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套丁風雲 (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溫學濂是大埔政商界知名人士,當選大埔區議會副主席後十日,他的女兒溫幸珍、侄兒溫淼森被淋鏹水。

溫學濂在大埔運頭街五十三號經營興隆地產,由兒子溫幸平、女兒溫幸珍、侄兒溫淼森打理。

2004年1月16日晚上六時許,溫幸珍及溫淼森下班結伴離開。
兩人先到大埔區大光里附近報紙檔旁,拿取為農曆新年準備賀年糖果,行去三十米外鄉事會街,等候溫幸珍丈夫毛勁戈駕車送他們回家。

毛勁戈抵達後,他們將糖果搬上車,溫淼森開啟車門時,兩名男子突然出現,拿着內盛鏹水杯,向兩人潑去。

溫淼森首當其衝,雙眼及面部被淋中嚴重灼傷,溫幸珍及附近生果店東主陳金石,被鏹水潑中,幸僅受輕傷。

溫幸珍打電話給哥哥溫幸平,對他說:「阿淼畀人淋鏹水。」

溫幸平到場,對事件感到莫名其妙,他說沒有與人結怨,痛斥兇徒手段兇殘。

溫淼森眼部嚴重受創,恐有失明之虞,溫幸珍前額雙眼間位置和右臉均有三級燙傷,手背和頸受傷,留下明顯傷疤,需以矽膠治理。
案件涉及大埔區名人,大埔重案組接手調查。

右邊面頰嚴重燒傷的溫淼森對探員說,由內地來港後一直在興隆集團當會計文員,案發前與堂姐溫幸珍一同步出公司,準備登上由溫幸珍丈夫駕駛的私家車前座時,有人突然衝前把液體淋向他的面部和身體,他感到異常疼痛,看不見襲擊者容貌。

溫淼森說,與堂兄溫幸平由細玩到大,感情如親兄弟,溫幸平於1996年來港後,由大伯溫學濂安排在地產公司工作。

由於經營理念不同,溫氏父子關係一向不好,事件發生後,溫學濂與溫幸平父子並無異樣,依舊合力打理興隆集團生意。

溫淼森說:「好想知原因究竟係乜?」
溫淼森被潑鏹水後,面容嚴重灼傷潰爛,經多次植皮手術,依然無法修復原貌,右眼因被鏹水所傷,只能見到光線,不能辨別物體,與失明無異,患上創傷後遺症。

溫幸珍對探員說,事發時有人突然衝向她,將鏹水潑向她臉上,然後逃去。
她感到臉和頸項有灼傷感覺,隨即呼叫,跑向附近髮廊用水沖洗。

溫幸珍在溫學濂的地產公司工作,案發前一至兩個月,公司因發展項目,與人交惡,甚至被恫嚇,溫幸珍懷疑是因為父親選舉事宜遭到伏擊。

生果店東主陳金石對探員說,事發時,面上沾了一些液體,感覺痛楚,聽到一名女子叫救命,一名男子向大光里逃跑,見到溫淼森口面被灼至通紅,踎在地上不停抖震,溫幸珍身上亦沾滿腐蝕性液體。

陳金石立即取出水桶,與街坊一起替兩人淋身,減輕他們的痛苦,三人事後同送院治理。

探員經深入調查,懷疑案件是「家庭糾紛」。
興隆地產由溫學濂創立,佔了大埔區七成收購丁權及興建丁屋生意。

溫學濂參與地區事務後,對從政產生興趣,將生意交給一對子女及侄兒負責。

兒子溫幸平任總經理,是主要話事人,侄兒溫淼森負責實務,女兒管財務及文書事務。

溫幸平於內地出生,九十年代來港,由父親溫學濂安排管理家族生意,「興隆集團」及「興隆物業」。

兩間公司於九十年代創立,主要經營地產業務,溫幸平主理決策,堂弟溫淼森負責日常營運。

十多年前,溫幸平與妻子張靜結婚,其後與胞妹溫幸珍、妻子張靜等人,開設「同興集團」、「確豪發展」,由收購丁權、起屋、出售,一條龍做丁屋買賣。

新界原居民丁權買賣是龐大生意,1976年,政府設立丁屋轉讓限制,至2016年,經補地價後轉為公開出售,撤銷轉讓限制丁屋數量共13,117幢,佔40,456幢丁屋總數三成,政府收取補地價金額為一百五十三億元。

在這四十年,丁屋產生的財富超過一千億元,扣減三成興建成本和補地價金額,發展丁屋總純利為七百億元。

興建丁屋補地價後出售是本小利大生意,成為新界有勢力人士必爭地盤。

溫幸平的經營手法較溫學濂更積極進取,公司規模及財富很快超越父親,溫學濂身為老闆卻沒有實權,溫幸平夫婦都不將他放在眼內。

1995年,溫幸平以「確豪發展」名義,透過「地產代理」向「丁」收購丁權,每個丁權收購價是二十萬元。

每收到一個丁權,「地產代理」有五萬元佣金,「丁」確認合作時先收十萬元,丁屋取得開工紙後再付五萬,丁屋落成獲發滿意紙後,再付五萬元尾數。

大埔雅麗山莊、雅麗豪苑一帶,由溫幸平以套丁手法發展而成,涉及八十一幢丁屋,市值高達十億元。

1997年,最少有四塊地「套丁」成功,向政府申建丁屋後,工程於2000年展開,2008年前後陸續落成八十幢丁屋,向政府補地價後轉作私人物業出售。

絕大部份丁屋,以溫氏家族成員任授權人,他們甚至是「丁」的遺囑受益人。

每幢丁屋建築成本約一百萬元,「套丁」費用二十萬元,補地價及其他開支八十萬元,每幢丁屋成本二百萬元,以五百萬元出售,每幢賺三百萬元,四塊地進帳超過二億元。

溫幸平以「套丁」手法,成為「丁屋大王」,截至2016年,最少興建五個大型丁屋屋苑,包括錦田六本木、大埔雅麗山莊、雅麗豪庭,洞梓路一帶丁屋屋苑等,總共涉及一百六十二幢丁屋。

根據2015年樓市價格,每幢丁屋平均市價約一千三百萬元,溫幸平在2016年,進帳近二十億。

「套丁」是違法行為,要賺這些錢,必須有政商界及法律界做後盾。

2002至2007年間,孫明揚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曾考慮提高丁屋地積比,興建多層式丁屋,解決丁屋供不應求問題,最終未有實行。

2012年,特首候選人唐英年,提出放寬丁屋高度限制,興建六層甚至九層丁屋。

2012年曾擔任梁振英競選智囊,時任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鄔滿海表示,興建多層式丁屋可提高土地使用效率,釋出更多土地興建住宅。

時任鄉議局主席劉皇發與梁振英會面,認為政府應研究興建多層式丁屋。

2015年11月,當時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立法會,回覆公民黨梁家傑有關多層丁屋提問時表示,《基本法》在丁權議題上有相關規定,任何檢討會牽涉法律問題,若沒有共識,難免會出現訴訟。

陳茂波又說,當中牽涉利益非常龐大,估計可能要由終審法院審理,沒有五、七或十年,問題都不容易解決到。

2016年7月,報章《香港01》爆出溫氏家族「套丁」醜聞,7月28日,陳茂波重申小型屋宇落成後,若符合條件可以轉讓,未落成前不能轉讓。

建丁屋須先獲城規會批准,已卸任香港律師會會長的葉天養律師,本身是原居民,早年在英國生活,1971年成為香港高等法院執業律師,七十年代中後期,以特別議員身份加入鄉議局,後來成為鄉議局發言人。

葉天養擅長處理物業買賣與發展項目及移民法,一直活躍處理新界丁屋交易。

1989至1992年間,出任香港律師會會長,1994年曾任港事顧問,2004年起任城規會小組副主席。

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葉天養律師與梁美芬等法律界人士,一同出席法律界反佔中默站活動。

葉天養與何君堯、何君柱兄弟稔熟,早年曾邀請何君堯加入律師會,被指為何君堯師父,2015年區議會選舉曾為何君堯站台。

溫幸平為葉天養的大客戶,粉嶺簡頭村丹山河畔一幅農地套丁協議,葉天養律師擔任見證人,授權書、遺囑及其他相關文件,一律由葉天養合夥人葉鄭江律師行負責,當中涉及服務費最少兩萬元。

2007年4月,城規會討論這幅農地發展時,葉天養出席審批,但無申報利益。
席間漁護署署長表明不支持建屋,運輸署助理署長對申請有保留,只有規劃署不作反對。
最後結果是,小組批准溫幸平主導的建屋申請。

大律師譚俊傑指出,葉天養作為見證律師,對整個項目暸如指掌,在城規會上審批興建,是非常嚴重利益衝突,更可能是專業失德。

2000年後,溫氏父子涉足區議會、政協等公職,溫學濂身為多個社團負責人花費不少金錢,贊助活動經費及捐款亦非常疏爽。

溫幸平發現有人經常挪用公司金錢,引起家人不滿,雙方發生多次摩擦,一家人因地產收益分配爭拗。

有人揚言要取回公司話事權,與家人攤牌講數,由於原來的公司資產已被轉移,還有欠債,若然取回,還要想辦法還債,事件不了了之。

2003年聖誕節期間,溫學濂在地產公司寫字樓,拍枱大罵侄兒溫淼森,說他「食碗面反碗底」,當時由溫幸珍作和事老勸開。

被指「食碗面反碗底」的溫淼森(32歲),早年畢業於廣州暨南大學,為人精明能幹,溫學濂以輸入內地專才名義申請溫淼森來港,安排他在公司內任職會計。

探員認為淋鏹水案件可能是「家庭糾紛」,經過深入調查,探員拘捕林明榮、陳英鍵。

陳英鍵是和勝和三合會成員,有濫用藥咳水習慣,自十五歲起便有案底,罪名包括藏攻擊性武器、傷人、勒索、襲警等。

陳英鍵在錄影會面時對探員說,他在十三歲時認識林明榮,十五歲加入社團,跟隨林明榮,事發期間在林明榮家中租房居住。

犯案前一日(2004年1月15日)林明榮向他說,「有個老竇想搵人整盲個仔對眼」、「那個兒子由大陸落嚟,呃埋呃埋好多錢」,他如辦妥此事,收到酬勞便可「過肥年」,陳英鍵考慮後答應犯案。

翌日中午,林明榮與手下葉錦龍,帶了瓶裝鏹水及水杯回來,林明榮安排葉錦龍駕車,帶陳英鍵到「興隆集團」辦公室「踩線」。

葉錦龍向陳英鍵表示,要「做埋」目標的老婆,陳英鍵怕一個人很難同時傷害兩個人,向林明榮要求幫手,葉錦龍其後加入。

陳英鍵與葉錦龍等到傍晚,見兩男女離開地產公司,分頭施襲。

陳英鍵目擊葉錦龍扯住男子後腦頭髮,令對方臉部朝天,將鏹水倒在臉上,他則離遠向目標女子潑鏹水。

兩人行兇時均被鏹水濺傷手部,事成後返回林明榮家中洗澡和清理傷口。

陳英鍵之後去了母親家中,翌日收到林明榮來電,稱因為「淋錯人」所以「無錢收」,委託人很嬲,要找他們晦氣,葉錦龍已經「着草」,提議陳英鍵離港暫避。

林明榮綽號馬騮,為和勝和黑幫大佬,陳英鍵及葉錦龍均是他的「細佬」,林明榮由1986年起犯案,有多次案底,1996年曾因種票等罪判囚十八個月。

2004年3月2日,林明榮於警方錄影會面中供稱,2001至2002年,溫學濂為他與一名仇家調停。

事發前八至十天,溫學濂與約他在大埔富雅花園飲茶,查探名下地盤有人收陀地與他有沒有關係,林明榮說事件與葉錦龍有關。

溫學濂沒再問關於收陀地的事,轉而數落長子溫幸平,說申請他來香港,還被他騙錢,兒子和媳婦發跡後,見到他面也不打招呼。

溫學濂對林明榮說,如有朋友「等錢使」,他願意出錢教訓兒子,「最好打盲佢」。

之後,溫學濂每隔數天便會致電林明榮,問他是否已找到人「教訓」兒子。

林明榮嘗試開解溫學濂,但不成功,葉錦龍因收陀地與溫幸平有過節。

他將這事告訴葉錦龍,問他是否接這宗生意,林明榮提醒葉錦龍,插手後如父子和好,自己會變成醜人,所以不會直接參與。

林明榮叫葉錦龍直接找溫學濂,葉錦龍其後對林明榮說,已與溫學濂接洽,葉錦龍說目標有兩個人,一個人難以應付,林明榮找陳英鍵與葉錦龍一齊落手。

案發當日,林明榮看見兩人手持鏹水外出,但不知他們要行兇。

案發翌日,溫學濂找林明榮茶聚,對他說溫淼森「好幫得手」、「錫佢仲多過錫自己個仔」。

溫淼森被淋鏹水受傷,要林明榮交出兇徒,令他感到莫名其妙。

林明榮其後被解到高等法院受審,控罪指他於2004年1月16日,在大埔大光里與鄉事會街交界,以鏹水淋潑溫淼森和溫幸珍,殃及生果店東主陳金石。

林明榮又被控串謀意圖向溫幸平及張靜淋潑鏹水。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