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殺泰女漏網三年 狠漢劫殺女地勤(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香港迪士尼樂園採納風水師意見,樂園於2005年9月12日開幕。
中共政治局常委兼國家副主席曾慶紅,行政長官曾蔭權、迪士尼管理層,主持樂園開幕儀式,下午一時正式對外開放。

謝麗萍(40歲)在泰國出生,父母親是華僑,祖籍潮州。
家族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父親是泰緬珠寶大王,早年在泰國及緬甸開採寶石,近年進軍非洲馬達加斯加開採寶石礦。

謝麗萍在美國留學,取得大學學位,畢業後返回曼谷協助父親,能操英語、泰語、普通話,略懂廣東話。

謝麗萍信奉觀音,很喜歡小孩,與丈夫阿瀝(45歲)結婚十五年,無奈幾次小產。
兩人在2003年離婚,阿瀝仍繼續協助謝麗萍打理家族生意,在曼谷一間百貨公司內經營珠寶店。

謝麗萍與妹妹謝麗黛感情很好,謝麗黛婚後移民美國拉斯維加斯,兩人每天都有打長途電話或電郵聯絡。

不久,謝麗萍父親在非洲馬達加斯加車禍喪生,謝麗萍接掌家族珠寶生意,足跡遍布東南亞,謝麗萍善於交際,喜歡打扮,平日外出身上行頭逾百萬元。

謝麗萍其後結識澳洲籍男友穆勒(28歲),穆勒是攝影師,擔任娛樂事業及人事顧問工作,經常去香港招聘專業人士到泰國工作。

謝麗萍很喜歡米奇老鼠,是超級迪士尼樂園迷,去遍全球所有迪士尼樂園,原想在香港迪士尼樂園首日開幕來港。
穆勒於2005年10月到香港公幹,為與男友一齊遊樂園,留下美好回憶,寧願錯過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

10月10日兩人由泰國來香港,預計逗留五日,10月13日結伴遊香港迪士尼樂園,10月14日返回泰國。

留港期間,謝麗萍除協助男友搜集資料,還順道探討在香港開設珠寶店的商機。

10月11日,謝麗萍到灣仔稅務大樓九樓查詢開店事宜,同時到影視處為男友索取關於電影製作的書,當日是重陽節假期,她白走一趟。

10月12日下午二時許,謝麗萍向男友表示到尖沙嘴購物,帶同護照、兩張信用卡、少量現金,離開窩打老道京華國際酒店,登上酒店穿梭巴士到尖沙嘴天星小輪碼頭,乘小輪到灣仔稅務大樓,之後失去其蹤影。

謝麗黛與姊姊失去聯絡,打電話給前姊夫阿瀝請他到香港跟進。

10月13日早上,穆勒發現謝麗萍失蹤,向泰國駐港總領事館求助,並且報警。

西九龍失蹤人口調查組接手調查,翻查出入境紀錄後,證實謝麗萍未有離港,將謝麗萍資料及照片發給各區前線警員,留意謝麗萍行蹤,一直未有發現。

10月16日,阿瀝由泰國到香港,與警方聯絡,翌日到泰國領事館,之後首次與穆勒見面。
10月18日,阿瀝返回泰國。

10月24日早上九時許,姓譚(53歲)外判承辦商維修技工,進入稅務大樓三十三樓環境保護署風櫃房工作。

中午十二時三十分,維修技工用梯攀上離地三公尺的風櫃頂維修,發現一具女性屍體,面部朝天仰臥在風機頂,頭部被一個紅色膠袋套住,旁邊放置一對黑色Chanel高跟涼鞋,屍身開始腐爛及發脹,相信死去一段時間,維修技工通知姓黃(40歲)保安員報警。

警員及救護員到場,證實該名女子已經死亡,環境保護署署長郭家強亦有到場了解情況。

港島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馬宏洲到場,指派探員做地氈式搜查。
探員向各樓層人員錄取口供,檢走近期各出入口閉路電視錄影帶逐一翻查。

法醫及鑑證科人員到場,由於屍身已發脹開始腐爛,鑑證科人員未能確定死者身份及年齡。

下午五時許,仵工將屍體舁送西環域多利殮房,待法醫進一步剖屍檢驗。

發現屍體現場為環境保護署辦公室冷氣風機房,房間面積約四百呎,房內裝有一部風機櫃,高七呎、寬八呎、深六呎,櫃腳離地約兩呎,有支架承高,櫃頂離天花板約三至四呎。

風機房位於環境保護署辦公室內,平日會上鎖,只准工作人員出入,職員進入辦事處需按密碼,訪客亦要經過接待處,外人難以潛入冷氣風機房。

本月初,冷氣風機房以合約招標進行維修工程,開始有外判公司工人出入工作。

稅務大樓內的公眾及載貨升降機,當時未裝置閉路電視,增加調查困難。

灣仔警區署理警司(刑事)梁永基表示,風櫃機房並非一般人可隨意進入,屍體的擺放位置必須爬梯方可到達。
死者雙手被反綁,案件不尋常,死者無表面傷痕及身份證明文件,相信已死去多日。

泰國駐港副總領事梅碧珍看到晚間電視新聞,發現女死者外形與謝麗萍極似,主動聯絡警方。

警方聯絡謝麗萍男友晚上十時到殮房認屍,初步證實死者身份。
不過,仍需驗基因作進一步確定,案件列謀殺案,港島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

梅碧珍已聯絡謝麗萍在泰國的家人,正安排他們來港處理後事,會盡量提供協助。

10月25日,謝麗萍在泰國的堂兄謝樂全到港,帶同家族成員基因樣本,協助核實謝麗萍身份。

法醫初步驗屍,死者身高約1.56米、體重約44公斤,身穿白色短袖T恤,深色長褲,另有一對涼鞋,屍體頭部被一個紅色膠袋套住並打結。

雙手被兩條黑索帶反綁,戴一對珍珠耳環,左耳多戴一隻金耳環,左手戴勞力士手錶和手鏈,屍體已發黑。

死者生前可能遭哥羅芳迷暈,屍體頸部及胸部發現有抓傷傷痕,身上無其他嚴重傷處及勒死痕跡。

死者右胸中刀但並非致命傷,懷疑窒息致死,屍體嚴重發脹,需毒理化驗進一步確定死因。

香港大學醫學院病理學助理教授馬宣立表示,一般室溫下,人死亡約三十小時後開始腐爛,屍體腐爛速度受環境溫度影響甚大。

屍體放在風機房的大風機頂部,該部冷氣風機周一至周五均會運作,會產生一定熱量,周六、周日或會暫停運作。

冷風機時開時關,室內會產生攝氏十度左右溫差,屍體腐爛速度時快時慢,法醫推測死亡時間的難度大增。

案件發生在稅務大樓內三十三樓風櫃房,女屍藏於離地三米的風機櫃頂,以一人之力,較難將屍體抬上櫃頂,探員推測兇徒可能超過一人。

探員對案情有些地方無法想得通,藏屍房間連日都有工人工作,兇手為何要將屍體藏在「人來人往」的地方?
若想屍體早日被發現,又何必藏在櫃頂?
兇手殺人後藏起屍體,等候適當時間運走?
兇手藏屍,是為增加自己的逃走時間?

死者謝麗萍衣著光鮮及珠光寶氣,探員推測她被人尾隨行劫,掠財後殺人滅口。
兇手為何沒有拿走死者的名貴勞力士手錶?
兇手若然行劫,為何會選稅務大樓落手?

稅務大樓內的十三號升降機,雖是職員專用,但訪客也可使用,這部升降機內沒有閉路電視,升降機到達三十三樓,右轉是藏屍的風櫃機房。

探員懷疑兇徒熟悉現場環境而且具備訪客身份,可能是在大廈內工作的裝修工人或清潔工人。

探員在稅務大樓及附近四個地鐵站,取得閉路電視錄影資料,接見超過三十人,未發現任何重要線索或可疑人物。

10月26日,泰國外交部接獲香港警方通知,拘捕一名懷疑與案有關男子。

10月27日,探員為稅務大樓內包括影視處職員錄取口供,內容主要圍繞是否見過死者,工作時出入情況等。

探員向外判維修公司工人逐個單獨問話,主要查詢工作範疇,案發前後動向及其他工友資料。

科學鑑證人員先後到現場及殮房,化驗及檢視早前放下的顯影劑,未有重大發現。

探員查到謝麗萍的信用卡,10月14日凌晨,有人在大埔一家銀行,企圖提取兩萬元,因密碼多番不符,信用卡被提款機沒收。

探員核對曾被接見的三十多名外判工人資料,發現一名叫蘇錦棠的外聘冷氣技工在大埔居住。

探員到蘇錦棠大埔太和邨居和樓住所調查,沒搜到可疑物品,僅記下他的八達通卡號碼。

泰國駐港總領事館發言人稱,謝麗萍的家人已抵港,正協助警方調查。

阿瀝最近一次與謝麗萍見面,在2005年農曆新年,謝麗萍到阿瀝的珠寶店,向職員派發利是。

謝麗萍的胞妹謝麗黛將會到香港,安排將屍體運返曼谷安葬。

謝麗萍家屬正等候香港警方提供驗屍報告,若發現有疑問,遺體運返泰國後,可能會再聘請法醫檢驗,以確定死因。

11月2日,謝麗萍屍體在香港火化,家人將骨灰帶回泰國。

11月5日晚上,警方在《警訊》節目中,就謝麗萍兇殺案作出呼籲,希望市民提供資料協助破案。

謝麗萍身形瘦削、約1.55米高,蓄黑色長髮但部份頭髮染為紅色,遇害時身穿白色T恤及黑色長褲,佩戴一隻金銀色勞力士名錶及一條銀色手鏈。

謝麗萍刻有MNG字樣的小型黑色手提包,內有兩部手機、一枚仿鑽石戒指,謝麗萍的護照、兩張信用卡,案發後不知所終。

2006年1月23日,謝麗萍命案調查無進展,警方及謝麗萍兩名親友聯合懸賞共七十萬元,發布謝麗萍照片,緝拿案中兇徒歸案,有效期至2006年7月23日。

這宗案件成為懸案,三年後又有一名女子,命喪同一名兇徒之手。

丘曉彥(21歲)是大埔錦山村原居民,父親丘錦明是大埔錦山村三名村長之一,從事道路維修工作,丘錦明的妻子任職會計。

丘曉彥與父母及胞弟(15歲),同住錦山村一間兩層高村屋,姊弟同在區內迦密聖道中學就讀,親友說她樣貌甜美斯文,是父母掌上明珠。

丘曉彥是迦密聖道中學1998年創校首批學生,由中一讀至中七,在校內表現優異。
2003年曾參加微型小說創作比賽,以題為《原諒》的散文,獲得高中組嘉許狀。
2005年中七畢業,是第一屆畢業生,畢業後,仍與老師保持聯絡。

在學期間,丘曉彥與同校同學朱永強拍拖四年,這是兩個人的初戀,畢業後因性格不合分手。

朱永強與家人同住大埔太和邨新和樓一單位,一直對丘曉彥念念不忘,引致情緒異常,需接受心理治療,情況已好轉,自置客貨車從事運輸工作。

2006年6月,丘曉彥加入怡中航空服務公司工作,怡中是在香港國際機場提供地勤服務的代理商。

丘曉彥工作熱心及有責任感,深得上司賞識,與同事關係融洽,丘曉彥與貨運部主任許震,因工作認識,成為戀人。

丘曉彥平日凌晨十二時下班,由機場乘搭機場巴士E41號線(機場巴士E41號來往大埔頭及機場博覽館),約一時半在大埔汀角路消防局門外巴士站下車,步行經過太和邨商場、橫過錦和橋,橋的另一端就是大埔錦山村,凌晨時份,該處十分僻靜,途人稀少。

2008年5月15日凌晨,丘曉彥沒有回家,與家人失聯。

早上五時許,許震接到丘曉彥傳來手機短訊,說要幫朋友需離開幾日,請許震代向公司請假,許震打電話給丘曉彥,電話接通但沒有人聽。

這天,丘曉彥沒有上班,她的同事打電話找她,才知她已經失蹤,丘曉彥家人曾在錦山村及山上搜尋均無結果。

為安全起見,丘曉彥家人到大埔警署報案求助,丘曉彥失蹤未超過二十四小時,無跡象顯示有危險,警方僅作備案處理。

下午,丘錦明收到丘曉彥手機發出的短訊,內容大意為:「爸爸,不用掛念我,我會在三、四日後返家,我急需用錢幫朋友,請你存一筆錢入我的銀行戶口。」

丘錦明看完短訊半信半疑,到警署報案,5月16日,案件交由失蹤人口調查組跟進。

探員手持丘曉彥相片在錦山村、石鼓壟村一帶,進行問卷調查,但無發現。

探員到機場查問丘曉彥的男友許震,許震說不知道丘曉彥下落。

5月17日,丘曉彥母親與許震,到銀行翻查丘曉彥戶口記錄。
發現在5月15日及16日,於大埔墟不同銀行櫃員機,丘曉彥戶口合共被提走四萬港元現金,戶口僅剩兩萬餘元。
初時以為是丘曉彥自行提取,不以為意。

5月19日,丘曉彥母親再查戶口時,發現最後兩萬元亦在5月17日被提取。
丘曉彥母親通知警方調查,探員懷疑丘曉彥於5月15日凌晨,在太和邨櫃員機提款時,被匪徒擄劫。

丘錦明與親友帶同棍棒到附近山頭搜索,傷心地說:「尋回屍體也好。」

新界北總部區域罪案組第三小隊,接手調查丘曉彥失蹤案。

5月21日,許震收到用丘曉彥手機發出的短訊,內容是:「贖金由一蚊至五十萬任你揀。」
最終要求許震交出贖金十萬元,否則會撕票,許震報警,新界北重案組第3A隊接手調查。

高級警司(刑事)江世昌統籌行動,派出刑事情報科R隊及跟蹤支援隊協助追查。

探員要求電訊網絡商提供協助,發現丘曉彥的手機短訊,在大埔、觀塘、油麻地發出。

探員指示許震續與綁匪以短訊聯絡,向綁匪索取丘曉彥新照片或親自發聲,均未能如願,綁匪只催促交付贖款,探員懷疑綁匪已「撕票」。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山寨廣播(粵語版)
https://www.youtube.com/c/networkabc

西瓜視頻(華語版)
https://www.ixigua.com/home/2761604949869150

bilibili(華語版)
https://space.bilibili.com/1526133718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