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安心地過我們的日子(上)

陳德倉的父親為湛江幹部,為湛江市公安局局長親屬,與湛江官員有緊密關係。

陳德倉在廣州海軍服役,1980年隨部隊駐守上海,結識由香港回上海探親,較他細一歲的林凡。
兩人曾經拍拖,最終因分隔兩地而分手,陳德倉退役後在廣州做過公安、當過廚師。

1979年,二十歲的林凡從上海來香港,在工廠打工,一直拼搏到有自己生意,在上環文咸東街十八號開設廢料回收公司。

1990年,林凡誕下兒子楊百鈞(阿鈞),翌年再添一女楊美盈(阿盈)。
藉廢料回收公司賺到的第一桶金,開設貿易公司兼營保險生意,在內地、香港擁有十多幢樓,家財數千萬。

1991年,林凡與陳德倉相隔十年再遇上,兩人感情迅速升溫,很快有了性關係。
陳德倉說自己在湛江有強勁人脈,游說林凡到湛江發展,兩人成立一家公司,陳德倉任總經理。

1992年,林凡與姓楊丈夫離婚,兩名子女尚年幼,林凡與陳德倉維持情人關係。

1998年,林凡與陳德倉在廣州結婚,將其中三個物業轉為陳德倉名義,另外三幢物業轉為由兩人聯名持有,包括上環新街市街康威花園
德輔道中豐和大廈、皇后街帝后華庭。

2003年,陳德倉獲單程證到香港,在林凡的貿易公司負責收租和送遞文件,不能參與公司營運。
2005年,陳德倉轉為香港居民,強逼同住的外母入住老人院。
2007年,阿盈到美國讀書。

陳德倉的哥哥陳德川已移居紐西蘭,他經常到紐西蘭探訪哥哥。
2009年年末,游說林凡投資陳德川的公司,林凡以距離太遠,不同意入股,陳德倉盛怒之下,險些掐死林凡。

2010年,林凡有意與陳德倉離婚,2月到美國陪伴女兒讀書,藉此擺脫陳德倉。

1月15日,林凡與陳德倉返回內地後失聯,林凡家人向陳德倉查問,沒有滿意答覆。
阿盈停學,由美國回港跟進事件。

1月20日,林凡的家人到西區警署報案,要求警方立案調查,說林凡曾經叮囑子女要緊記:「如果兩三日無見媽媽面,就要立即報警,如果我被人殺死,兇手就是陳德倉!」

警員安慰家屬說現在只是一般失蹤,列為失蹤人口處理,沒有積極調查。

林凡家人其後到深圳報案,深圳市公安局羅湖分局,發現林凡與陳德倉在1月15日晚上六時許,由香港到達深圳市羅湖區華僑酒店,其後乘大巴轉到湛江市,林凡之後不知所終。

1月22日,陳德倉由湛江回到深圳,向公安報案說林凡在1月15日,約了政府高官客戶在深圳見面談投保事宜,其後被神秘軍車接走後失蹤。

1月26日,陳德倉向深圳公安查問林凡下落,深圳市公安局通知湛江市公安局,要求協助尋找林凡。
1月27日,香港警方發出林凡失蹤的尋人呼籲。

2月,陳德倉安排家人來到香港,入主林凡的貿易公司,向林凡的子女出示一張手寫欠單,稱林凡欠陳德倉九百八十六萬元巨債,要求「母債子女償」。

湛江市公安局調查發現,林凡兩個中國銀行中山路分行帳戶,2月17日,被人提取一百零六萬元存款。

翻看銀行閉路電視,發現陳德倉偽造林凡的回鄉證提款,轉帳到自己名下銀行帳戶,陳德倉因涉嫌盜取林凡存款被公安通緝。

3月15日,陳德倉由香港到深圳時被公安拘捕。
陳德倉被公安盤問時,稱林凡與自己因家事爭執,滑倒撞石而死,後指與林凡在海邊散步聊天,林凡先動手打他,他反抗時推林凡撞攔墮海。

陳德倉最後承認於2010年1月18日扼殺妻子,用菜刀砍下頭顱,分屍成五包六塊,埋在湛江母親家中下水道沙井。

陳德倉說,1月15日與林凡從香港到深圳,與內地富商談投保一千萬元保險事宜,事成後林凡可分得三百萬元佣金。
因客戶失約,陳德倉與林凡回湛江,當晚住在陳德倉母親一處空置寓所。

1月16日淩晨五時,陳德倉得知林凡瞞着他給前夫兒子買樓,兩人發生爭吵,爭執中林凡跌倒。
陳德倉上前查看時,林凡趁其不備抓他的下體,陳德倉頓時火起,左手撥開林凡的手,右手用力掐林凡的頸,直至把對方掐死。
(陳德倉之前說在1月18日殺死林凡)

陳德倉聲稱,錯手殺妻後手足無措,屍體放在客廳梳化上,他在家伴屍兩天。

為怕姊姊前來打掃及餵狗,陳德倉打電話到姊姊家,叫她不用過來。

1月19日,陳德倉企圖將屍體移走但不成功,找到一把菜刀,將林凡屍體支解成六塊,分五包藏在後院的下水道沙井內,在井蓋上鋪了泥沙,陳德倉之後返回香港。

2月13日,農曆年三十晚,陳德倉於由香港回到湛江過年,發現沙井內的屍體腐爛發臭,向鄰居借了水泥,將沙井蓋封死,在井蓋上砌了一座神壇,目的是阻止他人動土。

陳德倉作供後,3月15日被刑事拘留,深圳市公安押解他到湛江調查。

林凡家人要求香港警方立案,香港警方稱無權越境調查,需要中國公安的立案證明才可跟進。

3月19日,湛江警方在陳德倉帶領下,到達霞山區菉塘路某農墾局幹休所502房,陳德倉母親寓所後院的沙井,起出林凡的碎屍。

陳德倉被扣押在湛江市霞山區看守所,湛江市公安以故意殺人罪,提請檢察機關批准逮捕陳德倉。

城市大學法律系教授、港區人大代表梁美芬,協助林凡的子女跟進事件。

林凡的子女多次要求香港警方調查但無結果,2010年3月以「LamFan」為召集人,在facebook上張貼藏屍現場,林凡與陳德倉的相片。
在互聯網討論區以「Eliza」為網名羅列疑點,包括「我媽手腕上有明顯被綁嘅印痕,公安仲話係錯殺人。」

「他(繼父)一定是逼我媽供出密碼,成功拿到第一筆錢後才把我媽殺死。」
「拿出986萬無稽借據,但借據上中文字寫得錯漏百出,還列明母債子女還。」

林凡子女擔心案件送到湛江後,有人會利用勢力使兇手從輕發落。
「深圳嗰邊(公安)都同我哋家屬講,佢(兇手)一定係死刑,但一去到湛江嗰邊啲公安態度完全變曬……」

他們不滿香港警方處理手法,「我喺香港搵議員搵警察,佢哋都以香港程序為理由,叫我有乜就搵大陸。」

林凡家人向深圳公安求助,深圳公安派員到湛江了解情況,湛江公安局長得悉後下令深圳公安離開,禁止在湛江進行任何調查。

林凡家人去信特首曾蔭權、中聯辨、香港警方、議員,希望可以令中央介入,阻止包庇兇手行為,但未收到回應。

3月23日早上十時許,女秘書返回林凡的貿易公司,發現木門鎖頭被換,立即通知林凡的叔父及三弟返回了解。

各人召鎖匠打開木門,查看後發現公司內一個半米乘半米夾萬,一部電腦、一批文件及存摺等不翼而飛,只剩下四本舊存摺。

他們查問大廈看更後,得悉陳德倉兄長前日曾到訪,懷疑有人爆竊單位後更換門鎖,夾萬密碼及電腦內容只有林凡與陳德倉知曉,家人相信內載有兇案資料,懷疑有人盜走欲毀滅罪證。

各人經商量後報警,警方接報到場調查,翻看閉路電視,發現陳德倉親兄長在爆竊期間,出現在案發地點,企圖消滅重要證據,案件轉交重案組接手,暫列爆竊案處理。

陳德倉被捕後,林凡兩名子女受到恐嚇騷擾,相信恐嚇他們的人,是陳德倉在紐西蘭的兄長,他們已將證據交給香港警方追查。

3月29日,廣東省湛江公安局,以故意殺人罪正式拘捕陳德倉。

陳德倉作供時說,林凡有一對與前夫所生子女,他仍與失婚的林凡結婚,是因為兩人感情深厚。
林凡寵縱兒女,兒子十六歲時就有女友,要買樓同居,林凡非但不管教,更花二百萬元買樓給兒子,讓他與女友同居。

陳德倉聲稱案發時林凡先動手襲擊他,他自衛時勒死林凡,因畏罪將屍體支解成六件埋在沙井底。

2010年8月,陳德倉仍被扣押,案件排期等候湛江法院一審。

8月18日,林凡未滿二十一歲的女兒阿盈,委託長居加拿大的姑媽林梅貞,以遺產執行人身份入稟高等法院,向陳德倉追討三個與林凡聯名的單位業權,包括帝后華庭、康威花園、豐和商業大廈。

林梅貞又入稟控告陳德倉,故意傷害及非法禁錮林凡最終令她死亡,要求作出人身傷害賠償。

2010年9月,湛江市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對陳德倉提起公訴,指他的犯案手段極其殘忍、情節特別惡劣,建議對陳德倉判處死刑。

10月25日,案件在湛江市中院開庭審理,陳德倉承認殺人碎屍行為,辯稱掐住林凡的頸時並不想掐死對方,銀行轉帳的錢是夫妻共同財產,不是侵佔。

陳德倉的辯護人提出,案件因家庭瑣事引發,五十一歲的林凡先動手追打,有一定過錯,香港已廢除死刑,不宜把陳德倉判死刑。

11月19日,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
檢察官問陳德倉:有沒有想過去自首?
陳德倉回答:我都覺得我老婆沒有死。

檢察官問:春節前為何回到案發地?
陳德倉答:因為她始終是我老婆,我放不下她。

陳德倉在庭審最後陳述時,希望法庭公平判決,自己願意向紅十字會捐贈器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