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不倫殺機 么鳳傳奇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2020年9月30日,中秋節前夕,死因庭裁定張燕琼(60歲)在獄中死於自然。

張燕琼與朱偉坤(62歲)是小學同學,長大後各自婚嫁,2015年在同學聚會重逢後,一直保持聯絡,兩人經常一同出席朋友聚會,擦出的愛火花,譜出不倫的「黃昏戀」。

朱偉坤有一子一女,已是兩名孫女的祖父,一家人在將軍澳居住近二十年。
他是著名涼果店么鳳的家族成員,是第三代傳人司徒永信的大舅父,在公司內任職倉務管理。

張燕琼曾任銀行高級主任,提早退休後當主婦,她的丈夫是袁志威。

張燕琼為求與朱偉坤朝夕相見,2016年到么鳳任職倉務員。

2017年,張燕琼左臉麻痺,向中西醫求診,西醫指她臉部神經發炎,中醫則替她針灸。

張燕琼的臉書內,有大量於朋友聚會中與朱偉坤的合照,其中張更以「啟蒙老師」稱呼朱偉坤。

2018年,張燕琼與朱偉坤的不倫之戀曝光,為免閒言閒語,她從么鳳離職。

2018年12月15日,張燕琼在與同學聚會前一天在臉書發帖。
「12月之約,好友相聚,不同聲音也可共融,情真情假,命運也如開心飯局,為2018年劃上完美句號。來年人事幾翻新,只要心善則美,不存惡念,不搞排擠,群組仍可真善美……不過知易行難……」

12月16日,張燕琼在朋友聚會後發帖。
「2018最後一次飯聚,好有氣氛,又要等2019喇!但會否是最後一次呢。」
在這次發帖當中,有與朱偉坤的合照。

12月20日凌晨二時許,張燕琼發帖「六十歲無憾,有你陪我走」,其後將臉書的頭像改為與朱偉坤兩人合照,其中一張是依偎在朱偉坤膊頭上,表現親暱。

12月20日早上,張燕琼的家人到警署報案,說她在12月19日離家後下落不明。

12月20日早上十時四十八分,灣仔利景酒店職員報案,一男一女住客在酒店1608號房內昏迷。
救援人員接報到場,發現男子已當場身亡,女子陷於昏迷,由救護車送往律敦治醫院搶救。

案中男死者為朱偉坤,生還女子為張燕琼,兩人於12月19日入住酒店。

律敦治醫院急症室醫生韓兆基,發現張燕琼神志清醒,但昏昏欲睡,她對韓兆基說,曾服安眠藥企圖自殺。

內科醫生姜建鈞檢查張燕琼後,認為她有嚴重抑鬱,並有自殺意圖。

當時有消息說兩人的婚外情被揭發,相約到酒店傾談,朱偉坤喝下飲品後喪命,張燕琼之後服藥企圖自殺。

張燕琼恢復意識後情緒激動,未適宜落口供,案件列自殺案,由灣仔警區重案組第一隊跟進。

灣仔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警司關仲賢說,在房間內發現一瓶原有五十粒安眠藥的藥瓶,烈酒及一杯疑威士忌加安眠藥物混合啡色液體,房內有一把未開封牛肉刀,清潔用品,如漂白水及滴露等。

男死者身上沒有明顯傷痕,房內沒有打鬥痕跡,死因有待驗屍確認。

獲救女子於酒店房間內遺下兩封遺書,當中透露生活不愉快及交代遺產分配,不排除有人協議自殺殉情。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3B條「協同自殺的刑事法律責任」,任何人協助、教唆、慫使或促致他人自殺或進行自殺企圖,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罪行,一經定罪,可處監禁十四年。

探員最初懷疑兩人相約殉情,其後發現有多個疑點,包括:

在酒店房內檢獲滴露,牛肉刀、安眠藥、威士忌等證物,翻查閉路電視及經調查後,發現有關物品全由張燕琼購買,帶到酒店。

暫時只發現張燕琼在社交媒體臉書表示萌死念,在朱偉坤臉書的留言,或跟親友的通訊內,暫未發現有意自殺證據。

朱偉坤家人透露他已打算向張燕琼提出分手,結束這段不倫之戀,沒有尋死念頭。

法醫檢驗後發現,朱偉坤曾飲內含藥物的飲品,張燕琼服藥企圖自殺,兩人自殺方式不同,致命原因有待進一步毒理化驗。

探員相信朱偉坤不知情下服下混有毒藥烈酒,張燕琼稍後才自行服藥企圖自殺。

案件在翌日被揭發時,朱偉坤已死亡,張燕琼仍是半清醒。

法醫檢驗發現,朱偉坤於凌晨約十二時死亡,張燕琼在朱偉坤死後,凌晨二時仍更新臉書,包括更換個人頭像及封面照片為兩人合照。
現場只發現張燕琼所寫的兩封遺書,未發現朱偉坤留有遺言。

12月24日,張燕琼出院,探員帶她到灣仔警署錄取口供,探員相信張燕琼布下殉情假局,將她拘捕,其後被控謀殺朱偉坤罪名。

12月26日早上,張燕琼由警車押至東區裁判法院提堂,被控於本月19至20日謀殺男子朱偉坤,張燕琼輕聲回答明白控罪內容。

控方申請不進行答辯,在庭上無透露案情,要求將案押後以待警方進一步調查,反對被告申請保釋。
被告由當值律師代表,無申請保釋。

主任裁判官羅德泉表示,張燕琼涉及謀殺控罪,裁判法院無權處理保釋申請,若她希望得到保釋,須向高等法院作出申請。

法庭將案押後至明年3月20日再訊,被告還押懲教署看管。

2019年3月20日,張燕琼在東區法院提訊,法官將案押後至6月12日再訊,以待索取死者毒理報告及病理報告,期間被告繼續還押。

張燕琼因有自殺意圖,還押小欖精神病中心,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精神科醫生陳炤佑,發現張燕琼有嚴重抑鬱及糖尿病,她對被控謀殺感到擔憂。

2019年5月,張燕琼左臉癱瘓,眨眼時需用力,其後因右邊身體無力,被送至伊利沙伯醫院。

張燕琼丈夫袁志威到醫院探望時,醫生認為她或是中風,或是神經線感染,張燕琼於5月底出院,在大欖女懲教所收柙。

張燕琼情緒不穩及有自殺傾向,被列入醫療觀察名單,二級懲教助理陳殷負責每十五分鐘檢查情況。

2019年6月8日,張燕琼洗廁所時稱腹痛大叫,守在廁所外的陳殷查看時,看見張燕琼倒在地上手掩着腹部,大叫肚痛,陳殷協助張燕琼到門診部。

一級懲教助理王樂兒,在門診部為張燕琼檢查脈搏及血壓,及後將她平躺檢查,懲教署後來按當值醫生指示把張燕琼送院。

救護員林詠旋送張燕琼上救護車時,發現她已昏迷,救護車抵屯門醫院前,張燕琼突然沒有脈搏。

接受手術後,張燕琼多個器官出現衰竭,對治療均沒反應。

6月9日早上十一時零二分,張燕琼宣告不治,享年六十歲。
死因為腸和胃之間穿窿流血不止,引致器官衰竭死亡。

懲教署將事件通知警方,死因裁判法庭將進行死因研訊。

6月12日,張燕琼原定解往東區法院再提訊,控方在庭上說因女被告病逝,案件將結束,申請押後至8月12日再訊,以待取得被告正式死亡證,獲法庭批准。

8月12日,控方表示尚未取得被告死亡證,醫生已撰寫報告,證明她已離世,申請撤銷控罪,獲裁判官批准。

2020年9月25日,死因庭研訊張燕琼死因。
張燕琼丈夫袁志威供稱,妻子近年患糖尿病,試過面癱,2017年曾因情緒低落而預約精神科,最終未有求診。

2018年他獲悉妻子自殺被送院,馬上前往探望,但「警察話唔方便見」,後來妻子被落案控告,才在警署相見。

他定期探望還柙的妻子,一直沒有異樣。
2019年5月妻子中風,出院後不久再發生腸胃破洞,最終不治。
袁志威認為死因無可疑,希望保留完整遺體,申請豁免剖驗。

囚友黃曉彤說,張燕琼曾向她透露「好難受、想死」,張燕琼解釋「接受唔到件事、對唔住屋企人」,但未有講明何事「對唔住屋企人」。

張燕琼說不適應懲教院所生活,黃曉彤每次都安慰及開解她,還柙期間未見過張燕琼自殘。

張燕琼中風出院後精神較疲倦,2019年6月8日暈倒前,張燕琼胃口欠佳,沒表示不適,僅透露便秘多日。

案發當日下午兩人負責清潔,黃曉彤有人探訪,吩咐張燕琼,「做住簡單清潔先,其他等我返來做」,自此沒有再見張燕琼,後來得知她已離世。

大欖女子懲教所醫生何俊鵬供稱,張燕琼送入懲教所翌日,他會見對方,獲悉她曾入住東區醫院精神科,有自殺傾向,轉介入小欖精神科跟進。

裁判官問,張燕琼暈倒當日有沒有醫生當值,何俊鵬說沒有。
他解釋大欖懲教所醫院設施與一般療養院無異,心電圖、X光等服務都有,何俊鵬說:「緊要嘅症要送出去。」

大欖醫院有四個「環頭」,分別為精神科、男監、女監及女童監,最多只有兩名醫生同時當值。

何俊鵬坦言「一直都請唔夠人」,若有醫生需進修、放假或上庭作供,只餘一名醫生照顧四個環頭病人。

二級懲教助理鄧蔚珊透露,張燕琼情緒不穩,在懲教醫療檢查名單上,職員每十五分鐘便要監察她一次,鄧蔚珊不曾發現張燕琼有任何異常。

9月28日,大欖女懲教所懲教員作供。
二級懲教助理陳殷表示,張燕琼情緒不穩兼具自殺傾向,被列入醫療觀察名單,每隔十五分鐘檢查一次。

2019年6月8日,張燕琼單獨在廁所做清潔,陳殷在外面守候,突然聽到「啊!」一聲,前往廁所查看時見張燕琼側躺在地,以手掩腹連番稱肚痛,且否認自己滑倒。

陳殷通知同袍到場,簡單檢查後,以輪椅送張燕琼往門診部。
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張燕琼在事發前行動自如,並無異樣。

具急救牌照的二級助理王樂兒,即場檢查張燕琼的脈搏及血壓,均顯示正常。

未幾再為平躺在地的張燕琼檢查時,發現血壓及血含氧量降低,為張燕琼戴上氧氣罩,送往屯門醫院,張燕琼目光漸見呆滯、神志模糊。

死因裁判官黃偉權問及,張燕琼生前服用的藥物種類時,王樂兒表示會監督她服食阿士匹靈、胃藥,糖尿病藥、膽固醇藥、精神科藥物。

懲教主任劉佩翹負責陪同張燕琼到醫院,救護員林詠旋供稱,張燕琼面色蒼白,目測無外傷,脈搏及血壓偏低,呼吸不足,陷入深度昏迷。

救護車到達醫院前,張燕琼心臟停頓,林詠旋隨即取出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檢查,進行心肺復甦法。

9月29日,屯門醫院急症室醫生蘇仲威作供,他得知張燕琼心臟曾停頓十三分鐘後,即插喉急救、照胃鏡、電擊、抽血、輸血及打強心針。

張燕琼恢復心跳後施行緊急手術,治療食道與胃部交界約五厘米穿孔。

屯門醫院深切治療部醫生陳詩敏說,張燕琼胃部起初呈現缺血性病變,手術期間小腸及大腸血液不斷流出腹腔。
歷時三小時的手術,失血量高達逾萬毫升,相當於同等身形女性兩至三倍血液量。

即使持續施藥及輸血,仍無法止血,出現細菌引起的腹膜炎,腎肝衰竭。

陳詩敏見病況嚴重,與張燕琼家人商討後,決定不會進行急救,張燕琼最終死亡。

被問到張燕琼服食阿士匹靈、類固醇等藥,便秘問題會否導致腸胃穿窿及潰瘍。
陳詩敏不排除上述誘因,強調缺血性病變與上述誘因有分別。

陳詩敏猜測出現缺血性病變主因是糖尿病,或併發出血管收縮,變相更容易穿窿。

死因裁判官黃偉權問及,張燕琼事發前行動自如,會否突然之間病發?陳詩敏表示病情可以在短短數小時內惡化。

9月30日,死因裁判官黃偉權引導陪審團。
十二時三十五分,兩男三女的陪審團退庭商議,二十分鐘後,一致裁定張燕琼死於自然,沒有作任何建議。

么鳳創辦人司徒汝藩,1960年向一名上海人頂手其涼果士多,當時還未決定沿用舊名還是另用新名。

司徒汝藩之後打天九牌,先摸到最細的「細雞三」(又稱山雞或武么),論牌面勝算極微,不過只要摸到「大雞六」,便可組成牌面最大的「至尊」。
因此靈機一觸,將士多改名為「么鳳」,希望生意規模能如「細雞三」般,由小變大。

司徒汝蕃引入大量涼果零食,尤其是話梅,司徒汝蕃妻子親自下廚烹調滷水小食等。

么鳳士多後來搬到富明街三號,鄰近利舞臺,客人喜歡先買小食涼果,再進場看粵劇或電影。

么鳳大部分食品由人稱波叔的員工蕭振波入貨,他懂得揀選最優質話梅,令么鳳很快便以「話梅王」打響名堂。

當時一碗雲吞麵只賣三角,么鳳士多賣的話梅已是每兩1.2元。

當時很多有錢人駕車到利舞臺看戲,購買涼果零食,為司徒汝蕃帶來第一桶金。

1982年,司徒汝蕃以一百三十五萬元,購入富明街三號舖位。

1992年司徒汝蕃的妻子逝世,他亦因年事高,決定退下火線。

司徒汝藩有兩子兩女,他將么鳳傳給長居英國的大仔司徒偉光。
司徒偉光無法打理業務,交託四妹司徒潔貞全權負責。
大姊司徒媱和三弟司徒偉權的妻子朱崧妹,亦在么鳳工作。

1999年,司徒汝蕃離世,四子女按遺囑分產。
四名子女一致通過把富明街祖舖出售分錢,賣了一千二百多萬元,四人平分,賣舖後再向新業主租回祖舖繼續做生意。

長子司徒偉光沒有生兒育女,司徒家族第三代只有三弟司徒偉權有兩名男丁,即司徒永信及其胞弟,兩人與父親司徒偉權,合共承繼爺爺司徒汝藩超過一半遺產。

2001年,司徒偉光將么鳳註冊,司徒潔貞以兄長代表身份,執掌么鳳士多。
司徒永信母親朱崧妹認為,應由司徒家長孫繼承,雙方為此爭拗不斷。

2001年,朱崧妹成功拉攏老臣子波叔,司徒媱及另一人合資開設上海么鳳,在么鳳祖舖轉角的波斯富街另起爐灶。

么鳳一分為二後,雙方協議各有各做。
2004年,上海么鳳生意強差人意,四位股東連同兩、三名員工落手落腳,每月只能賺得約二萬元,不夠支付人工,要員工放無薪假縮減開支,各股東開始謀出路。

老臣子波叔首先退股,自行到九龍城衙前圍道開設龍城么鳳。

經營祖舖的司徒潔貞不滿有外人用家族商標,2005年入稟法院控告波叔侵權,波叔將招牌變成龍城公鳳,經營至今。

2007年,司徒媱退出上海么鳳,在元朗租舖開辦么鳳士多賣涼果。

司徒潔貞聯同夫家大伯張子鍊與其女兒張家齊,合資在九龍城福佬村道開么鳳士多,變相跟波叔的龍城公鳳爭生意。

上海么鳳剩下司徒永信母親朱崧妹獨撐,同年,朱崧妹丈夫司徒偉權因病去世,在澳洲讀書的司徒永信,回港助母親打理生意,他由兼職售貨員做起,時薪只有二十二元。

司徒永信經營手法較進取,2009至2010年間,一口氣開了十間分店,之後繼續擴張業務,至今共有三十間分店。

2015年3月,么鳳士多祖舖不敵貴租結業。
兩個月後,司徒永信租下祖舖,為紀念祖父,繼續以么鳳士多經營,店舖重開時,朱偉坤全家人都有出席慶典。

司徒潔貞入禀法庭禁止司徒永信用祖舖名稱,司徒永信澄清已擁有商標註冊。

2016年7月14日,司徒永信入稟高院,控告姑姐等四人,指他們侵犯么鳳註冊商標,要求法庭頒令禁止他們再用商標,向四人索償。

2018年2月21日,案件在高院聆案官法庭進行管理會議,綜合與訟各方向法庭的書面匯報,各方曾在今年1月進行調解,但未能達成協議,各方仍繼續嘗試庭外和解。

司徒永信最終獲得勝訴,么鳳註冊商標爭議告一段落。

2019年7月16日,社交網站平台及手機即時通訊,廣傳聲稱由么鳳發出《我們不招待警員》公告。
內容是:「鑒於近期香港發生的社會運動,警察作出不必要的武力鎮壓,我們么鳳給予最嚴厲譴責,並且由即日起,我們不歡迎所有警員光顧本店,請警察與暴力遠離我們。」

么鳳發言人證實有人造假,強調從來沒發出該份公告,歡迎所有人光顧,對於事件可能影響公司聲譽,發言人表示會考慮發文澄清。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