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熱血最強》離奇綁架 主謀為同黨求情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0eb7f9b4e92d473121c650

郭志豪的父親郭展鵬開設塑膠廠,一家人住在飛鵝山豪宅。
中五畢業後,郭志豪協助父親打理生意,他是影星楊采妮粉絲,十分留意她的動向。

郭志豪在塑膠廠工作半年,表現並不理想,1996年被父親辭退,終日無所事事,一名叫鄭漢鈞的員工與郭志豪同日被辭退。

1997年8月,《壹週刊》記者鄭家祺,打電話給郭志豪(20歲),邀請他接受訪問,講述九七前後的感想。

9月6日,鄭家祺第二度訪問郭志豪,談到楊采妮正在拍攝的電影《熱血最強》。

鄭家祺說,娛樂版的同事對他說,《熱血最強》有一名演員病了,急於找人替代,有一場與楊采妮的對手戲,日薪高達一千元。

鄭家祺問郭志豪是否有適當人選推薦,話題一轉,說郭志豪是適當人選,可安排他演出,拍攝地點在長洲,大約要在長洲逗留三天,郭志豪很高興地答應。

9月8日,郭志豪隨鄭家祺到達長洲一家餐廳,與編導郭子樂商談拍攝內容,那場戲是講述追捕楊采妮。

郭志豪認為有損偶像對他的觀感,拒絕拍攝,兩人說要由導演決定,帶郭志豪到長洲北社後街一間度假屋。

郭志豪入屋後,被鄭家祺的同黨梁文輝用牛肉刀指嚇,另一同黨劉雲飛用膠紙封郭志豪的眼和口。

鄭家祺掠取郭志豪的財物後,逼他說出提款卡號碼、住址及家人電話,要他在一張欠債三百五十萬元的借據上簽名。

綁匪用繩捆綁郭志豪手腳,警告他不要逃走,對他說:「求財啫,唔係求命!」

1997年9月9日凌晨,郭志豪自行鬆綁,但因害怕不敢逃走。
鄭家祺早上回到度假屋,說郭志豪的戶口只得數元,對他說:「你無錢唔緊要,我向你屋企一、兩萬蚊使!」

郭志豪曾成功游說劉雲飛帶他逃走,途中被梁文輝截回,為防郭志豪逃走,鄭家祺逼他服下安眼藥。

郭志豪父親郭展鵬收到綁匪電話,說郭志豪欠下三百五十萬元賭債,現在被扣押在澳門,不清還賭債就不能返港。

經過談判後,對方將金額減至四十萬元,要郭展鵬先付四萬元,郭展鵬按指示把款項存入郭志豪兩個不同戶口。
綁匪後來稱其中一個戶口的提款卡被吞,取不到錢,要求再存兩萬元到另一戶口,翌日,郭展鵬再存兩萬元到郭志豪銀行戶口。

1997年9月10日黃昏,郭志豪醒來,發現屋內無人,自行鬆綁,發現大門反鎖,用隨身帶備的多條鎖匙,其中一條巧合地能開啓大門。
郭志豪逃往附近士多致電父親及報警,當晚在警員陪同下於長洲拘捕梁文輝及劉雲飛。

郭志豪獲救後,郭展鵬到西九龍重案組總部協助調查,遇到案發前一年被他開除的員工鄭漢鈞,鄭漢鈞曾在郭展鵬的塑膠廠工作半年,有一名兒子叫鄭家祺。

探員調查後,發現鄭家祺冒認《壹週刊》記者,鄭家祺稍後落網,郭子樂則潛逃到內地。

1997年11月13日,由梁柏堅執導的《熱血最強》在香港上演,12月5日落畫,票房收入4,923,475元。

經過審訊後,梁文輝及劉雲飛於1998年各判監八年,1999年8月,鄭家祺被判監十五年八個月。

郭子樂在深圳匿藏達十年,期間在夜總會工作。
2007年7月12日,內地公安在夜總會內發現郭子樂身懷K仔,揭發他的回鄉證是偽造的,郭子樂在內地拘留六日後遣回香港。

2007年7月18日,郭子樂入境,被入境處揭發他懷有偽造回鄉證,查明他與郭志豪綁架案有關,入境處人員通知警方,將郭子樂拘捕。

郭子樂在警誡會面錄影承認有份參與綁架,他說在案發前數天,鄭家祺找他幫忙禁錮一名債仔,稱可分兩成款項給他,他拒絕後介紹梁文輝給鄭家祺。

梁文輝其後找劉雲飛幫手,案發當晚,鄭家祺說與梁文輝不熟,希望郭子樂一同入長洲,鄭家祺說不會傷害郭志豪,郭子樂無奈答應。

當晚,鄭家祺把郭志豪帶到長洲一間度假屋,梁文輝等人制服郭志豪後,郭子樂便離開。

數天後他看到報章才發現鄭家祺涉及綁架案,因感到害怕,即時從澳門逃到內地,十年都沒有回過香港。

郭子樂堅決否認與綁架案有關,稍後被落案控以一項綁架罪(強行拘留人士意圖牟取釋放贖金罪),一項向入境事務主任作出虛假陳述,一項使用虛假旅遊證件,郭子樂否認綁架罪但承認另兩項控罪。

2008年5月21日,郭子樂(31歲)在高等法院受審,否認一項綁架罪。

控方說綁匪曾向事主家人要求三百五十萬元,家人曾付六萬元給綁匪。

鄭家祺以辯方證人身份,為郭子樂洗脫罪名,說綁架由自己一手策劃,與郭子樂無關。

5月29日,陪審團一致裁定郭子樂綁架罪名成立,法官貝珊判刑時指出,被告與事主素未謀面,仍參與此宗綁架案,被告在內地犯案被捕,並非自願回港自首。

法官說,綁架有可能令無辜事主喪命,判刑須具阻嚇性,反映罪行嚴重及危險性,被告綁架罪名成立,判監十二年,使用假證件等罪,與綁架罪行刑期同期執行。

郭子樂不服判刑,提出上訴申請。
2010年11月10日,上訴庭關注到原審法官未有提醒陪審團,不要因同案其他綁匪已認罪,或被定罪而裁定上訴人有罪。

控方回應時指出,一般情況下,同黨都是以控方證人身份指證同案其他被告,本案情況獨特,鄭家祺以辯方證人身份,出庭供稱郭子樂無辜,鄭家祺說自己罪有應得,以加強說服力。

上訴庭認為,原審法官毋須就此給予陪審團特別指引,即使原審法官「做漏嘢」,也不會造成不公平,經考慮後,即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bilibili(華語版)
https://space.bilibili.com/1526133718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