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港島東區「阿伯殺手」(下)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案件主管親自約李成見面,希望能從擦掉的資料中找到兇手。

李成對案件主管說:「江鴻彪每天都會到民浩居酒樓歎早茶,歎完早茶後在酒樓對開的花圃休憩處石櫈閒坐,與街坊閒聊,他為人健談,天文地理,男女之事無所不聊,不少老婦喜歡聽。」

案件主管問:「你與江鴻彪相識了二十多年,有甚麼朋友是你們都認識的,可以一一說給我聽嗎?」

李成一邊說,案件主管一邊輸入電腦,最後將李成所說的名單,與兩人的電話簿資料進行核對,發現有幾十個人名沒有在兩人電話簿內出現。

案件主管將資料列印出來問阿成:「這些人為何沒有記在你們的電話簿內的?」

「原因可多呢?有些人根本就沒有電話,有些不願意公開電話、有些是點頭之交,何必要他的電話?」
李成向案件主管一一解釋,原本還要繼續說,但想了一想後,還是將要說的話吞回肚內。

李成的舉動瞞不過案件主管的眼睛,他說:「絕交後,就會刪除電話資料,是不是?」
「是!」阿成說。

「有這樣的人嗎?」案件主管問。
「沒有!」阿成答得乾脆。

案件主管指着電話簿問:「你們的電話簿中,為何都有曾經擦掉的痕跡?」
阿成說:「我們的朋友大都上了年紀,每年都有人『睡』了,擦了掉免得傷心。」

案件主管問:「『睡』了?他們已去世?」
「是啊!」李成的答案把案件主管的推想推翻。

案件主管不甘心地問:「還有甚麼人你們不會記在電話簿內的?」
「女人!」阿成說

「女人?」案件主管說時,用眼瞄了瞄李成憶述的「不在電話簿內名單」,名單中只有一個女性名字:「阿英?」

阿成說:「女人愈老醋勁愈大,為免麻煩,我們記在心中比記在電話簿內還方便。」

案件主管約見「單眼英」,在她那本巨型電話簿內,密密麻麻地寫上大量男性的電話資料。

案件主管將資料輸入電腦,將仍未約見的人列印出來,交由探員約見調查。

周少棠總督察曾訪問超過二百名街坊,認為謀殺動機「不外愛情、錢財、口角等等」。

新名單中,有十二人無法提出不在場證據,探員將他們歸納為「疑犯」深入調查。

經過篩選,探員鎖定在翠壽樓居住的余忡精,李成回答案件主管查詢時說:「余忡精是阿英情夫,這是人所共知的事。」

探員將余忡精的照片交由目擊者辨認,目擊兇案生的何伯,肯定地說:「就是他!」

8月10日晚上九時許,當日目擊案發經過的何伯,行經翠灣邨公園,見疑兇在身邊經過,大吃一驚,何伯正欲逃跑,見疑兇垂頭喪氣,步履蹣跚,相信他不會傷害自己,壯起膽尾隨其後,見他進入翠壽樓後立即通知警方。

晚上十時半,港島總區刑事總部警司陳健雄,率領重案組探員抵達柴灣翠灣邨翠壽樓,翻閱翠壽樓閉路電視錄影帶及向住客查問,確定疑兇居住五樓一單位。
余忡精(75歲)聽到敲門聲開門時,探員一擁而入將他拘捕。

對於探員的出現,余忡精不感意外,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他索性閉上眼睛,對身邊所發生的一切不聞不問。

探員在屋內檢獲十多柄已生銹的鐵錘,其中一柄以案發當日報紙包住,錘頭染有血漬,探員檢走的主要證物包括一部洗衣機。(相信曾用作清洗衣物)
一件染血上衣、一對白布鞋、一對涼鞋,三條牛仔褲、兩條短褲。

被帶到港島總區重案組總部訊問室後,身高五呎二吋,一頭灰白短髮,梳得整整齊齊的余仲精,坐在椅上就像一尊石像,對探員的提問,一概是零回應。

探員在訊問室播放一段錄影記錄,拍到余仲精在2005年8月4日清晨五時零六分,手攜一個紅綠色膠袋離開翠壽樓,六時十分手攜膠袋返回住所,六時二十一分再攜膠袋離開。

七時十五分,即兇案發生後約五分鐘,余仲精手攜膠袋匆匆回家,之後整天沒有外出。

余仲精當時穿著藍色橫間衫、深色短褲及涼鞋,與疑犯犯案時所穿的衣着吻合。

錄影記錄顯示,余仲精在案發時間曾經外出,並非如他之前接受探員查問時所說在家中睡覺。

余仲精在這時突然抽搐了一下,伏倒在桌面上,探員將他送到醫院急症室,經治療後證實是輕微中風。

余仲精稍後被落案控以謀殺及傷人罪名,扣押在小欖精神病院。

余仲精一直拒絕作供,直至從代表律師口中,知道警方打算傳召「單眼英」出庭作供時,態度突然改變,8月11日要求與案件主管見面。

余仲精對案件主管說:「我願意招供,但你們要答應我的條件。」

案件主管說:「警方是不會用交換方法來令你認罪的。」

案件主管的答案令余仲精感到失望,他激動地說:「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想阿英在庭上受辱!」

案件主管說:「如果你是自願說出事實,阿英未必要出庭,但我不能對你作出保證。」

余仲精想了一會後,表示願意作供,案件主管通知重案組探員為他錄取警誡證供。

余仲精對探員說,2002年在東區醫院留醫時,認識了鄰床的李成。
6月29日,在聖公會李福慶中學外遇見李成,李成於言談之間稱將會探訪朋友「阿英」,余仲精誤會是「單眼英」,回應剛剛見過她。

不久,余仲精以鐵尺襲擊李成後腦,再拳打他十多下,跟着離開現場,李成的頭部紅腫但沒有表面傷痕,左手前臂擦傷,入院治理後同日出院。

7月17日,余仲精用鐵錘襲擊姓趙男子,導致他受傷。

8月4日,余仲精見江鴻彪獨自坐在公園,余仲精從袋中取出鐵錘敲打江鴻彪後腦兩下,江鴻彪不支倒地昏迷後,余仲精繼續以鐵錘打他的頭,檢回跌在地上的膠袋,放回鐵錘後離開。
江鴻彪被送往急症室,搶救後死亡。

港島總區重案組警司陳健雄指出,警方在問卷調查、翻查閉路電視後,鎖定目標才採取行動。

相信疑兇與三名死傷者並非很相熟,屬於有打招呼點頭的朋友。

當中涉及一名守寡女街坊「英姐」,四人是二十多年舊街坊,三名死傷者均有妻室,事件應與婚外情無關,其中一名傷者及死者,曾與「英姐」一同飲過早茶。

警方在疑兇家中搜出十多支鐵槌,其中一支染血,找到一件有血漬上衣。

在其中一次傷人的案件中,疑兇曾戴帽,相信疑兇心生妒意逞兇,絕非毫無目標地犯案,暫未確定他是否患有精神病。

8月13日,余仲精在裁判法院提堂,被控於今年8月4日,在柴灣翠灣街3號翠灣邨商場地下,民浩居酒樓外的露天休憩處,謀殺男子江鴻彪。
6月29日在翠灣街伊斯蘭脫維善紀念中學外,惡意傷害男子李成。

余仲精在犯人檻內專注聆聽傳譯員讀出控罪,以「告我謀殺呀嘛」示意明白控罪內容,他對「傷人」罪似有所誤解,在傳譯員重覆讀出控罪後始明白。

控方表示,警方仍在調查,被告和區內另一宗長者遇襲受傷案是否有關。

辯方指出被告曾中風,要求保釋,主任裁判官簡達仁說,他無權讓被告擔保外出,被告若有需要可向高等法院提出保釋申請。

法官下令告暫毋須答辯,待下月24日領取有關鑑證報告後再訊,期間被告會轉交懲教處看管。

2006年7月10日余仲精否認謀殺,改認誤殺,承認企圖嚴重傷人罪,獲控方接納。

法官貝珊因不能證明被告與「單眼英」關係,猶豫是否接納罪行較輕的誤殺罪。

7月11日,重案組探員與「單眼英」會面,「單眼英」說曾與余仲精結伴同遊北京及泰國,因為不想家人知道她與余仲精的感情事,所以最初一直否認與余仲精相熟,她強調與案中兩名受害人均沒有親密關係。

7月14日,貝珊法官接納被告改認較輕的誤殺罪。

案件主管港島區重案組總督察周少棠指出,被告獨居於翠灣邨,案發前一、兩年曾服食抗抑鬱及安眠藥物,家人因害怕副作用而叫他停用藥物,病情也因此每況愈下。

代表余仲精的律師安華暉向法官求情時透露,余仲精一生從未犯事,受鄰居的尊敬和愛戴。

2001年開始懷疑「單眼英」與其他男人有染,對任何與「單眼英」有接觸的男性產生妒念,後來出現抑鬱、失眠等症狀,更一度想尋死。

余仲精曾求醫接受精神治療,服藥後突然暴瘦、記憶力變壞,,余仲精的子女不知他為情所困,怕他受藥物的副作用影響,勸他停服。

被告稱曾打算與「單眼英」結婚,遭「單眼英」兒子反對。
2005年年初「單眼英」表示想分手,被告因受抑鬱症影響,憎恨及妒忌「單眼英」身邊的男性朋友。

同年底,余仲精到東區醫院急症室求醫,余仲精說「好辛苦」,被轉介到精神科,可惜未開始正式診治,兩宗不幸事故便發生了。

律師說,被告與「單眼英」是「黃昏之戀」,最初沒有向警方承認犯事,只是不欲家人知道,後來對小欖的精神科醫生誠實道出事情始末。

法官貝珊接納被告在神志不清下誤殺,判刑時考慮被告年齡及事件背景,相信他出於嫉妒犯案。

法官判刑時指出,品格良好的被告患抑鬱症,2005年年初,相戀逾十二年的情人提出分手,令病情惡化,被告及後疑舊情人與情敵有染,妒火中燒下才向兩人施毒手。

法官考慮被告承認控罪及他的年齡,家人已得悉他的病情,會予以輔導及幫助,將來再犯的可能性很低。

法官認為應判阻嚇性刑罰,對受害者的家人作出交代,判余仲精入獄六年零八個月,需在獄中接受精神治療。

社署高級臨床心理學家陳何錦燕稱,整體來說,人的感情是自私的,若男方對女方迷戀而不能自拔,一旦女方因第三者介入而變心,不管男方做出甚麽行為,都不能改變女方變心的事實,男方會因此產生對情敵的怨氣,情況嚴重時會以暴力解決問題。

疑凶將染有血跡的衣物及凶器留在家中,陳何錦燕分析,當疑凶仇視情敵的情緒升級,他的精神狀況已至狂妄境界,認為自己所作所為合理,將凶器放在家中,也沒有覺得不妥。

疑凶以鐵錘作為凶器,表示他的暴力欲望極強,出手便要置人於死地,每次作案都從後襲擊,顯示他確保襲擊的成功率高,或者他沒有能力打敗對方,所以只好偷襲。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3964

山寨廣播(粵語版)
https://www.youtube.com/c/networkabc

西瓜視頻(華語版)
https://www.ixigua.com/home/2761604949869150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