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醉貓挪用綜援遭亂棍打死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將軍澳尚德邨一個公園,一名身高五呎女子,用福建話連續痛罵一名男子十五分鐘,那名男子被掌摑多達二十四次,這種情景,街坊都經常看到,見慣不怪。

捱打男子叫鄭如平(43歲),患有胃病和血友病,身體一向不好,嗜杯中物,經常醉酒,街坊稱為「醉貓」。

2004年3月6日下午三時十五分,陳秋云送丈夫鄭如平往將軍澳醫院治療。
鄭如平身上有多處傷痕,由被毆打造成,醫生認為有可疑,通知警方調查,鄭如平對探員說,在公園被人毆打受傷。

陳秋云向探員說稱,3月5日晚上深夜,鄭如平返回尚德邨住所,睡至翌日下午,她發現丈夫處於半昏迷狀態,把他送院搶救。

3月8日晚上八時三十四分,鄭如平傷重不治。
警方根據鄭如平生前口供,正式列兇殺案處理,交由東九龍重案組探員跟進。

鄭如平曾做家具搬運工人,1985年在福建家鄉經姨母介紹認識陳秋云,一個月後,兩人結為夫婦,一對子女都在內地出生。

陳秋云對鄭如平為人所知甚少,1991年由內地來港後,才知鄭如平好煙好酒,不事生產。

兩人育有一對念小學子女,一家人四年前搬入尚德邨尚明樓一單位。
鄭如平喜歡賭博,不時要妻子代他還債,經常向陳秋云索錢買酒,對她虐打。

鄭家一直靠陳秋云一人苦苦支撐,她原有穩定工作,做過麵包廠、電路板廠,最後一份工是做電子廠,月入不足三千元。

2003年10月,十歲大的兒子經常夜歸及偷錢,陳秋云遵從學校社工建議,辭工全職照顧家庭。
案發時兩夫婦均無業,靠每月存入鄭如平戶口的七千元綜援金,支持一家大小開支。

3月10日,陳秋云到殮房認屍,法醫驗屍證實死者頭、頸、手腳、胸部,有多處瘀痕及傷痕,估計生前曾遭毒打。

鄭如平患血小板減少症,容易失血,創傷導致嚴重內出血及腎衰竭,死因為軟組織廣泛受傷。

調查初期,探員認為鄭如平在外面醉酒遭人毆打,後來在鄭家客廳沙發底撿獲一支斷開地拖棍,棍上沾有血漬,認為有可疑帶走化驗,化驗結果確定地拖棍上的血漬屬鄭如平所有。

探員向街坊查問,翻看大廈閉路電視錄影帶,相信鄭如平在家中被毆打,推斷地拖棍是凶器。

街坊對探員說,陳秋云身高五呎,性格剛烈,每月控制綜援開支,只給小量金錢予丈夫花費,過往常埋怨丈夫亂花錢喝酒與丈夫激烈口角,經常毆打及虐待丈夫。

3月13日早上十時半,探員召陳秋云到啟德行動基地,東九龍重案組總部問話時,正式將她拘捕。

陳秋云在警誡下對探員說,他們一家四口靠七千元綜援過活,鄭如平嗜杯中物,常問人借錢買酒。

2004年3月4日,鄭如平取了陳秋云保管的銀行提款卡,瞒着妻子,私自從戶口提取三千六百元,次日將其中二千元借給四名酒友。

陳秋云知道鄭如平挪用綜援金後,將他押至其中一名債仔寓所,恰巧對方外出打麻雀,夫婦倆在附近公園等候。
陳秋云不斷打罵丈夫,鄭如平自知理虧,逆來順受,不敢反抗。

陳秋云說,3月5日晚上與丈夫因金錢發生爭執,她被丈夫毆打,用地拖棍還擊,擊打力度過大,將棍打斷,丈夫中棍後倒在地上。

她沒有理會丈夫,與兒女吃飯後自己返房休息,翌日發現鄭如平左臉瘀腫,狀甚痛苦。

陳秋云叫女兒買藥給鄭如平服食,他服藥後仍然呼痛,陳秋云叫救傷車將他送院。

陳秋云對醫生說,鄭如平被人毆打,回家後叫女兒將地拖扔掉,鄭如平延至3月8日晚上死亡。

陳秋云料不到斷了的一截染血地拖棍,會滾入梳化底下,被探員找到。

3月13日傍晚,探員押陳秋云返尚德邨住所搜查,晚上八時半離開,探員檢走衣物等證物調查,陳秋云稍後被落案控以謀殺罪名。

3月14日早上十一時許,東九龍警區重案組探員,封鎖尚德邨一個休憩公園。
一個小時後,陳秋云被扣上手銬、腰鏈,由探員押解到場,逾百街坊圍觀,議論紛紛。

一名探員手持攝錄機錄下重組案情經過,陳秋云供稱本月5日晚上,與丈夫一同到尚德邨毗鄰的寶明苑,進入寶松閣一單位,向債仔追討一筆約二千元債項,這筆錢是兩夫婦綜援金一部份,鄭如平早前借給朋友。

由於債仔不在家,兩人收不到錢後離開,在休憩公園中長櫈旁邊,兩人發生爭執。
陳秋云對鄭如平說:「我都話收唔到錢喇!」,言談間埋怨丈夫將家用借予別人。

陳秋云用拳頭打了丈夫數拳,用腳踢了他數下,憤而返家。

在公園重組案情後,陳秋云下午由探員押返尚德邨尚明樓案發現場,探員將一支新地拖交給陳秋云。

她說,當晚約十時,鄭如平返家,雙方舊事重提,陳秋云怒揮地拖棍,不斷毆打鄭如平,將棍打斷。

陳秋云返房休息,翌日下午發覺丈夫半昏迷,將他送院搶救,鄭如平兩日後不治。

一時半,案情重演完畢,陳秋云被男女探員押返警署。

陳秋云的十五歲女兒和八歲兒子,交由祖母照顧,案發單位空無一人。

3月15日,陳秋云被解往觀塘裁判法院提訊,暫時毋須答辯,控方申請將案件押後,待警方作進一步調查及認人手續,裁判官下令被告還柙警方看管,3月18日再提訊。

2005年4月4日,案件在高等法院審訊,陳秋云(40歲)承認誤殺罪。

代表陳秋云的大律師彭樂善,問陳秋云為何容忍丈夫虐打,她對律師說:「我是傳統女性,要容忍丈夫,每次都要原諒他,鼓勵他改善。」

以品格證人身份作供的女工友黎象妹說,陳秋云工作態度認真及負責任。

另一品格證人社工李潔姚說,鄭如平在中午時份到學校找她,講述兒子行為問題時滿身酒氣。

當年介紹兩人認識的鄭如平姨母,寫信為陳秋云求情。

大律師彭樂善求情時說,陳秋云因長期受壓,擔心家人,一時意氣,才出手懲誡丈夫,沒想過後果如此嚴重。

被告並非存心殺害丈夫,發現丈夫不支時已立即致電報警,她已深感懊悔,望法庭能輕判,讓她能盡快出獄與子女團聚。

陳秋云原被控一項謀殺罪,因她沒殺人意圖,獲接納承認誤殺罪。
法官貝珊要取得相關報告,押後至4月14日判刑,提醒陳秋云不要以為必然判感化令。

4月14日,地拖棍殺夫案在高院判刑,感化官報告指出,被告為讓子女在圓滿家庭中成長,即使常遭丈夫毆打仍沒有萌生離婚念頭。

感化官認為判被告感化令,對兩名子女會有好處,不過因案情嚴重,沒建議被告是否適宜接受感化。

法官貝珊對被告家庭狀況表示同情,相信被告因一時衝動犯案,然而從死者傷勢及案情顯示,被告曾施長時間及嚴重毆打。

被告曾以折斷地拖棍作武器襲擊丈夫,即時監禁無可避免,判被告監禁四年,被告聞判後一度在犯人檻內飲泣。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