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中秋夜配水庫命案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柴灣北食水配水庫位於樂民道一號,柴灣道近東區醫院後山,前身是球場,已被封閉。

中秋節月圓之夜,十四男兩女闖進草地燒烤,等候至2005年9月19日凌晨,替「壽星仔」慶祝十五歲生日。

在這班人中,有一個陌生面孔,是「壽星仔」在網吧認識的新朋友黃少羿。
黃少羿在網絡遊戲用的花名是「風之印記」,兩人在網吧內曾一起組隊打過遊戲,「壽星仔」邀請他到一慶祝生日。

黃少羿喝過啤酒後開始語無倫次,自稱是柴灣區黑社會話事人,逼兩名少女與他猜枚喝酒。
兩名少女感到害怕想離開,黃少羿出言喝止,用粗口警告在場其他人,要他們留下。

9月19日凌晨二時許,黃少羿高聲自誇:「你哋無人夠我揪……如果我要溶咗你哋都唔使幾分鐘。」

黃少羿這時突然出手,出拳打向站在他身旁花名「馬仔」的青年,「馬仔」來不及扺擋,中拳後倒地。

「馬仔」站起身來,指斥黃少羿,黃少羿嘲笑他不堪一擊,揚言再打他。

其他人一擁而上圍毆黃少羿,「壽星仔」及范國寶踢他的背部,黃杜生拳打他的臉及胸。

黃少羿被襲倒地後,用手掩頭,有人狂踢他的頭部,踩上身體。
襲擊僅約一分鐘,黃少羿倒地奄奄一息,眾人見黃少羿昏迷不醒,紛紛逃離現場。

「壽星仔」與另外兩名朋友,逃往其中一人在附近的居所躱藏。

9月19日早上六時三十分,晨運人士在距配水庫小路入口約二十米草坪,發現黃少羿躺在草地上,初時不以為意。
晨運後回來仍見他未有郁動,上前推沒有反應,見他的左臉受傷,已無氣息,通知一名十六歲姓鄭少年報警。

救護員接報到場後,發現黃少羿頭部有傷痕,口部滲血、頸有瘀傷,剪開長褲檢查是否有其他傷勢,證實身體僵硬,明顯已死亡,交由警方調查。

黃少羿頭部有明顯傷痕,警員認為死因有可疑,封鎖現場徹底調查,為免落雨沖走證物,搬來大帳幕遮蓋屍體。

探員調查期間,法醫曾到場檢驗屍體,初步推測死亡時間在昨晚深夜至今日凌晨,確實死因有待詳細驗屍。

探員在現場撿獲黃少羿的身份證和銀包,案件交由港島總區重案組2A隊接手調查,屍體其後由仵工移送殮房。

在距屍體十多米外,有一個以磚搭的燒烤爐,現場留下一批食剩燒烤食品,鑑證科人員到場,檢走多個空啤酒罐及煙蒂,經檢驗後,在這些物品上面發現十數人的基因。

山翠苑居民對探員說,凌晨時曾目擊一批青年在上址打鬥,其中三人逃到附近一幢大廈。

凌晨二時許,一名看更聽到球場傳出嘈吵聲,用望遠鏡看到十多名年輕男女,圍着一名倒臥草坪上的男子,當時以為是醉酒事件,未加理會。

由於有目擊者看到有一批年輕人入內燒烤,探員不排除有更多邨民目擊事件,下午派出大隊警員在山翠苑逐戶做問卷調查,內容主要環繞中秋夜。
是否目睹對面的球場有人玩耍等

下午,探員根據目擊者提供資料,到達一幢大廈,觀看閉路電視錄影帶,發現三名青年在凌晨時份進入大廈。
探員其後在大廈內拘捕三人,在柴灣區多處地點再拘捕兩人,五名被捕者最年輕者僅十四歲,部分是中學生。

初步錄取口供後,探員相信黃少羿與部分被捕者認識,單獨赴約燒烤賞月,因瑣事與人發生爭吵,被拳打腳踢虐打致死。

9月20日早上八時半,黃少羿父母、胞弟、三名男女親友,抵達西環公眾殮房認屍,父母情緒激動,抱頭痛哭,逗留個多小時後離開。

法醫剖驗屍體,證實死者體內酒精含量極高,身上有二十多處瘀傷及損傷,頭部瘀傷近十五處,有腦出血情況,頭部紅腫、眼球爆裂、雙耳出血,似遭人多次狂踢頭部,毆打程度非常嚴重,即使當場施救也未必能救活。

警方正式將案件列作兇殺案處理,重案組探員在殮房檢走死者身上財物及衣物。

黃少羿(22歲)是「14K」黑幫一名頭目,與父母、胞弟一家四口同住秀茂坪秀和樓。
中四輟學,做過多份工,在九龍灣一間運輸公司任跟車送貨工人,月薪七千五百元。
黃少羿父母已退休,弟弟仍在求學階段,是家庭中經濟支柱。

下午三時五十分,二十名機動部隊警員到達柴灣北配水庫,八名港島總區重案組探員帶同「壽星仔」,乘坐客貨車到達現場重組案情。

「壽星仔」穿淺灰色波恤、牛仔褲,由柴灣道進入配水庫範圍,探員將一個假人擺放在草地上。

「壽星仔」向探員交代事發經過,示範向假人背部連踢數腳,整個過程歷時半小時,「壽星仔」之後被押回警署扣查。

9月21日傍晚時份,再有兩人被捕,年齡分別為十五及二十二歲,被通宵扣留調查。

晚上,連同較早拘捕的五人,七人被落案控以一項謀殺罪名。

案件於東區裁判法院數度提堂時,一度有十三名青年被控謀殺罪名,律政司認為無足夠證據支持檢控部分被告。

12月16日案件再提訊時,其中十人控罪被撤銷,餘下三人承認誤殺罪,仍有三名涉案人在逃被通緝。

2006年8月14日,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審,范國寶(18歲),姓盧「壽星仔」(15歲),就讀柴灣伊斯蘭脫維善紀念中學中四級,黃杜生(22歲)報稱是冷氣技工。

三人承認2005年9月19日凌晨,與陳偉業、蘇貴強等人在柴灣配水庫,誤殺男子黃少羿(22歲)。

控方陳述案情透露,三名被告均無犯罪紀錄,黃少羿曾有三合會相關案底。

事發後,警方拘捕涉案三名被告,他們在警誡下表示只想教訓死者,沒想過殺他。

范國寶原籍汕尾,2000年來港,因要重讀小五,所以18歲才唸中四,他的父親在筲箕灣經營菜檔。
「壽星仔」兩歲時由深圳寶安來港定居。

黃杜生父母早已離異,其父於1994年身故,餘下他與胞弟相依為命。

范國寶的代表律師稱,需時整理當事人學校及鄰居的求情信,要求將案押後。
法官將案件押後至本月28日判刑,以候三名被告背景及其中一人的教導所報告。

8月28日,辯方律師求情時指出,三人沒有案底,無預謀亦沒使用武器,只是想給死者黃少羿一個教訓,讓他受點輕傷。
死者身形高大,滿布紋身,自稱有黑社會背景,令眾人生畏。

黃杜生的律師稱,他自少失去雙親當冷氣技工與十五歲的弟弟相依為命,他深感後悔,認為當日若能成熟及冷靜處理,或可避免悲劇發生,透過律師向死者家人致歉。

暫委法官龍禮認為,雖然死者先作挑釁,被告在他酒醉、無還擊能力下圍毆他,在他倒地後置之不理,事後無報警,罪行嚴重,判兩名成年被告入獄四年,案發時剛滿十五歲的「壽星仔」入教導所。

2006年11月29日,兩名潛逃被通緝疑兇,在律師陪同下向警方自首。

12月20日,餘下一名被通緝疑兇,在銅鑼灣遭警員截停拘捕。

2007年8月27日,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審,首被告姓陳及第三被告姓張(犯法時皆未足16歲),次被告蘇貴強(29歲、無業),三人同被控一項謀殺罪名。

8月29日,花名「花生」的任德生出庭作供,他說,事發時一班人衝向黃少羿,只認出「壽星仔」及黃杜生,其餘襲擊者因背向他,看不清楚容貌。

襲擊僅約一分鐘,眾人便離開現場,清晨五時許抵達附近一幢大廈天台聚集,傾偈及食生果。

同日下午,數人抵達任德生寓所,他記不起有沒有人提起黃少羿受襲的事,只記得黃杜生曾說:「我哋應該會好快畀人拉,你哋講唔識我!」

三名被告的代表律師在庭上指出,控方四名證人作證時說現場光線不足,幾乎漆黑一片,只是離遠觀察而不是在旁目擊,只能說「好似」被告,認人證供存有危險性,不足以裁定謀殺或誤殺罪名。

由於案中證供有疑點,法官裁定無足夠證據定罪,三人最終獲釋。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