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飛來橫禍(下)

林婆婆(74歲)三代同堂,有五子兩女,子女多已成家立室,開枝散葉。
多年前與兒子、媳婦、一名男孫,由九龍區搬到耀安邨耀榮樓二十七樓居住。

2008年的年卅晚,林婆婆的媳婦搬開居住,林婆婆另一兒子搬來與母親同住。

林婆婆身形肥胖,約一百六十磅、五呎五吋高,年老體衰,略微縮水駝背,行動不便需靠拐杖出入,街坊見她步履不穩時,多會在旁攙扶,雖然行動不便,林婆婆仍打理家頭細務。

2010年2月7日,林婆婆腳患病發,找醫生診治,腳痛稍為紓緩。

譚勝在興利中心天秤意外中死亡,他的妻子陳貴妹因家庭驟失經濟支柱,兒子尚在求學,生活陷入困境,曾聯絡民建聯協助,申請愛心基金以渡難關。

陳貴妹一度變得沉鬱,幾經掙扎漸漸走出悲傷重現笑容,不時參與社區活動散心。

2009年12月,陳貴妹由姓詹東主僱用,在馬鞍山警署飯堂做清潔替工,每天工作四小時,由清晨七時至上午十一時,主要負責洗碗等清潔工作,2010年1月轉聘為長工。

陳貴妹的女兒婚後生活美滿,二十四歲的兒子,畢業後已投身社會工作,一家人互相扶持,走出陰霾,迎向美好明天。

2010年2月9日,農曆年廿六早上,林婆婆兩名兒子外出上班,孫兒上學,家中只留下林婆婆一人。

早上十一時半,陳貴妹(51歲)買了香燭、香蕉、蔬菜,準備回家拜神及祭祀亡夫,途至耀榮樓地下,差一步便走到簷篷底。

這時,林婆婆由高處墮下,壓在陳貴妹身上,巨大衝力將陳貴妹撞至彈開兩米外倒地,林婆婆跌在地上,頭部爆裂肝腦塗地慘死。

保安員聞巨響,見到兩人倒在地上,一度以為兩人同時跳樓自殺,立刻報警。

救護員到場,證實兩人當場死亡,警員用帳篷分別遮蓋兩名死者遺體。

警員在陳貴妹身邊檢獲一個紅色膠袋,內有剛購買的香蕉及一紮香燭,找到的銀包、鎖匙、手機等財物。

到場處理的警員認出陳貴妹,驚嘆地說:「今朝先喺警署同佢有講有笑,點解依家會出咗事?真係唔好彩!」

警員通知陳貴妹一對子女到場,陳貴妹的女兒泣不成聲。

鑑證科人員到場蒐證調查,發現遺在地上香燭及蔬果非常完整,陳貴妹遺體外觀不似是從高處墮下,通知法醫到場檢驗屍體。

下午四時,林婆婆的兒子打電話回家,電話沒有人接聽,回家時發現母親墮樓身亡,一度難以接受突如其來的噩耗,悲痛欲絕。

下午五時許,仵工奉召分別將兩名死者遺體舁送殮房。

警方暫將案列有人從高處墮下處理,由沙田警區重案組第二隊追查。

探員翻看大廈大堂閉路電視錄影片段,到林婆婆家中調查,發現房間窗口不設窗花及虛掩,旁邊留有墊腳箱子及一堆濕衣服,窗外不銹鋼晾衫架上有兩塊洗過的布,不排除林婆婆探身晾衫時,失去重心墮樓。

探員初步認為無足夠證據顯示林婆婆自殺,這宗墮樓意外是因為時間及地點巧合,導致罕見的有人墮樓壓死人事件。

馬鞍山分區指揮官常志強說:「陳貴妹平易近人、斯文,對人好客氣,真係好可惜。今次是一宗社會悲劇。相信無人願意看到這些意外
警方將研究如何幫助死者家人渡過難關。」

傍晚六時許,陳貴妹十多名親友帶同兩名道士,先後在寓所及案發現場進行招魂儀式,愁雲慘霧,陳貴妹女兒一邊燒冥鏹,一邊哭叫:「媽咪返嚟啦,媽咪收嘢呀……」

陳貴妹女兒悲痛表示,母親向來有拜神習慣,事發前準備回家拜神,詎料飛來橫禍,家人不會怪責墮樓的婆婆,因為「無人想咁,婆婆亦是遇到意外。」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表示,社署已接觸被壓死女事主的家屬,會提供輔導及適切協助,正嘗試聯絡另一死者的家人。

張建宗續稱,被壓死女事主,是兩年多前銅鑼灣天秤意外,其中一名身故工人的遺孀,他當時曾跟她會面,會盡力協助她的家人渡過難關。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一直協助陳貴妹跟進譚勝的索償事宜,對事件感到難過。

2月10日早上八時,陳貴妹與林婆婆家人到沙田富山殮房認屍,兩家人僅一排座椅之隔,未有接觸或對話。

法醫為兩名死者驗屍,證實兩人因多處骨折致死。

理工大學機械工程學系工程師盧覺強估計,以墮樓老婦體重一百六十磅計算,由二十七樓墮下,全程僅四秒,時速達一百四十三公里,撼女途人的撞擊力更達一千六百磅,一個人應只可承受百多磅重力,受到如此巨大衝力,非死即重傷,類似意外極罕見。

耀榮樓早前做外牆維修工程,全幢大廈由棚架及安全網包圍,2010年2月6日,維修工程完成,棚架及安全網被拆走。

意外在安全網拆走後三日發生,村民感嘆「冥冥之中似有主宰」。

譚勝與妻子陳貴妹,都是在五十一歲時遭「飛來橫禍」喪生。

種種或然率甚低的「巧合」,導致慘劇發生,村民深感不安,籌款為兩名死者做招魂法事。

2月12日,社署人員派員到兩死者住所,慰問親屬,安排援助事宜,僅接觸到墮樓的林婆婆家屬,被壓死的陳貴妹家屬未能聯絡上。

下午四時,街坊及管業處在耀榮樓外進行招魂法事,晚上八時結束。

理工大學應用數學系副教授李向榮表示,跳樓壓死人事件機會甚微,「要計算發生呢件事嘅或然率非常複雜,只可以講,發生呢件事嘅機會好細。我聽到都覺得好出奇!」

這宗慘劇發生後,香港發生多宗跳樓壓死人事件。

2012年4月4日,余慕儀(55歲)早年於鰂魚涌內任職地產代理,收入可觀,加上炒樓有道,早已成為小富婆,在鰂魚涌華蘭花園芝蘭閣一單位居住。

余慕儀有一名拍拖二十多年,任職地產公司區域經理的親密男友,4月2日,兩人因感情問題發生爭吵。

4月4日,清明節早上九時許,余慕儀穿拖鞋尾隨住戶進入太古城順安閣,乘電梯到三十樓,打開防煙門行樓梯上天台,推開裝有防盜警鐘的門,開啟一道兩米高、沒有上鎖的鐵閘進入天台,用膠櫈墊腳跨出圍牆躍下。

菲傭Rabe(49歲),受僱於太古城興安閣十八樓一個姓蔣家庭,大清早煮好一袋食物及飲品,經順安閣對開休憩公園,準備參加朋友聚會,被從天台墮下的余慕儀壓中,巨大衝力令兩人彈開、呈T字形倒臥地上。

救護員接報到場,證實余慕儀明顯死亡,毋須送院,Rabe送院搶救後不治。

2013年7月29日,陳月琴(39歲)與前夫育有一名十四歲兒子。
2004年離婚後精神開始出現問題,經常鬱鬱不歡,需定時服藥,過去曾在快餐店工作及擔任收銀員,目前無業,與父母及孖生妹妹居於小西灣邨瑞盛樓二樓。

謝子洋(19歲),內地人,父親為貨車司機,母親任餐廳侍應,家中尚有一妹。
祖母、姓洪姑丈一家已移居香港,在小西灣邨瑞盛樓居住。

謝子洋在安徽一間大學讀工程系,曾在全安徽舉行的機械比賽中獲冠軍,還有一年便畢業,已獲工程公司聘請任工程師。

7月23日,謝子洋持有效十四日雙程證,來香港探望姑丈,在姑丈(50歲)家中居住。

7月29日早上,謝子洋與姓曹祖母(68歲),表弟妹一行四人,陪患病表弟覆診。

下午二時,姑丈於二十六樓一單位,為女兒的補習老師裝修,發現一名女子於走廊徘徊,神情落寞,感到事有蹊蹺報警。

不久,姑丈接獲女兒來電,說謝子洋被一名墮樓女子壓中,姑丈出外查看,只見走廊剩下一隻鞋。
那名女子與姪兒,雙雙倒卧大廈出入口傷殘人士斜坡通道,女子當場頭爆肢折,腦漿四溢,謝子洋頭破血流,身受重傷。

救護員到場,證實女子當場身亡,警方撿獲一封遺書,透露生活「樣樣唔開心」,相信事件無可疑,尋獲女子親友到場認屍,證實死者為居於二樓的陳月琴。
陳月琴的孖生妹妹哭至呼天搶地,瞓地嚎哭,需由親友攙扶安慰。

謝子洋腦部及脾臟出血,送到醫院搶救,施手術切除脾臟保命,最終傷重不治。

2019年9月6日,中午十二時許,葵涌大隴街153號怡勝花園,平台花槽旁邊有兩名女子倒臥,兩人相距約一米,重傷昏迷。

救護員發現其中姓楊(55歲)女子當場死亡,姓陳(74歲)婦人身體多處重創,昏迷送往仁濟醫院搶救後傷重不治。

警方到管理處翻查閉路電視錄影片段搜證,聯絡兩人親友調查,初步相信姓楊女子墮樓,壓中途經大廈平台的姓陳婦人,雙雙死亡,案件暫列自殺及意外,交由葵青警區重案組跟進調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