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打甩謀殺罪 誤殺囚終身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和義堂」是老牌黑幫,曾稱霸西環八十多年,全盛期有三千人,現時大約有二百人,主要活躍於中、上環及西環一帶,向街市和菜市場,區內攤販勒索。

2016年1月4日心臟病發死於家中的「牛榮」,是前任雙坐館之一,四二六金牌打手,有全港最打得坐館之稱。

肥秋是「和義堂」成員,因恐嚇勒索罪被判囚,2002年6月放監。
審訊期間,肥秋認識一名律師樓女文員,女文員勸他改過自新,出獄後,兩人成為戀人。

兩人在上環普慶坊大安台五號地下,一個面積達千多平方呎地舖住宅同居,地舖內有三間板間房及一個閣樓,他們住其中一間房。

同屋居住的還有肥秋的媽媽崔秀玲,她與肥秋的女兒陳嘉敏同住一房。
兒子陳熙明及女友蔡慧敏住一間房。
住在閣樓的是肥秋的生意合伙人廖振業。

廖振業雖是外人,但與崔秀玲十分投契,認了她做契媽,經常攙扶她上落樓梯。

2002年8月29日早上九時半,警方九九九電台發出通報:「上環普慶坊大安台五號地下,斬人,兇徒有刀,到場伙記小心…..」

記者與兩名巡警,收到這段訊息,九時三十六分,幾乎同一時間到達現場。

記者看見一名穿黑色連身裙女子,神色慌張,揮動手上鐵支,驅趕企圖進入屋內的狗隻。

女子沒有着鞋,只穿了拖鞋,腳上染有血跡,記者推想她被狗咬傷。
(這名女子是肥秋的同居女友,沒有受傷,身上的血是其他傷者的,狗隻是肥秋養的,為救主人已被斬傷,所以她阻止狗隻入屋。)

那名女子見到警員,向他們大聲叫:「快啲入屋救人呀,快啲送佢哋去醫院!」

兩名警員拔出警棍衝入屋內,記者從後跟從,客廳內一名滿身鮮血女子倒臥地上,該名女子指着一間睡房說:「快啲入房救佢哋!」

警員見事態嚴重,透過對講機要求增援,兩名警員小心翼翼推開睡房門,一名滿身鮮血老婦倒在地上。

床上有兩名男子,一個壓着一個,壓人的一個受了傷,滿身是血,被壓着的一個,手上有柄利刀。

記者本能舉起相機拍攝,警員大叫:「唔好掛住影相,救人要緊!」
受傷男子說:「唔好理我,救我阿媽先!」

記者放下相機,與其中一名警員,將奄奄一息的老婦搬出客廳,記者雙手及身上都沾滿鮮血,腦海不斷地重複:「阿婆,頂住呀!」

大批警員這時趕至增援,將持刀男子制服,事件中共有五人受傷送院,兩人傷重不治。

案中兩名死者:
崔秀玲(59歲),肥秋母親,身中七刀,包括後腦、肩膊、胸口,有一刀傷口長達二十厘米,跨越心臟,腹部被橫劏一刀,失血過多,送院不治。

蔡慧敏(21歲),肥秋兒子的同居女友,身中六刀,當中三刀引致內傷,其中一刀穿過心臟及肺部,割斷大動脈,送院搶救五個多小時,至下午三時傷重死亡。

案中三名傷者:
陳志秋(36歲),肥秋,身上有多處刀傷,住院約兩星期。
陳嘉敏(18歲),肥秋女兒,身上有多處嚴重刀傷,住院約四個月。
廖振業(26歲),肥秋的合作伙伴,被刀插傷手,手筋弄斷。
(陳熙明案發時尚未回家,逃過一劫。)

崔秀玲的祖父在西環豐物道經營運輸公司,替西環街市菜檔提供運輸服務,十年前幾乎壟斷西環及上環菜市場運輸生意。
公司有兩輛貨車,每日運逾千籮蔬菜,運輸公司現由崔秀玲的孻仔經營。

崔秀玲與丈夫育有四名子女,一家人原在荷李活道居住,其後搬到上環普慶坊大安台五號地下,在正街開設一間粉麵店。

十多年前,崔秀玲丈夫因肺病病逝後,三名子女長大後陸續遷出。
二仔肥秋(陳志秋)事母至孝,與妻子及兩名子女留下陪伴崔秀玲。

崔秀玲為人有禮,常向鄰居點頭鞠躬,由於衣着入時,街坊暱稱「摩登阿婆」。

一年前,肥秋與妻子離婚,妻子隻身搬走,與陳熙明(20歲)拍拖約三年的女友蔡慧敏,三個月前搬入同住。

崔秀玲年事已高,最近因心臟病入院治療,康復後返家休養,但要經常覆診,住所附近多樓梯,上落不方便,肥秋打算搬到較方便地方居住。

不過,要找到適合單位並不容易,在這段時間,為方便崔秀玲出入,肥秋與女友合資買了一部平治四驅車。

肥秋過往多次以發生車禍騙取保險賠償,被保險公司列入黑名單,購買這部車時,登記車主是廖振業。

肥秋對探員說,與廖振業已相識四五年,廖振業一直想認他做大佬。
他認為今時今日社會環境與以前不同,做黑社會沒有好處而拒絕,不過,廖振業仍視他為黑社會大佬。

年多前,肥秋因刑事恐嚇,判監兩年,今年6月出獄後,為履行對女友的諾言,他想擺脫黑社會,做回正行。

廖振業對他說,2002年5月31日至6月30日,世界盃在韓國舉行,在這段時間「電視解碼器」的需求很大,他接到不少訂單,但無足夠資金營運。

肥秋認為這是一個搵快錢機會,他對電子產品及相關技術一竅不通,加上本身有案底,會影響公司對外運作。

經過協商,決定由他出資一百零三萬元,由廖振業出面合組公司及營運。

廖振業安排舅父及死黨在公司任職,「電視解碼器」的銷售很理想,世界盃舉行期間,賺了超過五百萬元。

七月底,廖振業對肥秋說,他們出售的「電視解碼器」,有部份由賭波集團購買,警方懷疑他們與賭波集團有關,公司戶口被警方凍結,他可能會被控告洗黑錢。

肥秋其後查明,廖振業的親人騙了他,侵吞了公司六百多萬元。

廖振業曾與親人交涉,反而被對方恐嚇,肥秋剛出獄不久,不想多惹事端,暫時息事寧人,同時勸廖振業不用擔心。

廖振業常因這事悶悶不樂,認為自己對不起大佬肥秋。

8月28日,肥秋的大家姊生日,為替廖振業解悶,肥秋邀請他出席。
一家人慶祝後,他與廖振業到的士高消遣,當晚凌晨三時盡興返家,豈料翌晨發生慘劇。

肥秋對探員說,廖振業最先進蔡慧敏房間,當時全屋人只有她仍在睡覺。
廖振業在床邊以利刀向她襲擊,蔡慧敏遇襲後呼救聲。

廖振業之後向在廳的陳嘉敏行兇,然後進入崔秀玲房間。

肥秋的女友當時正在房內換衫準備上班,聽到傪叫聲後,鞋也來不及穿,踏着拖鞋出外查看。

肥秋聽到女友驚呼聲,女友對說,廖振業仍在崔秀玲房間。
他入睡房後,看見母親受傷倒地,他與持刀的廖振業困獸鬥,將他壓住在床上,叫女友報警。

廖振業雖然殺了肥秋的母親及兒子女友,但肥秋認為他是受毒品影響,神志不清情況下犯案,為他聘請律師辯護。

2002年8月30日早上,廖振業被解到東區裁判法院提堂,被控兩項謀殺及兩項意圖傷人罪。

廖振業提堂後,鑑證人員採集他的血液和尿液樣本,未發現有毒品遺留痕跡,顯示他犯案時未受到毒品影響。

小欖精神病學中心的呂成興醫生認為,廖振業有偏執性精神病,嚴重影響他的犯罪行為。

2005年4月22日,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審。
主控陳述案情時說,救護員抵達時,崔秀玲已沒有心跳,警員在另一間睡房發現蔡慧敏,她躺卧床上流血,送院後傷重不治。

被告廖振業於上午十時四十六送到醫院,醫生向他查詢時,他​​一言不發。

當天晚上,精神科醫生與廖振業見面,廖振業沒有精神病史,也沒有家庭精神病史,過去五年間中食大麻、氯胺酮和搖頭丸。

廖振業對精神科醫生說有人密謀傷害他,他為保護自己,先下手為強。
精神科醫生認為廖振業可能患有精神疾病,案發時的精神狀態,可能與濫用毒品有關。

5月19日,陪審團裁定廖振業,兩項謀殺及兩項蓄意傷人罪名成立。

辯方律師求情稱,被告在羈留期間,診斷出眼部有腫瘤,須接受手術。
被告吸食冰毒已五年,精神狀況出現問題已有一段長時間,案發前半年開始惡化,事發前一周轉趨嚴重。

法官引述精神病專家指出,被告長年吸食冰毒,出現妄想症狀,案發時四名死傷者均在睡夢中或剛睡醒。

法官特別讚揚陳志秋在案中表現英勇,聽到母親呼救聲後即奮不顧身,上前制止被告。
當時被告不斷向他的肩膊斬下,令他身上留下疤痕,但幸得其勇敢行為,才令他的女兒陳嘉敏從被告的亂刀之下救回。

法官裁定被告兩項謀殺罪判終身監禁,兩項傷人罪分囚七年,所有刑期同期執行。

廖振業不服判刑,提出上訴申請。
2006年8月30日,上訴庭判詞指出,辯方指上訴人廖振業(30歲),長期服食毒品「冰」及「忘我」,導致患有妄想精神病。

廖振業於案發時精神失常是不爭議事實,控方認為成因是被告長時期大量濫用藥物,辯方則認為由其他原因造成。

根據《殺人罪行條例》,任何被告殺人時,出現由疾病或受傷引致的神志失常,可作為減輕罪責的辯護理由,該疾病的成因並非考慮因素。

原審法官基於被告精神失常是由其濫藥引致,錯誤引導陪審團,裁定上訴得直,廖振業另仍須就兩項意圖傷人罪服刑七年。

廖振業上訴得直,謀殺罪名改為誤殺,等候最新精神報告,另定日子判刑,法庭要評估他會否對公眾構成長期危險,是否仍須囚終身。

法庭最終認為廖振業長期吸毒對社會構成危險,誤殺仍舊判終身監禁,最低刑期十六年。

廖振業不服判刑,再提出上訴,2008年1月18日,上訴庭維持原判。

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任何人干犯誤殺罪,一經定罪,最高可判終身監禁及罰款,過往甚少有誤殺犯判囚終身。

誤殺罪判處終身監禁須符合三項因素,包括罪行嚴重性是否足以判處終身監禁,第二是罪行性質,第三是被告過往記錄,被告會否重犯,如果重犯,會否引致嚴重後果。

根據《長期監禁刑法覆核條例》,被告監禁十五年後,由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評估被告在獄中行為和精神及心理狀況,再向特首建議是否更改刑期。

2010年12月14日,石壁監獄H座4樓3號康樂活動室內,八名極度重犯發生打鬥,其中五人被控傷人及襲擊共四罪。

五名被告分別為張育強(playboy)、鄭會耀(阿耀)、張基榮(薯仔)、林楚玉(阿B)、丁啟泰(肥丁)。
三名囚犯陳錦榮(阿細)、陳錦超(肥超)、廖振業(阿業)為控方證人。

事發時廖振業在康樂房內飛碟,碟內食物殘渣濺到陳錦超,廖振業與陳錦超因此吵架。
其後張育強以膠杯敲打陳錦榮後腦,雙方人馬互相拉扯,最終由懲教署職員上前分開眾人。

深水埗報販何慧霞1999年遭多名刀手斬死,被刀手指證而判囚終身的兩名案中主腦,吳錫基(55歲)及蔡偉強(48歲)提出上訴。

2014年10月2日,廖振業出庭作供,他說霞姐案另一名刀手梁志鴻曾向他說:「點都要屈老細二千萬先收手。」
廖振業其後閱報得悉梁志鴻出庭指證吳錫基,2013年,廖振業覆診時因打風滯留赤柱監獄,遇上吳錫基,把內情告知他。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