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虐殺五歲女兒 親父繼母謀殺罪成(二)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8397c05204c35ad631af11

臨臨兄長逸仔就讀的屯門興德學校,1月7日晚上發聲明對不幸事件感痛心。
校方指出,去年十一月,發現逸仔身有異樣,即時通知學校社工,聯絡有關部門跟進,按相關程序處理,直至學校聖誕假前,再無發現逸仔有任何異樣。

社會福利署發言人表示,根據社署記錄,屯門興德學校曾就逸仔的福利事宜諮詢社署,查詢後沒將逸仔或其家庭轉介給社署跟進。
署方得悉不幸事件後,已派社工接觸有關家庭的兩名年幼兒童,就其福利需要提供適切服務和照顧。

1月8日,富泰幼兒園校長余美英回應傳媒,臨臨過去由她的祖母接送上下課,校方在去年下學期約7至8月,得悉臨臨改由繼母照顧。

余美英說:「佢返學都好開心,有同我哋講好鍾意爸爸,好鍾意媽媽,臨臨與繼母分開時,都會擁抱並笑着道別,有時更會攬攬。」

去年10月,臨臨父親陳海平表示「有白事」,要為臨臨請假,其後說為臨臨進行「一對一」教育提出退學。

11月27日,臨臨停學,12月5日正式退學,退學前,校方一直有與陳海平聯絡。

余美英否認臨臨有語言障礙,澄清臨臨僅有一、兩個音段未能準確發音。

被問及警方說女童身上有長期傷痕,余美英說要界定何為「長期」,臨臨缺課前一直沒有異樣,情緒沒有特別波動,從未發現臨臨身上有任何傷痕,校方不會向教育局作出任何通報。

1月8日晚上十一時二十二分,富泰幼兒園鄭老師於在facebook發文:「臨臨豬,這幾天不停看關於你的報道,心裏的淚,眼裏的淚不停流下來。」

鄭老師憶述過去與臨臨相處時刻:
Miss cheng記得每次跟你說聖經故事時,你專注的眼神,記得你每天早上抱着我,甜甜的叫我時的笑容,記得每次午睡後,我幫你紮辮,你總會開心地說『靚』和『唔該』。你是個可愛,善良的小天使,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

想到你退學後的日子,我不敢想像,究竟你每天是怎樣過的呢?
看到你急救時的這一篇,Miss cheng是真的心碎了。臨臨豬,Miss cheng相信你已在天父的懷裏,那裏再沒有痛苦和眼淚,我們將來一定會重遇

鄭老師最後加了兩個標籤,包括「#本着良心,我不會也不可能說謊」、「#一個錯誤的決定,造成不可挽回的憾事」

鄭老師之後在facebook發另一則帖文:「好心痛…第一個想法是…我有沒有做少了甚麼,再者,我是不是可以多做些甚麼,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事已至此,大錯已成,為何還不願承認?我傷心,我內疚,但我不能埋沒良心」

警方經過調查後,落案控以陳海平及黃曉彤謀殺罪名,王文儀被控虐兒。

1月9日,陳海平及黃曉彤在屯門法院提訊,控方披露臨臨和逸仔所遭受的七種虐待。

控方指出,兩名被告幾乎每天都會打小兄妹,包括用藤條打他們四肢和身體、用拖鞋摑面,用剪刀「篤」胸口。

兩童自數年前起已沒有足夠食物,聖誕節和農曆新年也只有小量食物,兩童長時間捱餓,導致營養不良。

臨臨死亡前一天,陳海平十多次將她拋高,令她的頭撞向天花板,兩被告又捉實臨臨四肢左右搖晃,之後兄妹被罰睡硬地及無被鋪蓋身。

控方申請將案押後以便繼續調查,期間會索取臨臨死因報告、逸仔的醫療報告,同時化驗現場染有血漬證物,控方反對陳海平及黃曉彤擔保。

署任主任裁判官徐綺薇查問甚麼證物有血漬,控方表示暫沒有資料,裁判官應控方申請押後案件。

兩被告暫毋須答辯,案件押後至3月6日再訊,期間兩被告還押懲教署看管,同案被控虐兒罪的王文儀獲准保釋。

1月19日,臨臨在沙田寶福山殯儀館設靈,靈堂中央放置一張臨臨生前微笑的照片,上方橫匾寫有「永遠懷念」四個大字,臨臨生母送來心形花籃致祭,上放「愛女安息,媽媽痛輓」紙牌。

為確定黃曉彤犯案時的精神狀態,精神科醫生廖清蓉於案發後會見黃曉彤,黃曉彤稱逸仔講大話及偷錢,臨臨欠自理能力,她因此責打兩人,導致他們身體受傷,為避免他們摸自己的疤痕,曾綁起臨臨及逸仔,每次數十分鐘至兩小時。

黃曉彤說陳海平較她打得更狠,虐打多數由陳海平動手。

陳海平、黃曉彤、王文儀拒絕與警方合作,探員調查案件時,花費大量時間。

探員檢查陳海平及黃曉彤的手機,找到很多相片及片段,除開心家庭照外,亦有拍到兄妹傷勢相片,影片拍到他們被罰企及哭泣,但不涉及虐打。

探員發現於案發五個多月時間,兩人共有約一萬八千條訊息,警方動用三名警員,花費一個月時間,找出一萬四千條與案相關訊息,謄寫作記錄。

與案有關的訊息包括:
2017年11月23日黃曉彤在微信向陳海平稱:講真,我係好心淡,由佢哋,我唔會再理佢哋,以後有咩好嘢唔會再有佢哋份,好似你媽咁囉,有得畀佢哋食,有得着就得啦,其他嘢我唔會要理,我咁着緊根本人哋都唔領情,仲當我衰人。

陳海平回應說:你對住佢哋只係兩個月,咁快就決定放棄?

黃曉彤說:咁你有無諗吓,我喺呢三個月放咗幾多心機、幾多時間落去,佢哋點對我,日日都話知錯,日日都話最後一次機會,結果第日佢哋咪又係照做,連續日日係咁,你攰唔攰呀?
鬧極話極都係咁,我仲可以點,佢哋都唔係打從心底服嘅,再打落去都無意思。

陳海平回應說︰你決定啦,我都明白你嘅辛苦。

黃曉彤回應:畀佢哋睇下,做好自己就乜都有,做唔好就乜都無,時間耐咗,可能會有轉變,佢哋可能會諗吓點解人哋有,自己點解乜都無,要畀佢哋知道,我都識放棄,我對佢哋好唔係必然,你返嚟鬧幾句算啦,唔好勞氣,我亦唔會喺佢哋面前再咁着緊。

12月5日,黃曉彤在whatsapp向友人傾訴。
係呀,所以我哋唔理佢,要佢知道唔係次次都會有人原諒佢,唔係講句對唔住就大X晒。

我用心對待佢哋兩兄妹好大壓力,晚晚發惡夢,就算唔發惡夢就係瞓得唔好,有時直情瞓唔到,買餸都拿拿聲仆返屋企,驚佢偷,我好X攰,日日就頭痛,喪食Panadol,我好似就嚟癲咁。

12月7日,黃曉彤向陳海平指出:老公呀老公,應承我一樣嘢,如果有一日我真係有啲咩事,幫我睇住阿媽同阿B,照顧好佢哋,知唔知?

12月11日,黃曉彤再向友人訴苦,每次面對臨臨都覺得無法呼吸,友人表示擔心黃曉彤會「打死佢」。

黃曉彤回應說:我會好忍住自己,唔好理佢,有時睇到佢啲傷又好似唔忍心,但佢一講嘢、一嘈、一煩,我就覺得好憎佢,我應該唔會再打佢,我打到自己驚,佢唔驚,我驚。

12月12日,黃曉彤向陳海平投訴臨臨,陳海平安撫黃曉彤說:咁一係我唔做嘢,照顧返佢,你又唔使咁大壓力,佢又肯聽我講。

黃曉彤回應說:有可能咩?咁食咩呀?頭家點呀?唔使開支呀?

陳海平回應說:咁仲有咩方法?打又打到腫晒,餓又餓到無感覺,你對住佢又壓力大,唯一嘅方法咪我照顧佢,對你對佢都好。

黃曉彤其後轉為埋怨陳海平不讓她發洩,陳海平回應說:唔通真係掉咗佢落街咩?

12月22日,陳海平對黃曉彤說:佢哋嘅行為好似啲神經病。

黃曉彤回應說:我都就嚟有,我都唔明點解我要承受啲咁嘅嘢。你阿媽搞到佢哋咁樣,我想教返好佢哋,反而係衰人,受盡千夫所指,佢哋一定唔會話你衰,話就只會話我衰,帶走晒你哋,搞到你哋兩母子、嫲孫分離。

我到底做咁多嘢為咩,佢哋乖嘅聽話嘅,我畀人鬧畀人話有咩所謂,畀心機教佢哋就算畀人鬧都無問題,但而家係連佢地都同我作對,擺明同我玩嘢,到底我喺度做緊啲咩?

陳海平及黃曉彤提堂期間,專注調查報道作為主要傳播模式的《傳真社》,取得共二十六張臨臨離世前的照片,拍攝日期分別在2017年9月5日及9月25日,照片顯示臨臨身體各處傷勢。

有相片顯示臨臨右手拇指及手掌紅腫,有幾張相清楚見到腳上有瘀傷,另外亦有臨臨正面及側面照,顯示她的右臉曾有大範圍瘀傷,左臉有已結痂的傷口。

3月27日,《傳真社》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幼兒園校長余美英當時吩咐老師,為臨臨的傷勢拍照並撰寫報告,報告中有校長余美英簽署,據悉,校方有向校監上報事件。

路德會回應時指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作影響司法公正的行動。

6月12日,陳海平及黃曉彤在屯門法院出庭時,公眾席上有人大叫:「畜生,人渣,嘥哂納稅人啲錢。」,兩被告聞言一直低頭。

控方稱仍有待臨臨驗屍報告,案件再押後8月21日,兩人暫時毋須答辯。

臨臨事件發生後,富泰幼兒園不少舊教師離職,2018年8月底,余美英因私人理由請辭,新校長關美梨於9月1日上任。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負責分析臨臨傷口受感染情况,2018年12月,撰寫專家報告,從傳染病學角度分析臨臨受傷致死經過。

何栢良檢驗臨臨多個組織樣本,包括:脾臟、腦脊液、肺部、左臂、右膝等,分別驗出腸炎沙門氏菌及金黃葡萄球菌。

何栢良估計腸炎沙門氏菌通過飲食進入體內,金黃葡萄球菌透過表皮面積較大傷口進入身體。

腸炎沙門氏菌是引發敗血症主因,金黃葡萄球菌加劇細菌感染程度,兩種細菌入侵不同器官,最終令臨臨器官衰竭壞死,併發敗血症。

病發過程分兩個階段,歷時一至兩周,腸炎沙門氏菌首先進入臨臨體內,細菌毒素流入腸胃,令臨臨失去食慾及肚瀉。

細菌毒素及後經血液循環流入其他器官,包括脾、肺、腦,引發第二輪感染,臨臨傷勢更嚴重,例如右膝傷口膿腫,估計第二輪感染令臨臨經常腳痛和跌倒。

腸炎沙門氏菌入血會引發腸胃炎,健康的兒童過了一段時間會自行痊癒。

臨臨身上有兩個因素令她無力抵抗細菌感染,引起嚴重併發症。

其一是她有過百處不同程度創傷,特別是左肩及右膝傷口深入軟組織,皮下細胞壞死,導致血液無法正常運行,增加感染併發症風險。

另一因素是受虐,作為免疫器官的胸腺僅五克重,免疫系統比同齡兒童弱。

2019年1月7日,案件在屯門裁判法院續審,控方稱案件涉及多份報告,需等待律政司意見,署理主任裁判官將案件押至2月18日再訊。

王文儀被控虐兒一直獲准保釋候查,2月15日被警方落案控以兩項,「對所看管兒童或少年人虐待或忽略罪」,2月18日在屯門裁判法院提堂,與陳海平及黃曉彤並案處理。

2月18日早上,三名被告於屯門裁判法院提堂,陳海平(29歲,運輸工人)為涉案女童臨臨和男童逸仔親父,黃曉彤(30歲,家庭主婦)為陳海平第二任妻子,臨臨和逸仔繼母,王文儀(56歲,會計文員),是黃曉彤母親。

陳海平及黃曉彤被控於2018年1月6日,在‪屯門時代廣場‬寓所內,謀殺五歲女童臨臨。

陳海平、黃曉彤、王文儀,被控兩項對所看管兒童或少年人虐待或忽略罪。
第一項控罪指他們對臨臨故意毆打,或致臨臨受到不必要痛苦或健康損害。
第二項控罪指他們對逸仔故意毆打,或致逸仔受到不必要的痛苦或健康損害。

三人毋須答辯,控方申請將三人合併為一案,轉解至高等法院審理,獲裁判官批准。

案件押後至3月25日往東區法院交付程序,陳海平與黃曉彤繼續還柙,王文儀准以一萬元保釋。

2020年11月,黃曉彤接受精神科醫生蔡永傑檢驗,蔡永傑認為黃曉彤於案發期間,即2017年9月至2018年1月,患有嚴重抑鬱症,自控能力和判斷能力受影響。

2021年1月,黃曉彤聲稱還押期間,遭其他還押人士語言暴力對待。

精神科醫生廖清蓉與黃曉彤會面,診斷後認為黃曉彤並沒有患有任何精神病,沒有向她處方任何藥物。

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審前,陳海平及黃曉彤承認兩項殘酷對待兒童罪,兩人否認謀殺罪,認誤殺罪,控方不接納,王文儀否認控罪,選擇不出庭自辯。

這宗案件受到社會人士極度關注,為免審訊期間出現「妨礙司法公正」情況,案件開審時,法官頒下匿名令及限制報道,不能披露涉案被告、事主、證人資料及相片,包括住址及所就讀學校等,違令或涉藐視法庭。

3月3日,臨臨及逸仔的生母M出庭作供,M與陳海平離婚後,每周六都探望子女,與他們一起看電視和玩耍,替他們溫習。

黃曉彤搬入公屋後,改為由家姑帶臨臨及逸仔外出與M見面。
之後,M與子女見面次數不斷減少,由原本每兩、三星期一次,減成兩個月一次,家姑告知M,黃曉彤「唔鍾意」兩小孩見她。

2017年8月,臨臨及逸仔搬離公屋單位,M多番求見子女,被陳海平拒絕,稱子女沒有時間或不想見她。

陳海平傳來逸仔語音短訊,逸仔說:「媽咪,我唔想見你」
M稱與兒子關係一向良好,認為是陳海平教逸仔說出這番話,直言:「唔太相信佢會同我講呢番說話。」

2018年1月6日,M收到臨臨死訊,當天到醫院才見到逸仔。

3月4日,控方先後傳召臨臨祖母與叔叔作供,祖母形容臨臨「不嬲好熱情」,喜歡與人接觸,為人有主見甚為倔強,「佢覺得啱嘅佢會聽」。

祖母稱「我講嘅嘢,佢百份之百都會做」,臨臨會聽陳海平的話,「因為爸爸好錫佢」,黃曉彤的話,「佢好少反駁,佢都會聽」。

她沒見過黃曉彤打臨臨及逸仔,陳海平會用藤條或衣架體罰。

臨臨的叔叔指出,陳海平與兩子女感情不錯,但會與黃曉彤對兩子女施行體罰,包括罰企、罰抄和拍打手臂。

3月5日,控方讀出控辯雙方同意案情,自2017年8月起,臨臨已不時缺課,10月27日後再無上學,校方致電詢問,黃曉彤稱因有親戚身故,臨臨需赴內地奔喪一星期。

一星期後,黃曉彤稱有另一親戚身故,臨臨要再留在內地一星期,實際上,臨臨一直留在香港。

11月中,陳海平指校方太溺愛臨臨,影響學習,申請停學兩個月,學校表示,臨臨繼續缺課便會向教育局報告。
臨臨其後繼續缺課,陳海平仍向學校支付五千二百多元學費,12月2日,陳海平正式申請臨臨退學。

2017年11月,臨臨兄長逸仔就讀的學校,發現他行動援慢且未能上樓梯,臉部有傷,黃曉彤承認曾罰逸仔坐「無影櫈」,臉則是逸仔自己撞傷,又稱懷疑逸仔有渴睡症。

逸仔之後不時有傷,社工曾警告他的父母,如他們再體罰逸仔便會報警,黃曉彤說逸仔「唔鍾意食嘢」所以臉色蒼白,12月17日起,逸仔再無上學。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