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情場屠夫 斬殺飛魚捧頭親吻(中)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梁百鳴在警誡錄影會面時,對葵青區重案組警長蔡展輝說,案發前一日買「蘭保刀」和短尖刀時,已「準備聽日或者遲啲去殺我女朋友」。

案發前在李睿怡單位外的後樓梯等待,李睿怡出來時在門口截住她,與她入屋傾談,追問李睿怡是否還愛他並要求復合。
李睿怡斷然拒絕說:「無人鍾意自己個男朋友成日走去自殺。」

李睿怡稱已另結新歡,梁百鳴認為李睿怡「一定唔會有第二個。」,聲淚俱下要求復合,李睿怡以粗口罵他︰「你點似一個男人,你手又跛,又無嘢做,我點同你一齊!」

梁百鳴上前擁抱李睿怡但遭推開,揚言如他不離開會報警。

梁百鳴怒不可遏,趁李睿怡轉身,取出「蘭保刀」劈落她的頸和頭,李睿怡在門口中刀後不斷道歉,梁百鳴繼續狂劈,李睿怡逃入屋內。

梁百鳴在客廳向李睿怡頭及頸部,斬了四十至五十次,李睿怡用手擋格及護頭,身中多刀的李睿怡發出最後哀求,要求不要殺她:「對唔住,唔好……我唔想你受傷先話有新男友。」

梁百鳴沒有停手,李睿怡傷重倒地,梁百鳴以「蘭保刀」插入李睿怡的喉嚨,半把刀穿透頸項外露,掛在喉嚨上,梁百鳴從腰間取出尖刀,以尖刀插心臟十五次。

梁百鳴之後拔出「蘭保刀」,用刀割下頭顱,放在李睿怡左前臂與腰部之間。

梁百鳴進入李睿怡睡房放下身份證及遺書,爬出窗外準備跳樓自殺,想起李睿怡說過:「你媽咪寧願知個仔坐監,生存緊,好過白頭人送黑頭人。」
梁百鳴打消自殺念頭,回到廳中,看到傷痕纍纍,身首異處的李睿怡,感到「很肉酸好難睇」,脫下外套蓋在屍身。

梁百鳴坐在屍體旁邊,這時,鄭巧如打電話來,梁百鳴要求她報警,鄭巧如以為他說笑,問他「知唔知殺人有咩後果?」,梁百鳴回應「要坐監」,鄭巧如才即時報警。

梁百鳴說,他想用刀自殺,但找不到刀,突然想知道李睿怡與「新男友」之間的事,取出李睿怡的手機查閱紀錄,知道李睿怡最後與新男友阿文通話。
梁百鳴按下電話號碼,接通後詢問對方是何人,對方立即收線。

梁百鳴說,案發時既傷心又憤怒,所以襲擊李睿怡,但忘記為何「會嬲」。
案發前一天購買「蘭保刀」,是「諗住嚇佢,否則我死畀你睇」,強調「我根本無心諗住殺佢」。

梁百鳴對探員說:「我有罪惡感、後悔,要承擔責任,對唔住佢屋企人,對唔住我自己屋企人,對唔住佢。」

探員問梁百鳴為何下毒手,梁百鳴說:「我想佢死!」

探員再問為何要插心十多刀、用刀貫穿頸,梁百鳴說:「我想佢死!」

探員再問為何割下頭顱,梁百鳴說:「我想佢死!」

梁百鳴補充說,戴運動用的護腕犯案,目的是「等我自己手腕大力啲去斬佢」。

梁百鳴說:「李睿怡曾對我說,我寧願你殺第二個,好過自殺,我認為她是暗示我殺她。」

梁百鳴的母親對探員說:「從未見過阿鳴(梁百鳴)咁投入,佢有家用都唔畀我,反而畀佢,在月曆上寫下阿怡(李睿怡)的生活細節,例如寫上『接返工』、『接放工』,阿怡會織溫暖牌頸巾給阿鳴,氹得阿鳴不知幾開心。」

「阿怡好活潑開朗,不過可能因為年紀重細,好細路女,成日要人就佢,佢要阿鳴陪佢入廁所沖涼,有時發脾氣又要阿鳴呵番,我無乜所謂,個仔鍾意就得,我當多個女。」

梁百鳴其後被安排見精神科醫生,精神科醫生阮長亨檢驗梁百鳴時,他首次提及案中一個令人驚慄情節。
梁百鳴說,用「蘭保刀」花了一分鐘時間,將李睿怡的頸椎鋸斷,雙手捧起仍滴血的頭顱,對着嘴唇深深一吻,之後,將頭顱放到李睿怡的左前臂與腰部之間。

梁百鳴又說,案發日(3月7日)到李睿怡寓所,打算以「蘭保刀」指嚇她,希望跟她復合,李睿怡沒有被嚇倒,反以粗口罵他。

探員接到精神科醫生報告後,再為梁百鳴錄警誡口供。

梁百鳴承認,刺李睿怡心臟是希望她死,割下頭顱是要「確保她一定死」,為達到置諸死地目的,下刀要夠大力,所以刻意戴上護腕。

在另一次錄影會面中,梁百鳴改變講法,說當日上門只為「箍煲」,帶刀是為「箍煲」失敗後當場自殺,死者罵他「手又跛、無工做、唔係男人」,他在盛怒中失控犯案,對行兇過程「失憶」。

梁百鳴稍後被落案控以一項謀殺罪名,3月8日在屯門裁判法院提堂,暫時毋須答辯,裁判官接納控方申請,把案件押後至本月13日,改到荃灣裁判法院再提堂,以待警方進行認人手續,被告期間須還押警方看管。

早上九時,李睿怡的二姊與男友,到葵涌殮房辦理認屍手續,殮房人員為免死者家人太傷心和震驚,先將人頭用針線縫回頸項上,頸部下身體全部用布蓋上,讓家人只看到容貌。

中午十二時,法醫英浩雲在殮房檢驗身首異處的屍體。
屍體共有六十六組切、插、瘀、擦傷傷勢,頭及頸佔三十五處,分別在頭頂、後腦、面部、下巴等位置,部分頭皮被斬至飛脫。

餘下傷勢分散在身軀及四肢,主要分布在心、雙手等部位,當中大部分為割傷及刺傷,也有擦傷和瘀傷。

左胸近心臟位置,被刺了十五下,入口處非常集中,貫穿胸腔並刺中心肺,法醫將之視為一個傷處。
腹部在同一位置中了六刀,同樣當成一個傷處,頭顱雖是用很多刀才被割下,但未能數清下刀數目,也僅當成一個傷處。

雖然傷及心、肺、腎等器官,但內出血不多,胸腹傷口分布密集,可斷定頭頸先被襲擊,到不能動彈甚至死亡後,才被兇手密集攻擊胸腹等部位,才會出血量少。

屍體有十一組傷勢,其中心臟遭尖刀插十五次,胸口多處被襲,兇刀曾深入刺穿肺部,右乳房下方遭兇刀以水平方向由右貫穿左邊,由於頭部外傷導致失血量多,就算心臟被傷,內出血量也不會太多。

雙手共有十八組傷勢、左腳有兩組,雙手大部分傷勢推斷在逃避侵襲時造成,左手虎口傷勢最嚴重,切口長至逾十一厘米。

頸部傷口切痕呈現不規則形狀,相信來自「蘭保刀」,難辨別下刀次數,相信頭顱被割下時,死者已不再動彈。

兇手並非胡亂下刀,而是小心從第二節及第三節頸椎之間軟骨下手,由於軟骨是啫喱狀軟組織,在骨與骨之間軟骨處下刀,較易割下頭顱,未能確定死者被割頭時是否仍生存,因此未能推斷哪處為最致命受傷位置。

下午三時,葵青警區重案組第二隊探員,將兇刀和多個血掌印,帶到殮房,核對女死者身上的傷口和證據,驗屍於下午四時結束。

3月13日,梁百鳴在荃灣裁判法院再度提訊,控方透露,旺角一家運動店東主,認出被告在事發前一日,曾往購買兩把刀。
女死者兩名親友確認被告在事發當日,曾出現死者住所樓下,當時他表示要交還衣服給死者。

被告毋須答辯,控方申請將案押後至今年4月10日,待諮詢律政司意見後再提訊,期間繼續反對被告保釋,還押監房看管。

李睿怡命案仍在初級偵訊階段,他的十六歲姓溫學妹,險死在情人刀下。
受害人與一名十七歲姓葉青年相戀,早前情海翻波,受害提出分手,青年依依不捨,一直苦苦相纏。

3月23日下午一時,青年到鄰近石籬邨的安蔭邨祥蔭樓受害人寓所,企圖挽回女友芳心,受害人怕騷擾到家人,隨青年到五樓梯間傾談。

受害人堅拒復合後,青年拔刀相向,割傷受害人左邊頸部後,棄刀逃走。

受害人負傷到安蔭邨商場一間診所求醫,醫生見傷勢可疑,查問下知悉發生血案,立即代為報案,救護員接報到場將受害人送院,經醫治後並無大礙,情況穩定。

警方分別與受害人接觸及趕抵祥蔭樓現場調查,檢獲一柄染血利刀,將大廈閉路電視錄影帶返警署調查。

警員在區內尋找懷疑與案有關青年,約一小時後,警員發現疑人呆坐荔景邨公園內,立即將他拘捕,帶署扣查。

3月31日,李睿怡在紅磡萬國殯儀館設靈,靈堂中央放有遺照,橫匾寫上「音容宛在」,下午二時大殮,採用道教儀式出殯,遺體其後運往葵涌火葬場火化。

4月10日,梁百鳴於荃灣法院再度提訊,法庭已安排案件於下月16日,在東區法院作交付審訊程序,以轉交高等法院審理,期間被告需繼續還押懲教署看管。

案件開審前,梁百鳴透過大律師,以犯案時精神錯亂承認誤殺。

控方根據各方證據,認為梁百鳴雖有適應障礙及情緒抑鬱,但並非患上精神病影響他犯案時的判斷能力。

梁百鳴在案發前購入行兇用的兩把利刀,具預謀性質,控方拒絕接受梁百鳴承認誤殺罪。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山寨廣播(粵語版)
https://www.youtube.com/c/networkabc

西瓜視頻(華語版)
https://www.ixigua.com/home/2761604949869150

bilibili(華語版)
https://space.bilibili.com/1526133718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