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三個寂寞的心 相約燒炭自殺亡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79b480d07c351e2d3887cf

王少芳、朱藉華、紀曉麗,都在天水圍居住,各自有不愉快經歷,患上精神病,在青山醫院治療時認識,結為好友。

三人與另一名叫阿卿的女子結為金蘭姊妹,四人相約見面時會互相鼓勵支持,互相訴苦,王少芳是四人中的「大家姐」。

王少芳丈夫姓李,任職中港貨車司機,長女1989年出生,細仔1994年出世。
一家四口同住天華邨華祐樓十一樓一單位,一房一廳,月租一千四百五十元。

2002年,王少芳與丈夫感情破裂,自殺獲救後精神出現問題,向社會福利署天水圍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求助。

王少芳丈夫其後遷回內地生活,長女與祖父母同住,細仔與王少芳一同生活,社署一直派出社工提供協助。

2005年2月,王少芳致電丈夫及社工,聲稱會餵藥毒殺兒子,最後證實虛報。

2005年5月,王少芳報稱帶兒子外出自殺,警員最終在天水圍一家教會內尋回兩母子。

多個有關部門召開多專業個案會議後,社署確定王少芳為心理虐待個案,申請保護兒童令,將細仔交由祖父母照顧。

2006年,王少芳丈夫提出離婚,王少芳情緒更加低落。

朱藉華是家中長女,還有一個妹妹,一家四口原在廣西梧州鄉間居住。

1986年,父親在車禍中喪生,當年三十八歲的母親張春梅,與兩名女兒相依為命,及後申請到香港定居,三人同住朗屏邨鏡屏樓十九樓一單位。

朱藉華十五歲時就讀中三,因發高燒患上精神病。

朱藉華在日記中提到精神病醫院的生活:「今天是星期日,雖然外面天氣很好,但我的心情卻不算太好,因為我儍癡癡的自己簽紙,入青山已有半個月時間了…」

「這裏不是每天都可以洗澡,周圍的病友都很癲,她們不懂得和別人溝通,只懂自己和自己說話,自己大聲笑,大聲哭,活在屬於自己的小小世界裏…我覺得病友很可憐。」

「這無分白晝黑夜…我也不知道在這種鬼地方生存了多天,每天度日如年,每天看太陽東邊升起,西邊落下,白天見不到,晚上看不見星星。」

十六歲時,朱藉華認識一個叫阿Ring的朋友,阿Ring帶她到旺角唱卡拉OK及服食搖頭丸,朱藉華自此經常不回家過夜,有三次涉及毒品及兩次涉及偷竊案底。

朱藉華經常精神病復發,要長期服藥及定期覆診,之後十多年多次入住精神病院。

朱藉華在日記中記載精神病院的生活:1993年6月7日,星期一,晴天。
「不知不覺,我已在青山醫院住了三天,這三天內,我沒有吃過一支煙,只是今天在花園外拿了病友的煙吃了幾啖,當時覺得很好,又可以再吃煙,我不想再戒煙,覺得這樣是沒有人生樂趣。」

1993年6月20日,星期日,晴。
「在這些日子裏,我想過了許多事情,在醫院裏簡直不是人住的,每日除了定時的三餐,就再沒有其他小食,有時肚餓也不知該去找誰,但日子久了也習慣了…」

「我不知自己是為甚麼要進來,我很後悔,我發夢都想出外…我不敢再發脾氣,我很怕打針,每次打完針很辛苦,心火上升,渾身不自然,很頭暈,不舒服,姑娘說那是鎮靜劑,我總覺得不是…我很想出院,再過新的、正常的生活。」

1998年9月,朱藉華認識一名「契媽」,契媽帶她到澳門賭錢。

朱藉華偷了妹妹的金飾變賣,她的妹妹報警舉報胞姊。

朱藉華在澳門輸得一乾二淨,向「大耳窿」借了一萬八千元,返港後,在母親勸告下到警署自首,其後上庭被判守行為半年。

1999年3月30日,星期二,雨天。
「自從上年9月偷了妹妹的金飾後,妹妹發脾氣報警,令我回鄉住了三個多月,現在回港已有四個多月,至今仍然找不到工作,每天靠媽媽一天給我二十元零用錢,我愈來愈覺得自己沒有用。」

2005年10月,天晴,心情相當差。
「今天,媽媽三時五十分才到醫院探我,第一眼看見她,又老又瘦又憔悴,為何她要這樣糟蹋自己…看見你這樣辛苦,我想哭,我真的想哭…」

「妹妹搬走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我,甚麼都沒有,沒有房子,沒有孩子…我不想這樣,究竟可以怎樣…」

2005年11月11日。
「聽老人家說,前世因今世果,我前世也不知道做錯了甚麼事,今世會有精神病,我也不想這樣生活下去,我可以怎樣呢,可以像妹妹嗎?妹妹的職業是護士,我呢?精神病人。」

朱藉華沒有結婚,與王少芳成為閨蜜,王少芳離婚後,她遷到天華邨與王少芳同住。

紀曉麗有十一名兄弟姊妹,她是孻女,1989年與在酒樓廚房工作的姓羅男子結婚,1990年誕下女兒,一家三口住天瑞邨瑞龍樓三十三樓一單位。

1996年,紀曉麗丈夫在全無先兆下一睡不起,紀曉麗因傷心過度患上精神病,她與女兒相依為命,母女很少與街坊交談,兩人領取綜援,由社工跟進。

2005年,紀曉麗見到男街坊在走廊都會很緊張,等男街坊入屋後,她才敢開門返回自己住所。

2006年6月中,三個寂寞的心開始在王少芳家中聚會,一同唱卡拉OK及煮食,令住所充滿生氣。

6月27日,朱藉華在超級市場買了一包炭,她的朋友邱小姐恐防她燒炭自殺,向她查問。
朱藉華說計劃與幾名好友自殺,邱小姐大驚將炭搶去,勸她打消死念。

朱藉華對邱小姐說,她與王少芳被同一名男子騙財,欠下「大耳窿」巨款無法清還,「大耳窿」逼她們做犯法的事。

邱小姐勸她報警,朱藉華說:「我哋啲有白卡(精神病紀錄)嘅人,去到差館講嘢無人會信。」

7月3日,王少芳邀請阿卿到家中晚膳,屋內除王少芳外,還有朱藉華及紀曉麗。
王少芳提到生活不如意,不如一同自殺,朱藉華及紀曉麗當場流淚,表示「未能同年同月生,但願同年同日死」。

「阿卿」不願意自殺,勸各人不要做儍事後,自行離開,單位內留下王少芳、朱藉華、紀曉麗三人。

7月4日下午一時四十五分,阿卿擔心三人自殺,到王少芳家中查看,拍門但沒有回應,她擔心出事立即報警。

警方及消防員到場破門入屋,發現三人品字形坐在客廳中,一人靠近墻壁,一人靠近大門,一人靠近房門,客廳中央放有一個鐵煲,下面的炭仍然冒煙,門窗空隙被人用毛巾填塞,消防員馬上打開所有門窗通氣。

救護員檢查三人時,發現三人曾割脈及服藥,屍體呈現屍斑,已死去一段時間。

三人身旁留下多個啤酒罐、飲料瓶、毛巾,屋內沒有搶劫或打鬥痕跡,根據初步調查,案件沒有可疑。
警方暫列為自殺案處理,三名女子真正死因,有待驗屍報告確定。

警務處處長李明逵表示,希望大家珍惜生命,強調警方非常重視這宗自殺案件,元朗警區重案組正進行調查。

天水圍分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曾鴻烈,證實在現場發現四封遺書,其中兩封是王少芳寫給兩子女,內容稱自己生活孤寂,前路坎坷,叫子女好好做人。
另兩封分別是朱藉華及紀曉麗所寫,訴說自己感情受創,孤單無助。

朱藉華與母親有深厚感情,在日記中記載:「前幾天媽媽的腳被熱水弄傷了,但她仍然堅持要上班,她愈勤力我愈心不安、內疚。」

7月5日上午九時,三名死者家人由警方安排到沙田富山殮房認屍,他們異口同聲表示不知她們同赴黃泉原因。

王少芳丈夫認屍時表示,發生這次悲劇,他覺得非常難過,畢竟與妻子結婚十多年,對她仍有一份感情,事件中另兩名死者他並不認識,他說:「話晒佢哋三個情同姊妹,同生亦同死,如果佢哋家人唔反對,希望能夠葬埋一齊。」

朱藉華母親對合葬有保留,她說,朱藉華身後事由妹妹處理,目前正與殯儀公司商討,估計需要五萬元,由於家庭經濟拮據難以負擔費用,希望社會人士伸出援手。

紀曉麗的女兒,由姨母及家人陪同,返回天水圍天瑞邨寓所,執拾簡單行李離開。
紀曉麗胞姊表示,從來未聽聞胞妹有死念,今次事件仍搞不清楚,家人未能接受事實,紀曉麗的女兒由她照顧。

三人燒炭自殺死亡事件發生後,傳出都市傳說。
華祐樓一名住客表示,事發當晚聽到兇宅附近傳出女人哭聲,嚇得一晚睡不着覺,心裏「好唔安樂」。

那名住客說:「總之,呢度個個人都好驚,希望快啲打堂齋,超渡亡魂。」

事件揭發後,有住客搬往親友家暫住,有人在家中擺風水陣。

在華祐樓居住的莫女士表示,屋邨內的自殺風氣不但影響居民,他們的年幼兒女亦深受感染。
莫女士說:「成日見到救護車,成日聽到有人死,細路嘅情緒受好大影響。」

華祐樓互委會主席何江廈表示,部份住在命案單位附近的街坊向他反映,對今次集體自殺事件感到很害怕,他已將情況向房署及社工反映,希望能協助個別心理出現問題住戶盡快搬遷。

在華萃樓居住的王婆婆說,她的孫女與父母住在華祐樓,邨內近年接二連三發生自殺案,居民情緒變得緊張,就讀小學三年級的孫女,案發當晚半夜發開口夢,說夢見死屍。

孫女現不肯隨父母返回華祐樓住所,要跟祖母一起住。

元朗區區議員周永勤,近年曾接觸過區內十三宗企圖自殺案,他與天華邨居民開會,研究如何協助死者家屬辦理後事。

一間殯儀機構同意義務做一場法事,超渡三名死者亡魂,令邨民可以心安理得。
負責今次法事的陳達仁師父表示,他們會有十四至十五人義務參與法事,類似法事一般會收三萬五千至三萬八千元,今次屬於善事,分文不取。

7月8日,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林鄭月娥,出席商業電台節目《政經星期六》時表示,2000年任職社會福利署署長時首次探訪天水圍,區內只有一幢幢大廈,無社區凝聚力同氣氛,有嚴重社區疏離感,有如「悲情城市」。

港大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指出,天水圍命案非常罕有,三名死者背景相似,包括有精神病記錄及失業等,遇到不愉快事件時,自殺機會相對比一般人高。

青山醫院高級精神科醫生曾繁光指出,天水圍三名婦女集體自殺,情況罕見,目前沒有數據顯示,病友之間負面情緒會互相影響對方,反而一些病人互助組織,由於更明白對方處境,可以起分憂,互相扶持及鼓勵等作用。

精神科醫生黃以謙指出,精神病患者有五至六成痊癒後可以出院,由於並非百分百康復,他們出院後重新投入社區,是危險期。

探員調查發現,王少芳(39歲)曾被一名男子騙財,在該名男子慫恿下,向「大耳窿」借了五、六萬元,事後日夜擔心被人追債。

朱藉華(31歲)可能為該名男子「洗黑錢」,她較早前在公園內結識一名男子,對方帶她去銀行開戶口,稍後將六萬元存入她戶口,然後提走,之後給她一千元報酬。

王少芳知道上當後揚言報警,那名男子說,若然報警,她的閨蜜朱藉華會因「洗黑錢」判監,這件事令兩人很害怕,但又不敢報警。

紀曉麗(38歲)雖然沒有被該名男子騙財,但可能曾遭到強姦。

探員查出,社工於2005年發現紀曉麗懷有身孕,由於她的精神狀況不宜再養兒育女,轉介她到屯門醫院墮胎。

紀曉麗已喪夫又沒有親蜜男友,她會否因曾遭人闖入屋內,被強姦成孕,所以在走廊見到男住客會害怕,由於紀曉麗已自殺死亡,探員無法再追查。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