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警員朱振國遇襲毀一生(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廖智勇(23歲)與家人同住上水蒲上村,2005年6月與家人爭吵後,離家出走。
曾在酒樓、地盤等任職散工維生,收入有限,經濟陷入困境,全副身家只有十元,鋌而走險想持刀行劫。

警員朱振國(30歲),駐守長沙灣分區巡邏小隊第四隊。

朱振國與廖智勇在街頭遇上,剎那間改變了兩人的命運。

2005年7月19日早上八時三十分,朱振國當早更,單獨外出巡邏。
巡至保安道巿政大廈對開,發現廖智勇行藏閃縮,將他截停後,查看身份證,取出記事簿抄下資料,準備向指揮及控制中心核對是否通緝犯。

朱振國這時發現廖智勇神情慌張,腰間藏有硬物,於是大喝:「你收埋乜!」

廖智勇從褲袋拔出一把六吋長生果刀,刺向朱振國左邊頸部,傷及大動脈血流不止。

廖智勇傷人後向永隆街方向逃走,朱振國頸部血如泉湧,用雙手捂着傷口,大叫「唔好走」,負傷窮追,一邊透過對講機向上峰報告。

廖智勇轉入巿政大廈橫巷,棄下利刀,向順寧道方向逃去無蹤。

朱振國追至五十米外,傷重不支倒地,靠在大廈牆邊跌坐地上,制服恤衫染滿鮮血。

兩名男途人上前查看,發現朱振國頸部傷口不斷湧血,用紙巾、布按壓傷口。

五名警員接報趕抵,取出隨身急救包,接力替朱振國按壓傷口,鮮血仍不斷湧出。

警員通知上峰增援,救護車六分鐘後到場,數名警員合力將朱振國抬上救護車。

朱振國面色蒼白,口唇不斷顫抖,送往明愛醫院途中已無反應,心臟及脈搏一度停頓一分鐘,腦部缺氧受損、缺血及有水腫,一度無法量度血壓,極之危險。
經過手術後,傷勢轉趨穩定,但仍然危殆。

警務處長李明逵、西九龍總區指揮官盧奕基,朱振國上司及大批同袍,先後到醫院探望。

長沙灣區軍裝警員全部趕抵現場,封鎖保安道、順寧道一帶調查。

在朱振國倒地位置檢獲一張舊式身份證,持有人是廖智勇。

鑑證科人員身穿全套保護衣,在大廈外掃上顯影劑,在附近套取指模。

警員在後巷檢回涉案的染血兇刀,警員及機動部隊警員,手持廖智勇身份證影印本在區內兜截。
警車沿途以擴音器廣播,呼籲目擊市民主動聯絡警方。

警方通令全港警員追緝兇徒,根據兇徒留在現場的身份證,查出他的住所,派員前往監視。

廖智勇逃到太子港鐵站時,發現內有一張十元紙幣、一張八達通卡的錢包丟失,身無分文。

廖智勇看了電視新聞報導後,打電話回家求救,透露刺傷警員,家人叫他馬上自首,說會聘請律師協助他。

下午一時,廖智勇在太子港鐵站,向三名港鐵警區巡警自首,承認與保安道襲警案有關,警員將他拘捕,帶來一套衣服讓廖智勇換上,以便化驗衣服上是否留有警員血跡,掙扎時留下的警員制服纖維等等。

廖智勇被押返警署時,他的家人已帶同律師在警署等候。

警務處處長李明逵下午到明愛醫院,探望朱振國後表示,這是一宗危險襲擊案,反映前線警務工作有一定危險及困難。

警察員佐級協會第一副主席鍾錦華表示,警方無資源僱用足夠人手全面行「孖必」,除非政府增撥資源,否則前線警員安全無法得到保障。

晚上七時許,警方將廖智勇押往九龍城警署,案件由西九龍總區重案組第三隊接手調查。

西九龍總區署理警司顏楚國表示,警方高層高度重視有警員遇襲受傷,通令全港警員展開追緝,相信疑兇因此感到走投無路而自首,警方絕不允許任何針對警務人員的襲擊發生。

翌日,探員押廖智勇回住所搜查,之後往案發現場重組案情。

廖智勇說,當時身上只有十元,懷有刀企圖打劫時被截查,情急下才刺傷警員逃走。

7月21日早上,廖智勇正式落案控以蓄意傷人,管有攻擊性武器等兩項罪名。

下午,廖智勇被押解往九龍城法院提堂,廖智勇報稱無業,沒有案底。
蓄短髮戴眼鏡,皮膚黝黑、樣貌斯文,穿T恤及牛仔褲到庭,應訊期間表現頗為冷靜,清楚回答表示自己明白控罪。

控方陳述案情指出,受傷警員朱振國,現仍在醫院深切治療部留醫,情況危殆。
由於案情嚴重,控方可能加控其他控罪,反對被告保釋。

辯方沒有提出保釋申請,不反對將案件押後及放棄八日提訊的權利,廖智勇透過律師向警方道歉。

廖智勇暫時毋須就控罪答辯,裁判官將案押後至9月15日,等候警方作進一步調查,包括安排認人手續及諮詢法律意見,下令被告期間須還押監房看管。

朱振國施手術後,昏迷四日仍未甦醒,情況仍然危殆。

7月22日早上十時,朱振國仍有發燒徵狀,由醫護人員送往腦科部門做腦部掃描。

曾替「無味神探」陳思祺進行顱骨修補手術,廣華醫院腦外科部門主管郭正光醫生,再次到醫院了解,朱振國情況已有好轉。

晚上八時許,朱振國經特別通道送上救護車,轉往廣華醫院,一直在病房守候的親友,乘坐警方安排車輛前往廣華醫院。

朱振國在廣華醫院接受治療,一直沒有進展。
2005年8月,兩名上海高壓氧醫學教授,探望朱振國後,建議他盡早接受高壓氧治療,腦神經顧問醫生認為可行,但本港醫院缺乏相關設施。

朱振國家人提出,送朱振國往昂船洲消防處高壓艙接受治療,因牽涉不同政府部門,醫生意見分歧,未能成事。

2006年2月,廣華醫院腦外科醫生報告,朱振國因頸動脈受創,導致腦部因缺血局部嚴重受損,經過半年深切治療,知覺已有少許改善,可張開雙眼,但對刺激沒有反應,不能說話及跟人溝通。

最近已拔喉自行呼吸,只能間中發聲,主要問題是四肢痙攣,左邊身尤其嚴重,醫生認為,朱振國已嚴重傷殘,完全依賴他人照顧,腦部好轉機會很微。

香港大學腦內科副教授張德輝表示,頸部前面有兩條內頸動脈,負責提供血液給四份三大腦。

後面的頸椎動脈,提供血液給餘下四份一腦部、小腦、腦幹。

大腦失血五分鐘以上,可能導致永久傷害,病者昏迷時間愈長,對腦部傷害愈大,病人不能與外界溝通,但眼球仍有反應,醫學上來說不算是植物人。

朱振國於1974年8月20日在香港出生,亡父多年,家有一母一姊一弟。

1995年9月25日加入警隊,警察編號33942,妻子蔡燕萍與他同齡,做文職工作,育有一名女兒朱曉彤,1977年出生。

朱太表示,丈夫雖已脫離危險期,傷勢仍然嚴重,需一直臥床,身體動彈不得及不能說話,替他抹身時,只可發出「唔、唔」聲,她尋求中醫療法,希望丈夫傷勢有機會好轉。

朱振國受傷後,蔡燕萍辭去工作照顧他,她堅信朱振國會有復原一天:「最初醫生都話他不行了……他很努力,一步步跨過,終有一日康復!」

3月7日,警務處處長李明逵第三次到廣華醫院探望,香港政府同意再次考慮朱振國家人的訴求。

3月8日,治好劉海若的醫生凌鋒考慮來港。

3月17日凌晨,尖沙嘴發生「徐步高」案,朱振國看到相關報導後,有些微反應。

3月20日,廖智勇在高等法院,承認藏械及為拒捕蓄意傷人兩罪,表示希望致函傷者家屬道歉。

辯方大律師指出,被告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有人格障礙,與社會脫節,要求法庭判醫院令,讓被告入院接受治療。

3月23日,朱振國家人去信警務處處長李明逵,要求提供協助,希望可仿效早年因交通意外,導致腦部缺氧昏迷的鳳凰電視台主播劉海若,讓朱振國接受高壓氧治療。

鳳凰衛視發言人表示,劉海若治癒後,沒有與主治醫師凌鋒見面。

朱振國家人如果需要,會盡量協助他們與凌鋒聯絡提供治療。

4月7日,李明逵到醫院探訪時,承諾會嘗試各種方法助他康復。

李明逵向朱振國母親表示:「放心,我們沒有忘記朱振國!如有專家證明高壓氧治療,有效、可行、又安全,會盡量安排朱振國嘗試。」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