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虐殺五歲女兒 親父繼母謀殺罪成(一)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8246405204c35ad6fc717a

陳海平於1991年出生,2007年在廠商會蔡章閣中學讀書時,結識姓衛女同學(下稱M)。
2009年,陳海平在旺角朗豪坊意大利餐廳做水吧,十九歲的M誕下男嬰逸仔(陳志逸)。
2010年,陳海平與M結為夫婦,M不懂照顧兒子,兒子不願進食,比較瘦削,其後將逸仔交由祖母代為照顧,逸仔變得「肥肥白白」。

2012年,臨臨(陳瑞臨)出生,M因需長時間工作,將臨臨交家姑照顧,臨臨和逸仔,與祖母及叔叔等居於屯門富泰邨,一對小兄妹由祖母帶大,M很少和子女相處。

2013年,陳海平在屯門一間藥房工作有婚外情,妻子M與他分居,兩人在2015年正式離婚,M放棄子女撫養權,在超級市場任職收銀員。

陳海平之後從事地盤工作,在連鎖電器行任職運輸工人,做數份兼職來應付每月約一萬二千元家用。

黃曉彤是獨生女,母親王文儀,中三程度,曾任工廠工人和臨床援助,現職會計文員,2008年與丈夫離婚,住在屯門屯合街二號時代廣場南翼C座一單位。
2012年發生交通事故後,患上精神病接受治療。

黃曉彤與父親關係欠佳,在東華三院邱子田紀念中學讀書。
十三歲時被強姦,讀至中三時外出工作,十六歲時再遭人強姦,由當時的男友陪同墮胎。
黃曉彤父母在這時離婚,她開始有自殘習慣,黃曉彤與男友結婚,1999年誕下女兒澄澄。

黃曉彤丈夫其後有婚外情,兩人於2015年離婚,女兒澄澄由黃曉彤撫養。

2011年7月,微信新增「附近的人」功能,可查看附近一百米到兩公里範圍內用微信的人。

黃曉彤透過微信「附近的人」功能找朋友,2016年2月,看見陳海平使用的頭像,是與一名小女孩(臨臨)親吻照片,覺得很特別,與陳海平搭上。

黃曉彤與陳海平背景相近,都是出生於單親家庭,曾離婚及育有小朋友,黃曉彤認為陳海平是理想對象,兩人開始拍拖。

2016年9月,黃曉彤與女兒澄澄,搬入陳海平家中同居,同年11月,兩人結婚。

(古時女子帶同子女改嫁,要簽一份聲明,內容是子女都是「有病兒」,若有不幸與新家庭無關,後訛傳為油瓶兒。)

逸仔與臨臨多了一個繼母,澄澄多了一名繼兄,一名繼妹。(繼母又稱「後繼乸」,即隨後到來的母親)

陳海平再婚後性情有變,對小朋友缺乏耐性,曾掌摑女兒臨臨致嘴角流血。
臨臨的叔叔出手阻止,與陳海平爭執,言談間觸及「後繼乸」這個敏感話題,陳海平此後與家人疏遠。

逸仔與臨臨一出生就由祖母照顧,感情深厚,身為「後繼乸」的黃曉彤,認為祖母縱壞孫兒,要交由她管教,因為這事,黃曉彤與夫家關係緊張。

2017年8月,陳海平一家五口遷出公屋單位,搬到屯門時代廣場,與黃曉彤母親王文儀同住。
黃曉彤斷絕與夫家來往,陳海平沒將新住址給母親,拒絕聽母親電話。

2017年9月,黃曉彤開始責打臨臨及逸仔,沒為他們提供食物。

臨臨就讀屯門路德會富泰幼兒園高班,臨臨返學時哭泣,有家長看見臨臨身上有傷痕,拍下照片交予校方,校方最後不了了之。

9月5日,臨臨的班主任梁老師,發現她身上有被打造成的傷勢,傷勢遍布手掌、前臂、手踭、大腿等。

梁老師聯同其他教師會見黃曉彤,黃曉彤承認丈夫曾打過臨臨,承諾以後不會再施以體罰。

9月中旬,臨臨缺課三天,再回校上課時,校長發現臨臨左臉浮腫,要求老師留意。

月底,梁老師再度發現臨臨身上有明顯傷痕,包括面上有大範圍瘀痕,進一步檢查下發現,臨臨右腳底亦有傷勢。

黃曉彤向校長及梁老師解釋,腳底傷勢是丈夫用籐條打向地板時,不慎打中臨臨腳部造成,梁老師對這個解釋感到疑惑。

10月27日,陳海平向校方申請,臨臨停學兩個月,他會在家中教導,校方建議讓臨臨上早課,陳海平拒絕。

黃曉彤後來回校向梁老師展示一張紙,紙張上寫有A至J的英文字母,黃曉彤稱臨臨在家中有良好學習。

2017年11月6至8日,臨臨大腿上有傷㾗,陳姓女社工發現後向社署報告。

11月11日,陳海平向學校申請臨臨停學兩個月,11月13日,臨臨右小腿有三至五道傷痕,女社工向臨臨查詢時,她表現平靜。

女社工問臨臨為何不進食,臨臨解釋因自覺頑皮,以不進食處罰自己,臨臨其後感到疲倦,女社工讓她休息。

黃曉彤向女社工投訴,臨臨不洗澡和刷牙,女社工因應臨臨行為,向黃曉彤提議一些較正面管教子女方法。

逸仔就讀屯門興德學校,2017年11月初,女校長蕭麗珊發現逸仔有異常,安排學校社工跟進,其後轉介相關政府部門。

11月5日,黃曉彤懲罰逸仔,要他在家中一個角落罰企,陳海平晚上回家,要逸仔坐「無影凳」,擊打逸仔兩條大腿,造成大塊瘀傷。

逸仔翌日上學時,班主任卓老師,看見逸仔面部腫脹,走路時「拐拐下」,批准他乘升降機回教室。

11月7日,卓老師發現逸仔鼻樑上有傷,黃曉彤解釋是逸仔教導臨臨做功課時,臨臨不慎篤到逸仔的眼鏡,弄傷逸仔鼻樑。

11月中,黃姓女教師發現逸仔有傷勢,逸仔及後變得沉默,「笑容無咗」,遭同學碰撞後會罵人,脾氣變得暴躁𤷪𤺧。

11月13日,逸仔告訴老師,因為他沒有早餐吃,感到肚餓。

11月13日,因為逸仔向老師投訴,陳海平及黃曉彤用藤條擊打逸仔,他的四肢、臀部、手掌被擊中。

陳海平要逸仔朝下躺在地板上,打他的腳底,逸仔拒絕時,陳海平踩他的臀部逼他就範。

之後,兩人用拖鞋打了逸仔的臉,陳海平用剪刀戳逸仔的胸口,用拳頭打了大腿和眼睛。

11月15日,陳姓社工接見逸仔,發現他的右小腿有三至五處被打痕跡。

逸仔表現平靜,「眼神有啲疲倦」,與社工聊天時對答正常,其後漸露疲態,社工讓逸仔休息。

社工之後與逸仔見面聊天數次,其中一、兩次檢查逸仔是否有新傷勢,但因只是「捋一捋手袖睇」,沒有發現。

社工就逸仔的傷勢向社署尋求建議,雙方之後都沒跟進。

社工得悉陳海平管教子女時遇到困難,建議陳海平用獎勵等較正面管教方法,向黃曉彤提及管教上可嘗試「唔好打唔好鬧」。

12月5日,臨臨正式退學,梁老師之後沒再聽到任何關於臨臨的消息。

祖母到逸仔的學校,向老師索取逸仔的新住址被拒,之後報警。

陳海平在警方留言後終於回電,稱逸仔生活很好,仍與繼母磨合中,承諾會與母親聯絡。

12月底,逸仔沒有再上學,屋苑女保安郭淑燕接到黃曉彤指示,若有人探訪她要先致電通知。

郭淑燕發現,黃曉彤帶三名小童外出時,只會拖住親生女兒澄澄,臨臨及逸仔戴上口罩,跟在黃曉彤後面。

2018年1月5日,陳海平在晚飯前與臨臨玩遊戲,包括「飛高高」(向上拋起再接回),「扮超人」(用力搖晃身體)。

黃曉彤要求將臨臨拋至碰到天花板,臨臨頭部有七至八次碰到天花板發出聲音,晚飯後,臨臨及逸仔睡在客廳的睡袋上。

1月6日早上,黃曉彤叫臨臨起床,臨臨回應一聲「嗯」,黃曉彤隨後替臨臨洗澡,臨臨突然說「我好驚」,在早餐後暈倒,黃曉彤以為她睡着,沒有理她。

下午一時許,陳海平回家午膳,發現臨臨昏迷後報警,救護員梁亞鐵到達時,陳海平在走廊指示梁亞鐵到單位。

梁亞鐵到達現場後,看見臨臨穿着尿片躺在客廳地下的睡袋上,面部膨脹、小腿有瘀青,已沒有脈搏和呼吸,臨臨送院搶救,二時三十八分證實死亡。

醫生檢查臨臨身體,發現她滿身都有新舊呈條狀傷痕,有脫皮情況,在肩膊、大腿、小腿有多處傷口,因長期潰爛導致傷口無法愈合,傷口最大有10厘米x3厘米,最小有1至2厘米,懷疑臨臨長時間被物件虐打和疏忽照顧,通知警方接手調查。

臨臨生母M到醫院認屍,痛哭不止,案件由新界北總區重案組跟進,調查後拘捕陳海平及黃曉彤。

陳海平在警誡下承認用藤條打臨臨,黃曉彤則指證陳海平曾打臨臨,警方稍後再為兩人錄影會面,兩人保持緘默。

1月6日深夜,一篇醫護人員千字文,在Facebook流出,透露搶救臨臨時情境及傷勢。

年初第一個下着雨的周六,一個長着長長睫毛,精緻五官的五歲多幼女,在送至搶救室的路途上,心跳已停頓良久,一動不動的任由救護員在其胸腔上搓動着,施展心外壓。

搶救室內,年資較淺的我被眼前的景象帶來一陣巨大衝擊,頓時感到腦中一麻、動彈不得。映入眼簾的是一絲不掛的她,除了渾身插滿常見的急救喉管外,瘦弱的身體上,無一不是受了長期虐打所導致不同程度瘀傷,四肢、臉上都是流血後的結癄,腳底,卻有着老人常見的深黑色壓瘡。

高高鼓起的肚子,顯示出長期營養不良而導致的腹水…天啊!我們認知這不是埃塞俄比亞才會見到的景象嗎?更何況他們只是飢荒,並不需要受到虐打。

急救過程裏,氛圍明顯比平時沉重,每一個過程,心中都像受了重錘一般難受。急救這回事,平常做的是多,想挽回那心跳的心情,想令他們一家團聚的心情極是強烈,但我從未試過在施展心外壓的過程中,竟爾眼眶紅了,卻極力忍着不讓眼淚滴在她的身上。

一旁的同事、助理們,無一不是正為眼前的她傷感着。
面對年老逝者,是解脫,面對年輕的逝者,是惋惜,面對目前我所遇過最年幼的她,對不起,哥哥姐姐們救不了妳。

腎上腺素一針一針的注入,然而她的眼睛一早已睜得老大,瞳乳被光照上了亦沒有任何光輝。
嘗試為她閤上眼睛,閤不上,身體亦慢慢地自然變得冰冷,繼而回天乏術,希望一點一滴消逝,大家繼續搶救過程。

此刻的我早已過了下班時間,便黯然離開搶救室。途經離開的路途上,遇上女孩那年輕的生父及後母,正受警方調查盤問的他,臉上盡是輕挑,沒有一絲悔疚的神情,同時極力為自己的罪行找尋辯護藉口:
「你知唔知佢營養不良?」
「我知呀!」
「做乜唔帶佢睇醫生?」
「我梗係有啦!」
「幾耐之前?」
「幾個月前啦!」

我是一個路過的醫護人員,下班時應有的興奮心情,此刻蕩然無存,我很想在撇除我只是一名醫護人員的情況下,脫下制服,打佢老味。

醫護人員的千字文發表後,網友議論紛紛。
1月7日,警方向公眾交代案情,醫生發現女童全身布滿新舊傷痕,部分傷口更長期潰爛不能埋口,女童遺體已交法醫檢驗,以確定死因,案件暫列女童受虐死亡。

新界北總區重案組探員到葵涌公眾殮房,與法醫為臨臨驗屍。

法醫郭嘉琪為臨臨驗屍,發現身上共有一百三十三處新舊傷痕,當中五十八處為擦傷及裂傷等新傷痕,七十五處康復中的舊患,包括疤痕、結痂傷口、膿腫及潰瘍等,傷痕遍布頭部及全身。

臨臨背部及胸口,布滿由剪刀或藤條等物件造成的線狀傷勢,眼角及鼻樑的擦傷可能由拳打所致,顱骨布滿瘀傷,部份是死前兩天內造成。

法醫認為臨臨要被人拋上天花板,撞頭十次或以上才會造成該傷勢,由於傷勢位於面部及背部,法醫認為不大可能由自殘或意外造成。

臨臨身上有多處瘀傷及結癄疤痕,尾龍骨移位,導致大小便失禁,身體傷口受細菌感染,出現敗血症致死。

法醫為臨臨胞兄逸仔檢驗身體,發現有結痂傷口及新舊瘀傷,臀部有潰瘍,可能是被反複用藤條拍打或用拖鞋打耳光,導致局部區域撕裂而引起。

逸仔的頭、臉、身軀、臀部、四肢,有六十多處新舊傷痕,包括血腫、腫脹、瘀傷、撕裂傷、疤痕,壞死和各種大小脫屑。

逸仔臉上有掌摑印、身上有條狀傷痕,腳及胸壁上有被尖銳硬物所傷的撕裂疤痕,臀部有感染及壞死的傷口,反映出逸仔沒有得到任何醫療或護理。

逸仔因長期營養不足,導致體重過輕,有貧血及電解質失衡的情況,推測原因是長時間受虐待、被硬物襲擊造成,有關情況是嚴重虐兒個案。

探員在社署專家協助下,與逸仔錄影會面,發現更多線索。

晚上十時,探員重返涉案單位,檢走兩袋證物,包括拖鞋、衣物,多樽喝剩的藥水,火酒等,檢走一條短藤條和一把剪刀,相信與案有關。

新界北總區重案組總督察陳昕指出,臨臨全身布滿不尋常瘀傷,部分舊傷痕已結痂,亦有因腐爛無法瘉合。

探員其後拘捕臨臨繼外婆王文儀,錄取口供後,獲准保釋候查。

探員為黃曉彤親生女澄澄錄影口供,澄澄說父母用藤條及拖鞋打逸仔和臨臨,陳海平更會用拳打臨臨,澄澄說見過臨臨被拖鞋打後,拖鞋留有血漬。

澄澄又稱,臨臨和逸仔原可在床上睡覺,陳海平、黃曉彤、王文儀說兄妹兩人「污糟邋遢」,只可睡在睡袋,澄澄形容兄妹兩人髒得「連屎都食」。

澄澄說,因為臨臨不順從父母,「藤條打佢都無效」,父母要令她知驚,陳海平曾與臨臨及澄澄玩「飛高高」遊戲,澄澄飛了約三下,沒有碰到天花板,當時玩得很開心。

父母之後與臨臨玩「扮超人」遊戲,澄澄見到臨臨不斷喊「好驚」及發抖。

澄澄之後與父母先吃飯,他們吃完後,臨臨及逸仔隨後站着吃飯。
澄澄說,父母稱臨臨及逸仔不懂「餐桌禮儀」,要與她分枱食飯,澄澄不知道兩兄妹是如何不懂禮儀。

澄澄說,臨臨及逸仔遷入王文儀家後經常被打,澄澄聽過父母及祖母說,對臨臨好一點,她便會「嚟料」,說臨臨「三分顏色上大紅」。

澄澄說,父母會用藤條和拖鞋打臨臨及逸仔,大腿、手腳、臉、臀部等部位超過五十次,打至他們身上布滿藤條印和傷口。

若傷口嚴重,父母會用火酒替他們消毒,王文儀見過臨臨及逸仔被打,沒有阻止,她也會用藤條打臨臨及逸仔。

澄澄錄取口供後,警方將案件由女童受虐死亡改列謀殺案,陳海平、黃曉彤、王文儀,三人被通宵扣查。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