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睇得出佢好錫個仔

蔡細妹(阿妹)與家人住長康邨康豐樓,2002年,蔡細妹出嫁後,取消戶籍遷離。
當時,蔡細妹的父親已離世,母親因年老入住元朗區護老院,單位戶籍由弟弟阿和(化名)承繼,阿和的妻子仍在內地,等候申請到香港團聚。

婚後一年,蔡細妹與丈夫離婚,離婚後無家可歸,搬回康豐樓與胞弟同住。

蔡細妹其後患上精神病,在西九龍精神科中心治療,接受社區精神健康及綜合家庭中心服務,這時她才知道己懷有身孕。

社會福利署一直有社工跟進蔡細妹家庭情況,包括提供綜援及家庭其他需要。
2003年,蔡細妹誕下兒子蔡誠祖,兩母子每月領取四千元綜援。

蔡誠祖在長康邨青衣商會小學讀二年級,熱愛跆拳道,人稱「祖仔」和「跆拳小子」。

2010年1月底,社工進行家訪,當時並無異樣。
2月12日,農曆年廿九,阿和懷孕五個多月的妻子,由內地來香港過年及在香港產子,同行還有幾個親戚,七、八個人都住在阿和家中,細小的公屋單位變得擠逼。

有人要求蔡細妹與兒子蔡誠祖搬出,騰出地方供阿和妻子及將出世的兒子居住,蔡細妹因此事與人發生爭執。

社署醫務社工及綜合家庭服務中心人員,知道蔡細妹出現問題,上門家訪,了解情況後,原計劃為蔡細妹提供恩恤徙置。
可能是言語間出現誤解,蔡細妹以為當局要剝奪她撫養權。

2月26日星期五,上午十一時半,蔡細妹約好友翁太及翁太兒子的契媽,在茶餐廳相聚,她說:「我依家好窮,你哋當唔當我係朋友?」

翁太兒子的契媽借了一百元給蔡細妹,翁太負責埋單,安慰蔡細妹說天無絕人之路。
蔡細妹臨走時說:「等我出糧(綜援)再請番你哋!」

下午一時半,蔡細妹到達青衣商會小學,向校方聲稱家有要事,要接蔡誠祖回家。

學校逢星期五下午都舉行課外活動,蔡誠祖原本在下午三時半才放學,校方核實蔡細妹身份後,讓她帶蔡誠祖離開。

蔡細妹與蔡誠祖離開學校後,沒有回家,徒步兩公里,行到青衣南橋橋面,距離迴旋處一百米往九龍方向的橋中央。

青衣南橋橋面離水面二十六米,約十三層樓高,兩旁設行人道,欄杆約一米高。

蔡細妹拿着一個黑色背囊、蔡誠祖的紅色多啦A夢書包,抱兒子攀越青衣南橋一米高欄杆躍下海中。

街坊陳伯看見兩人跳橋,蔡細妹「游咗幾下」後失去知覺,蔡誠祖落水後失去蹤影。

在青衣南橋橋底釣魚的小張,看見兩個黑影在眼前掠過,蔡細妹在海面浮沉,蔡誠祖下落不明,只有一個紅色多啦A夢書包在水中漂浮。

水警接報到場,三名警員取起水泡跳落海,將蔡細妹救上水警輪,當時已沒呼吸脈搏,面色發白,眉心有一道血痕,雙目張開。

水警輪駛回一百米外的青衣消防碼頭,警員沿途替蔡細妹進行心外壓施救,其後由救護車送往瑪嘉烈醫院,搶救至二時三十五分證實不治。

根據報案人提供資料,蔡細妹是抱着蔡誠祖跳橋,水警只找到蔡細妹,蔡誠祖不知所終。

葵青警區重案組接手跟進到場調查,在蔡細妹的黑色背囊內,檢獲蔡誠祖的出世紙、手冊和課本、蔡細妹的回鄉卡,但無遺書。

下午三時半,警員持蔡誠祖的手冊到學校調查,校方始得悉慘劇。

校長余茵茵稱,蔡誠祖成績普通,性格活潑開朗,與同學相處融洽,小一入學時已申報是單親,從沒登記父親資料。

鑑證科人員到青衣南橋現場調查,在欄河套取指模存檔。

警方相信男童已沉下海中,可能隨水流漂至遠方,派出小艇隊沿水流方向搜索,消防蛙人奉召到場,潛下二十米深水底打撈。

搜索人員擔心男童被安裝在水底的鹹水泵吸走,通知相關部門關上鹹水泵大掣。

政府飛行服務隊派出美洲豹直升機,展開大規模搜索,範圍擴大至汀九橋海面,直至晚上仍未找到蔡誠祖。

蔡誠祖仍未尋回,他是否仍有生存機會?
理大機械工程學系工程師盧覺強估計,兩母子跌落海面撞擊力均可致昏迷及內臟重創,三分鐘足以身亡,相信生存機會極微。

葵青刑事署理助理警司伍國強表示,撈獲的書包及背囊,內藏母子身份證明文件及小學書簿。
由於有目擊者目睹男童從天橋墮下,因此確信男童已墮海,當局會盡力搜救。
警方在現場沒有檢獲遺書,暫未知事件起因,將從多方面調查,包括女死者是否有精神病記錄等,案件已列自殺及企圖謀殺案處理。

青衣南橋在不足一年內發生第二宗跳橋自殺,2009年4月17日,八十五歲老翁疑因病厭世,在青衣南橋跨欄跳海死亡。

港大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認為,本月初接連發生兩宗母親攬子女跳樓倫常慘劇,認為有類同經歷、背景相似人士會受到感染,懷疑慘劇與模仿效應有關。

2月27日早上,蔡細妹(39歲)的家人到葵涌殮房認領遺體。
胞姊傷心慨嘆:「父母有病都會好錫仔女,如果要佢(死者)同個仔分開梗係唔想。但有時啲嘢好難控制,搞到最後要同啲父母一齊行!除非佢(死者)肯簽紙,無理由剝奪佢嘅撫養權。」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表示,死者是精神病患者,事發前有定期覆診。
他對事件感難過及痛心,社署會協助死者家人辦理後事,了解問題及作出跟進。
他直言,如果家長有精神病,社署會評估子女是否適合同住,會盡量避免拆散家庭,但如子女可能有危險時,則絕不會讓他們同住,特殊情況下會由社署署長發出保護令。

社署發言人重申,社工一直有跟進該家庭個案,持續了解及評估他們的需要,認為沒有需要安排寄養或緊急照顧服務。

葵青區議員梁偉文經常與蔡細妹兩母子見面,梁偉文說,蔡誠祖精靈乖巧,蔡細妹談吐和舉止溫文,「睇得出佢好錫個仔」。

下午三時半,蔡細妹胞姊與三男一女親友,攜同兩母子衣服、香燭、一個西瓜,隨同道士到青衣南橋現場海祭。
蔡誠祖的舅父捧着西瓜在橋邊呼喊:「阿B(男童),返嚟呀!」,然後將西瓜擲入海中。

拋西瓜落水找尋遺體,是否有科學根據呢?
消防署潛水組教官透露,拯救墮海失蹤者,通常以墮海位置,現場水流方向及流速,計算搜索範圍,水愈深、水流速度愈快,水底能見度愈差,都會增加拯救難度。

西瓜的密度與人體相似,若屍體已浮起,隨水流漂移,西瓜藉相同水流帶動,理論上可浮向屍體所在位置。

不過,人體入水後,若在水面漂浮,會被水流帶動漂走,投西瓜時,若水流改變,就找不到屍體。

若當時人已沉入水中,屍體大約在二十四小時後才會發脹浮起,如無水底暗流推動,大約會在墮海處停留。

一名船家表示,現場藍巴勒海峽水流急,墮海的人會漂得很遠,如被卡在水底石隙或途經船底,可能要等屍體腐爛才會浮上水面。

水警、海事處、消防處船隻,繼續在青衣南橋對開海面搜索,消防蛙人潛落水底搜尋男童蹤影,惜無進展,警方明日會安排為蔡細妹剖屍檢驗死因。

2月28日早上,水警、消防處、海事處船隻繼續在海面搜索,範圍改為另一邊的長青橋橋躉對落海面,多名消防蛙人輪流潛落水底尋找,來回超過四十次仍無發現。

傍晚六時,因天色入黑加上潮水漲退不穩定,海事處救援協調中心經評估有關情況後,決定停止搜索行動。

3月4日,搜索人員在葵涌貨櫃碼頭對開海面,尋獲失蹤七日的蔡誠祖遺體。

3月5日早上十時許,蔡誠祖數名男女家人,由葵青警區重案組探員陪同,抵達葵涌殮房辦理認領遺體手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