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少女墮斃自殺崖 空白的42小時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8e23c022089014336e25b9

石樂蕎於1997年出生,英文名Dawn,與父母和胞姊,同住石硤尾南山邨南泰樓。
她在香港一家五星級酒店任職西餐廚師,放假時喜歡到處遠足,踏遍香港不少行山路線。

2021年4月15日(星期四),石樂蕎休息,下午二時二十分,南泰樓大堂閉路電視,拍到石樂蕎獨自離開大廈的身影。
她一副行山裝束,腳踏藍色Salomon登山鞋,穿上綠色衝鋒衣、背着青綠色背囊。(衝鋒衣通常指連帽防水透氣風褸)

下午三時,父母回家時,石樂蕎已外出,石樂蕎當日沒有回家,家人與她失聯。

4月16日,石樂蕎任職的酒店打電話到她家中,說她曠工,查問她的去向,家人報警,警方列為普通人口失蹤案處理。

4月17日,凌晨二時十一分,石樂蕎胞姊在群組發帖:「尋人啟事。各位,我妹妹在四月十五日(星期四),離開屋企後就不知所終。我哋發現佢嘅行山鞋、風褸同背囊唔見咗,所以估計佢去咗行山。我有搵過我已知會同佢行山嘅朋友,但都唔係同佢喺四月十五日行山,唔知佢同邊個、去邊度行山。我哋已經報咗案但現階段警察做唔到啲咩,所以出呢個post,希望知道我妹妹消息,或有行山嘅朋友見過佢可以立即同我聯絡。

姓名:石樂蕎
年齡:二十四歲
身高:約167cm、身形瘦削
髪型:短、金色金髪
估計最後衣著:綠色行山風褸、青綠色背囊、salomon行山鞋。
最後上線時間:我爸爸whatsapp俾佢的message,於4月15日下午四時四十九分已讀(藍剔)。

最後接觸時間:我父母於4月15日早上十點外出時她仍在家,到下午三時四十五分回家已不在家,她有交低她4月15日不會在家晚飯。

我們已多次message及致電佢都沒有回應,佢暫時電話仲有電但希望佢認識嘅朋友,唔好再打俾佢或msg佢,令到佢電話無電,希望喺佢電話無電前會搵到佢。

我妹妹最近食飯時閒聊,有同我媽講有興趣行獅子山,如果有朋友行開獅子山請幫忙留意。

感謝大家幫忙,如有任何消息請即時致電本人,麻煩大家可以幫手share。」

早上七時許,石樂蕎胞姊與友人,到獅子山尋人,可惜遍尋不獲。

西九龍總區失蹤人口調查組,透過電訊公司追查石樂蕎手機信號,發現在上午八時十九分,新蒲崗太子道東714號捷景工業大廈,收到石樂蕎手機發出的信號。

西九龍總區總督察(行動)麥中傑指出,調查後證實石樂蕎沒有出入境紀錄,沒資料顯示她身處任何一間醫院。

失蹤人口調查組派人到捷景工業大廈調查,翻看大廈及附近一帶的閉路電視,沒有發現。

石樂蕎胞姊發出尋人啟事後,收到不少無法確認訊息,飽受滋擾。
上午十一時零九分,石樂蕎胞姊在群組發帖:「做下好心,如果真係搵我妹請直接打俾我,唔好留言話搵到然後inbox又唔覆,你一個留言我要問好多人識唔識呢個係邊個,我爸媽已經好傷心,唔好再俾假希望佢哋。」

下午四時三十一分,警方發出新聞公報,呼籲市民提供有關石樂蕎的消息。

傍晚,石樂蕎胞姊查看石樂蕎的電腦,發現她在4月14日,曾在youtube查看飛鵝山自殺崖的資料,懷疑她到自殺崖行山時發生意外。

石樂蕎胞姊在臉書發帖,呼籲尋找石樂蕎下落。
晚上七時五十八分,在臉書設置「尋找行山少女石樂蕎」群組,石樂蕎失蹤引起廣大關注,有六千八百五十二人加入群組。

晚上八時四十八分,「尋找行山少女石樂蕎」群組,發出一段《尋人啟事》:「有關失踪的24歲石樂蕎最新消息,我們剛收到行山人士提供資料,今日中午在飛鵝山自殺崖發現一頂漁夫帽,與石樂蕎經常戴的很相似,所以懷疑她曾經係行去飛鵝山的自殺崖。

多謝各位幫助,知道好多人幫緊手甚至上咗獅子山,特此通知大家,我哋仲不放棄咁搵緊,希望大家有消息及任何發現,請通知石樂蕎家人,並且廣傳。」

自殺崖位於飛鵝山南脊石崖,若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一般是在港鐵彩虹站C2出口,到牛池灣村,轉乘1號小巴、或是1A小巴至飛鵝山道下車,車程約十五分鐘。

由飛鵝山道行到位於飛鵝山麓東北的百花林,左方地上有紅漆塗上數字「328」,(海拔三百二十八米),由此踏石級到山頂。

約三十分鐘抵達飛鵝山東面登山口,上山後再行約四十分鐘可抵飛鵝山南脊石崖,自殺崖地勢險要,位置較多碎石及路徑不明,一旦受困即進退不得,甚至墮下山崖,漁護署列為曾發生致命及嚴重意外高危地點。

石樂蕎家人於晚上再度報警,晚上十時三十三分,消防處接到警方搜索要求,與民安隊、警方,動員超過一百二十人到達飛鵝山,在飛鵝山路與飛霞路交界集合,經部署後隨即展開搜索行動,政府飛行服務隊派出直升機作空中支援。

消防處當值助理消防區長梁柏豪表示,消防處共派出十二輛消防車,兩輛救護車、六十名消防及救護人員,動用搜救犬和無人機等協助,派出三隊搜救隊到鵝肚棧道、扎山道、日落脊搜救。

高空拯救專隊游繩搜索險要山坡,攀山拯救隊搜索直升機未能深入的叢林,另一隊人員帶同搜索犬搜索一般行山徑。

石樂蕎家人在臉書呼籲熱心市民協助上山尋人,在探員丁利華失蹤期間組成的郊野義務搜索隊、數十名熱心市民,到飛鵝山搜索。

4月18日凌晨一時許,六名一身行山裝束男女抵達現場,登山搜尋。
凌晨約二時,在鵝肚棧道找到石樂蕎的niko and漁夫帽,在約五百米外,找到石樂蕎整齊放置的行山鞋。

搜救人員通宵在飛鵝山搜索,清晨六時許,飛行服務隊直升機飛抵現場,在附近一帶山頭盤旋及開大光燈照射。

早上八時零七分,直升機在檢獲行山鞋對落一處山坡,發現一件風褸及有血漬的背囊。

搜救人員相信石樂蕎很大機會在附近,召喚攀山拯救專隊人員到場,在山崖游繩及在叢林作重點搜查。

有市民自發組織義工隊上山協助,於登山入口放置大批乾糧及樽裝水,石樂蕎的表姐及親友於飛霞路等候消息。

九時零四分,七名救援人員分批由直升機游繩而下,在一處山坡搜索,大批消防員在山上繼續搜救。

十一時四十六分,搜救人員證實,在山坡發現的風褸及背囊,並非石樂蕎所有。

民安隊游繩沿鵝肚棧道落谷搜索,隊員以分隔一米形式排查。

下午四時三十七分,搜救隊在飛鵝山自殺崖對下百米的鵝肚棧道,發現石樂蕎,她當時已沒有任何反應。

兩名拯救人員在峭壁帶同擔架床游繩而下,鎖定石樂蕎位置,當時她已沒有生命跡象。

另外兩名拯救人員在峭壁頂支援,在峭壁掛起一幅黃布,為直升機指示位置。

晚上六時,民安隊搜救人員在山崖邊拉起山繩,開始救援工作,直升機於附近迴旋逾半小時。

晚上六時二十六分,管理員在「尋找行山少女石樂蕎」群組發帖:「各位朋友,妹妹遺體已經搵到,感激每一位朋友嘅幫忙,因為人數太多,暫時未能一一答謝。」

現場環境十分險峻,拯救人員經逾兩小時努力,晚上六時五十四分,一名搜救人員從直升機游繩落到山頭附近。

五分鐘後,搜救人員連同擔架床被吊上直升機,隨機醫生檢查後,證實石樂蕎已經不治,遺體由直升機送到東區醫院後,證實死亡。

案件由黃大仙刑事調查隊第七隊跟進,稍後安排驗屍以確定死因,暫列屍體發現案。

4月19日,石樂蕎家人到西區公眾殮房,完成認屍手續後,一行人神情哀傷乘的士離開。

上午十時二十五分,石樂蕎胞姊在群組發帖:「多謝各位關心,我們很傷心,傷心到覺得這個痛在以後的日子都無法放下,但我們會好好活下去,各位不用擔心。爸爸媽媽和我非常感謝,在這件事上出過力的每一個人。可能你們覺得你的幫助只是份內事,或是微不足道的事,但在我們的眼中卻是不一樣,雖然結果令我們傷心欲絕,但至少我們找得到妹妹,萬分感激大家的幫忙,生命無常,請珍惜身邊的人。」

下午二時,黃大仙刑事調查隊聯同行山隊約一行八人,到達飛鵝山一帶搜證,希望解開事件真相。

晚上十一時二十分,公務員secrets發帖,名為【飛鵝山拯救行動後感】(節錄)

「這次石妹妹行山失蹤事件全城哄動,市民參與度空前之高,其中當然有正面亦有負面的影響,我嘗試從一個前線搜救人員的角度,講出當中所見。
1)警方對高危失蹤人口的敏感度不足。
2)警方對失蹤人士定位的調查非常落後。
3)部份市民妨礙搜索。」

4月20日,凌晨三時十九分,「尋找行山少女石樂蕎」群組管理員發帖。

「現在凌晨三時多,同大家講聲早晨,正準備訓覺之際,睇到呢個公務員secrets嘅post,大部分嘅觀點十分認同,由於我文筆唔好,所以直接share呢個post。

文末提到既郊野義務搜索隊,喺搜救妹妹行動中除咗上山搜救之外,亦有隊員為家人提供心理上支援,十分感謝你地細心嘅照顧同詳細解釋。

而share呢個post亦係我將會解釋,他日若果我保留呢個群組嘅原因之一,現在先休息,各位晚安。」

中午十二時零六分,「尋找行山少女石樂蕎」群組管理員發帖。(以下是節錄)
「中午12時06分,來不及同大家講早晨。但係有一點急事希望大家可以提供資料。

因為妹妹好鍾意niko and果一頂漁夫帽,家人希望能夠買一頂全新嘅,比妹妹陪佢走最後一程。

但因為時間開始緊迫,姐姐好驚搵唔到,所以我都想喺呢度問問大家,如果有任何關於頂漁夫帽嘅入手渠道,麻煩你地PM話我知,因為comment我會怕miss左,謝謝!」

4月21日,凌晨一時三十八分,「尋找行山少女石樂蕎」群組管理員發帖。

「午飯後同姐姐再去處理妹妹後事嘅文件,但係又遇上阻滯,兩件事令原本已經身心俱疲既姐姐更添愁緒。

我覺得為何呢種文件程序上嘅嘢,給予家屬嘅指示會係咁唔清晰,同埋要查詢係咁轉折嘅呢?

回家車途上我繼續睇PM。然後睇到其中一個PM令我整個人彈咗起身!
因為竟然有一位有心人,send咗張漁夫帽嘅相比我,話佢有一頂全新嘅可以比我!

到達有心人嘅公司,搵到有心人嘅同事,漁夫帽早已包好靜候我黎拎,我連忙感謝,同時心裏面諗,心地好嘅人,直係人善則美。

然後我再表達明天會再嚟向有心人當面道謝,亦要比返漁夫帽既錢。

電話再響起嚟,係警署來電,因為姐姐下午狀態唔好,所以我代為聯絡,今天原本令人頭痛嘅問題終於都解決哂!
妹妹嘅身分證明文件已準備好,隨時可以去警署取回,同姐姐晚飯過後,我亦極速去咗警署一趟。」

石樂蕎胞姊稍後發帖:「大家晚安。連日嚟為妹妹安排後事,暫時未有更新,稍後日子會再說明呢個群組去向,同埋更要向各方朋友及搜救單位致謝。剛剛見到郊野義務搜索隊出左個post,再談及行山安全事宜,所以share比大家,行山係一件有益身心嘅事,但存在一定危險,固此希望大家享受行山樂趣同時,更加要注意安全。」

2021年4月25日,郊野義務搜索隊,《致香港行山者的公開信》(節錄第一段)。

「本港於上週末發生的一宗行山失蹤事件,引起全城關注。政府部門經調查分析後,最後將失蹤範圍鎖定在飛鵝山以南一帶,再派遣各個部門的搜救人員出動搜索。在多個部門和熱心市民自發組織協助之下,終於在失蹤後第三日,於飛鵝山某處尋回石妹妹,可惜救起時已經返魂乏術,事件最終以悲劇告終,實在甚為惋惜。我們郊野義務搜索隊全體,在此向石妹妹家屬致以深切慰問。」

石樂蕎由失蹤至死亡,期間存在不少疑點。
4月17日上午八時,石樂蕎的手機在新蒲崗發出訊號,距離她於4月15日下午二時離開住所,相隔四十二小時,這段時間她做了些甚麼?

她若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由南山邨前往飛鵝山,最方便是到石硤尾街搭42號到彩雲聖若瑟小學。

其次是搭港鐵至彩虹邨,在牛池灣轉1號小巴、或是1A小巴,若用這兩條路線,石樂蕎不會在新蒲崗出現。

她也可採取三個在新蒲崗轉車方案,第一個是由南山邨搭港鐵至鑽石山站,步行至新蒲崗四美街,搭九巴21號線,到彩雲邨豐盛街起步。

第二個是在南山邨搭九巴6D線,到新蒲崗四美街,原站轉九巴21號線。

第三個是在石硤尾街,搭新巴769c線,在新蒲崗捷景工業大廈落車(4月17日手機訊號最後發出位置),這兒有多條公共交通工具路線可到飛鵝山,包括九巴26號、27號、29M、42號,小巴49號。

石樂蕎在4月15日下午離家後失聯,手機訊號在4月17日上午才在新蒲崗出現,她離開南山邨住所後,是直接到新蒲崗,還是先到其他地方,再到新蒲崗呢?

石樂蕎的行山鞋擺放得甚為工整,應是刻意擺放而非意外脫落。

古人自殺以投江為主,由江邊步出至沒頂,鞋被泥吸住,容易鬆脫留在江邊泥中。

久而久之,訛傳為自殺的人會先脫鞋,隨之而來有不少穿鑿附會,例如脫下鞋用作占卜是否要自殺等等。

較人性化的講法是,在自殺位置脫鞋放置好,目的是讓遺體較易被找到,也可藉此消除意外或「他殺」嫌疑。

石樂蕎若然是自殺,脫下行山鞋整齊放置好,這種做法符合自殺心理及行為。

《星島日報》曾引述消息人士報導:石樂蕎早前因投資失利,失蹤前曾向父親商借數十萬元不遂,父女曾發生爭拗。

石樂蕎家人否認上述報導內容,石樂蕎的致死原因,仍未能確定。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