兵條件。

宋真宗急於求和,派曹利用赴遼營簽約,宋真宗囑咐曹利用:「只要不割地,必不得已,雖百萬亦可!」
寇準聞言,警誡曹利用:「如果超過三十萬,提人頭來見。」

宋真宗景德二年(1005年1月),宋遼簽訂澶淵之盟,主要有四點:
(一)遼宋為兄弟國,遼聖宗稱宋真宗為兄,宋真宗尊遼蕭太后為叔母。
(二)以白溝河為界,雙方撤兵,兩朝邊界城鎮一切如舊,不得加築城隍。(燕雲十六州被宋廷正式放棄)
(三)宋每年向遼提供「助軍旅之費」,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至雄州交割。
(四)雙方在邊境建立市場,開展雙邊貿易。

宋真宗大喜過望,給曹利用升官重賞。

景德三年(1006年),王旦任宰相,寇準多次在宋真宗面前說王旦短處,王旦卻極力稱讚寇準,提拔為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寇準自覺才德器量遠不及王旦。

寇準慶賀生日,建造山棚舉辦盛大宴會,服裝用品奢侈且超過規格,被「投降派」奏報,皇帝發怒,王旦為寇準解圍避過一劫。

奶娘劉媽把《寒窗課子圖》交給寇準,寇準看到畫上的詩,知道是母親遺訓,再三拜讀,淚如泉湧,此後專心料理政事。

參知政事丁謂是宋真宗近臣,與王欽若等人並稱為「五鬼」。

寇準是丁謂的主考官,名義上是老師,寇準與丁謂同桌吃飯,湯汁沾到鬍子上,丁謂馬上用自己的袍袖,替寇準擦鬍子。
寇準調侃他說:「參政是國家的大臣,竟然會幫長官擦鬍子啊!」(成語「溜鬚拍馬」,「溜鬚」的來源)

丁謂懷恨在心,向皇帝進讒:「寇準一力主張御駕親征,就是把皇上和大宋江山當賭本,孤注一擲。」

宋真宗記恨寇準逼他御駕親征,「五鬼」王欽若再向宋真宗進讒言:「澶淵之役,寇準是以陛下為孤注,與敵相博,如果不是我軍打敗敵人,陛下便會被敵人俘虜,他這不是為陛下出萬全之計啊!這是《春秋》提到典型的恥辱城下之盟。」

景德三年(1006年)二月,寇準被罷相,貶到陝州當知州。

朝政大權落在劉皇后手上,「五鬼」弄權,朝政敗壞。

天禧四年(1020年)六月,宋真宗病重,王欽若為道士私藏禁書被罷相,寇準被召回任宰相,封萊國公,向宋真宗建議由太子監國,取代劉皇后。

劉皇后知道後與近臣丁謂勾結誣陷寇準,把寇準流放安州,貶為道州司馬。
宋真宗並不知情,有一天,問近侍説:「我很久都沒看到寇準了,這是為甚麼?」,身邊的近侍都不敢回答。

乾興元年二月十九日(1022年3月23日),宋真宗於汴京延慶殿駕崩。

京城流傳一段順口溜:「欲得天下寧,當拔眼中釘,欲得天下好,莫如召寇老。」
「眼中釘」是丁謂,「寇老」是寇準。

劉皇后將寇準從相州刺史貶為道州司馬,再貶到雷州(廣東海康)司戶參軍。

寇準年輕時曾寫下一語成讖詩句:「到海只十里,過山應萬重。」

雷州是「蠻夷之鄉」,距離大海只有十里,距離家鄉陝西渭南隔萬重山。

宋仁宗天聖元年閏九月(1023年10月24日),寇準在雷州任上病逝,終年六十三歲。

寇準有兩個老婆,第一個是明媒正娶,洛陽人宋氏,姐姐是宋太祖皇后,沒有子嗣。
寇準第二個老婆許氏,生育四個女兒沒有兒子,寇準收養自己弟弟的孩子,作為子嗣。

寇準不置田產,被稱為「無地起樓臺」宰相,死後,妻兒懇請皇帝開恩,賜予封賞,將寇準遺體運回家鄉,但封賞太少,最終只能讓寇準的遺體埋在異鄉河南省鞏縣。

關帝靈籤第八十一簽就是「寇公任雷陽」,意思是被人欺淩,暫時耐守,自可昭雪。

景祐元年(1034年),劉皇后去世的第二年,宋仁宗親政為寇準昭雪,將他歸葬到故鄉陝西渭南。

皇佑二年(1050年),宋仁宗詔命翰林學士孫抃爲寇準立神道碑,碑文《寇忠湣公準旌忠之碑》。
宋仁宗親筆御題「旌忠」二字為碑額,立於寇準墓前,追贈中書令,諡號忠湣。

國內的寇準墓多達五處,河南鞏義的寇準墓原在寇家灣村口東西大道旁,墓冢高大,石刻成排。
宋代以後,路經此地,文官下轎,武官下馬,清乾隆時,地方官厭煩下轎、下馬,藉口寇準墓近洛河,有被淹之險,奏請朝廷將墓遷葬於寇家灣西嶺上。

墓冢原高三米,文革時期被推平,原有石碑,上書「宋寇萊公墓」亦被破壞,墓道旁尚存一石虎和兩石羊。
2012年春天,偃師市寇氏宗親會,重修寇準墓,並立碑記。

現存寇準墓位於陝西省渭南市,臨渭區官底鄉左家村南一里許,現存土冢南北長十五米,東西寬八米,封土高四米,四周植有蒼松翠柏,置於麥田當中。

清乾隆年間(1776年),渭南縣知事邱估在墓前立墓碑,上刻「宋寇萊公墓」五個字,碑文為當時任兵部侍郎,陝西巡撫兼都察院副都御史的畢沅所書。

1976年文革期間的冬季農業「冬扇」運動,左家村農民挖墳土蓋冬麥,高大的寇準墓被破壞得面目全非。

1983年,畢沅碑前方偏西立文保碑。
1986年,當地政府在此興建寇準小學,藉以保護寇準墓。

2002年,畢沅碑正後方居中立寇準功德碑,上線刻寇準標準像以及生平,畢沅立的一通《寇準神道碑》現已不見蹤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