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寂寞的心」殺手 夥女伴殺小富婆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3537171f76655a9babd70a

鄭文傑父親是退休警務督察,母親是警長,他是病態賭徒,曾在街頭販賣翻版光碟,有浪費警力、藏有攻擊性武器、偷竊案底。

留有案底後,鄭文傑為免父母「無面」,與家人斷絕來往,靠綜援維生,欠下財務公司六萬五千元。

鄭文傑了解女性心理,經常向「寂寞的心」騙財騙色,被朋友稱為「寂寞的心」殺手。

1997年聊天室ICQ興起,鄭文傑在ICQ找尋獵物,用的化名是Hero。

柯丹於1964年在江西省出生,父親柯華田,母親李堅。
柯丹自幼聰明伶俐,讀書成績優異,遇上文化大革命,只讀了兩年初中和兩年高中,仍以跳級成績,考入江西醫學院修讀婦科,後來擢升為婦科部門主任。

柯華田在文革後偷渡到香港,1988年,柯丹與母親李堅到香港與柯華田團聚。
柯丹先在一間中資百貨公司任秘書,期間跟同事學炒股票,常有斬獲,持有價值超過二百萬元股票,被稱「小富婆」。

1991年,柯丹母親李堅與丈夫柯華田分開,與柯丹在鳳德邨居住。

1992年,柯丹與男友分手後,很想結識男朋友,但要求高兼挑剔,一直都找不到理想對象。

1997年,柯丹在港大社會醫學系進修,兼任研究員,開始玩ICQ,化名是H2O,柯丹在ICQ找尋對象,以外國人為主。

楊嘉儀在赤鱲角工作,月入一萬元,喜歡購物,幾乎每日逛公司。
1997年6月透過聊天室ICQ認識陳健堂,兩人結織三個月後拍拖,一個月後,楊嘉儀問陳健堂借了一萬元。

陳健堂在銀行任職文員,1998年年中,透過聊天室ICQ認識柯丹,兩人情同姊弟,曾與楊嘉儀兩度到柯丹家中,為她修理電腦及安裝硬件。

2001年,柯丹進行一項中學生吸煙研究調查,需要一名兼職助手幫助研究。
陳健堂當時已計劃與楊嘉儀結婚,介紹楊嘉儀成為柯丹的兼職助手,柯丹透過楊嘉儀認識鄭文傑,兩人開始交往。

梁綺華小時左眼撞傷未有及時診治,導致視網膜脫落影響視力及有缺陷,旁人常對她投以奇怪目光,她因此很孤僻,朋友不多。

讀中三時,母親開始嗜賭經常到澳門,為幫母親還賭債,曾向銀行借錢逾四萬元,外公去世時,又借錢兩萬元做喪事。

梁綺華在便利店任職,鄭文傑夜間經常到便利店買鮮奶,到便利店買鮮奶的男子較少,梁綺華特別留意他,覺得他「幾好人」。

鄭文傑之後經常約會她,成為她唯一朋友,梁綺華因此愛上鄭文傑及非常信任他,其後為鄭文傑獻出初夜,向財務公司借錢四萬元供鄭文傑揮霍。

鄭文傑其後介紹梁綺華與柯丹認識,四人經常在聊天室ICQ交流,經常相約打麻雀。

楊嘉儀、鄭文傑、梁綺華,三人都負債累累,合謀布局綁架柯丹,逼令提取巨款。

1999年10月21日早上,楊嘉儀與梁綺華購買哥羅芳,之後到長洲,用梁綺華的身份證登記,以三百元租下東堤小築C座一樓一間度假屋。

鄭文傑以網友聚會為名,約柯丹下班後到長洲,下午五時,柯丹下班離開香港大學,,向同事表示要往銅鑼灣。

晚上六時,柯丹致電母親說約了朋友,今晚不回家吃飯,會在外渡宿,明早才回家,知道母親煮了她愛吃的蟹,叫母親留些給她做次日的午餐。

柯丹跟隨鄭文傑到達長洲東堤小築,進入一間沒有亮燈,漆黑一片房間。
戴上萬聖節面具的楊嘉儀、梁綺華,用染有哥羅芳毛巾捂住柯丹口鼻,柯丹反抗不停叫救命,咬着楊嘉儀右手無名指不放,藥力發作後,柯丹最終暈倒。

鄭文傑捆綁柯丹手腳,用膠紙封口,哥羅芳效力不強,柯丹醒轉後大叫。

鄭文傑用匙羮餵柯丹吃中藥及灌啤酒,柯丹再度暈倒,不久又再甦醒大叫。

鄭文傑用枕頭壓在柯丹臉部,然後整個人坐在枕頭上。
楊嘉儀、梁綺華合力按着柯丹手腳,幾分鐘後,柯丹不再掙扎,鄭文傑檢查後證實她已死亡。

楊嘉儀、梁綺華嚇得不知所措,鄭文傑用萬聖節面具笠着柯丹的頭,楊嘉儀、梁綺華合力將屍體搬到石灘,以黑膠袋包屍體扔落海。

三人回到東堤小築,取走柯丹財物,包括柯丹的信用卡,由柯丹保管屬於她父柯華田的一張銀行卡。

鄭文傑不放心,與楊嘉儀、梁綺華折返石灘,因潮漲關係,屍體由海上漂回石灘。
三人將屍體搬到東灣石灘旁,一個廢棄焚化爐的坑洞中,鄭文傑取來一張墊褥覆蓋在屍體上,將鞋、牀單、枕頭、兩隻匙羹,埋在坑洞內,三人回到度假屋清理現場及洗澡。

10月22日早上,三人離開長洲,鄭文傑說楊嘉儀外貌與柯丹相似,吩咐她戴上柯丹的眼鏡,以柯丹的信用卡提款。

楊嘉儀以柯丹的信用金卡及身分證,到銀行企圖提款三萬四千元,因樣貌有異事敗。

下午,楊嘉儀以柯丹另一張信用卡,在彌敦道一間珠寶行,購買一隻價值二萬四千元女裝勞力士手錶。

當晚,陳健堂發現楊嘉儀手指受傷,問她發生了甚麼事,楊嘉儀說是被狗咬傷。
陳健堂擔心她受瘋狗症感染,與她到醫院急症室求診,要求打防瘋狗針。

10月22日早上,柯丹仍未回家,與母親李堅失去聯絡。
上午,一名自稱李小玉的女子打電話給李堅,對她說,柯丹與男友吵架後,到她家中暫住,她正設法勸柯丹回家,但要一些時間。

與柯丹在港大共事一年的博士後研究員何世賢,發現柯丹沒有上班,感到奇怪但沒有深究。

10月24日,何世賢發現柯丹辦公室房門被撬爛,他嘗試聯絡柯丹,但找不到她,辦公室內沒有搜掠痕跡,校方沒有報警。

翌日,何世賢接到李小玉電話,自稱是柯丹朋友,說柯丹有重要私事要處理,請假數天。

何世賢說,請假應通知柯丹上司,李小玉說不知道柯丹上司的電話,何世賢感到奇怪,認為事不尋常,將事件通知柯丹上司處理。

同日下午,楊嘉儀來到柯丹的辦公室,對研究助理瞿志遠說柯丹委託她來取文件,楊嘉儀在柯丹的寫字抬找了五至十分鐘,取走了一些東西離開。

10月26日,楊嘉儀在彌敦道同一間珠寶行,以柯丹另一張信用卡購買一隻勞力士手錶,因未能提供正確地址而事敗。

之後,楊嘉儀用柯華田的銀行卡,從櫃員機提款共九千八百元。
用柯丹的信用卡,在九龍三間店舖,購買一條一千三百多元牛仔褲,兩對CAT名牌皮鞋。

一連幾天,李小玉都向李堅報告柯丹情況,安撫李堅說游說即將成功,千萬不要報警,要求跟李堅見面,親述柯丹與她男友的事。

李堅發覺李小玉的名字與一名親戚相同,心中起疑,拒絕跟她見面。

10月27日,李堅接到一名男子電話,聲稱由澳門打來,說柯丹的男友在澳門借了八萬元,柯丹是擔保人,要李堅代女還債。
李堅知道女兒不賭錢及沒有男朋友,認為事件有可疑報警。

東九龍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探員按綁架勒索案程序處理,在柯丹家中監聽李堅的電話,追查柯丹擁有的提款卡及信用卡提存情況,調查與柯丹相關人物。

翌日,李小玉打電話給李堅,怪責柯丹將她的電話給了追債的人,令她惹上麻煩。

這時,自稱大耳窿的男子搶過電話,恐嚇李堅說,若不付款,便要柯丹做妓女,接客三個月代男友還債。

自稱大耳窿男子一連兩日,共打了八次電話給李堅。
探員示意李堅拖延講電話時間,發現電話由屯門一個公眾電話亭打出,警方刑事情報科派「狗仔隊」監視。

10月29日晚上六時,鄭文傑在屯門公眾電話亭,打電話給李堅時,暴露身份及行蹤。

之後,鄭文傑到中環港外線碼頭搭船到長洲,在棄屍地點,發現可能因為潮漲關係,柯丹屍體的腳外露了出來。

鄭文傑離開後,「狗仔隊」發現柯丹屍體,通知東九龍總區重案組探員到長洲偵查。

鄭文傑打電話給楊嘉儀,叫她與梁綺華入長洲一齊處理。

楊嘉儀說:「我唔想去。」
鄭文傑對她說:「如果唔去,件事爆咗出嚟,大家一鑊熟,大家等死。」

楊嘉儀與梁綺華到長洲與鄭文傑會合,鄭文傑在度假屋再搬一張墊褥,連同之前的墊褥,一前一後夾住屍體,有如「三文治」。

三人之後回到度假屋,被埋伏探員拘捕,押返棄屍現場,在坑洞內起回柯丹屍體。

鑑證人員在一張被上發現死者血漬,一個枕頭袋上檢取到梁綺華的唾液。
兩隻匙羹上面,證實含催眠藥舒樂安定及中藥延胡索乙素。

法醫驗屍時相信死者死去超過一星期,死者肝臟有鎮靜催眠藥舒樂安定,含延胡索乙素有止痛、安寧作用的中藥,其他器官有天拿水常見成份哥羅芳及正丁醇,這幾種物質混合後會否致命未能確定。

屍體面部及頭部大部分細胞組織遺失,無法確定是否焗死,不能確定死因,無證據顯示死者死於疾病。

楊嘉儀警誡作供時說,一切都由鄭文傑主導:「我只知殺咗人,搭埋同一條船,我驚有事,無曬主意,佢叫乜我就做乜,我無心殺佢,無心殺佢!」

楊嘉儀被捕後,扣押在大欖女懲教所,最初幾個月,陳健堂都有去探她,對她殺害柯丹感到震驚,其後與她分手。

柯丹的母親李堅案發後情緒大受打擊,患有老人癡呆症。

2001年1月5日,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審。
首被告楊嘉儀(23歲),會計文員。
次被告鄭文傑(30歲),無業。
第三被告梁綺華(23歲),便利店女店員。
三人被控於1999年10月21日,在長洲東堤小築謀殺柯丹(35歲),三人都不認罪。

陳健堂及陳安妮在聊天室ICQ認識柯丹,兩人成為控方證人,2001年1月10日在庭上作供。

陳安妮以漫畫加菲貓作者占戴維斯作化名,1997年10月在聊天室ICQ認識柯丹。

女法官包鍾倩薇說不知道ICQ代表甚麼,主控官說是I seek you,即係我找你。
法官指他不能在大律師席上作供,叫陪審團不必理會,笑謂控辯雙方可在休庭時,協議ICQ代表甚麼。

ICQ是最早出現的即時通訊軟體之一,源自於1996年7月由幾個以色列青年,在以色列特拉維夫的紫茉莉公司研發,1996年11月推出ICQ。

2月22日,楊嘉儀的代表大律師莊希施,說鄭文傑較世故,懂得利用兩名女被告,在羈留期間寫信企圖影響她們。

鄭文傑寫信給楊嘉儀,對她說,本案若由高院某三名法官審理,便屬硬仗,最重要是將案件由謀殺轉為誤殺,大律師將鄭文傑寫給楊嘉儀的信呈堂。

鄭文傑否認企圖影響楊嘉儀,說信內所說的法律知識,是同囚所授,他寫了十多封信給楊嘉儀,她從沒回信。

鄭文傑說曾寫信給楊嘉儀,透露楊嘉儀未婚夫陳建堂與柯丹曾是情侶,陳建堂與楊嘉儀拍拖時對柯丹餘情未了,經常被柯丹隨傳隨到,鄭文傑忠告楊嘉儀:「呢個男人一腳踏兩船,唔使恨!」

鄭文傑說,梁綺華向男囚犯筆友「火腿」,訛稱向鄭文傑獻出初夜,其實是梁綺華與「火腿」因書信往來,發展成獄中情侶,因而編出的謊話。

鄭文傑說患有膀胱炎,經常要插上尿喉,插喉後性欲減退,對女性已「無甚麼興趣」,非如梁綺華所指與案中女性都有性關係。

2月27日,梁綺華出庭自辯,鄭文傑自辯時提及楊嘉儀有意找梁綺華夾口供。
鄭文傑的代表律師,特別傳召大欖女子監獄的總懲教主任鍾子綸。

鍾子綸1981年加入懲教署為懲教主任,1983年參選香港小姐,獲選友誼小姐,在懲教署工作二十年,升為總懲教主任。

鍾子綸證實兩名女被告在吃飯或讀書時,確實有機會溝通,但懲教員會嚴密看管。

3月8日,法官引導陪審團裁決,如相信三名被告在柯丹死前已決定殺死她,便不需理會誰人動手焗她或誰人按住她的手腳,須判三人謀殺罪名成立。
如認為柯丹在被焗死前已遭毒死,則要判誤殺罪名成立。

四男三女陪審團退庭商議七小時,到晚上仍未能達成裁決,法官包鍾倩薇吩咐他們休息,明日繼續商議。

3月9日,陪審團退庭商議十一小時後,一致裁定三名被告謀殺罪名成立。

法官包鍾倩薇判刑時指三人罪行嚴重,依例判予終身監禁。
兩名年輕女被告聞判激動嚎哭,男被告表現平靜。

法官讚揚陪審團勞苦功高,豁免七人五年內不用擔任陪審員。

三名被告家人由始至終無出庭旁聽,案件審訊期間,柯丹家人亦並無到庭,柯丹胞姊在宣判日與數名親友到庭聽取判決。

柯丹胞姊聞判後說:「對我來說,點樣判法都唔能夠令死人翻生,判謀殺罪名成立,我心理上會舒服,如果判誤殺就不合理!」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