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狂漢殺妻女自殘 一刀四命(下)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新界北總區重案組探員接見五十名證人,鄰居黃太表示,她的幼子與遇害女童年紀相若,經常一起在走廊玩耍,她曾邀請女童回家飲湯,介紹她們入讀其子曾經就讀的世德幼稚園,兩女童趣致可愛,慘死實在太無辜。

兩名女童入讀的幼稚園校長吳瑞珍形容,兩名女童「很乖、很聽話」,慘劇發生後,老師們表現悲傷,相信同事有能力調解心情。

4月14日中午十二時許,兇案現場解封,探員帶同李柏森與前妻所生的兒子李財星,到現場搜集證物,逗留半小時後離去。

4月16日,金淑英遇害當日有否報警求助愈鬧愈大,維安中心多名舍友力證金淑英當日曾報警求助,希望警方派人陪她回家。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馬維騄重申,翻查案發前二十四小時元朗區所有報案記錄,沒有發現金淑英報案。
警方查看案發當日天恒邨恒運樓的錄影帶,無見到警員在大廈出現,只見金淑英獨自返家。

4月17日,金淑英與兩名女兒的「頭七」,李柏森的心、肝、脾、肺、腎,各項功能都已衰退,生命危在旦夕。

新界北總區指揮官陳德立在記者會承認,當日報案室警長會見金淑英後,無記錄在案。
警方電腦資料沒有相關記錄,因而引起誤會,以為金淑英無報過案。

4月19日,李柏森情況好轉,已經甦醒,李柏森稱開口講話時胸口劇痛,探員暫時仍未能替他錄取口供。

金淑英、李子雲、李燕利,在紅磡華豐街三清道堂設靈。

4月20日,金淑英的三妹,回四川取得雙程證,由鄉間抵達深圳,日內會來港替長姊及兩名姨甥女辦理後事。

4月23日,金淑英三母女回魂夜,金淑英兩名胞妹由深圳持雙程證來港辦理後事。

同日早上九時零七分,李柏森傷重不治,警方由始至終都無法向他錄取口供,兇案真相永遠成謎。

下午二時,屍體由仵工送往富山殮房,李柏森和前妻所生的兒子李財星到殮房認屍。

法醫驗屍時發現,李柏森腹部所中三刀由右橫劏,傷及幾條大動脈引致大量出血,主要內臟長期血液供應不足導致衰竭,腦部長時間缺氧終告不治。

新界北總區重案組第二隊主管溫達偉表示,案中關鍵人物全部死亡,案件表面上告一段落,實際離結案尚有頗長時間,警方仍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搜集環境證據、驗屍及最後毒理報告等。

這宗案件受到社會人士關注,將會召開死因庭,屆時警方會將證據呈堂,由陪審團作結論。
案發後,這宗倫常兇案出現不少疑團,主要圍繞在李柏森與妻子爆發衝突的原因,兇手對三母女狠下毒手動機,若李柏森與妻子均曾用刀刺傷對方,究竟是誰先動手?

探員翻看恒運樓大堂閉路電視錄影帶,發現李柏森一家四口,案發當日下午二時許一同進入大廈。
三母女屍體在當日晚上七時許被發現,她們分別身中多刀,法醫從體溫估計,相信她們在下午三時許遇害,即一家人返家後一小時發生血案。

李柏森在晚上七時負傷報案時對警方說,妻子剛斬死兩名女兒,向他腹部連刺三刀,之後自殺身亡。

法醫觀察李柏森腹部傷口的血液流失情況,估計他應在下午六時許受傷,即三母女遇害後三小時,亦即李柏森報案前不足一小時。

鑑證科人員,根據三具屍體及李柏森身上的「血濺」方向,推測到當時「斬人」與「自刺」情況。
根據這些資料,推斷李柏森殺害妻女後,三小時再自刺腹部,然後報警誣陷妻子殺人。

4月24日下午五時半,恒運樓案發單位對開的空地舉行超度法事,祭壇上放置金淑英及兩名女兒黑白遺照,祭品包括小朋友喜愛的漢堡包和餅乾等。

兩名女童都改隨母親的姓氏,法師解釋,由於大家認定女童被其父所殺,做法事時要更改她們的姓氏。

九名道士誦經超度亡魂,現場聚集了超過一百人。

4月25日,金淑英與兩名女兒在沙田寶福紀念館設靈,近百人於天恒邨舉行路祭,遊行到天水圍警署及送上一盤紅辣椒,以示「血的控訴」。

4月26日早上十時,金淑英與兩名女兒出殯,喪禮採用道教儀式,致祭者包括婦女團體代表。

遺體移送粉嶺和合石火葬場火化,骨灰暫放道堂,其後運返深圳布吉沙灣安葬。

2005年4月11日,金淑英及兩名女兒死忌,金老太不辭勞苦,由四川來到深圳布吉,為愛女及孫女兒上香致祭。

8月15日,天恒邨倫常滅門案開死因庭,聆訊會傳召十八位證人,包括天水圍警署報案室當值警長,維安庇護中心宿友「阿咪」許美瓊,警察訓練學校導師,社署三人小組成員的港大社工系教授周永新,曾接觸金淑英的社署職員等。

金淑英同鄉李琴作供時表示,李柏森與妻子金淑英關係欠佳,除虐打妻子外,連一對女兒也不放過,慘劇發生前,金淑英曾報警說李柏森非禮女兒。

8月16日,代表死者家屬提問的律師何俊仁,詢問駐守天水圍警署的軍裝偵緝警員黃偉強,為何沒帶李柏森返警署調查。

黃偉強說,金淑英不打算追究李柏森,事件不涉刑事罪行,所以沒將李柏森帶署調查,當時認為已有足夠能力處理,所以通知不用派警車到來。

死因裁判官韋達認為當時應派警車到場,說:「無將事件當係緊急,如果有應該一早派衝鋒隊員到場,無理由派兩個『行咇』警員去做!」

8月18日,社會福利主任黃美芬供稱,金淑英雖然曾透露丈夫藏刀,但在其家中找不到刀,不排除是她多疑,判定她無即時危險。

死因裁判官質疑,社工應意識到金淑英身處的情況並非安全。

導演許鞍華現身死因聆訊法庭,她表示為搜集資料前來旁聽。
她後來根據這案拍了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電影於2009年在香港上映,天水圍亦因這部電影被稱為「悲情城市」。

8月23日,高級消防員隊目蔡愉平作供時指出,消防員在警方及救護員到場後爆門進入單位,發現金淑英旁躺着一名女童,另一女童躺在窗口對下地上,三人全無反應,李柏森的手在動及仍有脈搏,將他送院搶救。

8月24日,案發當日於天水圍警署當值的助理值日官,曾令港警長出庭作供,他於1981年加入警隊。

曾令港說,4月11日中午,他在天水圍警署報案室內接見金淑英,金淑英一開始便要求警方派人陪她返家接女兒。

金淑英說自離家出走後,每次與丈夫見面都會爭吵,擔心回家後,丈夫會毆打她及傷害兩名女兒。

8月25日,曾令港繼續作供,他說:「當時我評估過佢丈夫帶兩個女出街,證實佢兩個女安全,當時無人在屋企。第二樣係佢住在庇護中心,佢當時係安全。第三樣,我睇過佢提供以往的報案記錄,只係一單普通家庭糾紛案件,因為咁,我評估佢無即時危險。」

曾令港當日無為金淑英報案一事「落簿」記錄,理由是「當時無派人處理,所以無即時記錄」。

9月5日,經過四個多星期十三日聆訊,傳召二十名證人,詳細研究李柏森一家四口遇害前後情況後,五名男陪審團退庭商議四個半小時,一致裁定金淑英及一對女兒死於非法被殺,李柏森死於自殺。

陪審團針對警方、社署和志願團體,作出十項建議,當中包括:
警方︰
1.劃一調查程序,例如查問清單、設計記錄表。
2.完成調查前,無權將案件分類「降級」。
3.前線警員不應扮演調解角色。
4.發生較多家庭暴力案區域,該區警員須增加培訓。
5.設立機制監管當值警官,記錄所有報案記錄。

警方回應︰警方一向重視家庭暴力事件,不斷改善處理家庭暴力的機制和程序,警方會仔細研究及考慮建議。

社署及志願團體︰
1.考慮將社工傳呼機號碼告知求助人士。
2.轉介個案時,提供有關文件及會面記錄。
3.「多專業會議」須考慮案件整體情況。
4.社署要監察志願團體提供的社工訓練,確保訓練質素與社署一樣。
5.建議志願團體設機制確保高級職員,定期檢查所有個案記錄。

社署回應︰
1.加強社工培訓及檢討「多專業會議」。
2.跟進天水圍家庭服務檢討小組報告建議。
3.教育公眾不可容忍家庭暴力。

社聯回應︰
1.幫助業界訂立危機處理機制。
2.由資深社工處理較複雜案件。
3.研究夜間家庭暴力危機支援。
4.業界須為社工提供家庭暴力及法律方面培訓,邀美國培訓員來港作小組培訓。

金淑英家屬向社會人士發出的公開信

我們是天水圍家庭暴力受難者,金淑英、李子雲、李燕利的家屬。今次我們是為家姊及兩位外甥女,在香港被殺的事件而來到香港。
作為死者家屬,我們都好想了解,我們滿懷希望想來到香港一家團聚的親人,為甚麼最後竟然會死於非命呢?
究竟我們的家人在踏入香港之後,點解結果會是步入死亡之路,我們很想知道……

其實我們的家姊可以一個人走(離家)便算,但她一直都為兩個可憐的女兒留下,我們家姊是一個新移民婦女,初來到香港是好想一家人好好地生活。

當時我家姊很徬徨,其實我家姊由2004年1月單程來香港到死前,整個人都在變,變得愈來愈消瘦、憔悴及憂慮,我們都見到亦很擔心,為甚麼那些專業的社工會看不到呢?為甚麼她四處求助,都得不到適當的支援呢?

今日家姊跟兩個小朋友都死了,警方的律師在法庭上表示她們的死亡是不幸,但我們不接受這個「不幸」,因為我們相信這可以不是「不幸」。

死因庭上各部門及機構都嚴陣以待去面對聆訊,似乎大家都好重視事件,但這些重視來得太遲,為甚麼他們在未出事前不重視我家姊求助呢?

如果那些部門能夠嚴肅處理我家姊受到的威嚇,或者那慘劇不會發生。

社署及警方律師都表示他們的同事沒有水晶球,警方表示如果他們知道會造成慘劇,他們一定會做多一點。

社署律師更認為家姊沒有被打,而家姊所受的都是口頭恐嚇,所以不會被界定為家庭暴力個案。

事實那些處心積慮的施虐者都想逃避法律責任,他們會用一些沒有明顯痕跡的方法,去虐待及折磨太太。

如果這些典型虐妻的情況,警方及社署都不會介入及協助,最後各部門都是在等待悲劇的發生!

我想社署及警方都不需要有水晶球,因為只要有心去協助被虐婦女,多些關心她們,根本就不會導致悲劇發生!

我們家姊及兩個小朋友的事件,在死因庭中讓大家緊張了一陣子,但我們希望政府不會緊張一陣之後而做法照舊。

我們希望香港多些關心被虐婦女的權益,多些聽取她們的心聲及重視她們的困境。

最後,我希望香港人能夠汲取這件慘劇的經驗,誠心祝福香港以後不會發生這樣的慘劇。

2014年4月5日,天水圍金淑英一家滅門慘劇十周年,由受虐婦女組成的群福婦女權益會,在天水圍天恒邨為慘劇舉行默哀儀式。

權益會顧問鍾婉儀,要求政府將家暴條例刑事化,回復2008年前家庭暴力的定義。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山寨廣播(粵語版)
https://www.youtube.com/c/networkabc

西瓜視頻(華語版)
https://www.ixigua.com/home/2761604949869150

bilibili(華語版)
https://space.bilibili.com/1526133718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