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童黨虐殺 淋鏹毀屍棄山澗(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劉美英(18歲,IVY)體重近二百三十磅,與父母及一兄一姊住油塘茶果嶺村一間鐵皮屋,小學就讀區內聖安東尼小學,中學讀高雷中學。

她原本身材苗條,十二歲升讀中一後,天天飲兩罐汽水,每餐吃兩碗飯和大量餸菜,體重急劇上升,但她對暴肥不介懷,笑說怎樣肥都肥不過她喜愛的「多啦A夢」。

劉美英的偶像是有「開心果」之稱的沈殿霞,她認為沈殿霞為市民帶來歡樂,很了不起,沈殿霞的「肥妹」奮鬥史,令劉美英感動落淚。

劉美英認為「肥胖」不應受到歧視,希望如沈殿霞一樣,為「肥妹」爭氣,因為喜歡沈殿霞,劉美英被謔稱為「欣兒」。

2001年,當時十四歲的劉美英,在容祖兒及陳曉東主演的浪漫小品電影,《蘋果咬一口》中,飾演容祖兒教授的中學生。

劉美英在電影中雖然連小角色也不是,卻令她幻想可如沈殿霞般,在娛樂圈發展。

《蘋果咬一口》在香港只上映七天,票房三十八萬,容祖兒成為「票房毒藥」,明星夢碎,劉美英飽受嘲笑。

沈殿霞最後拍攝的電視劇《我要Fit一Fit》,2002年9月16日在無線翡翠台播出。
沈殿霞在劇中角色是性格樂天、性急、好勝,對人對己要求極高,心直口直,給人霸道專橫印象,沈殿霞憑此劇奪得「本年度我最喜愛角色獎」。

劇中的沈殿霞失業後,積極減肥重新振作,劉美英當時失業,未能找到工作,她將自己代入沈殿霞角色,開始減肥。

2002年,劉美英參加一個國內扶貧考察團,與國內小朋友建立友誼,常有書信往來,她向國內一個好朋友透露要減肥的心願。

為鼓勵自己,她拍了一輯電腦合成「婚紗照」,憧憬減肥成功後,穿上婚紗的喜悅。

2003年,劉美英在高雷中學唸到中四輟學,參加勞工處展翅計劃,在鯉魚門基督教家庭服務處做旅遊助理,月入四千多元,合約為期半年。

劉美英約滿後一直未覓得工作,在茶果嶺村鄰舍輔導會及聯合醫院做義工。

在劉美英積極減肥,準備重新出發的時候,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扭轉了她的生命軌跡。

2003年5月,劉美英得到人生第一個義工獎狀,她帶回家後打算給父親看,父親當時不在家,劉美英把獎狀反轉放在電話旁邊。
之後,接到朋友電話外出,劉美英的父親劉官喜不久從外回來。

劉官喜(65歲)是個熱心的人,鄰居都稱他做「電燈佬」,間中會為街坊維修電腦。

劉官喜在家中接到街坊電話,請他維修電腦,他在電話旁的一張紙上,記下街坊講述電腦故障情況,之後,拿了工具外出修理電腦。

修妥電腦回到家中時,劉美英向他大發脾氣,說他在她的義工獎狀寫滿了字,毀了獎狀。

劉官喜這時才知道,電話旁的白紙,原來是獎狀背面,已被他寫字劃花了。

這件事,嚴重打擊劉美英,決定離開這個踐踏她的尊嚴的家,以母親所煮美食,令減肥失敗為藉口,搬到新相識的朋友勞嘉寧家中居住。

勞嘉寧的父親勞家富在魚市場做買手,早年跟妻子離婚後再娶,由於生活關係複雜和女友眾多,為免影響兩個女兒心志,一直與他們分開居住。

2002年10月,勞家富用一百二十多萬,購買居屋鯉安苑鯉逸閣十三樓三號室,一個面積六百五十呎單位,給兩名女兒勞安娜及勞嘉寧居住。(這個單位以下簡稱鯉逸閣)

勞嘉寧在石硤尾路德會協同中學讀書,對劉美英說:「我老竇好惡,係黑社會,外面有好多女人,唔會返嚟住,會供樓同畀生活費我哋,家姊唔讀書又唔做都有錢使!我都諗住唔讀書喇。」

兩姊妹無人看管,鯉逸閣很快變成童黨竇,經常有十多名未成年少年到來煮食,煲煙、打機、飲酒甚至索K。

勞家富間中會打電話到鯉逸閣,查詢兩名女兒近況。

童黨在鯉安苑歡聚時,習慣不接電話,以免被勞家富揭穿有童黨在鯉逸閣留宿。

一次,劉美英不經意接聽勞家富來電,勞家富雖沒產生懷疑,但已引起童黨不滿。

經常在鯉逸閣出現的童黨包括:
林偉世(14歲)在內地出生,完成中一後輟學,曾觸犯店舖盜竊及非法性交罪。

顏浩添(14歲)中二輟學後遊手好閒。

劉美英入住後,發現這班童黨男女關係混亂。
勞嘉寧原跟一名男同學拍拖,那名男同學帶他的二十歲哥哥杜振宇到鯉逸閣,勞嘉寧很快就跟杜振宇搞上,杜振宇當時已有女朋友,一腳踏兩船。

杜振宇(Toby)出身草根階層,是家中長子,父母均為地盤工人,無暇管教家中三名兒子。
杜振宇中二輟學後,母親為他安排工作,他執意不上班,後來辭工,終日無所事事,加入黑社會新義安。

早前與大佬反面,轉投黑社會福義興,成為「藍燈籠」(非正式成員)。
他主要販賣K毒,要吸納童黨為他效力,鯉逸閣成為杜振宇的據點。

黃經緯是杜振宇的「馬仔」,在內地出生,完成小學課程後來港,至中三輟學,一家靠綜援過活,他的父親有暴力傾向,黃經緯與在內地居住的母親關係良好。

十五歲的潘浩蔚,綽號「番薯」,父親於2004年5月去世,家中失去經濟支柱,為幫補家計,中二還未讀完,投身社會工作。
因不滿被同學取笑,一時意氣打傷對方,襲擊罪名成立,被判監一個月,緩刑兩年,潘浩蔚其後被杜振宇收為「馬仔」。

杜振宇另一名「馬仔」是李毅朗(15歲),他是家中獨子,與父母居於啟田邨,無心向學,中四被學校勸喻停學,先後做布行推銷員、餐廳雜工,每份工做不到兩個月便辭工。

吳翱顯(18歲)是鯉逸閣最新成員,聽命於杜振宇,是童黨中唯一已為人父。

鯉逸閣還有一個隱形主腦,叫阿娟,阿娟是黑社會高層,操控童黨活動,她很少出現,通常以電話指示杜振宇。

原是乖乖女的劉美英,近墨者黑,在阿娟教唆下,以為「索K」可以減肥,劉美英「索K」後,受到阿娟控制。

劉美英的父親曾修習茅山術,劉美英對塔羅牌亦有心得,阿娟利用青少年對靈異的好奇心,要劉美英以靈異方式,為黑社會吸納新血。

2003年6月4日至7月16日,在香港上映的電影《六樓後座》,票房收入達七百六十萬元,在當年上映的三十七齣港產片中排行二十三。

《六樓後座》內容講一班年輕人,自願或非自願地「離家出走」,走進六樓後座,建立屬於他們的「竇」。

他們離開父母的護蔭和管束,開始新生活,戲中一班年青男女不斷玩Truth or Dare遊戲,頻密無間地談性說愛。

這齣電影對年輕人影響很大,Truth or Dare(簡稱真心話),成為年輕人必玩遊戲。

鯉逸閣這個童黨竇,很快成了《六樓後座》,「真心話」成為套取個人私隱,加以控制的手段與工具。

劉美英輸了「真心話」後,曾被揭起衣衫,讓在場各人看胸脯,不知不覺間失去羞恥之心。

阿娟利用劉美英喜歡幫人的特點,令她成為「大家姐」,吸納更多童黨加入。

除「大家姐」外,阿娟又安排「小弟弟」角色,這個「小弟弟」是年僅十三歲的「雞髀」。

「雞髀」高約5呎7吋,身材瘦削,讀到中一輟學,讀中學時認識杜振宇的弟弟,在阿娟介紹下認識劉美英,幾個月後開始熟絡,「雞髀」是阿娟安排監視童黨的「眼線」。

玩過幾次「真心話」,阿娟知道這班童黨怕鬼,2004年7月2日晚上,阿娟在鯉逸閣安排了一次「招魂」。

杜振宇玩「真心話」時,全身震幾震,雙眼翻兩翻,突然變了女子聲音說:「我係『姐姐』,同我話畀Toby知,佢咁耐都搵唔到我老公,我報唔到仇,佢都唔會過到七月十四(舊曆鬼節),Toby搵唔到我老公,你哋都要死!」

在場各人都被嚇呆,杜振宇之後倒在地上,各人將他扶起時,他說不知道剛才發生甚麼事。

勞嘉寧擔心「姐姐」會取杜振宇性命,劉美英安慰她說,明天一起找父親幫忙。

翌日,劉美英帶勞嘉寧回茶果嶺村找父親,劉官喜聽完後,知道是「有人搞鬼」,為免再傷父女感情,推說沒學過驅鬼,介紹她們到觀塘雲漢街找姓陳茅山師傅。

劉美英與勞嘉寧因為沒有錢,最終沒找茅山師傅幫助。

為安撫勞嘉寧,劉美英做塔羅牌占卜,占出的是第十三號牌「死神」。

死神馬下,分別是國王、聖職者、婦女、兒童。
國王抗拒死亡,死於馬蹄之下,聖職者合十祈禱,步入天堂,婦女跪在地上,因恐懼死亡而昏厥,孩子滿臉稚氣,好奇地看着死神。
四種心態,抗拒、崇敬、恐慌、無知。

「姐姐」與「死神」相繼出現,杜振宇與童黨都減少到鯉逸閣,單位內通常只有勞嘉寧姊妹與劉美英。

7月11日,劉美英聲稱在鯉逸閣見到五隻紅色鬼,阿娟知道杜振宇「玩大咗」,她不想失去鯉逸閣這個童黨竇,設法補救。

7月14日,阿娟說現在離農曆七月十四日不遠,提議童黨去南丫島找「姐姐」丈夫,解決「姐姐」的事,令大家不再提心吊膽。

眾人由早找到夜晚,仍毫無頭緒,一班人坐在沙灘,不知如何是好,阿娟正想示意杜振宇「演出」時,劉美英可能出於害怕,想快些離開,她突然發出驚叫:「有隻女鬼喺海度游緊埋嚟,佢話要上嚟鍊死Toby呀!」

眾人一哄而散,阿娟叫各人回鯉逸閣從長計議,入屋後,各人為壯膽,玩「真心話」。

過了一段時間,杜振宇說手機及錢都不見了,懷疑被劉美英偷取,要她交回。

劉美英否認,杜振宇遮擋住她的視線,這時有人將手機及錢塞進劉美英的手提包內。

杜振宇搜查手提包,人贓並獲,劉美英大呼冤枉,童黨一哄而上,對她拳打腳踢,打了整個通宵。
劉美英最終承認偷竊,哀求童黨不要再打,各人打得攰了,在鯉逸閣。內睡覺

早上九時,劉美英與童黨在鯉逸閣看電視,杜振宇被「姐姐」上身變成女聲說:「佢點解一啲事都無,係咪當我無到?」

「姐姐」要求童黨施襲,掌摑及毆打劉美英,一班人毆打劉美英身體發出嘭嘭聲。

「姐姐」說劉美英有「死神」保護,被打也不會感到痛楚,被踢亦不會有反應,指摘劉美英不肯改過,要用「性交破法」。

「姐姐」強逼劉美英替潘浩蔚及吳翱顯口交,完成「性交破法」後,各人以人肉三文治方式,前後夾攻,繼續分批毆打劉美英,腳踏肚腹、頭撞玻璃,有人脫下劉美英的內褲,用匙羹、棍插進她的下體進行性虐待。

童黨之後繼續拳打腳踢,再用木棍毆打,杜振宇用重逾二十磅啞鈴,重擊劉美英腹部兩至三次,再用拖鞋、皮帶施虐。

勞嘉寧見劉美英似乎沒有大礙,拿起啞鈴毆打她的腹部。

7月15日凌晨六時,眾人發現躺在地上的劉美英呼吸微弱,吳翱顯曾替她急救,建議將她送往醫院,杜振宇拒絕,說劉美英死不了。

早上,「雞髀」外出吃早餐,約九時回到鯉逸閣,發現劉美英已沒有呼吸。

杜振宇發現劉美英呼吸時有時無,心跳微弱,不知道她死了沒有,不再理會。

晚上,劉美英開始出現屍班,有人曾建議用火燒,毀屍滅跡。

杜振宇提議以硫酸灼屍,令屍體外貌無法識別,然後棄屍,吩咐童黨買腐蝕性液體回到鯉逸閣。

7月16日凌晨四時,杜振宇「姐姐」上身,吩咐童黨將劉美英的屍體,放進一個裝廿四吋電視機紙皮箱內。

林偉世、吳翱顯、「雞髀」,用手推車將屍體從單位運走,途中遇到大廈看更詢問,三人回答說將垃圾推往垃圾站。

到達藍田山邊,三人將十多樽鏹水倒在屍體上,之後合力將屍體推落山澗,棄屍後返回鯉逸閣,若無其事繼續玩樂。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