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故事 臨卦九二 狄仁傑 中國福爾摩斯(下)

聖曆元年(698年)二月,太子遲遲未立,武則天有意立姪兒梁王武三思為太子,狄仁傑勸說武則天順應民心,還政於廬陵王李顯,勿讓權予姪。
武則天採納狄仁傑意見,為表示心意,三月親自迎接廬陵王李顯回宮,立為皇嗣,賜武姓,使李唐得以維繫。

一次,武則天在三陽宮病重,狄仁傑為鞏固李顯的太子之位,趁機建議讓其監國,最終因大臣反對未能實現。

李顯對宰相楊再思說:「人臣事主,必在一心,天下豈有皇帝剛剛得病,就讓太子監國的道理,這是狄仁傑在樹立私惠,想趁機討好我。」

八月,狄仁傑推薦兒子狄光嗣擔任尚書郎,狄光嗣很稱職,受到武則天讚揚,說他堪比春秋時期的祁奚祁黃羊。

秋九月,突厥南下入侵河北,劫掠百姓萬餘人,武則天任命狄仁傑為河北道行軍元帥,征討突厥,許以便宜行事之權,親自給狄仁傑送行。

突厥軍殺盡俘虜,由五回道(在今河北易縣西)退回漠北,狄仁傑率十萬大軍追擊,未能追上,退回河北。

武則天任命狄仁傑為河北道安撫大使,河北百姓當時多被突厥脅從,突厥退軍後害怕受到牽連,紛紛逃匿。
狄仁傑奏明皇帝,赦免河北諸州百姓,使他們回鄉生產,河北恢復穩定。

聖曆二年(699年)二月,狄仁傑隨武則天巡幸嵩山謁王子晉廟。
八月上表廢去安東都護府,恢復高句麗政權,後以不切實際未行。

久視元年(700年)正月,狄仁傑回朝任內史(中書令),四月,武則天辛三陽宮避暑。

隨侍胡僧邀請武則天參觀埋葬佛舍利,狄仁傑跪馬前攔奏阻止,武則天中道而還。

五月,隨游石淙山作奉和聖制夏日游石淙山詩,武則天歡喜,賜狄仁傑位於尚賢坊內豪宅一座,恩寵冠絕當朝。

閏七月,武則天欲造浮屠佛像,預計費用多達數百萬,府庫沒有足夠金錢,詔令天下僧尼每日施捨一錢相助,狄仁傑上諫,武則天收回成命。

狄仁傑任宰相期間,先後舉薦多人,包括:發動神龍政變的荊州長史張柬之、監察御史桓彥範、太州刺史敬暉、崔玄暐、袁恕己。

曾有人對狄仁傑道:「治理天下的賢能之臣,都出自您的門下啊。」
狄仁傑說:「舉薦賢才是為國家着想,不是為我個人打算。」

九月辛丑日(11月11日),狄仁傑於洛陽私宅病故,終年七十一歲。

武則天忍不住潸然淚下,悲傷不止,過了好久時間才喃喃地說:「朝堂空了,朝堂空了……」,輟朝三日。
贈狄仁傑文昌右相(尚書右僕射),諡文惠。

每當朝廷遇到大事,百官商議許久不能定奪時,武則天不由自主地仰天長嘆:「老天為何這麼早就奪走了我的國老啊!」

神龍元年,唐中宗復辟,追贈狄仁傑為司空。
景龍四年,唐睿宗繼位,追封狄仁傑為梁國公。

洛陽白馬寺山門外以東的齊雲塔院西南,一處墳丘,相傳宋代於此建狄梁公祠。

墳前小亭間並立兩碑,較小者上刻元代安撫使完顏綱等人,頌揚狄仁傑的詩文。
較大者為明朝萬曆二十一年(1593)重修,「有唐忠臣狄梁公墓」碑碣,暗示墓主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狄仁傑。

洛陽考古工作者多方考據,認為這個名列旅遊手冊的「狄仁傑墓」,實際埋葬的應為武則天男寵薛懷義,理由有三:
其一,薛懷義曾任白馬寺主持,《舊唐書‧薛懷義傳》中明確載錄,薛懷義死後「以輦車載屍送白馬寺」。

其二,狄仁傑生前多次反對武則天狂熱崇佛,顯見其宗教立場,斷無死後重歸佛門的可能。

其三,薛懷義、狄仁傑先後受封為「梁國公」,宋代以來有不少人將「梁國公」混為一談,相關說法訛傳迄今,「以假亂真」。

洛陽眾多世家大族多是家族聚葬,初唐講究門第郡望,狄仁傑斷無獨葬之理,狄仁傑父親狄知遜,葬在距白馬寺不遠的孟津平樂鎮。

孟津縣誌所載:「乾隆六年,署郡守李光型題石碣,築周垣」
當地鄉民認為該墳即為狄仁傑墓,不過由於缺乏直接證據,縣誌敘述模稜兩可,故存疑。

有傳狄仁傑墓地在今孟津老城西二公里,邙山之陽、平樂鎮翟泉村北1.5公里,當地高矗兩方石碑,村民俗稱為「雙碑凹」。

雙碑中的西碑確定為狄仁傑父親狄知遜碑,有「大唐故邛(音窮)州刺史狄府君之碑」字樣,另一碑因字跡漫滅,歷來眾說紛紜。

1990年代,邙山上屯村出土,唐代官吏狄仁傑曾侄孫狄兼謨(音模)墓誌,當中提及「葬於河南府洛陽縣金鏞鄉雙洛村,祔梁公之塋」。

雙碑凹所在地為古時金鏞鄉範圍,「祔」是指後死者附葬於先祖旁合祭,符合唐代高門鉅族聚葬習慣。
換言之,這方與狄知遜碑毗鄰的方碑底下,最有可能是狄仁傑落葉歸根之處。

狄仁傑被稱為「中國福爾摩斯」,源自愛好中華文化的荷蘭人高羅佩。

高羅佩(1910年8月9日-1967年9月24日),生於荷蘭聚特芬,字笑忘,號芝台、吟月庵主。

1915年隨父母僑居印尼巴達維亞與蘇臘巴亞,在印尼學會漢語、爪哇語、馬來語。

1930年,高羅佩進入萊頓大學學習漢學,畢業後進入烏特勒支大學。
1934年畢業,畢業論文與米芾(音費)對硯台的研究有關。

1935年,高羅佩入荷蘭外交部工作,先後派駐東京、重慶、南京、華盛頓、新德里、貝魯特、吉隆坡。

在日本時常到北京,對中國文人生活產生興趣,1940年,在日本寫成《琴道》。

1940年代末,高羅佩在日本期間,發現清代不知名作者,以唐朝名相狄仁傑為主人公的小說,《武則天全傳》,共六十四回。
前面三十回寫狄仁傑任昌平令尹時斷案經過,是全書重點和精彩部分,所以又稱《武則天四大奇案》。
現在能找到的最早版本,是光緒十六年(1890年)的石印本。

《武則天四大奇案》,《第一回》入官階昌平為令 升公堂百姓呼冤,綜述狄仁傑生平事蹟。

詩曰:
世人但喜作高官,執法無難斷案難,
寬猛相平思呂杜,嚴苛尚是惡申韓,
一心清正千家福,兩字公平百姓安,
惟有昌平舊令尹,留傳案牘後人看。

自來奸盜邪淫,無所逃其王法,是非冤抑,必待白於官家,故官清則民安,民安則俗美。

舉凡游手好閒之輩,造言生事之人,一掃而空之,無論平民之樂事生業,即間有不肖之徒顯干法紀,而見其刑罰難容,罪惡難恕,耳聞目睹,皆賞善罰惡之言,宜無不革面洗心,改除積習。

所以欲民更化,必待宰官清正,未有官不清正,而能化民者也,然官之清,不僅在不傷財不害民而已,要能上保國家,為人所不能為、不敢為之事,下治百姓,雪人所不能雪、不易雪之冤。

無論民間細故,即宮闈細事,亦靜心審察,有精明之氣,有果決之才,而後官聲好,官位正,一清而無不清也。

故一代之立國,必有一代之刑官,堯舜之時有皋陶,漢高之時有蕭何,申不害、韓非子,固歷代刑名家所祖宗者也。

若不察案之由來,事之初起,徒以桁楊刀鋸,一味刑求,則雖稱快一時,必至沉冤沒世,昭昭天報,不爽絲毫。

若再因賂而行,為貪起見,輒自動以五木,斷以片言,是則身不修,而可治國治民,上清宮闈,下安百姓,豈可得哉!

間嘗曠覽古今,博稽野史,有不能斷其無,並不能信其有者,如此書中所編之審案之明,做案之奇,訪案之細,破案之神,或因穢亂春宮,或為全其晚節,或圖財以害命,或因奸以成仇,或誤服毒猝至身亡,或出戲言疑為禍首,莫不無辜牽涉,備受苦刑,使非得一人以平反之,變言易服,細訪微行。

陽以為官,陰以為鬼,年至得其情,定其案,白其冤,罹其闢,而至奇至怪之獄,終不能明,春風倦人,日閒無事,故特將此書之原原本本,以備錄之,以供眾覽,非敢謂警世醒俗,亦聊供閱者之寂寥云爾。
詩曰:
備載離奇事,欽心往代人,
廉明公平者,千古大冤伸。

194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高羅佩離開日本在非洲等地輾轉。
1943年抵達重慶,任荷蘭大使館第一秘書,娶水世芳為妻子。
師從葉詩夢、關仲航等學習古琴,與梁在平、徐元白、徐文鏡、徐芝孫、黃鞠生、程獨清、胡光瑨等人合組天風琴社。

1946年,在查阜西邀請下造訪今虞琴社,彈奏《長門怨》一曲。

戰後,高羅佩前往海牙,1947年前往華盛頓,1948年前往東京。

1950年開始,高羅佩整理《武則天四大奇案》,借鑑歐洲偵探小說創作手法,改寫成為英文版推理小說集,《大唐狄公案》系列小說。

1951年在東京首先出版《迷宮案》日文版,1953年在新加坡出版《狄仁傑奇案》,是高羅佩親自參與翻譯成中文的版本,以地道明清小說文字風格翻譯,為後來多個中譯版本提供參考,這套系列小說除英文版外,被翻譯成多種語言出版。

1956年至1959年間,高羅佩任荷蘭駐黎巴嫩全權代表。
1959年至1962年間任駐馬來西亞大使,1965年第三次擔任駐日大使。
1967年日本大使任內確診肺癌,因病在荷蘭海牙逝世。

1957年至1967年,高羅佩依狄仁傑事件年表,耗時十年新創二十四部系列探案作品,一舉將狄仁傑推上國際舞台。

狄仁傑成為了家喻戶曉人物,被譽為中國的「福爾摩斯」。

2020年8月,是高羅佩誕辰一百一十周年,新加坡南洋出版社以彩色和灰度影印結合,高度尊重原貌,推出1953年新加坡版《狄仁傑奇案》影印本,匯集整理各語種不同版本配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