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說 達德學校(香港屏山)

1899年4月,新界鄉民抗英,爆發六日戰爭,導致五百多名鄉民死亡,屏山佔一百七十三名,包括十一名女姓,供奉在屏山達德公所旁邊的忠勇祠。

港督卜力向英國殖民地部大臣張伯倫提交報告,聲稱屏山長老向港英政府提出,要求在屏山設立學校教授英語。

1906年,港英政府在屏山愈喬二公祠,創辦「官立屏山英文學校」。

「官立屏山英文學校」不受屏山鄉民歡迎,開辦不足一年,1907年因被鄉民抵制停辦。

1931年,屏山鄉紳借用愈喬二公祠,按照編制及課程要求辦學,供屏山子弟修讀,以公祠門聯首兩個字:達期兼善,德修於身,作為學校名稱,開設「公立達德學校」。

達德學校師資好,洪水橋、輞井圍的人都來讀書。

1941年,日軍奪港後,愈喬二公祠失火,達德學校停辦,屏山警署曾被日軍佔領作為部隊基地。

馮其祥與鄧乃文在元朗大街行走,兩人被日軍捉住,吃了一把掌,馮其祥憤而加入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鄧乃文北上曲江參軍,後來擔任憲兵。

1944年,日軍投降後,達德學校重開。
1961年,達德學校學生人數多達七百人,愈喬二公後人出資,興建新校舍。
1965年,位於屏山南北路的新校舍落成,佔地約四千平方米,名為達德學校,校監是屏山鄉鄉事委員會主席鄧乃文。

達德學校校舍呈「U」字形,樓高兩層,當時是新界相當宏偉的學校建築物,禮堂設於中央,兩翼是第一課室、第二課室,書記室、校長室、資料室、會議室,中間空地為籃球場,周邊長滿樹木。

學校外圍有鄧氏先祖墳墓,通往舊屏山警署的斜坡上,有一所供屏山村民用作出殯的孝思堂。(2017年12月10日,鄧乃文在孝思堂設靈,享壽九十有四)

1998年,屏山「六日戰爭」一百周年,達德學校因收生不足而停辦,校舍荒廢,地政總署將達德學校的大閘鎖上,聘請保安員看守,不久傳出鬧鬼都市傳說。

其一是:1941年日軍分三路攻陷香港,其中一路日軍經過達德學校,殘殺人民,屍骸無一完整,學校一帶變成亂葬崗,自此成爲陰魂不散的鬼地方,枉死村民夜間回家探親,人頭湧湧。(與聚星樓的都市傳說差不多)

其二是:1899年「六日戰爭」,大批屏山村民為抵抗英軍而傷亡,屍骸被葬達德學校山邊,成為亂葬崗,導致達德學校附近陰魂不散,頻頻鬧鬼。
附近村民傍晚到學校一帶捉蟋蟀,聲稱看見一個只有半截身軀的男子,在校內露台懸浮,口裏吐出絲絲青煙。

其三是:達德學校有一任校長(另一説是校長的妻子 ),在校內女廁(有說是男廁)穿紅衣自縊,自此廁格常有紅衣女鬼出現,是校內鬧鬼鬧得最兇的地方。
數名男子在達德學校女廁內「探險」,在寂靜中突然在耳邊響起一把女聲說:「你咁夜嚟做咩?」,眾人被嚇至魂飛魄散。

其四是:達德學校發生大火,燒死全部小學生。(這個說法明顯是胡說八道)

都市傳說繪形繪聲,達德學校荒廢後,成為「靈探」熱門地點。

2011年9月19日,「教師發展日」假期,天水圍一所中學十二名初中生,包括四男八女,組「靈探小隊」到達德學校。

下午三時,各人在達德學校門外集合,之後一齊步入校內的籃球場,看見山邊有兩個山墳,聽到「踏!踏!」腳步聲,腳步聲之後消失,各人已被嚇破膽。

此時,十四歲姓羅女生突然止住腳步,聲震震地手指墳頭方向說:「我看到紅衣長髮女人伏喺墳頭對出空地!」

同行各人同聲回答:「唔見噃!」
隨即一齊拔足向門口狂奔,花了三十分鐘跑到屏山輕鐵站,有人這時說:「頭先見到嗰個,唔係紅色,係白色!」

姓羅少女聽到這番話後,嚇得冷汗直飊,面色突然變得蒼白,失控手舞足蹈大叫,猛力捏着自己頸部。

友人上前制止,遭到少女發狂攻擊,其中一名男生用樽裝水潑向少女,被少女張口狂噬手臂,用手將他抓傷,多人合力制服少女,致電報警求援。

救護員到場前,少女及另兩名分別姓李及姓陳女生一度暈倒,未幾恢復知覺,少女及另一女生需送院治療。

少女其後聲稱,暈倒期間腦海曾浮現多幅有人慘死畫面。

精神科醫生稱,青少年處世經驗較淺,身旁友人「撞鬼」,很可能引發連鎖反應,出現集體撞鬼。
大部分人數分鐘至數小時內便會回復正常,少數人會間接誘發潛在精神分裂症,需要接受較長時間治療。
大部分人一周至一個月內便會痊愈,少數人會因過度驚嚇而患上思覺失調。

大學學者表示,聲稱「見鬼」的青少年,不排除因而出現「急性反應性精神錯亂」,導致視覺上產生「見鬼」幻覺。

這宗初中生「靈探」事件,令達德學校的都市傳說更繪形繪聲。

2013年11月,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國家地理頻道》一輯電視節目,「I wouldn’t go in there」,由博客Robert Joe選出亞洲十大恐怖地點。
達德學校列為全亞洲十大恐怖地點之首,另九個地點包括:台灣綠島監獄、南韓盈德凶宅、馬來西亞檳城鬼山、泰國大城帕席桑碧寺、越南昆島群島戰俘營、印度迪烏寂滅塔、菲律賓克拉克空軍醫院、沖繩古戰壕、印尼千重門。

節目主持人指出,上榜地點除具歷史文化外,流傳的靈異事件要夠震撼。
元朗屏山文物館(舊屏山警署),附近的達德學校,通往學校的路被山墳包圍,恐怖得連的士司機都不敢前往,「是出現鬼故及超自然事件的完美場所」。

荒廢十五年的學校剩下破爛玻璃,滿地衣紙蠟燭,令鬼校之名愈傳愈盛。

主持人說,傳聞有村民抵抗日軍或英軍時被殺,屍體被葬於達德學校山邊變成亂葬崗,有傳曾有女校長在學校南邊底層的男廁吊頸,更有傳聞指該地曾被用作監獄。

主持人發郵件給香港警務處,得到回復是達德學校沒有發生自殺案記錄。

經過調查,主持人發現,達德學校的鬧鬼傳聞都無法證實。

有線電視一個靈異節目,講述達德學校時,說有一名女校長穿紅衣在校內一男廁吊頸自殺。

屏山掌故專家鄧昆池說,達德學校沒有女校長,也沒有人在校內吊頸死。

達德學校校友鄧達智說,小時聽人說,自殺的是校長妻子,但不是在學校,而是在家中,監獄傳聞,也是謠傳。

鄧達智說,達德學校常被借給電影公司拍戲,通往操場的後門,用葡萄牙文寫上軍警第一營,學校內有幾間裝了鐵柵牢房,以葡萄牙文寫上探訪時間表,這些都是電影公司拍戲時留下。

屏山「六日戰爭」及日軍奪港時期,這所達德學校仍未存在,若是日軍或英軍的監獄,探監時間表不會用葡萄牙文書寫。

達德學校的老校友鄧伯說,當年組隊夜巡防人偷菜偷雞,常躲在墓旁,「我住在屏山八十多年都沒見過鬼。」

屏山鄧氏族人說,日軍當年只路過屏山,奪走幾頭家畜,沒有入村及傷人。
日治期間,軍隊駐守在屏山警署,派些便衣到村內巡視,屏山鄉民亡故後都正常安葬,沒有亂葬崗。

電影服務統籌科將達德學校列為可供拍攝場地,電影《全力扣殺》在達德學校拍攝,導演郭子健說:「有一天在學校廁所取景,攝影機突然失靈,錄影掣如何撳都沒有反應,燈又不停閃,搞很久都沒有法子。」

「其後,有同事提議燒香拜一拜,我暗暗地承諾香燒完就停止拍攝,拜完後一切正常,之後,攝影機又拍不到,後來發現香已燒完。」

(《全力扣殺》為2015年度上半年,最高票房十大香港電影之一,累積票房約一千一百五十八萬,排名第十。)

2016年,政府有意將達德學校用地,批予非牟利機構作為總部,達德學校要清拆。

村民在校外掛上「歷史遺址、村民回憶」,「屏山地標應作屏山公益」等橫額,反對政府清拆達德學校。

地政總署回覆說,有非牟利機構申請租用達德學校作非牟利用途,後來撤回申請,之後未再接獲其他申請,無計劃清拆達德學校。

2017年12月,有網友在Facebook貼圖,說駕車經過達德學校時,發現已封閉的正門處出現一個白色殘影,猶如有鬼魂上吊一樣,他被嚇得魂飛魄散。

另有傳言,有人在凌晨一時許,駕車到達德學校門前,車尾向着倔頭路,那人在車內打電話給朋友,在倒後鏡看到一名身穿藍色衣服,樣子模糊,無精打采的身影在車尾閃過,回頭一看,那人影一剎那便消失了。

有人夜間到達德學校「探險」,到達大門時,鎖上的大閘忽然自動開啟。

達德學校是打WarGames熱門地方,有人說躲藏在達德學校一個陰暗角落打潛伏時,發現一名白衣男子蹲在角落,他走進一看卻甚麼都沒發現,把他嚇得魂飛魄散。

2020年11月13日,城市規劃委員會,提出將達德學校改為臨時動物寄養所,為期五年,邀請有興趣機構申請。

雖然達德學校的鬼故愈傳愈多,不過至今仍未有文獻記載達德學校曾為亂葬崗,校內亦沒有人非自然死亡,不符合都市傳說「標準」。
達德學校鬧鬼,可能是基於「校園鬧鬼」效應,以訛傳訛下,由無鬼變成猛鬼。

達德學校的鬧鬼情節,可能由達德公所「移殖」過來,達德公所「鬧鬼」,與新界「六日戰爭」有關,在另一集都市傳說,會與大家說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