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退役解放軍 含恨殺「北姑」(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香港於2003年開放「自由行」來港「北姑」(內地來港,年紀較大的妓女)數量大增,深水埗是重災區。
「北姑」活躍於元州街、福華街、北河街街頭,2002年,被捕「北姑」一千六百三十三人,2003年增至二千七百六十二人,數字仍在上升。

「北姑」出現,為深水埗舊唐樓帶來「生機」,不少業主將單位間成多個「劏房」出租。
「北姑」流動性大,還有被捕可能,業主多採用日租收費,每日前去收租。

「北姑」為節省開支,「劏房」多由兩人合租,輪流使用,一個在房「營業」,一個企街拉客。
「北姑」的對象多是低下階段或退休人士,由於競爭激烈,肉金已拉低至一百元。

深水埗福榮街2D號一幢唐樓的二樓,前身是山寨式製衣廠,約四年前工廠北移後結業。
包租公榮伯(61歲)將單位間成五間套房,每個約八十呎,全部租與「北姑」。

原籍湖南的毛春燕(37歲),育有一對年約七、八歲兒女,已與內地姓李丈夫離婚。

2004年1月,毛春燕持雙程證由內地來港,在與姐妹分租福榮街2D號二樓「E室」套房,用作「一樓一鳳」,以企街方式招徠客人。

2月12日傍晚六時許,榮伯到上址收租,發現單位鐵閘打開,「E室」房門虛掩。
榮伯從門縫向內望,發現毛春燕赤裸伏在床上,臀部用被單遮蓋,頸部有被掐瘀痕。

警員接報到場調查,救護員證實毛春燕已死亡,屍體開始出現屍斑,死去已一段時間,頸部有被緊扼造成的瘀痕,赤裸伏屍床上,頭部傾側,下半身被棉被蓋着。

案件列謀殺,西九龍重案組第三隊A接手調查,房間有被搜掠痕跡,一個載衣物旅行篋仍在房內,死者的手袋、手機、證件、提款卡不知所終。

目擊者對探員說,案發前毛春燕在街頭與一名男子吵架,兩人其後一齊上樓,那名男子其後離開。

法醫剖屍檢驗,初步證實被勒頸窒息致死,屍體皮膚經已轉色,死前無發生性行為,死亡時間估計在當日中午十二時至下午一時之間。

毛春燕在死前沒有與人發生性行為,這個發現令探員感到奇怪,一般情況下,「妓女殺手」都會先與妓女性交,之後才將妓女殺死,很少出現「不性交」情況。

2月13日早上,二十多名西九龍總區重案組探員,三十名機動部隊警員,重返現場調查。

西九龍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葉偉強指出,遇害鳳姐經初步剖屍檢驗,相信被扼頸致窒息死亡,暫未知由甚麼兇器造成。
連同本案在內,過去三個月,區內共發生三宗鳳姐劫案,釀成兩死一傷,遇害地點均為「劏房」,受害者均為「北姑」,同樣遭人扼頸,不排除是同一人所為,警方已聯絡多名目擊者協助調查。

探員向電訊商調查毛春燕手機的通話記錄,發現有人於案發前多次致電給她,手機使用電話智能卡,登記卡主姓莊(49歲)。

2月21日,探員在沙田田心村找到姓莊登記卡主,卡主說使用電話智能卡的是他的二房東曾憲左,四、五個月前,他分租了曾憲左一間村屋的二樓,供妻兒由內地來港時居住。

曾憲左說自己是內地人,辦不到香港電話智能卡,託他辦理,他為曾憲左辦了一張,探員將他拘捕,帶返警署調查。

探員抵達元朗錦田公路橫台山羅屋村一間村屋,曾憲左當時在屋內替人理髮,姓莊男子的妻兒剛由內地來港,住在二樓。

探員在曾憲左身上搜出毛春燕的手機,在寓所搜出她的手袋、鞋、雙程證等失物,探員將曾憲左拘捕,帶返重案組總部調查。

羅屋村羅記士多馬老闆對探員說,約兩年前,曾憲左拖着一個手提行李篋,在羅屋村村口徘徊,以半鹹淡廣東話問人租屋,但因不是香港人而被拒絕。

馬老闆見曾憲左神情落寞,與他搭訕,曾憲左自稱持商務簽證,代表廣州一間鐵路運輸公司到港採購物資,一時又謂在英泥廠工作,甚至說協助香港地鐵公司工程。

馬老闆介紹他找姓李業主,最終以一千元租得一間兩層高村屋。

曾憲左其後村屋內經營理髮生意,屋外價錢牌上,以整齊中英文寫上不同收費,吸引在附近工作的外傭到來幫襯,生意不俗。

四、五個月前,曾憲左將二樓分租給一名男子,近日有一對母子搬到二樓居住。

曾憲左融入村民生活,村民叫他做「飛髮佬」,閒時與村民聊天時,自認是退役解放軍。
他不時在舖頭和村民下象棋,收工時約人打籃球,直至案發後,村民才知道他是「北姑殺手」。

曾憲左原籍廣西柳州,母親在他六歲時去世,父親現年七十五歲,在內地務農為生。

曾憲左約五呎九吋高,皮膚黝黑,圓頭細眼,在內地讀到中三畢業,加入解放軍服役四年。
退役後移居珠海,轉行做髮型師,在內地結婚,與妻子育有一名四歲大兒子。

曾憲左在警誡會面錄影時,承認搶劫毛春燕,否認殺人。

探員將曾憲左手機內的資料輸入「超級電腦」,「超級電腦」搜尋到三筆相關資料,其中三個人名包括:毛春燕、霍秀琼、潘桂英。

探員發現這三名年齡、背景相若「北姑」,2003年12月至2004年2月期間,被人以同一手法襲擊,其中兩人遇害。
警方相信曾憲左可能與三人相熟,殺人動機可能涉及金錢及感情糾紛,西九龍總區重案組將三案合併調查。

遇襲後獲救的「北姑」潘桂英(39歲),原籍湖北,在香港有一名男友,曾多次持雙程證由湖北來港。

最近一次是2003年10月,潘桂英來港後與女同鄉阿珍(28歲)會合,在深水埗長沙灣道二百五十號永安大廈七樓前座,合租一個面積約一百呎套房,開設一樓一鳳。

她們通常是一人在套房內休息,另一人企街招客,有客人時帶回套房交易,原在套房休息的鳳姐,落樓企街招客。

鳳姐若外出,回來前會先致電拍檔,查問套房使用情況,以免引起不便。

12月5日早上八時,阿珍外出「做生意」,十一時五十分,阿珍致電給潘桂英,電話響起通話時突然被切線中斷,其後多次打潘桂英手機都無人接聽。

下午二時,阿珍聯絡潘桂英的男友,對方亦稱找不到她,阿珍恐防潘桂英出意外,與姓黃男友 (47歲)及潘桂英的男友,三人到達時發現大門鎖上,拍門無人應門。

房內傳出電視機聲浪,三人落樓找鎖匠登門開鎖。
打開大門後,看見潘桂英上身僅穿一件白色T恤,下身赤裸,昏迷房中,頸上有一道吋半闊瘀痕,屎尿失禁遍地,房內凌亂一片,下午二時五十九分致電報警。

警員接報到場,救護員發現潘桂英面部通紅,頸有一處一吋半長瘀痕,疑遭皮帶緊勒造成,導致失禁窒息暈厥,左眼及耳部紅腫,似曾遭揮拳打傷。

救護員將潘桂英送到明愛醫院,搶救後須留醫深切治療病房,情況危殆,未渡過危險期,無法錄取口供,深水埗警區重案組接手調查。

阿珍對探員說,潘桂英一個呎半乘兩呎行李篋,手機、雙程證、內地身份證件不翼而飛。

警方初步相信潘桂英遭入屋勒頸行劫,暫將案件列作行劫案處理,追蹤犬到場協助調查,鑑證科人員用弧光燈在案發現場搜查證據。

潘桂英回復清醒後對探員說,當日約她性交及襲擊她的人是熟客,但她不知道對方姓名,每次都是對方打電話約她。

潘桂英說,當日兩人第一次性交後,那人汗流浹背,滿頭大汗,曾問他是否生病,那人對她說,身為男人,每天要接太太下班,令他覺得離以忍受。

潘桂英給他一條毛巾,叫他洗澡,兩人再性交後,那人穿回衣服準備離去,突然用毛巾大力勒潘桂英頸項。
她推開對方後,無法呼吸,及後不省人事,醒來已躺在醫院,部份財物不翼而飛。

「北姑」被嫖客毆打搶劫案件時有發生,警方一般都不會深入調查,案發後不足一個月,終於發生命案。

深水埗北河街二十八號一樓,業主歐陽先生(54 歲)在北河街十五號地下,與人合夥經營一間地產代理公司,他將一樓單位間成五個「劏房」出租。

半年前,霍秀琼(46歲)透過歐陽先生介紹,以日租租住上址「E 」號套房。

霍秀琼是廣東陽江人,丈夫仍在內地,兩年來多次持雙程證來港,每日上午十一時,在北河街及鴨寮街一帶兜客。

2003年12月29日,霍秀琼已欠租數天,她對業主說,她後天回鄉,半個月後才回港,明天會一次過清還欠租,後天會搬走。
12月30日,業主前往收租,未見霍秀琼蹤影,業主以為她已經搬走,不以為意。

2004年1月2日下午約一時四十五分,業主到上址向其他房客收取租金時,聞到有臭味在霍秀琼房間傳出,他用後備鎖匙開門,發現霍秀琼伏屍床上,上身穿長袖衫,下身赤裸,內褲放在床頭,頸項有瘀痕,證件及財物盡失。

兇案現場所有財物都被取走,探員相信兇手對死者生活習慣,財物擺放位置,單位內其他住客出入情況都十分清楚,兇徒可能與死者相識,或是熟客。
下午四時許,仵工將屍體舁送紅磡公眾殮房。

鍾伯居住在霍秀琼鄰房,他日間上班,近日夜間未聞兇案單位傳出異響,最近一次見到霍秀琼是12月29日。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