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旺角寶生銀行 械劫禁錮十八小時(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23a747abf36f6d0797c21a

1967年5月18日,中共北京市委,舉行各界人士支援香港鬥爭的十萬人大會,以總理周恩來為首的中共中央領導人出席大會。

翌日,香港鬥委會成立,楊光、費彝民等十七名鬥委會代表到港督府,向港督戴麟趾爵士呈交《反對港英法西斯暴行抗議書》被拒諸門外,在港督府門外揮動《毛主席語錄》及高呼口號。

同日,香港政府成立由副輔政司韓美洵(其後改由姬達出任)領導的宣傳委員會,專責發布新聞、製作短片、引導輿論,地區組織等政治宣傳工作,其他成員包括霍德、楊啟彥、麥理覺等。

5月22日,中區發生「花園道事件」,導致港英政府與左派衝突全面升溫。
蕭滋(1926年-2019年2月11日)時任三聯書店副經理,帶隊遊行至花園道口,前往港督府(現為禮賓府)時遭防暴隊鎮壓。

蕭滋與示威者被警棍所傷,事件中有一百六十七人被捕及判刑,其中包括十五名寶生銀行職工,蕭滋其後被判入獄十四個月。

1971年6月13日上午,位於旺角上海街六一一號與亞皆老街交界,寶生銀行旺角支行開幕。
由中環總行調職到旺角支行的馮昆明,1968年開始在寶生銀行任職。

由總行調職到支行,職位沒有升遷,一般被視為「流放」。
馮昆明於1972年離職,到兄長的工廠工作,協助兄長做工業實驗,將整塊山埃磨成粉末。
實驗後,剩餘的山埃會放入一個袋內,用旅行袋帶返家中,棄於抽水馬桶,用水沖走,那個旅行袋,從不清洗。

馮昆明計劃於1973年11月3日,與未婚妻伍日嫦結婚,翌日擺酒。

1973年11月1日,馮昆明向生果小販「潮州柑」買了數盒人參果,將人參果放入旅行袋內帶返家中。

人參果學名做香瓜茄,含硒、鉬、鈷、鐵、鋅等人體必需微量元素,可增強免疫力、緩解體力疲勞,輔助降血脂、降血糖、抗氧化,改善記憶、改善睡眠、減肥等,可作老年性癡呆、糖尿病、血管疾病患者輔助治療產品。

廖小青在旺角寶生銀行支行任職,與馮昆明相熟,成為好朋友。
廖小青到馮昆明家中打點結婚事宜,閒談時知道有人參果,廖小青說銀行的文錫祺有「三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若送些人參果給文錫祺,可為婚事錦上添花。

11月2日,馮昆明與伍日嫦到旺角寶生銀行,向未能出席婚宴的舊同事道謝,之後離開。

下午四時,馮昆明回到旺角寶生銀行支行,將收到的結婚賀禮禮券,存入銀行戶口。
廖小青問馮昆明是否有帶人參果到來,馮昆明說今晚會帶人參果來與舊同事晚飯。

下午六時許,銀行停止營業後,馮昆明來到銀行,與五男三女職員在銀行內晚膳。
晚飯後,從旅行袋中取出人參果,給各人做飯後果,九人進食後嘔吐,其後昏迷,懷疑食物中毒,送到廣華醫院搶救。
九人包括:
文錫祺、呂耀光、馮昆明,昏迷不醒。
溫潔茹(25歲)、胡秀花(21歲),兩人洗胃後留醫。
李惠蘭(30歲)、區國華(45歲)、朱寶泉(55歲)、黃志祥(19歲),四人經治理後出院。

廣華醫院醫生陳威廉發現九人是山埃中毒,
政府化驗師林景賢從各人嘔吐物中發現山埃,文錫祺攝入份量最多,嘔吐物中含一點九克,血液內是每百毫升含零點三四毫克(通常五十毫克山埃已可致命)。

旺角警署探員鍾坤明在銀行內檢獲一個旅行袋,旅行袋屬銀行前職員馮昆明所有,袋內有一包奶粉、一個小紅包、一個盒內有十支注射針筒、一柄線鋸難、一個盛有人參果的膠盒,人參果有膠紙包住。

11月5日,警員3911號將旅行袋及其內盛載的物品,交給政府化驗師林景賢。
檢驗後發現小紅包內有十五克山埃,其餘含有山埃成份物品,包括:旅行袋、十支注射針筒其中一支、線鋸、盛載人參果的膠盒。
奶粉、人參果、包裝人參果的膠紙,未發現山埃成份。

11月6日上午九時四十二分,五十歲的文錫祺入院四日後不治身亡。

11月8日,文錫祺的弟弟到九龍殮房認屍後,法醫李福基為文錫祺驗屍。
死者無表面暴力傷害痕跡,屍體全身呈藍色,顯示缺氧,死因是腦部受損,原因是缺氧,缺氧唯一原因是山埃中毒。

這宗人參果山埃中毒案召開死因研訊,由林少賢擔任死因庭法官。

1974年2月25日,荃灣裁判署第四庭研訊文錫祺死因,十六名證人出庭作證後,三名男性陪審團,一致裁定死於意外。

這宗人參果山埃中毒死因研訊審結三個月,寶生銀行旺角支行發生香港有史以來,匪徒械劫銀行失敗被困,挾持十一名銀行職員與警方對歭事件。
現場有多達二百名記者守候,封鎖區外引來近萬居民圍觀。

無線電視台新聞部經理何掌邦當機立斷,未向總經理余經緯請示,破天荒暫停所有電視節目二十小時,每半小時現場直播一次。

無線新聞部中外記者陳羅光、林尚明,現場報導整個營救人質過程,記者余安訪問在場指揮的旺角偵緝主任陳欣健。
無線新聞部記者姚兆江與劫匪通電話,記者首度充當與匪徒之間的談判中介。
除此外,還有雜差到《明報》,聲稱可提供第一手資料,索五百元報料費。

1974年5月24日下午四時四十五分,寶生銀行旺角支行準備停止營業。
兩名職員為銀行大門落閘,裝上鐵閘中間的長方形小門,一名持槍匪徒,手持白色旅行袋闖入打劫,先向天花板開一槍,喝令銀行內各人蹲下。

匪徒企圖衝入銀庫時,銀庫因警鐘響起關閉,匪徒開一槍射向銀庫閘鐵鎖,無法令銀庫閘門重開。

營業主任朱寶萱與職員廖小青,趁機衝上閣仔,關上閣仔門,匪徒向閣仔開一槍,未擊中任何人,子彈射入閣樓旁的牆壁。

煮飯女工陳玲當時在閣樓,朱寶萱報警後,三人從一條樓梯逃出銀行。

職員立即關上大門鐵閘上的小門,按動警鐘,匪徒事敗,想逃走時,已被困在銀行內,為鎮懾職員,匪徒向一個茶几再開三槍,喝令四女七男職員伏在地上,用攜來的鐵線,命令職員互相捆綁。

一名交通警員聽到銀行響起警鐘,發現銀行大閘關閉,無法知道銀行內情況,通知上峰要求增援。

五分鐘後,一部巡邏車率先到達,警員知道匪徒有槍,並曾開槍六響,紛紛穿上避彈衣,拔槍在銀行外戒備。

偵緝督察鄒毓,穿上避彈衣,由銀行另一樓梯登上閣樓,看見銀行內有十一、二名職員俯伏地上。

鄒毓於1948年加入警隊,1976年退休,是華探長年代的「名探」,參與偵破1961年「三狼案」、1970年「龍虎山雙屍案」、1971年西區無頭棄屍案、1974年「寶生銀行劫案」,是他最後一宗大案。

收錄上述四案的《鄒毓實事探案》,七十年代末出版,獲香港多位紳商名流學者題字,包括:周錫年、羅香林、廖烈文、李東海、孫秉樞等。
1983年10月2日,鄒毓不堪病魔折磨,在鴨脷洲邨墮樓身亡。

六時十一分,旺角偵緝主任陳欣健,以電話與匪徒通話,着令棄械投降。
匪徒自稱有四人及四支槍,要求警方安排兩部汽車供他們逃走,警方拒絕匪徒要求。

下午七時,警方召開偵緝會議,鄒毓說匪徒用左輪開了六槍,之後再無動靜,估計已經無子彈,警方應該強攻,解救人質。

陳欣健說,銀行內有十一名人質,連同賊人一共十二人,難以分辨誰是匪徒,最佳方法是令匪徒缺水斷糧,精神不振,體力透支時就會投降,偵緝處長戴維斯同意靜觀其變。

稍後,警方證實匪徒是獨行賊,召來於1973年成立的「長槍隊」(1974年7月改名為特別任務連,即日後飛虎隊前身)。

三名長槍隊員配備湯姆生及M19來福槍,登上銀行對面上海街六二二號二樓,部署營救人質行動。

大批藍帽子警員身穿避彈衣到場,在銀行門外持卡賓槍及手槍戒備,封鎖該段上海街,便衣探員包圍銀行前後門。

八時十分,《工商晚報》記者打電話到銀行,一名操閩南口音,自稱姓李男子接電話。

記者問:聽講警方已答應供給兩部車給你們,有無其事?
匪徒:下午六時三十分至六時四十五分期間,曾與警方一名姓陳幫辦通話,但無任何承諾。

記者問:在目前情況下,本報有何可以襄助向警方接頭的地方?本報願代為傳達。
匪徒:希望如此,我哋有一要求,就係警方供應兩部車,但到目前為止,已經等咗一個鐘頭仍未到。

記者問:點解劫呢家銀行?
匪徒:心血來潮啫。

記者問:你哋有無劫到錢?
匪徒:濕濕碎啫,重未計數。

記者問:當時你有何行動?
匪徒:我向天花板開咗三槍,無傷到人。

記者問:你哋有幾多兄弟?
匪徒:有四個兄弟。

記者問:裏面有幾多人質?
匪徒:Ten(十人)(稍後說有十一人)。

記者向匪徒留下報館電話,對他說可隨時打電話與記者聯絡,剛才的談話內容,會告知警方。

八時二十分,記者致電警察公共關係科,說明記者願意肩負警方與匪徒之間的談判中介,姓溫幫辦答應轉達記者要求給現場人員。

八時二十三分,九龍總部姓李幫辦致電到報館,詳細詢問記者與匪徒談話內容。

八時二十五分,記者第二度打電話給匪徒,記者問:本報已將你哋嘅意思傳達給警方,希望能夠對你哋有幫助,現時情況如何?
匪徒:睇警方的態度,仍在僵持。

記者問:聽講有一名女職員被放出來。
匪徒:係我哋放出去嘅。

記者問:目前銀行內有人質幾多人?
匪徒:十個,四女六男(後來說是十一個)。

記者問:你哋咁僵持落去,唔係辦法,有無食物同水?
匪徒:廁所就有,無食物及食水。

記者問:你哋有幾多支槍?
匪徒:Four(四支)。

記者問:係咪航空曲?
匪徒:呢啲係秘密嚟,嘿嘿……

記者問:喺呢種僵持下,你哋會唔會傷人?
匪徒:咁就要睇警方點做,我哋係求財啫,並非求命,否則大可殺人質,希望警方適當處理,咁就無事。

記者問:你哋有無準備帶埋啲錢走。
匪徒:心照啦!你哋係聰明人,(稍停後反問)你哋有幾多手足喺呢處?

記者:有四名。
匪徒:咁就要關照吓你哋手足,唔好企咁埋,槍無眼㗎。

九時零九分,記者第三度與匪徒通話,匪徒說到現時為止,警方未與他聯絡。

1974年5月25日凌晨二時,記者第四度與匪徒通話,記者問:聽說人質中已有人支持不住,到底是否屬實?
匪徒:碓有其事,已有一名人質餓暈。

記者問:現場消息,警方已答應供給車輛,有無其事?
匪徒:警方每隔相當時間,必打電話入嚟,講來講去都係勸降,無答應畀車。

記者問:將會如何發展?
匪徒:暫時我們仍會堅持下去,不過,咁樣對人質唔係幾好,無水、無食物,加上精神負擔,勢必很苦。

記者問:在此情況下,你哋會否傷害人質?
匪徒:我哋唔主張警方咁樣拖落去,因為,再拖下去,到我精神無法支持時,自己無法控制自己,可能對人質不利。

凌晨三時十五分,記者第五度與匪徒通話。
記者問:聽講你已答應投降,有無件咁嘅事?
匪徒:絕無其事,警方始終唔肯畀車,我哋勢必硬碰硬,人質條命凍過水。

凌晨三時四十七分,警方呼籲報界切勿致電給匪徒,以免影響警方行動。

警方其後切斷銀行內其中兩條電話線,只剩一條電話線可與匪徒通話,警方長期佔用該線,傳媒無法再跟匪徒對話。

凌晨四時三十分,偵緝處處長戴維斯與旺角偵緝主任陳欣健,在銀行隔離新廣南餐廳舉行記者會。
戴維斯說,被挾持的十二名銀行職員,包括四女八男,自始至終與警方通話的,是帶福建閩南口音,自稱由越南來港的姓李男子。

記者問警方會否基於人質安全,答應匪徒提出的條件,戴維斯表示,警方不會提供車輛讓匪徒逃走。

記者問有關當局,會否考慮以高級官員交換作為人質,戴維斯表示,警方曾向匪徒提供多項條件,匪徒態度強硬,未有接受。

記者問警方若不答應匪徒條件,萬一匪徒殺害人質,後果由誰負責?
戴維斯說,這是假設問題,目前無法回覆。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bilibili(華語版)
https://space.bilibili.com/1526133718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