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我唔做雞點搵錢呀

1991年,REWONGSA由泰國來香港做女傭,翌年與一名香港男子結婚。
1993年,那名男子其後不辭而別,不知所終,入境處懷疑她與該名男子假結婚。

1994年,REWONGSA再結識一名男子,誕下一名兒子後,那人離她而去。
REWONGSA無力撫養兒子,交給保良局照顧。

1997年,REWONGSA又再結識一名男子,誕下一名兒子後,那人離她而去。
REWONGSA無力撫養,將兒子交給保良局照顧。

1999年,REWONGSA染上毒癮,被僱主發現辭退,無法再做女傭。

2000年,REWONGSA開始在深水埗街頭做妓女,一名姓陳前警員與她「交易」數次後,雙方成為「朋友」,互相照顧。

深水埗街頭流鶯滋擾居民,警方接到投訴後加強打擊。

2001年2月23日,警方發出新聞公報《警方致力打擊深水埗區色情活動》。

警方會致力打擊色情活動,保護市民免受妓女問題滋擾。

深水埗警區指揮官龍洪焯,在今日下午舉行的記者會上,簡報該區掃黃行動的成果時作出以上表示。

深水埗區於2000年共拘捕七百八十三名妓女,而1999年則有六百零二人被捕。

龍洪焯說:「拘捕人數上升,顯示警方致力掃黃的決心。」

該區自去年十月至今,共拘捕了三百三十六名妓女,其中十四人為本地人,一百九十六人來自內地,一百二十二人來自泰國,而四人則來自其他國家。

龍洪焯表示:「警方將繼續與入境處聯手進行掃黃行動,此外,我們亦會與內地執法部門交換資料,並派出足夠人手處理該等案件。」

他又說:「自去年十一月設立舉報色情活動熱線至今,警方共接獲五十八宗舉報,其中四宗需由警方跟進,並取得成果。」

他呼籲市民與警方攜手合作打擊賣淫活動,並善用該條舉報熱線二三六○ 七二一三。

記者會後,龍洪焯聯同深水埗警區副指揮官謝浩然,深水埗區撲滅罪行委員會主席郭振華,委員會成員到福華街、福榮街、元州街一帶,派發宣傳舉報色情活動的海報及郵柬。

參與今次宣傳活動的滅罪委員會成員,包括譚國僑、馮文傑、蔡偉石、梁欐、陳志誠、廖子強、譚國雄。

2002年,REWONGSA與姓陳前警員同居,租住南昌街一三八號南灣大廈四樓,一間百餘呎套房。

2005年,REWONGSA誕下一名兒子,兒子出生七日後,REWONGSA以無能力撫養,將兒子交給保良局照顧。

2007年,REWONGSA再誕下一名兒子,今次沒將兒子交給保良局,申領綜援維生,姓陳丈夫到商場做清潔工賺錢。

2009年12月15日早上,REWONGSA與丈夫先後離家外出,獨留仍在睡覺的兩歲大兒子在家中。

下午五時許,男童睡醒後找不到父母,攀上床邊未有關上的窗門,直墮至毗鄰一二八號大廈一樓石屎簷篷,頭部及身體多處受傷。
男童仍然清醒,因痛楚大哭,街坊聽見哭聲查看,見男童滿臉鮮血倒於簷篷上,連忙報警。

消防員到場架起升降台至簷篷,用毛氈將男童包裹,救回地面,交由救護員送院治理。

REWONGSA接獲通知首先趕返,擔心愛兒情況,情緒激動,雙眼通紅,由警車送到醫院了解。
男童父親稍後返回家中,接受警員查問後,以涉嫌疏忽照顧兒童被捕。

當局認為REWONGSA與丈夫都無法照顧男童,經法庭裁決,交由保良局照顧。
REWONGSA與三名丈夫所生的四名兒子,先後都交由保良局照顧。

2010年2月1日下午三時許,REWONGSA(39歲)從北河街一幢唐樓高處墮下,連環掃毀五樓和三樓外牆兩個晾衫架,倒臥一樓平台,頭部重創昏迷,送院不治,警方在場檢獲她的手袋及部分雜物。

警方調查發現,REWONGSA並非在該幢唐樓居住,事發前有人目擊她與一名毒品拆家接觸,懷疑兩人曾經交收毒品。
不過,在案發現場或REWONGSA身上未發現毒品,警方初步懷疑案件有可疑,交由深水埗警區重案組第三隊跟進。

REWONGSA姓陳丈夫(57歲),到殮房認屍時,說出REWONGSA的人生經歷,案件調查後未發現有刑事成份,REWONGSA沒留下遺書,列意外墮樓處理。

REWONGSA所住的南昌街,2004年1月10日,曾有泰籍女子企圖跳樓。

該名泰籍女子姓李(56歲),丈夫姓鄺(73歲)。

鄺伯已故前妻剩下一筆麻雀館股份遺產給他,他本身亦有一個單位收租。

1993年,姓李女子由泰國到香港做妓女,鄺伯當年在新蒲崗召妓時認識她,同情她初到香港即淪為娼妓,覺得對方人品不錯,與她結婚,兩人同住南昌街一幢唐樓一間板間房。

婚後,鄺伯發現妻子嗜賭,欠債纍纍,常與其他男子交往,懷疑她仍偷偷賣肉賺錢。

鄺伯認為妻子純粹為錢才跟他結婚,所以從不給她家用,只供養她食宿,導致夫婦感情惡劣。

2004年1月10日早上八時許,鄺伯妻子向他索錢,說之前向同鄉借錢還賭債,現在要還錢。

鄺伯斷然拒絕後引發爭執,鄺伯不滿妻子發惡,憤而說:「你去死啦!」

鄺伯妻子情緒激動,將身份證丟掉給丈夫後,跑上五樓天台爬上欄河企圖跳樓,鄺伯及時追出,從後將她抱緊制止及呼救。
警員接報到場,將鄺伯妻子勸服返回安全位置,鄺伯妻子無受傷,毋須送院。

鄺伯妻子對到場採訪的記者說,胞弟身故多年,鄉間姨甥孤苦無依,才向丈夫索錢滙款回鄉。

鄺伯即時揭穿謊言,連番指出惡行,鄺伯妻子喝罵丈夫:「你係男人嚟㗎嘛!咁係咪要畀錢老婆使先?你又唔畀錢我,我唔做雞點搵錢呀!」

1966年4月18日,龍洪焯(19歲)加入警隊成為見習督察。
1980年晉升為總督察、1986年晉升為警司、1993年晉升為高級警司、1997年晉升為總警司。
於1993年至2001年期間,先後為香港警察警司協會秘書及主席。

服務警隊三十六年,曾任職多個警隊部門,分別為政治部、警察機動部隊、警察公共關係科以及多個警察分科管理層。
2000年獲香港行政長官頒授警察榮譽獎章,2002年4月退休前,為深水埗區指揮官。

2007年3月23日,龍洪焯獲田生集團委任為獨立非執行董事,他亦為公司提名委員會,審核委員會及薪酬委員會成員。
2021年1月14日,龍洪焯(71歲)仍任田生集團獨立非執行董事。

田生集團老闆歐永華,被稱為「收樓大王」,專門收購舊樓業權再轉賣給地產發展商賺差價,在舊樓收購市場,田生集團佔有率達八成。
2007年,田生集團借殼(宏輝集團)上市,市值四億元,2010年升至十八億元,股價之後大幅下挫,2022年市值一億七千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