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安樂死弒父 孝子長戚戚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2003年10月2日早上七時許,七十九號水警輪巡經尖東香格里拉酒店,在岸邊對開三十米海面,發現一件可疑物件在海中浮沉。

撈起後發現是一具被綁在輸椅內的老翁屍體,死者年約六十至七十歲,禿頭,肥身材。
身穿白底淺藍色直間條睡衣,圓領白色內衣,白底黑碎花睡褲。
坐在一張藍色輪椅內,雙手被膠索帶捆綁,雙腳踏在輪椅腳踏,腳踝被膠索帶綁在輪椅。
屍體開始腐爛發臭,相信死去多天。

警員將屍體連輪椅送返西灣河水警基地,轉送西區殮房剖屍檢驗,初步相信是溺斃。
死者身上無任何身份證明文件,身份不明,警員在發現屍體的尖東海旁做問卷調查。

案件列謀殺案,交由水警總區重案組調查,探員相信死者在岸邊被推落海,經過多日漂浮,無法確定最初落海位置。

警員手持死者照片,在岸邊向釣魚人士及地盤工人查問,未有發現。

負責此案的外籍總督察韋湛聲指出,死者被發現時坐在輪椅上,身穿睡衣。
白色內衣背後近領位處,有人手寫的「Y.W」兩個英文字母,相信是老人院衣物。

死者手腳被膠索帶索在輪椅上,兩腳大腳趾被黑膠帶綁在一起,另有一條捲成布條的外套連着一條繩,繞着腰部和輪椅綁在一起,上面再加一條孭帶。
這類型輪椅,全港只有一家代理公司,警方正循老人院及輪椅公司這兩條線索追查。

法醫在下午剖屍檢驗,屍體表面無傷痕,未能確定死因,抽取胃液化驗是否中毒。

發現屍體翌日早上十時許,水警總區重案組人員與十多名飛虎水鬼隊,到達尖東香格里拉酒店對開海面。
其中五名水鬼隊潛下水中,主要在近岸邊打撈,但無收穫。

警方小艇隊在尖東海面仔細搜索,探員查閱尖東海濱長廊附近閉路電視。

早上十一時許,一男一女到灣仔警署報警求助,懷疑昨日在尖沙嘴發現的屍體,是他們失蹤多天的父親任旺。

那對男女對探員說,任旺中風後無法自理,家人將他送入老人院。
9月30日,他們到老人院探父親,老人院對他們說,任旺的長子任遠明,9月29日到來接走任旺,說安排任旺回內地醫治。

兩人打電話給哥哥任遠明時,對方說:「我送咗阿爸返內地醫。」
翌日,兩人打電話給任遠明,說想回內地探父親,任遠明對他們說:「阿爸已經死咗。」

一家人知道這個消息都十分傷心,相約10月2日回內地辦理身後事。

到了10月2日,任遠明對家人說,父親已在內地火化,不用再辦身後事,任遠明兩名弟妹察覺事件有可疑,於是報警。

探員省起死者所穿衣物有「Y.W」兩個英文字母,「Y.W」可能就是任旺的英文縮寫。

探員到老人院調查,發現死者身上所穿的,是老人院提供給院友的衣物,護士認出綁在屍體上的孭帶,與當日她替任旺綁上的孭帶相似。

探員到赤柱馬坑邨,任遠明正在家中掃油漆,他向警員直認:「我知發生甚麼事,昨天報紙已刊登,是我推父親落海,我看見他極痛苦。」

探員將他拘捕,在腰包搜出一封遺書,內容為,「敬愛的媽媽:親愛的太太,請原諒我一時衝動,我要自殺了。因為眼見爸爸不能郁動、盲眼、言語、飲食,十分可憐,決定將他殺了,但我內疚一世。我要死了,我死後,馬坑邨已沒有得住,媽媽可以到大埔同阿忠住,太太阿棉可以搬回大圍娘家居住,就算我死了也可以放心!
不孝子
絕情夫 任遠明遺言 2003年10月?日」

寫這封遺書的任遠明(46歲),是死者任旺(84歲)長子,遺書上的日子仍漏空未填上,相信任遠明仍未決定何時尋死。

探員在任遠明住所檢走兩袋證物,將他押返西灣河水警基地調查。

任旺與妻子均為東莞人,結婚近五十年,有六名子女,住在赤柱馬坑村。

任旺在淺水灣道一號賭王何鴻燊寓所當花王,1991年,賭王女兒何超瓊出閣,邀任旺於婚禮幫忙看管金飾,任旺怕擔當不起未有答應。

1993年,任旺遷往馬坑邨駿馬樓九樓一單位,兩夫婦在赤柱舊寮村種菜養豬,直至被政府收地,任旺退休,他的妻子在赤柱大街做清潔工人。

任旺五名年幼子女先後遷走,長子任遠明夫婦與父母同住。

2000及2001年,任旺兩次中風,導致半身不遂,須長期臥床及失禁,由家人安排入住舂坎角一間老人院。
2002年8月,轉到軒尼詩道二零五號一間老人院。

任遠明有四妹一弟,他是家中大哥,一向對父母都很孝順,他只有中一教育程度,做過成衣廠工人,地盤工人、廚師,1995年至2003年9月在赤柱監獄做廚師。

2003年2月,任旺病情急轉直下,先被發現胸腔感染,其後於沙士期間感染肺炎。
4月,醫生發現他患上血癌,院方不主張開刀,任旺當時已神志不清,無法吃喝言語。
9月,任旺感染皮膚病,被綁在床上無法搔癢。

任旺健康日差,要用喉管進食及吊葡萄糖,任遠明每周與母親探望父親一次,任旺意識迷糊,已認不到家人。

任遠明在警誡下對探員說,他的弟妹收入不多,他獨力負擔父親每月五千元老人院費用,每個月給母親三千元家用。

任旺的醫藥費支出巨大,過去一年,已花光十多萬積蓄,十月份的住院費已無法支付。

案發前約一星期,任遠明瞞着家人辭工,取得離職補償希望能支持一段時間。

任遠明辭工後,每天都去探任旺,一來關心父親,二來「扮返工」瞞騙家人。
任旺可能迴光反照,神志清醒時哀求任遠明幫助安樂死,希望死前能在尖沙嘴看維港美景最後一眼。

9月29日晚上六時半,任遠明到老人院,聲稱帶老父返鄉居住,為父親結帳辦理離院手續,護士用孭帶將任旺綁在輪椅上以防跌倒。

任遠明將父親推到灣仔碼頭,乘小輪過海往尖沙嘴,在船上打電話給母親,謊稱帶父親往內地治病。

在尖沙嘴落船後,任遠明推着輪椅,由天星碼頭沿海濱長廊往紅磡方向前進。
到達尖沙嘴中心對開時,任旺示意停下,兩父子一邊看維港夜景,一邊說了不少往事。

凌晨時份,任旺含笑而逝,任遠明忍着眼淚,用膠紙及膠索帶將任旺綁在輪椅上。

沿岸邊梯級,將輪椅推下海中,目送父親與輪椅沉沒不見,跪地叩頭離開。

返回馬坑邨住所後,任遠明神情恍愡,對家人說這幾天休假,買了些漆油粉飾家居。
翌日凌晨,任遠明寫下遺書,最終捨不得母親及妻子,希望拖到後一刻才自殺。

10月4日晚上,任遠明被警方落案,控告於2003年9月29日,在尖沙嘴公眾碼頭謀殺男子任旺。

10月5日,任遠明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被告暫毋須答辯,控方申請將案押後待進一步調查。
裁判官將案押後至10月10日再提訊,任遠明期間還押警方看管。

任遠明錄警誡口供時提及「安樂死」,探員需徵詢法律專家意見。

立法會於2001年曾提出「安樂死」合法化動議,因涉及重大道德及法律問題,議案最終被否決。

本港法例不接納以「安樂死」作為殺人藉口,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任何協助、教唆、慫恿或促使他人自殺,均屬刑事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可判監十四年,如構成謀殺罪更可被判終身監禁。

任遠明的母親(73歲)對探員說,任遠明與父母感情最好,經常與兩老行街飲茶,她不明白兒子為何要結束父親生命。

任遠明婚後仍與父母同住,張羅家中大小事務,她說兒子率直敦厚,親友都稱讚「好仔」。

事發後,她曾到監房探望兒子,兒子向她道歉:「對唔住,你當生少個仔。」
她回應說:「點當呀?你估養大你好易呀?」

兩份精神科醫生報告指出,任遠明不能容忍敬愛的父親,受皮膚病和其他病折磨,想解除父親痛苦,因此出現抑鬱。
由於不忍見到父親受苦,想父親「安樂死」的思想開始形成,思考和判斷力受影響,才會推父親落海。

受抑鬱症影響,任遠明刻意與親友疏遠,有頑固自尋短見念頭,報告結論認為任遠明犯案時神志不清,應以「精神受創下殺人」基礎將他定罪。

2004年9月15日,辯方指屍體腐爛嚴重,法醫無法肯定死因是「遇溺」,只靠環境證供推斷,申請撤銷控罪,遭法官拒絕。

控方接受任遠明神志失常可減輕刑責的申訴,改以誤殺罪起訴,獲法官接納。

9月16日,法官聽取求情及判刑,任遠明妻子及眾弟妹全到庭支持。

任遠明妹妹任婉順寫給法官的求情信披露,事發後極之憤怒,現時已原諒親兄,盼法官給予機會及輕判。

任婉順在信中說:「初時真的很嬲兄長,其後到羈留所探望他後,發現他對自己所作所為非常悔咎,母親及我們全家都已原諒他,會支持他,希望可重獲新生。」

任遠明撰寫求情信表示深感後悔,內容是:「致:法官大人,我的父親三次中風,已經不能郁動、說話、進食同認人,需要插胃喉協助飲奶。我又發現佢患皮膚病非常痕癢、十分痛苦,所以我決定安排佢安樂死。不過,我用錯咗方法,我好愚蠢同無知咁推佢落海,我感到十分抱歉。事後我更向家人講大話,說送父親返內地求醫。當我推佢落海一刻,我腦海完全一片空白,唔知點解會有咁大勇氣,可能係我一時失去理智。現在我已被扣押多月,心志情況已經清醒,對我所做的錯事深切後悔!」

辯方傳召與任遠明認識十多年,赤柱居民聯誼會主席王錦泉作供求情。
王錦泉形容任遠明為人和藹、斯文,沉靜及照顧家庭,覺得本案是悲劇。
任遠明都是受害人,若不是其性格孤僻,向他人求助,轉介社署協助,解決照顧老父及失業問題。

辯方大律師彭樂善形容本案不尋常及特殊,被告多年來悉心照顧患病老父,盡孝順仔責任,是一個顧家、勤奮工作、奉公守法的男人,辭工後失業感羞愧不敢告知家人,如常扮返工。

大律師表示,被告父親因酗酒及對兒子嚴厲,一家人關係不算好,患病後關係才得以改善,老父健康轉壞,被告覺得極為難受,逼使他幫父親解除痛苦,事後已知錯及懊悔。

法官貝珊判刑時指出,接納被告一直盡責悉心照顧患重病老父,不惜辭去懲教署赤柱監獄廚房工作。

不過,法例不認同「安樂死」,被告不能以「安樂死」作為行兇藉口,接受被告承認誤殺,全因他犯案時的精神狀況。

法官說,任旺在護老院內得到足夠照料,被告知道家人不會同意他奪走父親性命,他經過深思及有計劃行事,找合適地點下手。

法庭有需要保護長者,必須判處阻嚇性刑罰,阻嚇他人用相似手法遺棄年老父母,精神報告指患有抑鬱症的被告已康復,不會對公眾構成危險,考慮所有因素,判監兩年。

任遠明妻子聞判後表示,判刑恰當合理,丈夫因精神問題才行兇,家人早已原諒他,她語帶喜悅說:「希望盡快一家團聚!」

2005年1月底,任遠明刑滿出獄,得到母親原諒,他已找到工作,重過新生活。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348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