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彭楚盈枯骨 曾經有夢(一)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深閨夢裏人。

上任不足一個月的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考慮所有警方報告、證人口供,有關法例和死因裁判官理由後,認為由死因裁判官去調查彭楚盈死因,符合公眾利益,進行死因研訊是適當途徑。

基於死因裁判官兩度決定不進行研訊,黃仁龍認為現階段最適當做法,是邀請原訟法庭指令進行研訊。

2005年11月11日,黃仁龍根據《死因裁判官條例》,向高等法院原訟庭申請,就油麻地窩打老道華德大廈一個單位內,發現女模特兒彭楚盈骸骨一案,進行死因研訊。

律政司司長根據死因裁判官條例,要求高院原訟庭下令召開死因研訊,是香港司法史上首宗個案。

這案成為繼1980年的外籍警官麥樂倫,在寓所離奇自轟五槍死亡案件後,香港開埠以來第二宗死因研訊重開個案。

這案受到公眾關注,與案中男主角方曼生有關,方曼生是家中長子,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胞兄,自認是八兄弟姊妹中最聰明一個。

方曼生在1939年生於英國曼徹斯特,出身名校,1970年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修讀東方研究學,年過三十歲才再修法律課程。
1985至1995年在香港執業開律師樓,與妻子蔡梅生育有兩子,方欣漢及方欣傑。

方曼生是「三師會」會員,「三師」是會計師、醫師、律師,是上流社會一個表面專業,實則淫賤組織,所謂聚會,就是「酒池肉林」。

1985年,方曼生在「三師會」搭上彭楚盈,彭楚盈當時二十歲,以女模特兒身份出席。

方曼生說:「佢着得好普通,無乜化妝,第一個印象係不太美麗,但迷人、吸引。」

兩人到酒店發生性關係後,每隔一至兩個星期都會到時鐘酒店幽會。

彭楚盈於1965年12月12日出生,原名彭寶嬌。
母親林梅於1963年與前夫結婚,育有三女兩子,彭楚盈排行第二,父親過世後,一家人在元朗區居住。

彭楚盈自小聰慧,十分好學,考試成績經常名列前茅,母親特別疼愛她,家中一切大小事務都不用她操勞。

彭楚盈的美貌吸引不少狂蜂浪蝶,曾有少男連續數日在彭家門外,執花跪地,向當時十六歲的彭楚盈求婚。

彭楚盈的夢想是當模特兒,中五畢業後,努力工作儲錢報讀模特兒課程。
為方便上班,未滿十八歲便離家獨住,開始時做餐廳收銀員,一年後才轉職模特兒。

她覺得本身名字彭寶嬌不利在模特兒界發展,自行改名「楚盈」,成為彭楚盈。
改名後,姓加名共有三十四劃,命格顯示有機會「死於非命」,彭楚盈家人都反對,但她堅持改名。

改名後,彭楚盈的工作運好起來,應了「楚盈」的命格。
或可一時成功發展,但必有陷於失敗的一天,易生家庭離亂,尤其有急變災厄,或因急病而失去生命財產。

十九歲時,彭楚盈患上症狀性局部性癲癇,大腦局部性異常時就會發作,到醫院治療後,要食藥控制病情。

認識方曼生,是彭楚盈的初戀,貧困的情場新丁遇上富有的脂粉客。
方曼生安排彭楚盈入住西貢一幢別墅,令她享受如童話般的公主生活。

彭楚盈對家人稱深愛方曼生,她的母親認為,方曼生已有家室,兩人年齡相差二十多年,反對繼續來往。

1986年,方曼生出資給彭楚盈開寵物店,表面上,方曼生是大股東,彭楚盈是小股東。
彭楚盈選了在北角城市花園商場內開設,為方便打理,租住油街一個單位。

彭楚盈得到方曼生經濟支持,辭去模特兒工作,兩人在北角油街這個單位共賦同居多年。
方曼生閒時愛玩電子遊戲,屋內置有「彈珠機」、「食鬼」等遊戲機。

方曼生除星期六及星期日外,每天都到北角陪伴彭楚盈,享受二人世界,每星期會留宿三、四晚。
每次都要楚盈為他沖涼擦背及按摩,方曼生有時更說:「今天我要做兩次。」,那段時光是他倆感情最好的時候。

兩人感情雖然要好,由於身份問題,不能如一般情侶般手牽手逛街、看電影,彭楚盈曾為此抱怨。

為填補彭楚盈內心空虛,方曼生送了一頭名為「BB」的松鼠狗給她,還罕有地二人一犬合照,這是兩人唯一一張合照,彭楚盈珍如拱璧。

方曼生又與彭楚盈到馬爾代夫遊玩,回港後,送了一部價值二十萬元車給她,在情到濃時許下承諾,娶彭楚盈為妻。

彭楚盈信以為真,但有生育問題要解決,她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每三個月才來一次月經,叫做「季經」。
由於排卵次數少,影響荷爾蒙分泌,盆骨發育不良,影響生育能力。

她不採取避孕措施,與方曼生交往不久,竟然有孕。

方曼生知道彭楚盈的身體情況,認為她不會懷孕,只是藉口問他要錢。
方曼生示意彭楚盈墮胎,否則分手,彭楚盈無奈,只得打掉胎兒

彭楚盈對方曼生千依百順,令方曼生萌生將彭楚盈變成「棋子」的想法。

1988年4月,方曼生以四十萬元,購入灣仔謝斐道313至323號帝城大廈一單位,同年11月,以原價四十萬元賣給彭楚盈。

當時銀行按揭顯示,該單位市值四十五萬元,即彭楚盈以低於市價購入該單位,雖然如此,但彭楚盈又怎會有能力置業?
錢都是方曼生出的,彭楚盈只是「棋子」。

1988年夏天,消防員鄺景輝(32歲),路經北角城市花園商場,彭楚盈的寵物店,兩人交換養狗心得後,開始約會。

彭楚盈邀請鄺景輝到她在銅鑼灣謝斐道家中,鄺景輝妻子正身懷六甲,他有性需要,兩人發生性關係後,自此每星期都幽會。

彭楚盈每次都叫他不要使用安全套,完事後將精液射入體內。

鄺景輝不知道彭楚盈有沒有其他男友,只知她閒時喜愛打麻雀。
彭楚盈甚少提及家人,只知她還有一名妹妹,與家人關係似乎不大好,鄺景輝僅見過彭楚盈胞姊一次。

1988年聖誕,彭楚盈向鄺景輝放售一個物業,位於荔枝角道與楓樹街交界,頂層單位連天台。

1989年,鄺景輝賣掉仍在供款的沙田單位,以三十八萬元買下楓樹街物業。

辦理買賣手續時,彭楚盈才知鄺景輝已婚及有子女,顯得不開心,鄺景輝因女兒出生,開始減少與彭楚盈聯絡。

鄺景輝最後一次見彭楚盈,是她毀壞他家門鎖,偷去家中飼養的四、五十隻松鼠狗,報警後帶警員到彭楚盈的寵物店。

最終不能辨認該批狗隻屬誰,警方無落案控告任何人。

彭楚盈與鄺景輝偷情期間,被方曼生發現,有次他準備登門探訪,發現一名男子在屋內,方曼生不動聲色離開。

1990年,彭楚盈認識英皇集團高級副總裁楊尉,受聘為兼職投資經紀,她並非經常返工,每次交易只是三至五萬元。

期間,彭楚盈帶方曼生到公司,介紹給楊尉認識,目的要方曼生提出意見,楊尉是否值得信任之人。

楊尉與方曼生成為朋友,偶然相約飲茶和談話,方曼生從無透過楊尉投資,楊尉不知彭楚盈與方曼生關係。

1991年年中,彭楚盈以一百二十四萬元,將謝斐道單位賣出,兩年間賺得八十四萬元,這些錢不會落彭楚盈的袋,她只是「棋子」。

彭楚盈賣樓後,恰巧方曼生律師樓有客戶欠債,將西貢相思灣三層洋房抵押,方曼生安排彭楚盈入住,為他「看屋」。

新版《神雕俠侶》,王重陽發現林朝英魂歸西天,林朝英手中一塊手帕,上面刻着這首詩:都說相思好,相思令人老,幾番費思量,還是相思好。

愈接觸上流社會,彭楚盈愈心驚,窮在路邊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四方八面洶湧而來的虛偽,彭楚盈難以招架。
享受過後,害怕失去,她開始寫日記。

彭楚盈日記《曾經有夢》
想一想,不要慌張,考慮清楚,定下未來路向。閉上眼睛,首先不看眼前雜亂情景,可以按下慌張,保持心情冷靜,一片黑冥。細細考慮清楚,他人負我,我應該如何?我應檢討,自己有沒有做錯甚麼?是誰的錯,又是誰錯?

方曼生來相思灣的時間愈來愈少,彭楚盈的擔憂愈來愈嚴重,她的家人來探她時,都羡慕她。

可是,笑臉背後的眼淚在心裏流,彭楚盈患上抑鬰症。

彭楚盈服食大量藍精靈藥物治療抑鬰症,她開始嗜賭,有次到澳門賭輸錢,由兩名大耳窿挾持回港。

彭楚盈向方曼生求助,聲稱輸掉三十萬元,方曼生盤問兩名大耳窿後,知道只欠五萬元。

方曼生知道彭楚盈「愛面子」,每次都以不同藉口向他借錢,如要錢墮胎,但仍算有借有還。

楊桂財的父親是方曼生妹夫公司的司機,他的姑母嫁往相思灣,該處許多村民他都認識。

1991年,方曼生致電給楊桂財,說有個叫「肥彭」 的人在相思灣自殺。

楊桂財到達相思灣別墅三樓時,沒穿衣服的彭楚盈坐在床上,以杯承着因割脈流血的右手,杯內的血已凝固。

彭楚盈則眼光光,周遭有藥丸,楊桂財告知是方曼生派他來,問彭楚盈是否要送往醫院,彭楚盈表示只要方曼生前來,叫他致電方曼生。

楊桂財到樓下打電話通知方曼生,彭楚盈割脈,杯內的血已凝固,問如何處理,當時的答覆是先行離開,他依命而行。

過了一段時間,楊桂財收到方曼生來電,要他驅車到中環的律師樓,接彭楚盈返回相思灣寓所。

彭楚盈身穿背心短褲,腳踏拖鞋到中環律師樓,在會議室內成身冒汗兼眼光光,撕毀所有牆紙及會議室內的畫。

楊桂財進入會議室,說載彭楚盈返相思灣時,遭彭楚盈以粗口謾罵,向楊桂財掟煙灰缸,他接住煙灰缸,被彭楚盈的手抓到。

彭楚盈其後報警指稱被楊桂財毆打,兩人同被送往海旁警署。

沒有人可為彭楚盈解憂,只有不斷寫日記。
彭楚盈日記(1992年8月20日,晴)
今天是生平第二次寫日記,記得第一次是小學的時候,是的,今天星期六,星期六是他的家庭日,他能偷些少時間來找我,實在令我十分十分快樂。

如果他不是時常說以前我做的一切錯事,但一切已經是以前的事,你還有甚麼不滿意。
如果有一次我真的自殺成功,我真希望成功,在我自殺之前,我一定買一百萬美金給你。
我死後,請給我土葬。早上三時完筆。

彭楚盈曾兩度到方曼生住所附近向他借錢,突然跑上山不知所終。
方曼生報警求助,最終在醫院尋回她,另一次,彭楚盈手持利刀自稱會割傷自己。

彭楚盈在家飼養了三十頭狗,與鄰居關係欠佳,方曼生曾指派下屬楊桂財斡旋。

彭楚盈日記(1992年10月6日,晴)
今天寫這封信給你,是對你或自己交代也好,其實結果也是一樣,記得當初我說過,如果有一枝槍向着你,我一定會救你的,我深深的愛你,知道嗎?

1993年某日,的士司機許錫明(33歲),在灣仔接載彭楚盈往西貢相思灣。

期間彭楚盈說她時常往來西貢住所及灣仔,許錫明為生意留下傳呼機號碼,方便彭楚盈找他接送,其後他知道她是模特兒。

幾天後,許錫明收到彭楚盈傳呼前往相思灣,彭楚盈邀請他入屋參觀,不久有軍裝警員到場,說接到報告有人在該處自殺,經彭楚盈解釋,警員約逗留十分鐘後離去。

之後,許錫明與彭楚盈到澳門賭錢,回港後在彭楚盈家中飲酒談天,發生性關係,性關係一直保持,每次都沒用避孕套。

一次,彭楚盈約許錫明到旺角飲酒,她突然暈倒地上,被送入廣華醫院,救護員向許錫明表示,彭楚盈曾服食藥物。

彭楚盈需吊鹽水留醫,但她仍堅持自簽出院,經此事後,許錫明認為彭楚盈行為古怪,不想與她交往,兩人關係持續兩至三星期。

彭楚盈日記(1993年4月15日,晚上十一時零四分)
如果時間真的可以轉回的話,我一定不會做錯事,我知很多男人願意要我為妻,但我祇願永遠在他有空的時間找我,一定去茶餐廳,一起吃星馬印的東西,一切已成過去,不會回來了!

彭楚盈日記(1993年4月18日)
老公:請給我叫你一聲老公吧!我……請原諒我,像……來次機會,但到最後我還是深愛你的。

彭楚盈在相思灣居住時曾跳海及割脈自殺,方曼生對彭楚盈說︰「你真是一個調皮女子,你不可以這樣做,不如你返回媽媽身邊,所有醫藥費由我支付。」
彭楚盈表示不想他介入其私生活,拒絕了。

1993年8月,在中環往尖沙嘴的天星小輪上,彭楚盈結識了的士司機歐明仕。

彭楚盈說在澳門賭錢輸光,向歐明仕借錢食飯,他最後借出四十多元,將公司電話號碼給予彭楚盈,作還錢聯絡之用。

彭楚盈其後約歐明仕到餐廳見面還錢,兩人開始每月約會五、六次。

歐明仕曾到彭楚盈在西貢相思灣住所二十多次,期間兩人發生關係。

彭楚盈的住所凌亂,藥袋、咳藥水樽遍地,彭楚盈常食藥,每次食八至十粒、喝半瓶咳水。

彭楚盈曾因癲癇症發作,由歐明仕報警送往聯合醫院治理。

彭楚盈後來做了保險經紀,歐明仕曾向她購買醫療保險,但只供款兩個月。

1993年10月,經營夜冷店生意的薛炳雄,透過相識多年的朋友歐明士介紹認識彭楚盈。

彭楚盈和歐明士是有性關係的親密朋友,薛炳雄介入後,歐明士與彭楚盈結束關係。

同年11月,彭楚盈邀請薛炳雄,一名做汽車維修名叫大衛的男子,到相思灣食晚飯,三人傾談間,彭楚盈取出一大瓶咳藥水與薛炳雄共飲。

當夜兩人神志不清,同床而睡並曾做愛,翌日醒來,薛炳雄便做了彭楚盈的情人。

1994年3月,彭楚盈入住薛炳雄胞妹屯門寓所。
3月8日,因食丸仔發生爭拗,彭楚盈擊碎他的音響器材,薛炳雄一怒報警,一同到大興警署接受調查。
最終准以現金五百元守行為十二個月,撤銷控罪了事。

過了不久,彭楚盈與薛炳雄又起爭執,這次是因為彭楚盈要他與工作夥伴莫錫昌拆夥。
彭楚盈爬出窗外晾衫架,威逼他道歉,在衫架上三次企圖跳樓,嚇到他報警。

1994年,律師樓客戶要收回相思灣單位,方曼生安置彭楚盈到油麻地居住。
新居位於窩打老道華德大廈十五樓1A室,面積三百八十呎,間有兩房一廳。

方曼生「基於責任」,以象徵式一元租金,將華德大廈單位租給彭楚盈,但她不願搬走,他只好開出「不用交租」,「隨時可以借錢」等條件吸引她。

彭楚盈搬入華德大廈後,被安排到國衛保險任職女經紀,每天早上九時出門,很少夜歸,生活正常。
成了「棄子」後,彭楚盈成了淪落人間的天使

她不想家人擔心,與她們斷絕聯絡,間中打電話給家人,但拒絕與他們見面。

彭楚盈胞妹阿詩致電方曼生查問,對方說:「她叫我不要告訴妳們她的住處!」

1994年7月,彭楚盈又說要自殺,薛炳雄說:「你咁鍾意自殺,我哋一齊死。」
他帶彭楚盈入廁所,切斷熱水爐煤氣喉,最後是薛炳雄先暈倒昏迷,彭楚盈報警將他送入醫院。

1994年10月,彭楚盈連續多月沒繳交管理費,方曼生數次到華德大廈,付清管理費。

薛炳雄知道彭楚盈有不少親密男友,有一次,返回華德大廈愛巢時,在客廳內見一男一女衣物、內衣到處亂放,睡房傳出異響,他沒有大興問罪之師,躡手躡腳地離去。

1994年10月25日,彭楚盈在薛炳雄陪同下,抵達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內科醫生李玉棠發現她當時出現抽筋跡象。

翻查病歷,發現彭楚盈半年前已拒絕服藥,導致癲癇症復發,出現抽筋,可導致腦部缺氧、腦功能損傷,甚至死亡,李玉棠當時要彭楚盈入院留醫。

彭楚盈出院後,方曼生說會每月給她生活費,吩咐她與一名叫余艷嫦的女子聯絡。

余艷嫦把一張提款卡交給彭楚盈,對她說,方曼生會按月將錢存入戶口給她。

彭楚盈不知道,余艷嫦的前夫,是薛炳雄的哥哥。

過了不久,一名「四眼仔」設計師上門,稱與彭楚盈有親密關係,要求薛炳雄割愛。

薛炳雄對彭楚盈說要回內地娶老婆,兩人在和平氣氛下結束關係,彭楚盈給他一條金項鏈及金戒指,他將典當得來的千多元,返內地散心。

返港後,薛炳雄曾回到華德大廈找彭楚盈,沒人應門,最後一次見到她,是在旺角街頭。

薛炳雄欲趨前打招呼,見彭楚盈牽着另一男子的手,他酸溜溜躲在街角,目送彭楚盈身影漸漸隱沒人群之中。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