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代母」屍浸豬場化糞池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輞井圍是元朗廈村其中一條村,在天水圍新市鎮與香港濕地公園北面,由錦田鄧氏族人開村,位置偏僻。
在流浮山迴旋處右轉深灣路,約需兩、三分鐘車程,再經分岔路才能抵達。

輞井圍有三個豬場,連東主及工人合共十多人,其中一個豬場外圍豎有兩公尺高金屬圍板,附近只住有一戶人家。

這個豬場化糞池依斜坡而建,約長二十公尺,闊四公尺,劃分成五格,深淺不一,最深一格約五公尺,貼近豬場出入口的一格,深約兩公尺。

豬場場主姓黃(49歲),與妻子合力經營豬場,聘請一名姓黃本地男工協助打理。
透過「補充勞工計畫」,僱用內地女工莊小芳(22歲),四人平日均在豬場宿舍內居住。

2005年1月6日,莊小芳請假回鄉度歲,她說會在4月27日返回豬場工作。

4月29日凌晨零時,場主夫婦與男員工先後上床就寢,莊小芳仍未見蹤影。

早上七時許,黃姓員工起床,前往豬欄工作,在貼近豬場出入口的化糞池,發現莊小芳在內載浮載沉,通知場主報警。

警員封鎖現場調查,召消防員撈起屍體,證實已死去一段時間,場主辨認後,證實是內地女工莊小芳。

莊小芳的金頸鏈、手鏈、腳鏈、戒指均未失去,身上無身份證明文件。

法醫奉召到場,用清水為女屍沖身後檢驗,死者高一點六八公尺,短髮,身材瘦削,穿一條白色連身短睡裙及高鞋,內有黑色胸圍及淺藍色內褲。
雙手及膝蓋均有擦損傷痕,初步證實未受性侵犯,真正死因有待進一步剖驗才能確定。

中午十二時許,警方快速應變部隊,三十名警員到達村內搜尋證物,包括草叢、山邊及垃圾桶,在豬場後面檢獲一隻白襪及一柄菜刀。

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外籍警司李定德到場了解,逗留至下午三時離去,案件由元朗警區重案組第一隊接手調查,暫列「屍體發現」案處理。

4月30日早上九時,元朗警區重案組探員,到富山殮房等候,沒有人到來認屍。

法醫剖屍時發現,莊小芳懷有三個月身孕,釀成一屍兩命。
手部及雙膝均有擦傷,不似糾纏造成,肺部充斥化糞池污水,證實是在化糞池內溺斃,死去一至兩日。

莊小芳患有鼻竇炎,須長期服食藥物,法醫取走胃液樣本進行毒理化驗,以確定她會否因服食藥物,神志迷糊,失足墮下化糞池內溺斃。

探員帶走莊小芳衣物及身上纖維樣本,交給政府化驗所化驗。

莊小芳透過「補充勞工計畫」來港,兩年前在輞井圍一個豬場任職雜工,與姓黃場主及同事相處融洽,沒與人結怨。

勞工處發言人表示,根據現行外勞計劃,農場負責人若未能在港聘請合適工人,可申請引入內地勞工。
勞工處不能透露個別個案聘請外勞情況,有關案件已由警方調查。

探員翻查入境紀錄,證實莊小芳於4月27日從內地返港,她為何沒有向豬場東主銷假,回港兩日後被發現身穿睡衣死於化糞池,是這宗「屍體發現」案令人不解的地方。

探員改循懷疑兇殺案方向調查,相信莊小芳遇害前已回到豬場,換上睡衣後在深約兩公尺的化糞池溺斃。

早上十時,元朗警區重案組第一隊探員,到豬場調查,向附近村民進行問卷調查。

下午一時,一隊藍帽子警員聯同消防員到場,沿二百米小路搜索山邊草叢和垃圾桶,無發現可疑物體。

警方召消防員協助,研究如何泵走化糞池內污水糞便,豬場姓黃東主其後以水泵接駁水喉,把污水泵往旁邊的化糞池。

化糞池污水抽出後,剩下大量沉積糞便,部分已硬化,對搜尋證物造成困難,重案組探員與消防員商議,如何在糞溺中搜索證物的方法。

案發前,有人目睹莊小芳揹背囊路經化糞池,那個背囊至今不知所終。

5月1日早上十一時,元朗警區重案組探員,重返輞井圍案發豬場的化糞池調查。

探員用裝載重物的膠袋模擬死者的背囊,擲入化糞池內作實驗,證實仍會浮起,即使因其他原因沉底,昨日抽乾池內污水搜索,卻無發現。

探員除循兇殺案程序調查外,莊小芳生前多病,不排除她失足墮池或自殺。

5月2日早上十時許,十多名重案組探員聯同四十名機動部隊警員,到達豬場,兵分多路展開大規模搜索。

姓黃豬場東主協助搜查,持續兩個多小時,下午一時四十五分結束,沒有重大發現。

下午三時許,場主在重案組帶同下,返回位於元朗大棠路蝶翠峰十三座寓所,探員搜屋約半小時後離開。

為了解莊小芳1月離開豬場後的行蹤,探員通知莊小芳內地親屬,來港辦理認屍手續及向探員提供線索。

莊小芳母親接獲通知後,趕到深圳與長女會合,兩人悲痛欲絕,擬盡快來港辦理後事,惟通行證必須由戶籍所在地簽發,莊小芳母親要返鄉辦理。
由於老家連電話都沒有,莊小芳的祖父母及嫂嫂仍未知悉噩耗。

莊小芳老家在湖北省監利縣百多公里外一條小農村,有祖父母、父母及一兄一姊,一家七口靠種稻米及油菜花維生,每年僅得二千多元人民幣收入,生活艱苦。

莊小芳的父母與胞兄,到浙江一間仿古家具廠工作,胞姊在深圳平湖一間工廠打工。

兄長於年多前結婚,現時育有一女,嫂嫂、姪兒與祖父母留在鄉間。

因為家貧,莊小芳初中輟學後,1999年隻身南下深圳打工,由於人浮於事,學歷不高,她在髮廊工作。

三年前在深圳娛樂場所工作期間,認識在輞井圍開設豬場的東主,兩人在深圳新洲路新洲大廈一單位共賦同居。

場主在港結婚多年,膝下猶虛,場主妻子無奈默許丈夫在內地「包二奶」,希望莊小芳能生下一男半女,為場主繼後香燈。

莊小芳自此成為「代母」,曾經懷孕及在深圳養胎,可惜流產收場。

兩年前,場主藉「補充勞工計畫」,安排莊小芳來港工作,雙宿雙棲,答應每月給予九千元「薪金」,名為豬場工人,實則是「代母」。

莊小芳毋須做任何粗重工作,甚少走近豬欄或化糞池,偶然貪玩才到豬欄逗玩小豬或協助接生小豬。

莊小芳從未向家人透露是做「代母」,只稱嫁到香港,曾向母親展示一張與場主合照。

她的母親從未見過「女婿」,對女兒聲稱覓得好歸宿信以為真,向鄉間親友表示甚感安慰。

莊小芳來港後發現居住環境惡劣,東主亦未十足支薪,兩人感情出現變化。
本年初,莊小芳知道懷有身孕後,藉辭回鄉過年,搬回深圳安胎。

場主知道莊小芳有身孕後,多次到深圳,莊小芳避而不見,上月,場主託朋友游說,莊小芳答允回港待產。

5月4日,案件列作兇殺案處理,警方正式拘捕豬場東主,調查後准以三千元保釋,兩個月後回警署報到。

案件調查後無進展,成因不明,他殺、自殺、意外都有可能,經律政司指示,無證據可檢控任何人。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