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虐殺五歲女兒 親父繼母謀殺罪成(三)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85785400e0174bee027ca6

3月9日,逸仔透過視像系統作供,面對三名被告大律師提問,表現緊張不時手震,大律師着他不要緊張,法官多次給時間他休息。

法官發現逸仔把東西放進口中逸仔解釋是紙巾,稱已含了很久,法官表示:「唔知紙巾是否乾淨,唔好放入口了,怕你肚痛。」

代表陳海平的大律師吳政煌指出,他們一家遷入屯門後,陳海平經常工作到深夜,逸仔及臨臨頑皮時,主要是黃曉彤懲罰他們。

2017年10月後,陳海平才扮演主導角色懲罰他們,逸仔表示同意此說法。

代表黃曉彤的大律師羅志霖指出,黃曉彤有給逸仔買很多東西,例如生日蛋糕,卡通人物水樽及價值約一千港元的眼鏡,逸仔均表示不記得。

代表王文儀的大律師潘志明稱,她只見過兩兄妹被父母責打五至六下。
陳海平有一次以藤條打逸仔小腿時,王文儀以腳替逸仔檔格,陳海平其後稱:「唔好意思呀,外母大人」
逸仔均稱不記得。

3月12日,專家證人何栢良出庭作供,何栢良說,臨臨肺和腦等重要器官,受腸炎沙門氏菌及金黃葡萄球菌入侵,最終併發敗血症,臨臨如果沒有遭虐待受傷,或者得到及時治療,不會死亡。

何栢良又說,臨臨右膝有大面積膿腫,估計因長時間跪地所致,傷口發臭。

辯方稱,部分父母教育程度偏低,無法詳細講述小朋友病徵,未必是他們的錯。

何栢良說,行醫二十五年,遇過不少兒童受嚴重感染情況,不同父母的表達能力確有差異,但發覺有問題定會詳盡向醫生傳達。

何栢良說:「在虐兒事件中,家長唔理小朋友死活,未必留意佢身體情況,你問佢都未必講到,佢哋唔理小朋友死活,描述時佢哋都可能會講大話。」

「傷口處理不當可能受感染,是普通人最普通不過的常識,子女出現細菌感染病徵如肚瀉和手腳冰冷,照顧者要知道,是無困難的。」

3月15日,控方傳召瑪嘉烈醫院兒童傳染病科,顧問醫生關日華以專家證人身份作供。

關醫生說,同齡小童胸線應重二十至四十克,臨臨身亡時胸腺萎縮至只有五克,相等於老人家胸腺。

關醫生指出,惡劣生長環境,飢餓、肉體疼痛等生理壓力,會令人體產生皮質醇,從而使胸線萎縮,這種萎縮與受虐相關,大大影響免疫力。

案發前,臨臨胸腺內的淋巴細胞,跌至最低水平,完全纖維化,導致臨臨胸腺嚴重萎縮,導致免疫力下降,沙門氏菌較易入侵從而造成致命感染。

關醫生指出,沙門氏菌為較弱細菌,入侵脾臟、肺部、腦部情況並不常見,臨臨出現這種情況,是抵抗力低引致。

控方指黃曉彤曾表示臨臨會失禁,甚至吃自己的糞便、喝胞兄的尿,玩弄自己的生殖器官。

關醫生表示如情況屬實,可解釋為臨臨發育倒退,當兒童身體大量分泌皮質醇,便會出現發育和自理能力倒退。

黃曉彤表示,向臨臨施用噴霧膠布時,臨臨無任何反應。

關醫生解釋,臨臨的傷口已深入真皮層,真皮層沒有神經,臨臨不會感到痛楚,臨臨左肩上的潰瘍傷口就是例子。

臨臨於死前四、五天身體已很差,細菌已入侵血液,「成個人都好唔舒服,好攰,血壓低」。

證供說兩名被告在臨臨身體極度衰弱時,仍與她玩「飛高高」及「扮超人」等「遊戲」。

關醫生一度在庭上哽咽說:「我幻想唔到點解重會玩到嗰啲遊戲,正常嘅父母應該帶小朋友入醫院囉。」

3月16日,控方傳召兩名幼稚園班主任作供,林老師是臨臨K1至K3的班主任。
她說,臨臨於2015年入讀幼稚園,很快便適應學校生活,在學校未曾哭泣,懂得自行如廁,不需使用尿片。

臨臨就讀K1時,林老師在評詞中指出,臨臨為有創意和有自信的小朋友,不易發脾氣,因乖及和他人相處好,獲得獎項,在「保持個人衛生」方面評為最好。

2017年,臨臨搬到新居後,升讀幼稚園K3,林老師發現她變得不多說話。

在星期一或假期後,老師一般都會問學生放假做了甚麼,臨臨以往都熱衷舉手回答,搬屋後,臨臨不願回答,老師問她時,她「合埋口,唔出聲」。

臨臨以往在幼稚園吃早餐時段,只吃一碗麵或麥皮,搬屋後常要求更多食物,吃得最多一次,食了三碗麵。

林老師確認,首次發現臨臨被打後,黃曉彤告知臨臨不願意回應她的問題,走路時跌跌碰碰,又會在鄰居門口小便。

林老師勸黃曉彤要有耐性,「小朋友適應新嘅環境要有多啲耐心」,叫黃曉彤及陳海平停止體罰。

幼稚園梁老師指出,臨臨是喜歡笑的小女孩,想得到老師注意,常和老師聊天,即使不明白老師講故事的內容,亦會認真聆聽,梁老師曾在校內的評估中,指臨臨個性開朗和樂於助人。

根據庭上讀出紀錄,臨臨搬屋前少有缺課,搬屋後的2017年8月間多次缺課。

庭上談及臨臨缺課時,梁老師一度哽咽,表示要休息,在庭上哭泣,法官黃崇厚須短暫休庭以平復梁老師情緒。

3月17日,逸仔班主任的卓老師出庭作供,控方指逸仔讀小三時,陳海平多次替逸仔請假,逸仔缺席日數佔學期四份之一。

黃曉彤於短訊中向陳海平表示,卓老師曾警告逸仔,「唔好諗住餓暈咗可以引人注意,只會送你入醫院打針抽血」。

卓老師建議黃曉彤,應更加嚴厲地懲治逸仔,卓老師聲稱,忘記是否有上述對話。

代表陳海平的大律師吳政煌盤問卓老師,2017年11月13日晚上,逸仔不肯回家和不肯吃飯,翌日,陳海平聯絡卓老師,問及逸仔前一天於校內發生甚麼事。

卓老師確認事件,說當時告知陳海平,逸仔選擇不在家吃早餐,在校內要求食物,校方已安排逸仔與社工會面。

代表黃曉彤的大律師羅志霖盤問時指出,2017年11月,卓老師發現逸仔鼻樑上有傷勢,逸仔和黃曉彤當時的解釋是,逸仔教臨臨做功課時被弄傷,卓老師同意說法。

逸仔小三時當過班長,代表王文儀的大律師潘志明問卓老師,逸仔被暫停班長職務一事。

卓老師回應說,當時其中一個暫停職務原因,是認為逸仔不誠實。

辯方引述卓老師與社工之間的whatsapp訊息,卓老師向社工形容逸仔「講大話、誇大」,卓老師於庭上確認說法,說是基於他的直覺。

控方要求卓老師解釋「直覺」由來,卓老師說曾向黃曉彤求證逸仔說法,發現兩人所說有出入。

控方追問:「咁你選擇相信繼母嘅版本?」,卓老師其後補充「逸仔提供嘅資料不盡不實」,而且遲交功課,才不讓逸仔繼續做班長,但忘了有否恢復逸仔職務。

3月18日,精神科醫生廖清蓉出庭作供,她於2018年及2021年,兩度診斷黃曉彤精神狀態。

廖清蓉說,根據國際準則,失去興趣為是否有抑鬱問題的其中一項因素,黃曉彤常和他人訊息對話數量多,與陳海平的微信訊息對話有14315項,另一名朋友的WhatsApp訊息對話有1753項,黃曉彤提及的情緒困擾不符合抑鬱症症狀。

代表黃曉彤的大律師羅志霖盤問廖清蓉時說,辯方精神科專家認為黃曉彤有抑鬱症,影響她在處理臨臨時的判斷力。

廖清蓉說,黃曉彤從未打過親生女澄澄,精神病患者的情緒不會選擇性失衡,因擔心被捕,從而不帶臨臨及逸仔求診,擔心被學校發現傷勢,不讓兩童上學,由此可見,黃曉彤有能力平衡風險。

3月19日,控方傳召逸仔的英文老師及社工,兩人作供時均稱,2017年11月中曾見逸仔身上有傷勢,察覺到逸仔在該年開學時原本活潑開朗,開學兩個多月後變得沉默,身上有傷,脾氣變差,被同學撞到時會責罵。

3月22日,陳海平出庭自辯,坦承對臨臨施以體罰目的是希望她聽話,揚言並非要科科取A,只想她做回自己本分,最基本可以自動刷牙洗面,早上懂得叫人。

辯方向陪審團展示臨臨傷勢的照片,問陳海平有否留意臨臨身上的潰瘍及傷口。

陳海平承認有留意,臨臨臉上及右膝後方的大傷口,被「灰灰地、黑黑地」的皮膚覆蓋,陳海平與妻子「剪走」傷口皮層,以便洗傷口及塗藥膏。

辯方直問造成傷口的原因,陳海平沉默一會後先稱不知道,後承認或許是自己以藤條打後,臨臨感痕癢抓破結癄,他害怕被人告發虐兒,沒有帶女兒求醫。

辯方問他,臨臨死前一天,有否玩「飛高高」及「扮超人」。

陳海平輕聲承認有玩,但不知道臨臨的頭有否撞到天花板,玩完後,他叫臨臨慢慢走。

辯方問他為何叫臨臨慢慢走,陳海平再度沉默,之後稱臨臨雙腳有水腫,行下可消腫。

陳海平談到臨臨去世時,痛哭下淚,取出紙巾拭淚,法官一度休庭讓他平伏情緒。

3月23日,陳海平接受控方盤問,控方說引述澄澄的證供,,說父母差不多隔日便打臨臨及逸仔。

陳海平說:「估唔到佢只記得我打佢哋嘅畫面,而唔係帶佢哋玩嘅畫面。」

問及臨臨近鼻樑及左肩大範圍傷勢,陳海平說應是他用藤條造成,只是臨臨不斷搲傷口,令小傷口變成大傷口。

3月24日,陳海平繼續自辯,控方盤問時指出,2017年8月至12月,陳海平與黃曉彤的微信對話。

黃曉彤談到責打兩兄妹時,陳海平不時回覆「打得好」,「抵打」和「再打」等字眼。

黃曉彤揚言以膠紙黏着臨臨嘴巴,不准食飯,陳海平回應「Good, ok(好的,可以)」,控方要求陳海平解釋相關言論。

陳海平表示不會責怪妻子打小孩,以免妻子承受壓力。
「太太心中壓力來源係打嗰下」,陳海平相信妻子能自制,「我太太所謂『打得好甘』,其實係會就住」。

控方反駁,陳海平當晚曾要求黃曉彤,讓逸仔捱餓,「除晒佢啲衫」。

黃曉彤曾投訴逸仔愚蠢,稱「好想殺咗佢」,逸仔被罰抄二百二十次,兩夫婦協議逸仔每寫錯一個字,就打他一下。

控方讀出多則信息,顯示陳海平向妻子提議體罰臨臨,包括「打佢屎窟,打到佢開花」,「夜晚綁住對手再罰企」,「鎖佢喺廁所,唔好畀嘢佢食」。

根據黃曉彤的訊息,她曾向陳海平透露沒向臨臨提供食物,陳海平回覆「睇佢餓得幾日」。

陳海平承認曾罰女兒捱餓四至五天,期間只准吃麵包或飲牛奶。

呈堂信息甚多,控方要求陳海平逐一解釋,究竟如何懲罰兩兄妹。

黃曉彤說,很多時叫臨臨洗澡,都被拒絕,強行拖臨臨去洗澡,臨臨會尖叫,因此曾連續五天沒有洗澡。

陳海平建議用凍水淋臨臨,黃曉彤問他:「個屎忽鬼有無洗頭?」

陳海平在庭上強調從沒向臨臨淋凍水,所指的是以冷水替臨臨洗澡。

控方讀出黃曉彤與友人的Whatsapp對話,黃曉彤自言恐嚇過臨臨,「係咪想爸爸返嚟打六百下?」

在控方盤問下,陳海平否認打過女兒六百下,估計妻子只想「嚇」女兒,強調只試過連續打臨臨二、三十下。

控方向陳海平展示臨臨右臉紅腫的照片,根據微信對話,黃曉彤說留意到臨臨「塊面好瘀喎」
曾問陳海平:「你打到佢好重手?」
陳海平回應:「幾㗎。」

控方指出,臨臨讓老師知道她被打,陳海平與黃曉彤為此感到憤怒。

陳海平坦言「覺得好煩」,老師事後只警告他們不要再體罰,卻對臨臨的行為問題視而不見。

至於逸仔情况,控方指陳海平曾向妻子說「今晚返嚟殺咗佢」。

陳海平否認當晚體罰過逸仔,反稱是逸仔與妻子僵持多日,他帶兒子到寓所樓下談心。

控方又稱,黃曉彤向友人表示,曾向陳海平抱怨被逸仔抓傷手,陳海平「用摩打手急速打」,責打逸仔共二百九十五下作懲罰。

陳海平表示對事件沒有印象,「我無可能打咁多,太太話我『摩打手、極速打』,其實無可能」

黃曉彤在高等法院出庭自辯,被問及為何要打臨臨及逸仔時,黃曉彤指他們不聽話,又說:「鬧又鬧過,講又講過,真係無辦法,有時嬲起上嚟,拎起籐條打落去。」

黃曉彤說,2017年12月8日後,沒有打過臨臨,縱橫交錯的藤條痕由陳海平之前造成。

有次看到臨臨的褲子有點啡色,起初以為是弄髒,脫掉臨臨的褲子,發現右膝後方的傷勢,「有層皮浮起咗」,該皮「係啡啡地,有啲臭味」,有分泌物滲出。

黃曉彤因此每天替臨臨清洗傷口和塗藥膏等,一兩天後情況好轉,未有分秘物滲出。

黃曉彤發現臨臨左肩有潰瘍,用相同方法處理,擔心被控虐兒,認為可自行處理傷口,因此未有帶臨臨看醫生。

黃曉彤強調要對臨臨的死負最大責任,「點錯都好,都只係一個五歲小朋友」。

控方最終總結指出,兩名被告向臨臨施以一連串體罰,包括淋凍水、餓肚子、毆打,是有意圖令臨臨身體嚴重受傷。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