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無情的精神折磨(上)

李錦士於1952年出生,十八歲時與一名女子同居,兩人育有三名子女。
八十年代,因收外圍賭注及普通毆打被定罪,之後當過地盤判頭,後來成為註冊中醫師。

梁穎蘭於1949年出生,當過小學教師,婚後於1973年及1974年先後誕下兩名兒子,後來成為註冊中醫師。
1985年,梁穎蘭與丈夫離婚。

1986年,李錦士與梁穎蘭同居,兩人沒有辦結婚手續,在屯門建泰街六號恒威工業中心,開設「觀音聖陽宮」,佛堂佔地四千呎,放有觀音、佛祖、菩薩、關帝等多個神像。

李錦士供奉神鳥「雷神觀音」,自稱是雷神觀音化身,藉扶乩與觀音溝通,透過祈福作法替人改運,成功吸納逾百信眾。

李錦士被稱為「大師」,負責與觀音「溝通」說出詩句,梁穎蘭被稱為「老師」,記錄李錦士說出的詩句。

在「觀音聖陽宮」內安放照片,收費二萬元,觀音像海報,售價二萬元。

信眾求神問卜,按每條問題收數千至過萬元,為佛珠或神像唸經開光,每次收四千至八千元。

李錦士為弟子寫藥方治病,收費一千三百元,藥方指明用「聖水」調製,售三十五元一瓶,「聖水」其實只是便利店買來的蒸餾水,用膠袋裝着的凋謝花朵,每袋售價五十元。

李錦士的入室弟子盧傑在土瓜灣經營髮型屋,間中會在髮型屋招收信眾,店內放置巨型神壇,供奉一隻金鷹,金鷹上貼上李錦士相片,猶如他化作大鷹,旁邊的小鷹放上盧傑肖像,相當神怪。

梁穎蘭主力在香港投資物業及收租,集中在屯門大興花園和翠林花園,有二十多個住宅,十多個車位,兩人擁有平治和勞斯萊斯等名車。

1989年六四事件後,樓市大跌,梁穎蘭手頭資金充裕,趁低位入貨,以一筆過付款方式購買物業,毋需做按揭。

利鳳儀於1972年在香港出生,她是家中長女,有一妹兩弟,父親經營運輸生意,在黃埔花園擁有幾個物業,有車有司機有工人,一家不愁衣食。

利鳳儀自幼體弱多病,適逢一家「行衰運」,她被視為「掃帚星」。

利鳳儀就讀觀塘聖傑靈女子中學,聰明伶俐、眉清目秀,有「翻版陳寶蓮」之稱,不乏裙下之臣。
1987年,利鳳儀有一名要好男朋友。

1989年,利鳳儀的父親有外遇兼誕下私生子,利鳳儀母親終日以淚洗面,為求丈夫回心轉意,四處求神拜佛。

利鳳儀母親經相熟髮型師盧傑介紹,由四名子女陪同到「觀音聖陽宮」求助,法師李錦士祈福後,兩老和好。

一家人都相信李錦士有「法力」,每月奉獻五萬元,一家人都獲李錦士賜名,利鳳儀的母親賜名「圓崇」,李錦士說與利鳳儀有宿世姻緣,賜名「妙圓」。

利鳳儀到「觀音聖陽宮」做義工,會考考獲二十八分佳績,差兩分滿分,認為是得到李錦士「法力」幫助。

1990年,利鳳儀中七畢業後,沒繼續升學,任職採購員。

1993年,利鳳儀與拍拖六年的男友分手,迷上一名駐上海分公司的同事,經常玩失蹤飛到上海,逗留幾個月。

利鳳儀無法解釋這種行為,1993年9月底,李錦士說利鳳儀的「氣」有問題,要為她疏導「陰氣」,否則家人會大禍臨頭。

李錦士在屯門「觀音聖陽宮」做淨化儀式,叫利鳳儀脫光衣服躺在席上,聲稱要把陽氣傳入利鳳儀身體,與利鳳儀性交,奪走童貞,用手按利鳳儀頭頂,聲稱為利鳳儀「加陽」。

利鳳儀其後懷孕,怕家人知道,有意墮胎,李錦士說,孩子會給她及家人帶來好運,告訴她不要再與家人聯繫,否則雙方都倒霉。

李錦士為隔阻利鳳儀與家人聯絡,要她向家人訛稱到澳洲讀書,安置她住在屯門翠林花園十八樓C座,一個四百呎兩房單位內安胎,與住在鄰D座的梁穎蘭,兩女事一夫。

李錦士藉口為免利鳳儀的「氣」受到干擾,沒有他陪同,不可獨自外出,形同軟禁。

李錦士每星期只探利鳳儀一次,每次只為性事,逗留不足三小時,從沒在利鳳儀家過夜,最初甚至不肯將手機號碼給利鳳儀,每月給利鳳儀六千至一萬元生活費。

1994年,利鳳儀為李錦士誕下大兒子,利鳳儀要求與李錦士結婚,避免兒子成為私生子,李錦士拒絕。

1995年,利鳳儀懷第二胎,她開始患有「焦慮的適應障礙」,由醫生處方安眠藥,治理失眠問題。

李錦士這時說,大兒子與他及梁穎蘭一起生活,對大家都好,大兒子被帶走後,利鳳儀就像失去身體一部份。

梁穎蘭不准利鳳儀探望兒子,利鳳儀只能在翠林花園停車場,偷望兒子返放學,從而得知近況。

利鳳儀認為李錦士是人間的「神」,認為自己為「神」服務,能夠忍受所有痛苦,一直都稱呼李錦士為「師父」,言聽計從。

1996年,第二名兒子李兆亨出世,患有嚴重癲癇症和哮喘,要接受藥物治療,利鳳儀因此變得沮喪,李錦士拒絕提供幫助,說這是利鳳儀的「氣」有問題導致。
1997年,利鳳儀再誕下女兒李寶嘉。

2000年,「觀音聖陽宮」搬到油麻地永星里,李錦士與梁穎蘭搬到美孚新邨居住。
利鳳儀被「禁足」七年,這時才可離開屯門,到美孚新邨探望大兒子。
兩個家庭維持每星期日定期聚會一次,利鳳儀每次都要與李錦士發生性關係,她開始患有「情緒低落的適應障礙」。

梁穎蘭的地產投資由屯門轉到西九龍,在美孚購入多個單位,另有七個的士牌、一間製衣廠、一間紙品廠、一間燈泡廠,身家接近一億元。

李兆亨受病情影響,難以結交朋友,利鳳儀在家中開辦補習班,讓李兆亨能與更多小朋友接觸,利鳳儀用心辦學,補習班受到街坊歡迎。

2008年,利鳳儀透過facebook,與失聯十多年的胞妹「重遇」,寂寞的人生開始再露曙光。

2009年,李兆亨在聖公會聖西門呂明才中學讀中三,李寶嘉在馬錦明慈善基金馬可賓紀念中學讀中一,是班內電腦科科長,

梁穎蘭的大兒子結婚擺酒,李錦士不滿梁穎蘭的前夫獲邀請做主婚人,因而拒絕出席。

2009年10月11日晚上,梁穎蘭出席兒子婚宴後回家,見到利鳳儀與李錦士在家中唱卡拉OK。
梁穎蘭沒理會他們,到房中睡覺,睡夢中收到利鳳儀來電,直呼她「衰女人」。

梁穎蘭往樓下食肆找兩人,李錦士已喝醉,利鳳儀說梁穎蘭的兒子並非李錦士所生,「我生啲仔係李生嘅仔,你啲仔係姓楊。」

三人回家後,利鳳儀認為自己才是「大婆」,梁穎蘭爆出李錦士與四名女弟子有染,每個都較為利鳳儀早為李錦士生過兒子。
梁穎蘭「論資排輩」奚落利鳳儀︰「你根本連二奶都唔係,三、四、五奶,九奶都不如!」

利鳳儀質問李錦士,李錦士直言她的床上表現不如其他女人。

梁穎蘭對利鳳儀說,李錦士不是「神」,沒有法力,不是神靈之間的聯絡人。

利鳳儀這時醒覺李錦士不是「神」而是「鬼」,她想返娘家暫住,母親不滿她未婚產子,欺騙家人說到澳洲讀書,當時利鳳儀父親要做換腎手術,利鳳儀母親不想她為家人添亂而拒絕。

利鳳儀在李錦士身邊失去地位,「舉目無親」,出現無法控制的哭鬧、絕望感、失眠,頭腦一片空白、注意力不集中和過度疲勞。
「我覺得好攰,對乜都無興趣,覺得個世界要跌落嚟,無人幫到我,無人接納我,無路走……」

10月12日,利鳳儀下決心攤牌,打了一整天電話都找不到李錦士,認為自己與子女都不會再有幸福,「生存沒有樂趣,那生存有何意思?」

10月13日,利鳳儀到超級市場買炭及果汁,晚上,將安眠藥混入橙汁內,給兩名子女喝,兩名子女睡着後,利鳳儀將他們抬入睡房,在睡房內燒起一盆炭。

10月14日凌晨三時,鄰居向保安員報告利鳳儀的單位冒出濃煙。

消防與警員接報到場,多次喊叫和敲門,七分鐘後,利鳳儀打開門,十分不滿地對消防員說,濃煙是由燒香引致。

利鳳儀說她的兩名子女正在睡房睡覺,明天要上學,不希望消防員搜查,打擾他們。
消防員搜查廚房與客廳,沒有搜查睡房,利鳳儀表現正常,單位內無異樣,消防員與警察之後離開。

利鳳儀打電話給李錦士,希望李錦士到來施法救人,電話沒有接聽。
利鳳儀在電話留下四個口訊,其中一個口訊中提到,她與兩名子女買了保險,若他們遭遇不測,李錦士是保險受益人。

中午十二時,李錦士仍未有回覆。
下午一時十二分,利鳳儀醒來,打電話給梁穎蘭,說「兩個仔女無反應,我醒番,我殺咗兩個細路。」

梁穎蘭說:「真定假啊?唔好玩,係真嘅就報警。」
梁穎蘭將利鳳儀的說話轉告李錦士,李錦士不相信,兩人都沒有行動。

利鳳儀打完電話後,再燒一盆炭,放入睡房內,用報紙堵塞門縫,關掉手機,拔掉房間內的固網電話線,吃下安眠藥,在子女身邊睡着。

下午三時許,利鳳儀醒來,發現兩名子女已經死亡,致電報警求助。

下午四時,女警李智恩與隊員破門入屋,撞開睡房門,發現兩名兒童昏迷床上。
李兆亨口吐白沫,已無反應,利鳳儀仍然清醒,李智恩要求增援。

李智恩帶利鳳儀到廁所問話,利鳳儀說:「我老公唔要我,我燒炭自殺,我落咗半粒安眠藥入橙汁,同佢哋一齊燒炭死。」

利鳳儀送到醫院檢查後,沒有大礙。
李智恩拘捕利鳳儀,對她作出警誡,利鳳儀說:「我先至係大婆。」,因被李錦士拋棄,與兩名子女同死。

10月15日,李錦士與梁穎蘭到殮房認屍。
高級法醫潘偉明為兩名兒童驗屍,證實兩人死於吸入過量一氧化碳。
李兆亨的飽和度是66%,李寶嘉是46%,李兆亨血液及尿液樣本內有微量安眠藥,李寶嘉體內無檢出藥物。

利鳳儀因服用大劑量安眠藥,抑制了呼吸,減少攝入一氧化碳份量,飽和度是17.5%,遠低於成年人正常死亡的70%飽和度。

下午,警方將案列作謀殺及企圖自殺案,屯門警區重案組接手調查。
利鳳儀因涉嫌謀殺,由屯門醫院轉院往伊利沙白醫院羈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