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應召女郎遇警放蛇 自殺遺萬言控訴(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619acaf528165c56fc3032

李婉儀是家中長女,1977年12月出生,下有兩妹一弟,一家住東頭邨。

1989年,李婉儀父親在內地販賣冰毒被判死刑,他轉作污點證人,獲改判有期徒刑三十年,李婉儀父母因此離異。
母親翁美華再婚,誕下一名女兒,受到父母離婚打擊,李婉儀變得抑鬱。

李婉儀十二歲時患羊癇癥,讀到中三輟學,其後割盲腸時腦部缺氧,引致左邊身肌肉無力。
李婉儀狂吞九十粒治羊癇藥企圖自殺,心臟一度停頓,導致神經受損左腳微跛,曾申領傷殘津貼,不久撒銷申請。

李婉儀十五歲開始「跑私鐘」做「應召女郎」,由「媽媽生」Connie任中介人及搵客,Connie有勒索嫖客前科,被警方列為打擊對象。

李婉儀每次收取嫖客肉金三千元,與「媽媽生」拆帳,李婉儀佔三成,因樣貌娟好,不乏恩客,月入數萬元。

李婉儀因「微跛」,經常被歧視而不開心,曾十多次企圖服藥自殺獲救,李婉儀說絕不選擇跳樓,因死相「肉酸」。

李婉儀與胞妹李婉雯租住旺角花園街一單位,希望在三十歲前努力賺錢,給家人置業和供養弟妹唸書,每月都給外婆一千元做零用。

李婉儀有過三段感情,但都遇人不淑,最近一段同居生活,因對方太爛賭而分手。

2001年10月4日,警方進行反賣淫行動,主要打擊賣淫集團安排非本地妓女來港賣淫。
隸屬油尖特別職務隊姓梁警員喬裝嫖客,打電話到電召中心要求服務,接線的方小姐指示警員,晚上到尖沙嘴金巴利酒店。

警員到達酒店房間,李婉儀脫光衣服接待他,以普通話向警員說收取六百元提供性服務,警員從她的腔調得知她並非內地人,對她說:「我要北姑,你係香港人唔啱我,換女!」

李婉儀回應:「做唔做都要畀錢!」
拿起電話打給「應召中心」說:「佢擺明玩嘢,彈女唔畀錢!」
將電話遞給警員,應召中心恐嚇警員,若不付款便找「兄弟」打他,警員通知同袍,在時鐘酒店走廊拘捕李婉儀。

李婉儀被控一項勒索罪,2002年1月22日,案件在九龍城裁判法院審訊。
李婉儀自辯時承認冒充北姑接待警員,她說脫光衣服後,警員「眼甘甘」望着她。

李婉儀強調從沒試過脫光衣服而未收到肉金,她只是向警員要求付交通費,否認恐嚇勒索。
裁判官宣判時表示,諒解李婉儀從事的行業難獲法例保護,但不代表法庭接受她的所作所為,最終裁定罪名成立,判罰款五千元。

李婉儀懷疑被「媽媽生」利用勒索嫖客,在日記中寫下「究竟Connie係唔係捉人黃腳雞,我繼續跟Connie開工好還是唔好?」

2005年10月6日晚上十一時,警員邱樹明電召李婉儀的中介人Connie,要求安排性工作者到灣仔時鐘酒店,提供性服務,願付肉金三千元。

李婉儀入房後,要求嫖客先付五百元,完事後再付尾數,嫖客要求口交服務,李婉儀口交後將精液吐到避孕套,作為曾提供服務證據,以免對方賴帳。

嫖客完事後拒絕支付尾數二千五百元,李婉儀打電話給「媽媽生」,說嫖客拒付尾數,「媽媽生」教李婉儀阻止嫖客穿回褲子,要脅告嫖客強姦,遭嫖客揮拳痛打。

李婉儀不甘被嫖完收不到錢還要捱打,出手反抗,雙方一度發生糾纏,李婉儀隨手執起一個玻璃樽扑向嫖客。

嫖客將錢包擲在地上說:「你夠膽就拿吧!」
李婉儀回應說:「這些是我應得的,為甚麽不敢拿?」
在嫖客錢包內取走二千五百元,將染有精液的避孕套放入手袋。

李婉儀走到酒店大堂,遭埋伏警員截停,才知是「放蛇」行動,數名警察拘捕李婉儀,一名女警檢走三千元肉金,拋棄沾有警察精液的避孕套。

李婉儀被落案控以四項罪名,包括襲警、偷竊、恐嚇、賣淫,准以一萬元保釋,10月14日到警署報到。

李婉儀將此事告知友人,友人表示:「你有前科,起碼要坐兩、三年。」

李婉儀自言自語說:「唔通我賺錢供細佬妹讀書,都要坐監,我寧願死都唔坐一日冤枉監,寧願死都唔去轉保!」

李婉儀說要自殺討回清白,要警方高層知道下屬的不法手段。

10月7日晚上,李婉儀向母親翁美華哭訴被警員冤枉,翁美華叫李婉儀不要擔心,會出錢請律師,李婉儀直言無用,法官不會相信她。

10月9日,李婉儀回家探望母親,送了一部手機給姨母,送一條金鏈給妹妹,致電另一個妹妹,言談間透露「好想再聽一次你把聲音」。

10月10日下午二時半,李婉儀將多年來積蓄三十萬元存入母親戶口。

晚上六時,李婉儀打電話給母親,說:「媽咪,我返咗屋企,你唔使擔心。」

晚上七時許,李婉儀揹着斜肩袋,獨自登上黃大仙東頭邨富東樓二十六樓走廊,致電男友,雙方在電話內交談約兩小時。

晚上九時三十分,李婉儀從二十六樓走廊一躍而下,街坊發現李婉儀伏在大廈對開地上報警。

救護員到場,發現李婉儀已無呼吸和脈搏,左手及腳因骨折而扭曲,當場死亡。

警員在二十六樓走廊發現李婉儀遺下的手機,大廈閉路電視錄下李婉儀於當晚七時進入大廈。

警員在李婉儀腰包內,尋獲六封給家人的遺書和死後捐出器官字條,晚上九時四十分,翁美華接到女兒死訊。

李婉儀其中一封給家人的遺書,內容除叮囑弟妹好好讀書外,更希望社會人士代為主持公道:「還我清白」

李婉儀家人發現她的日記,內有一篇共三頁紙,長達一萬字的控訴書,詳細描述當日被警員「放蛇」情形。

警方發言人表示,不會評論個別事件,市民懷疑警務人員行為不當,或對警方行動有任何意見,可向警方反映,警方會跟進處理。

10月12日早上八時,李婉儀家人到沙田富山殮房認屍,十一時許離去。

李婉儀的舅父表示,前天曾到灣仔警署,要求索取有關文件及「放蛇」探員資料被拒,他們稍後會聯絡當天替李婉儀保釋的律師了解,準備向投訴警察課投訴,為李婉儀討回公道和還她的心願。

李婉儀家人在跳樓現場路祭,翁美華展示李婉儀死前寫下的日記。

李婉儀在日記中透露懷疑被賣淫集團利用,向嫖客屈錢,自己一直蒙在鼓裏,未料因此惹上官非,最氣憤是「放蛇」警員在行動時享受性服務,事後指她恐嚇勒索,她不甘被屈才含冤自殺。

李婉儀在日記結尾寫上:「上到法庭,啲律師同法官多數相信條蛇(警員)多啲,因為佢始終係一個差佬。」

東九龍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為執行掃黃任務的特別職務隊探員錄取口供,調查完成後會將死亡報告提交死因裁判法庭,由死因庭決定是否展開死因研訊。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班禮思說,李婉儀遺書內提及多項指控,警方必須先研究遺書內容及有關文件,才決定下一步行動,暫未邀請任何人錄取口供。

灣仔警區行動主任邵源泉承認,當日曾拘捕一名涉嫌賣淫女子,有關案件需重新調查,不會作出評論,目前未有任何警員停職。

灣仔警區指揮官郭智思總警司回應記者查詢時,對今次事件不予置評。

10月14日早上十一時,關注性工作者團體紫藤,聯同一班關注李婉儀事件及警察濫權人仕,到灣仔警察總部抗議,要求警務處處長李明逵交代事件、接收抗議信,李明逵拒絕露面接信。

資深警員表示,內部守則規定,警員放蛇時絕不可接受性交和口交,由於發現避孕套等環境證據不足以入罪,為向法庭呈交該場所經營淫業的有力證據,放蛇警員可接受手淫。
如違反守則,例如與性工作者性交和口交,或主動要求性服務,均須接受紀律聆訊,嚴重者可革職。

10月31日,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馬維騄表示,警方已去信紫藤希望取得更詳盡資料跟進,強調警方絕不會針對性工作者,關注的是集團式、有組織賣淫罪行。

投訴警察課現已非常獨立,有嚴謹審查制度,「每個投訴都睇得好清楚」。

2006年5月8日,案件在死因庭聆訊,控方將傳召二十三名證人出庭作供,當中包括涉案「放蛇」警員。

李婉儀妹妹李婉雯在庭上作供時表示:「姊姊為人執拗,沒做過的死都不會承認。」

「放蛇」警員邱樹明在死因庭作供時稱,以臥底身份執行「反妓女勒索嫖客」任務前,簽署書面承諾,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與妓女口交或性交。
放蛇當日向馬伕表示選擇肉金五百元的妓女,馬伕安排的妓女就是李婉儀,到達酒店房間後,李婉儀替他戴上避孕套手淫,沒口交或性交,避孕套內沒有任何精液。

李婉儀後來入洗手間,邱樹明接到電話,一名陌生男子表示肉金是三千元,要他付餘款。

邱樹明說沒有足夠金錢,這時李婉儀從洗手間走出來,搶去邱樹明錢包內二千五百元,然後逃離酒店。

5月11日,死因研訊已近尾聲,代表李婉儀家屬的關尚義律師在庭上建議,警方可以錄像或錄音帶,暗中記錄「放蛇」行動,保障各方權益。

代表警方的馬家颿大律師接納建議,重申須要按情況而定,馬家颿大律師稱:「與性服務有關的法例眾多,不可單憑有人表示提供性服務就拉人。」

死因裁判官陳碧橋引導陪審團時指出,證供中未能指出警方系統存在問題,陪審團毋須作出任何建議。

四男一女陪審團退庭商議半小時,一致裁定李婉儀死於自殺,無作出任何建議。

陳碧橋稱對李婉儀逝世表示難過及哀悼,死因聆訊隨即結束。

李婉儀母親翁美華及胞妹李婉雯不滿裁決,說原本希望聆訊可揭露李婉儀被屈過程,警員在庭上說謊,否認李婉儀指控,直斥對已死的李婉儀「唔公道」,「佢哋歧視我個女,始終都係性工作者。」

她們不滿死因裁判官陳碧橋,引導陪審團不作出任何建議的做法,將向律政司要求重開死因聆訊,期望廉政公署介入調查涉案警員有否濫權,會與律師研究司法覆核死因庭裁決的可行性。

李婉儀家人對臥底警和特遣隊警員證供,提出七大疑點:
1.「放蛇」警員在李婉儀被捕後第五天,曾向警長提及用過避孕套,正式報告無這個記錄,有刻意隱瞞之嫌?

2.「放蛇」警員在李婉儀被捕七天後提交報告,非如警察內部指引,盡快提交臥底行動報告?

3.報章在李婉儀自殺後兩天以頭版大篇幅報道,「放蛇」警員卻指對李婉儀之死毫不知情?

4.特遣隊警員接受重案組第一次調查時,無主動提及使用避孕套,第二次才承認?

5.「放蛇」警員最初只向警長稱被搶劫,之後與同袍及上司會合時才稱被勒索?

6.指揮行動的警長指探員具「放蛇」經驗,警員卻稱首次「放蛇」?

7.「放蛇」警員稱死者搶錢後衝入洗手間沖廁,而非以常理盡快逃走?

警方發言人稱,尊重法庭判決,強調警務人員掃黃行動有清晰內部指引,禁止「放蛇」警員與妓女進行性行為或口交。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