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狂漢殺妻女自殘 一刀四命(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八十年代,李柏森在與堂妹李艷梅,由內地偷渡來港,做裝修工作。

金淑英祖籍四川,在成都仁壽縣一個農村家庭出生。
家中有父母及兩名妹妹,二妹叫金淑容,三妹叫金立敏。

仁壽縣離四川省成都市以南,約一百公里的荒脊山區。
金淑英的父母下田苦幹一年,收入約一千元人民幣。

金淑英讀書不多,性格懦弱且心軟。
1993年隨數以萬計年輕民工,千里南下廣東,希望能賺錢改善生活。
金淑英在圳賺到錢後,匯錢回鄉間供兩個妹妹讀書。

李柏森經常與友人到深圳尋歡。
1994年,由朋友介紹認識金淑英,金淑英當時二十一歲,較李柏森年輕十三年,兩人很快打得火熱,在布吉新三村租屋同居。
金淑英其後接了二妹金淑容到來一起居住。

1995年,李柏森認識地盤判頭莊錦輝,在他的地盤做散工,收入不錯。

1997年,李柏森與結婚十五年的妻子離婚,三名子女由前妻撫養,在元朗朗屏邨居住。

1998年,金淑英懷孕,李柏森到四川金淑英家中居住。
同年7月9日,兩人在四川註冊結婚,大女李燕利於8月3日出生。

李柏森斥資數萬元,請人在村口興建一幢兩層高磚屋,讓兩老頤養天年。
新屋隔涉及未置家具,兩老搬返舊屋居住。

其後,金淑英與女兒隨李柏森返回深圳,在布吉新三村租屋居住。

不久,李柏森被電單車撞傷,右腳鑲鋼片不良於行,走路時有些微跛。
李柏森因而失業,每月領取三千元綜援,他回到深圳與妻女一同生活。

金淑英的二妹金淑容到深圳打工,住在李柏森家中,發覺李柏森性格極不正常。
姨甥女吃飯時掉了一些飯粒在地,會招來打罵。

金淑容目睹李柏森因女兒不肯睡覺阻礙他休息,打傷女兒的臉至臉腫了幾天。

有一次,細女李子雲半夜睡不着,玩耍時吵醒李柏森,被李柏森掌摑至臉腫。

李柏森不喜歡家人外出,金淑容也不例外。
幾天後,金淑容與李柏森發生爭吵,搬到外面居住,自此沒有再見過面。

1999年,細女李子雲在四川成都出生,(金淑容在深圳沒有戶籍,要回鄉生育。)

為方便申請單程證,讓兩名女兒來香港,李柏森虛報兩名女兒是孖生姊妹。

2000年,大女李燕利兩歲,金淑英目睹李柏森用下體觸碰女兒私處。

2001年,金淑英在深圳工作時認識同鄉李琴,李琴發現細女李子雲眼部紅腫,金淑英說是被李柏森用木櫈打傷。

金淑英的三妹金立敏與港商結婚後,南來深圳,三姊妹終於在異鄉聚首一堂。

2002年農曆新年,金淑英帶同兩名女兒,與兩名妹妹一齊返鄉,一家人開開心心過春節。

2003年,李柏森接兩名女兒來港定居,獲編配天水圍天運邨公屋。

兩名小朋友每月共獲發六千元綜援金,在天華邨世德幼稚園就讀,學費及書簿費等開支都可報銷。

2003年8月,兩名女兒返內地探望金淑英時,投訴遭父親非禮。

2003年年底,金淑英與李柏森回四川探望父母,金淑英向父親哭訴遭丈夫虐打。
李柏森恐嚇她,除要殺死她和兩名女兒外,連岳丈、岳母、兩個小姨也不會放過,甚至多次揚言「殺人後要放火燒屋」。

金淑英的父親感到震驚,不過以為是夫妻吵架,一時衝口而出,未向女婿追究,反勸女兒要忍讓,事事順從丈夫。

2004年1月16日,金淑英取得單程證,來港與丈夫李柏森團聚,搬入天水圍天恒邨恒運樓二零八室居住。

金淑英是新移民,不合資格申請綜援金,來港定居後,曾到清潔公司任職,半日後即被李柏森恐嚇而要辭工。

李柏森收起兩名女兒的證件,要金淑英絕對服從及不能離開他。

李柏森為令金淑英留在家中,將她的衣服都剪爛。

金淑英長期受到丈夫虐打,最令她忍無可忍,是懷疑丈夫性侵一對女兒,李柏森多次恐嚇金淑英,說會斬死全家。

金淑英向社工尋求協助,聲稱李柏森隨意打罵妻女。

社工未能為金淑英解決問題,她到警署報案,希望警方能夠介入,金淑英之後被安排入住維安中心。

(受家庭問題影響的婦女及兒童,維安中心會為他們提供庇護住所)

2月9日,金淑英向社署求助,懷疑李柏森非禮女兒及買了兩把刀藏在家中。

警員安排金淑英與李柏森當面對質,金淑英因害怕而不敢講出真相,警方以無刑事成份,列作家庭糾紛處理。

2月15日,金淑英報案稱懷疑丈夫非禮一對女兒。
新界北重案組接手調查,安排臨床心理學家陪同錄取口供,兩女童當時沒有指證父親非禮,警方無法跟進。

李柏森否認觸摸女兒下體,解釋可能幫助兩女洗澡時觸及她們私處。
李柏森提到曾因失業無錢與妻爭吵,妻子之後帶兩女離家出走,徹夜未有歸家。

2月18日,金淑英到天水圍北家庭服務中心,與社工李麗雯提及家庭有問題,尋求意見。

金淑英對李麗雯說,兩名女兒在1997和1998年出世,並非孖生。
不過,內地發出的文件報稱出生日期相同,金淑英來港後才發現證件上出生日期有錯。

金淑英說,李柏森為此曾找黑社會成員,恐嚇元朗人民入境事務處職員,最後成功辦理證件來港。

李麗雯為免破壞雙方誠信,雖不相信金淑英的說話,但沒有再加查問。

這天,李柏森到深圳布吉找姨仔金淑容,發現對方不知去向。
返港後質問妻子亦不得要領,一怒之下,將妻子及細女李子雲趕走。

2月19日,鄰居黃太(黃麗晶),發現金淑英與細女李子雲瑟縮於走廊哭泣。
金淑英說被丈夫驅逐離家,兩母女衣物被扔出屋外。

黃太是元朗區區議員陸頌雄辦事處義工,建議她向陸頌雄求助。

金淑英對陸頌雄說,丈夫以她不合資格領取綜援將她趕走,金淑英懷疑丈夫在去年十二月,趁她返回內地時,非禮兩名女兒。

金淑英說,李柏森在半夜強逼她行房,她拒絕後,李柏森不准她睡覺,要她整晚坐在椅子,再用風扇吹她頭部,當捱不住睡在地上,李柏森就用凍水淋醒她。
陸頌雄建議金淑英報警處理,但她不願意。

陸頌雄將金淑英轉介社會福利署跟進,天水圍北綜合家庭服務中心。
社會服務總監徐少鳳安排社工接見金淑英,金淑英說被夫虐打,兩個女被丈夫非禮。

社署新界西保護家庭及兒童課社會福利主任黃美芬與金淑英會面,主要處理金淑英指控丈夫非禮兩女一事。

金淑英三母女,被安排入住維安中心,獲發放七百九十五元援助金應急。

金淑英對維安中心舍友說,李柏森經常買刀回家,她把刀拋落床底後,李柏森再買另一柄簇新利刀回來。
每次吃飯後,李柏森常聲言是「最後的晚餐」,將碗碟丟棄,把她的衣服剪爛。

金淑英與警方會面後,改變口供,決定不起訴李柏森。

2月20日,李柏森到元朗區議員周永勤辦事處,投訴社署將兩名女兒帶走影響綜援金額,希望周永勤能代與社署交涉。

周永勤多次聯絡黃美芬了解情況,一直未能取得聯絡,李柏森向鄧兆棠議員辦事處求助,亦無結果。

李柏森自行致電黃美芬查問妻兒下落,黃美芬安排同月26日接見他們一家。

2月24日,在維安中心住了五日後,金淑英帶同兩女兒返家團聚。

事後,金淑英曾向社署職員及陸頌雄致謝,陸頌雄擔心她會再受丈夫虐待,她表示與丈夫關係已好轉。

2月25日,李柏森因涉嫌非禮女兒,到警署錄取警誡口供,李柏森否認非禮。

李柏森辯稱由2003年起要獨力照顧兩名女兒,替她們洗澡,嚴冬時會三人共睡,女兒會坐他大腿互相親吻面龐,這屬父女親暱表現,不涉強逼行為。

2月26日,黃美芬在天水圍綜合中心,接見李柏森和長女李燕利。
李柏森強烈否認侵犯女兒,提高聲調說嬲金淑英對他所作的指控。

下午,黃美芬做家訪,金淑英說李柏森買了刀,兩人在屋內一齊找,但找不到。

金淑英承認只是從丈夫一句,「食得一餐就一餐」推斷自己有危險,說不清楚丈夫買刀的實際用途。

黃美芬判斷金淑英無即時危險,建議她或可向警方求助,金淑英改稱相信丈夫沒有非禮女兒。

2月28日,社工王少玲接到金淑英電話,金淑英表現驚慌,說丈夫買刀恐嚇她。

金淑英要求入住維安中心,王少玲將她轉介至維安中心居住。

2月29日,金淑英與兩名女兒入住維安中心。

3月5日,社工、老師及警方代表,召開「專業虐兒個案會議」,研究結果認為李柏森非禮女兒證據不成立。
金淑英也沒有被虐待徵象,將個案轉介回綜合家庭服務中心。
社署當時評估情況後,認為沒有家庭暴力問題,個案交回國際社會服務社作出婚姻調解。

金淑英其後被轉介入住維安中心,轉介信件清楚寫明,金淑英是因為被丈夫口頭恐嚇會殺人而受驚,所以要求帶同兩名女兒到中心暫避。

3月6日,金淑英私自離開維安中心回家,見李柏森孤單一人好淒涼而為他煮飯。

3月7日,黃美芬一度想向法庭申請保護令,將金淑英兩名女兒帶到安全地方,後來作罷。

3月8日,社署安排金淑英與李柏森會面,國際社會服務組社工陳凱欣跟進個案。
金淑英沒提及買刀被恐嚇的事,說婚姻問題和經濟困難導致兩人不和,在李柏森要求下,金淑英離開維安中心回家。

3月11日,金淑英同鄉李琴到金淑英住所,李柏森笑着取出一份警察口供紙給她看,內容關於他涉嫌非禮兩名女兒。

金淑英當面問女兒是否被父親非禮過,兩人均點頭,李琴提醒她要小心看管女兒。

3月15日,陳凱欣再會見金淑英及李柏森,發覺兩人關係突然惡化。

李柏森不滿金淑英誣陷他性侵犯女兒,向入境處職員踢爆兩女兒並非孖生,導致李柏森被入境處拘捕。

3月20日,李柏森公開向鄰居說:「我要買點好東西給她(金淑英)吃,把她養肥了再殺,到時我要策劃轟動全港大案,你們等着看!」

3月28日,金淑英將兩把由李柏森所買的刀,以報紙包裹,拿到鄰居黃太家中,要求由她保管,說放在她處比較好,黃太叫她將刀放在雪櫃旁。

金淑英打電話給社工王少玲,提到丈夫買了刀,感到驚慌及要離家,以焦急驚恐語氣要求再入住維安中心。

3月29日,社工陳凱欣接見金淑英及李柏森。
李柏森遞上一封親筆信,訴說與妻子相識經過,內容透露婚姻關係緊張,是因為「第三者」,這關係由十年前至今,情況未改變。

李柏森首次表示欲與妻子離婚,但沒透露是否想另娶他人。

文件內容有怪責金淑英成分,透露李柏森與其他人的關係,內容是「有理性的女人看到也會不開心」。

陳凱欣即時要求金淑英離開,打算與李柏森單獨詳談。

李柏森表示金淑英已知道有關內容,李柏森說認識金淑英胞妹金淑容在先,金淑英用詭計騙他,相識一個月後,將他帶到四川老家,逼他要錢。

李柏森語氣堅決及緊張,滔滔不絕,陳凱欣無機會提意見。
李柏森稱不願意再見社工,單獨離去,陳凱欣與金淑英相約4月6日見面。

4月2日,金淑英被李柏森毒打,偷偷將兩名女兒交給鄰居照顧,跑到深圳二妹金淑容的出租屋匿藏。

金淑英對妹妹說與丈夫離婚後,會將兩名女兒帶返深圳交她照料,自己留港工作賺錢供養兩女兒。

金淑英唏噓表示:「今日重可以一齊食飯,唔知幾時先可以再見!」

4月5日,金淑英打電話給陳凱欣取消約會。

4月6日,李柏森打電話給陳凱欣,說金淑英已失蹤多日,不知所終,陳凱欣建議李柏森報警。

4月8日,李柏森報案,說金淑英己失蹤六天。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山寨廣播(粵語版)
https://www.youtube.com/c/networkabc

西瓜視頻(華語版)
https://www.ixigua.com/home/2761604949869150

bilibili(華語版)
https://space.bilibili.com/1526133718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