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周梓樂 離奇墮斃 死因存疑(一)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真相只得一個,但不知是哪一個?
時間是最誠實證人,但也是最難捉摸的證人。

同一時間,會有多宗事件發生,將事件轉化成時間軸,愈多事件重叠時間,愈接近真相。

今次嘗試以時間軸方式推移解釋案情,由於在同一時間可能有不同人物及事件出現,可能會較難理解甚至出現混亂。

周德明與妻子李麗麗於1996年結婚。
1997年8月13日,獨生子周梓樂在西營盤贊育醫院出生。
周德明一家三口原住沙田,1999年抽到居屋搬到將軍澳富康花園居住,尚德邨停車場就在住所樓下馬路對面。

周梓樂與父母關係良好,與媽媽關係較密切,一家人會互相慶祝生日,定期出國旅遊。

周梓樂於基督教宣道會宣基中學畢業,原就讀理工大學文憑課程,因覺得不適合停讀,2018年考上科大電腦科學系。

2018年2月8日,潘曉穎與陳同佳以情侶關係到台灣旅遊。
2月13日入住紫園旅店,潘曉穎在2月17日於旅店房內遇害,翌日被棄屍在北捷運竹圍站外公園草,她的男友陳同佳案發後搭機返港。

潘曉穎命案於3月13日被揭發,台灣士林地方檢察署,向香港律政司提出司法互助請求。
香港政府以港台兩地無移交疑犯機制為理由,未有理會遣送陳同佳至台灣受審的請求。

2019年2月,香港保安局藉此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草案,草案由中共中央紀委倡議,允許香港特區政府,向內地、澳門、台灣等司法管轄區,移交嫌疑人和進行法律協助。

《逃犯條例》草案招致社會各方質疑,認為會削弱香港的司法獨立。
2019年5月20日,特區政府要求立法會繞過法案委員會,6月12日直上大會審議條例。

事件引起社會巨大迴響,民間人權陣線於6月9日,發起名為「反送中」遊行,周梓樂是其中一名遊行人士。

「反送中」其後演變成警民衝突,警民關係嚴重撕裂,引發連串暴力事件。

九龍東皇冠假日酒店,位於將軍澳唐德街三號(港鐵將軍澳站C出口),宴會廳可容納七十二圍酒席及一千五百名賓客,主要承辦婚宴。

2019年11月3日,有警員在九龍東皇冠假日酒店擺婚宴,網上有人號召到場為一對新人「贈興」,為防有事發生,警方嚴陣以待。

早上十時,東九龍機動部隊D2指揮官,高級督察葉寶琪,與大隊一共三十二人在尚德及坑口一帶巡邏,直至婚宴開始,無特別事故發生。

尚德邨停車場位於將軍澳唐明街二號,高度限制2.1米,由領展管理。
停車場有三層高,分ABC三座,層與層之間由上下斜坡行車路組成,地下、一樓、二樓有高低層之分。

二樓高層被稱為「大二樓」,二樓低層被稱為「細二樓」,二樓及二樓高層停車泊位外設有行人通道,泊位與行人通道之間由石壆分隔。

三樓外沒有行人通道,較二樓向內縮入約三米,三樓面向二樓行人通道,有一幅1.2米高矮牆,可防止有人墮下二樓行人通道。

停車場A共有三十五個閉路電視分布各層,2019年11月3日,除地下第四鏡頭損壞,其餘鏡頭正常運作。

尹攜珍與女兒尹雪嵐,在尚德邨停車場替人抹車,晚上七時開始工作至翌日凌晨。

2019年11月3日晚上八時,尹攜珍與尹雪嵐到達尚德邨停車場A抹車,見到很多年輕人及少量中年人行來行去,她無理會,繼續工作。

晚上九時,尚德邨停車場事務分區經理黃偉倫,得知停車場外有人群聚集,指示正在當值的保安留守更亭,不要外出工作。

晚上十時,葉寶琪收到指示到尚德邨高調巡邏,留意停車場有沒有人群聚集,若有即作出驅散。

蒙偉傑從事工程工作,習慣晚飯後外出散步,在尚德巴士站與數名六十多歲街坊閒談。

晚上十時四十二分,葉寶琪的警車停泊在富康路,她與隊員在車上計劃如何高調巡邏。

晚上十一時,人群再次聚集及堵路,警方到場施放催淚彈,黃偉倫再次指示當值保安留守更亭,不要外出工作,直到情況穩定。

晚上十一時六分,葉寶琪的車隊從寶康路左轉入唐寧街,在「尚十」(唐明街與唐俊街交界十字路口),見到約五十名黑衣人,尚德邨停車場A較高層,近欄杆有十數人聚集。

晚上十一時十分,葉寶琪擔心在停車場內聚集的人,在高位或會危害地面市民及警員,帶同小隊共十五人,從唐寧街進入尚德停車場A。

小隊在停車場內分兩隊巡查,葉寶琪帶一半隊員走到停車場最高層,其餘警員巡邏其他樓層。

葉寶琪上到四樓平台,無發現可疑人物,利用近尚德商場的樓梯至二樓,匯合其他隊員,第三中隊警員向她匯報,曾截查一名可疑男子,最終放行。

晚上十一時二十分,葉寶琪與所有隊員離開停車場。

晚上十一時二十二分,尚德邨停車場連接皇冠假日酒店一條行人天橋,橋上有人聚集,地面有人用雷射筆照射警員,葉寶琪收到指示,全隊前往增援。

晚上十一時二十八分,周梓樂在「行街遲到」群組與組員網名對話。
周梓樂:safe?
網名:safe,因為雷射筆出動拉左三四架警車去拉人,on9。

晚上十一時三十分,葉寶琪的隊員在天橋上,向尚德邨停車場C方向發射布袋彈。
當時已經夜深,而且有一定距離,不知道布袋彈有否擊中人。

晚上十一時三十八分,周梓樂在「行街遲到」群組與組員網名對話。
周梓樂:入咗富康?
網名:(上載了一張圖片)唔知有無入。

晚上十一時四十四分,葉寶琪收到指示離開天橋,途中曾截查兩名男子,最終放行。

晚上十一時四十五分,周梓樂父母在大廳看電視,從新聞見到尚德邨一帶有示威者聚集,警察或會施放催淚彈。

周梓樂身穿黑衣短袖上衣、深灰色便服褲,孭住索帶背囊及為水樽加水,準備出門。

周梓樂父親對他說:「你出去要小心喎」、「咁夜仲出去呀?」
周梓樂沒有回應便出門。

晚上十一時五十分,皇冠假日酒店的婚宴結束,東九龍衝鋒隊第三小隊指揮官高級督察郭俊希,收到指示到將軍澳至善街戒備,接應在皇冠假日酒店執勤的隊伍離開。

11月4日凌晨零時五分,郭俊希帶領三十五人小隊,到達至善街與唐俊街交界,後來收到指示離開,返回將軍澳警署休息。

凌晨零時六分,周梓樂在「行街遲到」群組與組員網名對話。
周梓樂:嚇親。

凌晨零時八分,周梓樂在「行街遲到」群組與組員網名對話。
周梓樂:點知散場了。

凌晨零時二十七分,周梓樂由富康花園經天橋進入尚德邨停車場A。

凌晨零時三十分,崔家朗從别區返回將軍澳,當時戴白色帽,身穿深綠色上衣,將牛仔藍恤衫打斜綁在身上。
崔家朗知道尚德邨一帶「有事發生」,歸家途中到富康花園天橋附近觀看。

及後聽聞警員進入尚德邨,向「尚十」進發,出於好奇想知道停車場廣明苑入口有沒有警察,停車場有沒有事情發生,由富康花園天橋沿圓柱位轉入停車場。

莫漢斌獨自到停車場「湊熱鬧」,輾轉到達停車場四樓平台,「大二樓」及二樓拍攝現場情況。

莫漢斌行近二樓時,遭警員以電筒照射,郭俊希警告示威者,若不離去將發射催淚煙。

莫漢斌身處尚德邨停車場A內,觀看警方布防及施放催淚彈。

凌晨零時四十一分,一名穿黑衣、淺灰色短褲男子,在停車場三樓的消防喉轆,拉出消防喉放在地上。

尹攜珍在「大二樓」工作完畢,推手推車到「細二樓」,聽到火警鐘響,不見有煙及火光,無嗅到仼何氣味,知道是虛報。

尹攜珍覺得累,面向泊位,背對行人路,坐在二樓近傷殘人士專用泊車位的石壆上。
看到兩名穿深色上衣青年,一人較高,穿深色上衣及長褲,佩戴口罩,另一人較矮小,穿深色上衣,穿短褲,兩人約二十多歲,表情「唔係好寬容」,與平日在停車場飲酒聊天的年輕人不同。

凌晨零時四十三分,消防局控制中心通報,尚德邨尚智樓及尚禮樓,發生一級火警自動報火警鐘,可能有火警。

駐守寶林消防局消防隊目黎偉傑與四名消防員,在一分鐘內坐上「細搶救車」F253出發,另一輛有升降台消防車,出車前往同一地點處理火警報告。

周梓樂在「大二樓」向尚德廣場方向行,突然反方向回富康花園。

凌晨零時四十六分,周德明WhatsApp周梓樂,說警方施放了催淚彈。

周梓樂在「行街遲到」群組與組員網名對話。
網名:個男仔畀人拉咗,我想拉佢起身,但太多速龍,我驚。0040放咗十發TG?!?!?!乜撚嘢。
周梓樂:YS。(上載一張唐明街及唐俊街交界相片)

凌晨零時四十八分,周梓樂WhatsApp父親周德明,說警方可能發射催淚煙,提醒他關好窗戶。

凌晨零時四十九分,周梓樂在「行街遲到」群組與組員網名對話。
周梓樂:係下面。
網名:你返唔到去啦。
周梓樂:係停車場食花生姐,咩都無帶。
網名:屋企唔是好view啲咩,住得高。
周梓樂:望唔到,同埋拎咗啲嘢落去,俾人。

零時五十分,莫漢斌走到連接富康花園天橋打算離開,聽到有人說另一隊警察去了寶康路,他走到近單車館的天橋觀望,見到約十名防暴警察,沿寶康路行入尚德邨尚禮樓方向。

為更清楚觀察,莫漢斌沿後樓梯上四樓平台,無發現特別事情,逗留三十秒至一分鐘離去,從後樓梯返回停車場「細二樓」。

零時五十二分,一名藍衫男子雙手撐起身體,一腳躍上停車場A三樓矮牆向下望,之後離開。

零時五十三分,黎偉傑乘坐的「細搶救車」F253,離開消防局右轉沿寶康路直去尚德。

零時五十五分,蒙偉傑與朋友在富康花園,連接尚德停車場A的行人天橋上休息,周梓樂在他身邊經過,向停車場行去。(蒙偉傑與周梓樂在同一天生日)

尹雪嵐獨自離開停車場A到富康花園抹車,在停車場內不見警察,嗅不到仼何氣味,在富康花園天橋,見到好多人但不見警察。

寶林消防局消防隊長、事發現場總指揮詹德鵬,寶林消防局總隊目鄭樹榮,消防員譚東輝及消防員梁彥聰。

乘坐升降台消防車F332前往尚德停車場A,在尚德邨尚明樓外遇到巴士阻路,未能前行,由唐明街穿過停車場,徒步到達停車場消防控制室,看見一批防暴警員在廣明苑近寶康路迴旋處。

「細搶救車」F253,駛至唐明街及唐俊街十字路口,路口下方有防暴警察,上方有示威者,唐明街路上有雜物、磚、膠粒等路障。

黎偉傑將情況通知總指揮詹德鵬,之後叫司機掉頭,駛至寶康路一個巴士站停車。

「細搶救車」F253除司機外,黎偉傑與另外四名隊員,背上呼吸輔助器及將面罩掛在頸上,下車步行至尚德邨尚智樓的消防控制室,匯合事發現場總指揮詹德鵬。

詹德鵬指派黎偉傑與另一隊員黃康杰,到停車場A二樓巡查,其他隊員到其他樓層,主管留在控制室。

零時五十六分,消防分兩隊搜查,消防隊目鄧智恒與隊員岑嶺峯負責停車場三樓,消防隊目黎偉傑與同僚黃康杰負責停車場二樓。

鄧智恒與岑嶺峯分開左右兩邊巡邏,鄧智恒發現泊車位附近,一個消防「撳手掣」被打破,旁邊的消防喉轆被拉出十多米,現場沒有火警跡象,相信拉喉不是為救火。

凌晨一時,周梓樂仍未回家,周德明在手機看到兒子仍然在線。

凌晨一時一分,黎偉傑與黃康杰乘升降機到停車場二樓巡查,有火警信號燈在閃,有市民快步行走,不見有防暴警察,不見有人爭執、追逐。

黎偉傑嗅到催淚彈氣味,但影響不大,毋須戴上面罩。

消防隊目鄧智恒到達三樓,出升降機步行數步,嗅到「少少刺鼻」氣味,「可能係催淚煙」,令他「眼乾」,但味道不濃烈,亦不見煙。

消防員岑嶺峯在停車場三樓巡邏,沿途沒有發現異樣,由三樓走到「大二樓」,打算與鄧智恒會合,但未能遇上。

岑嶺峯用無線電聯絡,但訊號好差,當時他不知道停車場二樓有上下半層之分,「有少少迷路」,繼續在「大二樓」巡視。

凌晨一時一分三十九秒,停車場一處監控鏡頭,拍到周梓樂從二樓步行至三樓,步速正常,沒有被追逐,周梓樂在按電話和四處張望。

莫漢斌由「細二樓」,走到外圍近單車館行人路,望向唐明苑對出街道,被警員以電筒照射,十多秒後,繞過升降機轉去近尚德商場行人路。

莫漢斌沒有佩戴口罩,嗅到催淚彈氣味,走入停車場內,返回升降機位置,期間見到消防員行過。

凌晨一時二分二十四秒,二樓停車場一個鏡頭(編號C30),拍到一部七人車車頂出現閃光,停車場三樓有一個黑影墜下。

莫漢斌繞過升降機,返回近單車館行人路,見到前方約十米,有人「瞓喺行人路」,身邊無任何人,他無看清傷者姿勢,無留意是否面部朝天,不以為意繼續「㩒電話」。

在三樓的崔家朗跑到最近的石壆向外望,見到遠處有至少兩部警車,一名防暴警察「叉住手」站在警車旁邊,他想看近處地面情況,踮腳向外望。

向下望時,見到有人倒臥二樓地上,頭旁邊有一灘血,眼鏡脫落到頭部附近位置,背向「細二樓」石壆,面向外街,姿勢介乎側身與趴在地。

崔家朗跑落二樓,問傷者「有無事?」
傷者沒有回應,崔家朗隨即大叫有人受傷,由停車場跑向天橋找人求救,邊跑邊叫「救命要first aid,有大鑊嘢」。

坐在「細二樓」石壆上的尹攜珍轉身望一眼,發現「地下有啲嘢,有個細路瞓喺地下唔郁」,尹攜珍走到升降機附近,看看有沒有消防員或保安員。

莫漢斌想起曾見過消防員,沿行車路上「大二樓」,不見有消防員,跑回「細二樓」,打算到尚德商場尋求協助,跑到升降機位置時,在商場附近的人已散去,莫漢斌折返回到傷者倒地位置。

凌晨一時三分,蒙偉傑與朋友循崔家朗跑來方向,走到停車場二樓外圍行人路,見到傷者倒在地上。
「有少少趴低,頭向籃球場方向」
「有少少微屈膝,頭貼地」
「兩手沒有舉高,放在腰間位」
「給我感覺他曾經想起身」
「佢隻腳一度微微想撐起」
「沒有聽過傷者發出任何聲音」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bilibili(華語版)
https://space.bilibili.com/1526133718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