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涉炸死拍檔 律政司放生疑兇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香港建造業的「判上判」制度,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出現,一項工程至少有六、七判,承建商先將不同建築工序分判給各「判頭」,再由「判頭」自行聘請工人施工。

「判上判」後,利錢極為微薄,工人「有汗出無糧出」被欠薪情況時有發生,「判頭」為節省開支,也會僱用黑市勞工。

建造業的分判制度通常是「價低者得」,不少分判商為求爭得標書,以不合理低價搶奪工程,因此易與人結怨。

廖國信做地盤判頭多年,1996年與行家林勝光,在元朗雞地合資經營五金店。
三個月後,覺得前景不理想,以三百萬元將店舖出讓。

兩人買下高埔村旭日花園一幢七百萬元村屋,合資經營業安建築工程公司,主要業務是投標承辦政府道路工程,再外判給其他判頭。

廖國信做生意獨來獨往,拒絕參與行內「圍標」,拒絕集體托高政府工程造價,落標價錢低,令行家不滿。

1998年3月,林勝光說要自組公司,主動提出拆夥。
兩人合資購買的村屋業權一分為二,林勝光選擇村屋三樓連天台單位,廖國信要了地下連花園,用五十萬元買下二樓單位全部業權。

業安公司規模不大,拆伙後,只能以低價取得工程合約,主要承接路牌、馬路鐵欄和渠務工程,每項工程金額總值約數十萬元至超過一百萬,廖國信生意漸上軌道,開始賺錢。

2000年11月29日早上九時許,廖國信到元朗政府合署索取政府工程標書,將私家車泊在媽廟路一個停車場。
折返取車時,發現停車場入口貨櫃箱旁,掛有一個膠袋,內有一樽拔蘭地酒,他以為是朋友贈送的禮物,拿上車放在身旁。

廖國信開車行駛約三十公尺,該酒樽突然爆炸,由於爆炸力強大,左邊車身嚴重損毀,露出大洞,擋風玻璃整塊飛脫,一些碎片飛到六十米以外地方。
廖國信雙腳受傷,左腿骨折斷、左耳膜震破,留醫數月才康復出院。

軍火專家在現場詳細檢查,初步相信爆炸由大約一公斤左右炸藥造成,在汽車內發現一個可疑裝置。

11月30日,警務處處長許淇安與中國公安部部長助理朱恩濤,舉行年度中港警務合作會議後向記者說,有足夠信心香港警方能夠破案。

警方展開深入調查,認為兇徒有意致廖國信於死地,相信是因為廖國信多次以極低價投得工程,因此得罪人而惹禍上身。

廖國信出院後,接連收到恐嚇電話,包括一些出殯的誦經或哀樂,對方又稱:「傷成點呀?今次唔死,再嚟下一次。」

不久,廖國信接獲一名陌生男子來電,對方聲稱只要付出五萬元,便可知道誰是幕後主腦。

廖國信應承見面,到達內地後暗中報警,公安拘捕該名男子,他被押走時高呼:「我實會整單大鑊嘢你歎!」
那人其後運用關係脫罪,部署報復。

探員認為廖國信對案情有隱瞒,懷疑存心騙保險,自編自導汽車炸彈案,甚至懷疑廖國信私藏爆炸品導致意外。

基於這種受害人變嫌疑人推測,這宗爆炸傷人案一直懸而未破。

廖國信(47歲)與妻子王麗嬌(42歲),育有三名兒子(13至18歲),與母親共一家六口,住天水圍天瑞邨瑞豐樓十七樓一單位。

廖國信早前接獲招標通知,2004年8月6日,有一項有關新界北工程公開投標,他近日忙於聯絡,準備落標競投。

2004年7月,廖國信成功投得多份工程標書,在家中月曆8月6日的一格內,寫上「四單葵青投標」、「十一單北區看地盤」,他對這兩項工程志在必得。

踏入8月,連串怪事在廖國信身邊出現。
8月1日,廖國信突擊巡查工地,發現胞弟及三名工人不知所終,他們之前訛稱在工地工作,廖國信即時將四人解僱。

8月2日,在高埔村業安建築工程公司,戴手襪的陌生人,兩度登上廖國信的汽車,王麗嬌目睹曾出言喝問,對方慌忙逃走。

8月3日上午八時許,有人致電廖國信,問他在做甚麼?之後收線。約一小時後,對方再來電,問他在做甚麼?之後收線。廖國信接了這兩個電話後神色凝重。

8月4日早上八時零五分,廖國信到天瑞邨多層停車場二樓,取他的香檳色萬事得323私家車。
王麗嬌攬住兩大包狗糧,準備返高埔村餵流浪狗。

王麗嬌上車後,坐在副駕駛座,私家車沿朗天路支路,準備轉入宏達路,駛至水邊圍交匯處,夫婦正談及兒子升學問題。

八時二十分,廖國信的手機響起,是一名之前借用廖國信一名工人的朋友,問他要付多少工資,廖國信答:「呢啲係公價,你話幾多就幾多喇!」,掛線後對王麗嬌說是林勝光打來。

這時,手機再度響起,王麗嬌接聽時,司機座椅底部突然猛烈爆炸,右邊車門被炸至扭曲。
私家車隨即失控衝前二十公尺,撞向路邊石壆,反彈撼向另一輛停在燈位的私家車始停下,被撞私家車上一對姓溫夫婦無恙,尾隨一輛房車姓黃司機見狀立即報警。

爆炸力非常巨大,私家車前車廂嚴重毀壞,底部炸開一個半公尺乘半公尺洞口,司機位座椅被炸至變形,廖國信從車底破洞跌落地面。

車頂被炸穿一個洞口,擋風玻璃龜裂,玻璃上沾有點點血跡及肉碎。

廖國信腹部爆開,腸臟溢出,部份內臟飛出遠至二百公尺,車內倒後鏡及附近電燈柱上掛有肉碎,左小腿炸斷飛脫。

警方、消防及救護人員趕至,將王麗嬌救出,她面部熏黑,右手受傷,不斷叫喚:「好痛呀!我老公點呀?爆炸得咁厲害,我老公係咪已經死咗?」

廖國信左邊大腿被夾住,半身陷入車底,救護人員合力將汽車輕微抬起,約十五分鐘後將他抬出車外,連同被炸爛的小腿一併送院。

夫婦被送往屯門醫院急救,廖國信延至早上九時十分不治,王麗嬌情況嚴重。

王麗嬌是案中唯一生還者及目擊者,警方派出兩名男女警員在病房守候,嚴禁閒人入內,親人帶來物品亦要仔細檢查。

王麗嬌做了大大小小數次手術,接受右手駁骨手術,醫生不排除有傷殘之虞。

廖國信死亡後,銀行戶口遭警方凍結,王麗嬌因重傷未能提取銀行存款,家中出現經濟困難,無法應付殮葬費。
廖國信遺體只能暫存殯儀館,待籌足殮葬費才可確定舉殯日子。

十一歲的幼子健仔悶悶不樂地說:「我日日有去探媽咪,我同佢講,叫佢唔好理其他嘢住,快啲好番。至於爸爸,我都好掛住佢,佢好錫我哋㗎,而家我都會有時突然間好唔開心。」

健仔表示,他於九月升讀中一,當日選校時父親亦有給意見,順利獲配第一志願,可惜慈父已無法親眼看到他穿上新校服上學。

警方封鎖爆炸現場近八小時調查,動員機動部隊警員搜尋,找到可能是爆炸裝置的電線、銅片等金屬碎片。

爆炸品處理課及鑑證科人員,到場蒐集碎片及殘骸驗證,重案組探員到高埔村廖國信的公司調查。

探員到天瑞邨廖國信住所及停車場調查,翻看閉路電視錄影帶,發現三名可疑男子走近廖國信的私家車。
探員要求停車場職員,提供過去兩星期的時租車票。

案件列謀殺案,新界北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元朗分區助理指揮官黃滿堂表示,爆炸位置在司機位,該處無油喉及油缸等易燃裝置,私家車無改裝,機件運作正常。

肯定爆炸是由一個重約五百克爆炸裝置造成,同車女子於爆炸前用手機接聽過一個電話,懷疑行兇者以手機作遙控引爆。

探員分析從案發現場檢獲的炸彈碎片,相信兇徒並非職業殺手,但對炸彈有專業知識。

專家認為炸彈非以手機引爆,而是用遙控技術,王麗嬌在爆炸前一刻接到電話,只是巧合。

警務處處長李明逵下令全力徹查,被記者問及廖國信四年前已遭炸傷,警方為何未能破案時。
李明逵說,警方希望偵破每宗刑事案,但現實上無可能,此類案在本港甚少發生,對上一宗為前年。

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表示,非常關注元朗發生的汽車爆炸案件,雖然是獨立事件,但完全不能容忍香港有任何暴力威嚇,或任何暴力行動以達目的。
李少光補充說,香港仍是一個非常安全城市。

8月5日凌晨,重案組探員持爆門工具,突擊搜查元朗欖口村一間村屋,但無發現。

重案組重新分析四年前的爆炸案資料,列出十名可疑對象,鎖定最少五個地點監視,警方懷疑案件涉及生意糾紛,不排除涉及跨境犯罪。

炸彈謀殺案發生後,廖國信的胞兄、胞弟及兩名胞妹由惠州抵港,8月5日早上九時,到沙田富山殮房認屍。

新界北總區重案組、爆炸品處理課,政府化驗所人員,到殮房跟進法醫驗屍結果,相信廖國信因爆炸,引致嚴重受傷死亡。

探員稍後在粉嶺祥華邨祥樂樓一單位,拘捕廖國信的舊生意拍檔林勝光(53歲)。

鑑證科人員要求林勝光脫下身上衣物化驗,重點搜查隊到來搜集空氣樣本,轉交鑑證科透過爆炸品微粒化驗技術,證實林勝光衣服及住所空氣樣本中有炸藥微粒。

翌日二時許,新界北總區重案組探員,將林勝光押返祥華邨祥樂樓住所搜查。

林勝光被黑布蒙頭,身穿藍色「蛤衣」及拖鞋,雙手鎖上手銬,腰部纏鐵鏈,由兩名探員看守。
警方重點及搜索組人員,攜同大批搜查裝備,一雌一雄爆炸品搜索犬到場協助,搜查至下午三時許結束,探員檢走一箱證物。

探員其後將林勝光押到粉嶺業暢街十三號,葉氏恒昌大廈對出,一輛五點五噸貨車調查,一度封鎖五十公尺範圍。

警方重點及搜查組上車搜索,在貨車後排乘客位檢走兩袋物品,爆炸品搜索犬亦有上車搜索,眾人逗留約四十五分鐘離去。

林勝光經問話後,獲准以一萬元保釋外出,三日後向警方報到,辦理保釋手續時,警方獲得新證據。

軍火專家檢驗在林勝光家中搜出的物品,發現可供製造爆炸品,包括三件無線電話組件連電子線路板,一塊鋰電連有一扎電綫,一個塑膠鬧鐘組件連一件電子線路板,兩件塑膠鬧鐘組件,可用作時間引爆器。

警方將他落案控以有意圖而製造爆炸品罪名,8月7日解往粉嶺裁判法院提堂。

控方透露,2000年11月29日至2004年8月4日,林勝光在祥華邨祥樂樓家中,非法及惡意製造爆炸品,意圖藉以危害他人生命或財產。

2000年11月29日是廖國信被炸傷的日子,2004年8月4日是廖國信被炸死的日子,換言之,控方認為林勝光涉嫌與兩案有關。

控方透露林勝光在警誡下承認懂得做炸彈,正嘗試做但尚未完成,但他卻否認與汽車炸彈謀殺案有關。

林勝光暫時毋須答辯,控方申請押後案件至本月12日,待警方進行認人手續及進一步調查。

控方說,林勝光的家人全移居外國,有可能潛逃,反對保釋。

裁判官認為案件性質嚴重,拒絕林勝光保釋,還柙警方看管。

8月9日下午一時,新界北重案組探員聯同重點搜索隊,再到朗天路爆炸現場,經過五小時地氈式搜索,檢獲車匙、電話卡、燒焦電話殼等證物。

12月23日,案件經多番提堂後,控方在粉嶺法院向法庭表示,得到律政司指示,申請對林勝光撤銷控罪,惟未說明理由。
法庭批准控方申請,林勝光獲當庭無罪釋放。

2005年3月19日,恒生銀行入稟高等法院,追討廖國信與林勝光聯名物業的按揭貸款,若未能付款,便收回物業。

該個物業位於元朗錦田高埔村旭日花園,1998年2月由經營工程公司的廖國信及林勝光,以七百七十二萬元購入,作為寫字樓,後因為樓市大跌,物業變成負資產。

圍標情況在建築行業很常見,以下是其中一個例子。

安樂工程集團簡稱安樂工程,創立於1977年,公司主席潘樂陶是現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丈夫。
公司主要業務為屋宇裝備工程及環境裝備工程,曾參與港珠澳大橋香港段過境設施工程,公司大約兩成收益來自政府部門。

2013年,澳門歐文龍貪污案審訊,案情披露,歐文龍若能協助安樂工程公司中標,會獲得工程總造價3%或純利20%作為報酬。
安樂工程其後獲得路環污水處理站第二期設計及建造合同,安樂工程董事方鎮猷向林偉支付188萬元賄款,行賄罪成,被判囚兩年十個月,緩刑三年,方鎮猷於2015年辭任公司董事。

2019年1月,《明報》報導,水務署未經公開招標,將牛潭尾濾水廠及大埔濾水廠加設氯氣生產設施工程,判予安樂工程或其聯營公司,涉款逾1.3億元,水務署回覆稱批出合約「符合程序規定」。

2019年7月12日,安樂工程公司於香港交易所掛牌上市。
潘樂陶與其妻子鄭若驊以私人信託方式,共同持有63.48%股份。
有傳媒批評鄭若驊沒向行政會議申報,律政司回應指鄭若驊沒持有「實益股份」,「沒有任何實際利益」,因此「不需」申報。

2019年12月4日,安樂工程因涉嫌圍標及合謀定價,受到競爭事務委員會調查,一度需要停牌,復牌後股價急挫。

2020年8月7日,美國財政部宣布,將十一名損害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員,列入《SDN黑名單》內,黑名單包括鄭若驊。

鄭若驊擁有土木工程師資格,2004年曾與林鄭月娥共同處理保護海港協會對中環及灣仔填海計劃的訴訟獲得勝訴,林鄭月娥對她表示讚賞,表示若政府再遇到具爭議性案件,她是政府首選的代表律師。

鄭若驊第二任丈夫為潘樂陶,兩人於2016年12月29日登記結婚,主持婚禮的是梁愛詩。
她是香港首名華人律政司司長,在1997年7月1日至2005年10月20日任職。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