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原子筆殺女友 憑推理謀殺罪成(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a33bc0822da43a62c715a7

陳鳳嫻樣貌娟好加上家境富裕,有不少追求者,2002年,陳鳳嫻與母親鄺慧儀合資二百零五萬,購入跑馬地毓秀街23號逸怡居一單位獨居。
陳鳳嫻胞弟陳耀偉與母親亦在附近居住,陳鳳嫻事母至孝,隔日會致電問候母親。

2005年,陳鳳嫻報讀了一個商業課程後,取得香薰治療師資格,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經營花茶和香薰美容生意,主要客路是一些美容公司及化妝品連鎖店。

蘇俊修家底豐厚,1993年於加拿大讀書至大學程度。
1998年回港,任職電腦採購員,蘇俊修喜歡潛水和釣魚,經常到流浮山的魚場釣魚。

2004年結婚,2006年3月誕下一名女兒,2006年11月25日,蘇俊修與妻子分居,與父親同住,2006年失業後,做兼職急救課程導師。

2006年10月,陳鳳嫻參加聖約翰救傷隊急救課程,認識當時任職兼職急救課程導師的蘇俊修。
兩人很快由導師與學生關係,發展成情侶,這段師生及姊弟戀導致蘇俊修與妻子分居。

蘇俊修在陳鳳嫻住所附近成和道租屋住,與陳鳳嫻交往四個月,兩人開始有性關係,蘇俊修差不多天天給陳鳳嫻寫情書。

2007年1月10日至2月3日,蘇俊修寫了二十四封情書給陳鳳嫻,稱呼陳鳳嫻為「豬豬」,署名為「愛你的人」,全是寥寥數句,言詞簡短,多是感情承諾。

蘇俊修承諾為了她,可與年幼女兒斷絕關係,「我以後都不會再買任何物品或理會前妻及女兒」

一心一意對她,不會與其他女性發生關係,「我將會把以前所有女人有關的物品、物件、東西棄掉,包括床褥床單。」

若然違反這個誓言,「按你要求睇你同第二個男人發生同樣關係」

父親若反對,他會與父親脫離父子關係,「如果以後我老竇再煩我關於離婚的事,我就會同佢劃清界線甚至脫離父子關係。」
聲言要與陳鳳嫻死後合葬等等。

蘇俊修希望與前妻分居兩年期滿,2008年11月26日與陳鳳嫻結婚。
這次求婚令陳鳳嫻有離心,開始逐漸疏遠蘇俊修。

2007年2月7日晚上,蘇俊修與陳鳳嫻屯門市廣場一家運動店購物,陳鳳嫻當時攜一個迷彩色手袋、一個黑色大袋。
蘇俊修與陳鳳嫻各買了一對波鞋,陳鳳嫻即時換上新波鞋。

晚上八時,蘇俊修駕駛一部藍色日本車,載陳鳳嫻到元朗流浮山下白泥,兩人在流浮山邦記海鮮酒家吃晚飯。

陳鳳嫻打電話給母親鄺慧儀,說會正在流浮山晚膳,詢問需否買蠔,鄺慧儀回應說可買一些給她。

晚上十時三十五分,兩人在吃完晚飯離開酒家,蘇俊修駕車送陳鳳嫻回家。

十時四十四分,陳鳳嫻省起當日是前男友霍家傑生日,她打電話給霍家傑,祝他生日快樂,兩人在電話上談及往事,相約再見。

2月8日凌晨一時,蘇俊修進入油麻地一家7-11吃麵及購買雜誌。
凌晨一時十五分,駕車經紅磡海底隧道,凌晨二時回到跑馬地成和道住所。

早上七時四十五分,蘇俊修由住所駕車到火炭一個洗車場洗車。

這天,陳鳳嫻母親見女兒仍未將生𧐢拿給她,打電話給女兒,電話沒人接聽,她以為陳鳳嫻忙於工作,不以為意。

2月11日,蘇俊修在街上遇上陳鳳嫻胞弟陳耀偉,對他說2月7日晚上與陳鳳嫻在流浮山分手後,已有幾天聯絡不上她,不知如何處置她遺留在車內的生𧐢,蘇俊修之後與陳耀偉一起回家,將生𧐢交給他。

2月12日,陳鳳嫻媽媽到女兒住所,發現她失蹤,與兒子及蘇俊修到跑馬地警署報案,案件交由港島總區失蹤人口調查組跟進。

探員發現,陳鳳嫻失聯前打出最後一個電話,電話號碼屬她的前男友霍家傑所有。

霍家傑對探員說,2月7日晚上十時許接到陳鳳嫻電話,當時他正在港島區與家人晚膳慶祝生日,陳鳳嫻祝他生日快樂。

談及以往拍拖時,霍家傑常記錯她的生日,霍家傑有次打算到銅鑼灣為陳鳳嫻慶祝生日,原來又是記錯日子。

霍家傑說,在電話中談及這些事時氣氛愉快,陳鳳嫻提及有感情煩惱,相約另訂日子外出見面傾談。
自該晚起,陳鳳嫻便失去聯絡,打電話給她亦沒有人接聽。

2月13日,蘇俊修突然向房東表示住得不舒服,交還鎖匙提早解除跑馬地住所租約,被業主沒收一萬二千元押金,蘇俊修之後搬到西環居住。

探員經深入調查後,認為陳鳳嫻可能並非失蹤而是另有別情。

2月17日,案件轉交港島總區重案組第一隊接手調查,探員邀請蘇俊修錄取書面口供。

蘇俊修對陳鳳嫻失蹤一事並不緊張,陳鳳嫻的母親鄺慧儀對蘇俊修起了疑心,每天打電話給蘇俊修約他吃飯,順便探口風。
蘇俊修曾激動地對鄺慧儀說:「我係佢(死者)男友中最低微的一種。」

蘇俊修對鄺慧儀說,陳鳳嫻最近與舊愛復合,2月3日與他分手,那名舊愛外貌像歌手蘇永康,在灣仔「298電腦特區」工作。

蘇俊修帶鄺慧儀到灣仔「298電腦特區」,沒有找到「蘇永康」。

重案組探員取得陳鳳嫻手機通話記錄,發現她打出最後一個電話,位處於元朗流浮山下白泥發射站範圍內。

警方曾多次憑網絡發射站通訊記錄破案,原理是手機在操作過程中,會不停接收發射站發出訊息,電訊公司採用的「接收訊號強度指示」系統,自動將手機調轉至接收力較強發射站,所有收發記錄都記錄在系統內,警方可申請查閱有關資料追蹤手機最後位置。

重案組人員立即前往流浮山上、下白泥調查,拍攝現場一帶照片,供調查參考及分析。

2月24日,重案組探員再往陳鳳嫻住所調查,發現二十四封由蘇俊修寫給陳鳳嫻的情信,字裏行間非常迷戀陳鳳嫻。

探員搜出一批相片,其中有不少男性裸照,另有一批陳鳳嫻與蘇俊修的生活合照,其中一張在流浮山一個魚塘釣魚時拍攝,那個魚塘旁邊有一株大樹。

探員覺得照片背景似曾相識,仔細查看後,確定相片在流浮山下白泥「爆釣魚場」拍攝。

「爆釣魚場」位於流浮山廈村鄉,由下白泥村村公所穿過兩旁果園林立小路,步行五分鐘便到,「爆釣魚場」東主姓楊,蘇俊修是「爆釣魚場」的常客。

2月25日,探員帶同照片到「爆釣魚場」,楊老闆記得在2月7日,蘇俊修與另一女子曾來過魚場釣魚,看過探員展示的相片後,楊老闆說:「我認得呢個女人,短頭髮,幾好樣㗎。」

探員懷疑蘇俊修將犯案證據掉落魚塘,封鎖「爆釣魚場」地氈式搜查,飛虎隊駕駛橡皮艇在水塘面協助,六名「水鬼隊」成員潛下塘底搜尋,希望找到兇器,可惜無功而還。

探員以「爆釣魚場」為中心,向附近一帶魚排及居民進行問卷調查,證實陳鳳嫻在失蹤當天確實在釣魚場內出現過。

探員邀蘇俊修助查,進行錄影會面,蘇俊修說陳鳳嫻有「好多男朋友」,其中一名貌似歌星蘇永康,那人在灣仔「298電腦特區」工作,懷疑他將陳鳳嫻綁架後殺死。

從蘇俊修的說話中,探員推測陳鳳嫻已被殺死,可能埋屍在「爆釣魚場」附近。

警方除派出探員搜索外,還派出直升機高空搜尋,最終發現一處可疑地點。

2月27日早上九時,港島總區重案組聯同重點搜索隊、機動部隊,警犬隊逾六十名軍便裝警員,由下白泥近深灣道開始上山搜索。

經過約一小時搜索,一頭警犬在距離「爆釣魚場」對上五百米山坡,草叢旁嗅到腐屍味道,警員用鐵鏟撥開樹枝,在草叢內一個泥坑,發現一具背向天女屍,上半身有多個血洞,懷疑由刀及鐵器造成,身上價值數千元的手鏈和戒指,身上攜帶的金錢,均未失去。

法醫驗屍時,發現屍體已嚴重分解,根據牙科記錄,證實是失蹤二十天的陳鳳嫻,腳上仍穿着剛購買的新波鞋,衣服上有割開痕跡,表明曾多次被刺,肋骨及肩胛骨有刺傷痕跡,沒遭到性侵犯。

較出人意料的是,法醫懷疑傷口由原子筆造成,其中一筆插穿喉嚨致命,估計遇害時間約兩至三個星期。

發現陳鳳嫻屍體地點,距流浮山迴旋處十四分鐘車程,距蘇俊修與陳鳳嫻當晚晚膳地點約八公里。

探員封鎖現場,尋找陳鳳嫻當日㩗帶的兩個手袋,懷疑是兇器的原子筆,但未能尋獲。

下午,探員在干諾道西近西邊街交界,拘捕蘇俊修,他情緒激動,用頭撞向探員馬耀璋,被制服拘捕後押返警署,通宵扣查。

警誡作供時,蘇俊修否認殺死陳鳳嫻,即時聘請律師協助應對警方盤問,要求保釋但遭到警方拒絕。

蘇俊修承認於2月7日晚上與陳鳳嫻在一起,當晚駕車到元朗流浮山吃晚飯。

晚飯後,陳鳳嫻說約了朋友,在流浮山迴旋處下車,他之後獨自駕車回家。

2月28日早上九時許,負責此案的港島總區重案組署理警司李雅麗,多名探員重返現場調查,無進一步發現。

早上十時許,陳鳳嫻母親和兩女一男親友,在兩名重案組探員陪同下抵達殮房認屍,逗留約半小時後離去。
法醫隨即剖屍檢驗,由於屍體經已腐爛,真正死因有待進一步毒理化驗。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