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圖燒情與債 縱火殺兩人(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2002年8月23日,農曆七月十五日,處暑。
早上九時三十六及三十七分,一男一女先後致電警方九九九電台,說所在單位發生火警,兩人所報位置都是屯門嘉喜利大廈二十一樓H室。

在嘉喜利大廈對面居住的梁伯昌,發現嘉喜利大廈一個高層單位冒煙。
一名女子站立窗前揮動毛巾大聲叫:「救命、好辛苦、幫手報警。」
梁伯昌立即報警,剛收線就聽到消防車聲。

這時,起火單位的玻璃窗受熱爆裂,火球從單位內噴出,發出爆炸聲響。
不久,被大火燒熔的窗框飛墮街上,整個單位陷入火海之中。

消防員在九時三十八分接獲火警報告,九時四十五分到場時已烈燄沖天,火勢波及樓上單位。

嘉喜利大廈住客聞到燒焦氣味,初時以為是盂蘭節住客燒香燭冥鏹。
直至聽到貓隻凄厲叫聲,醒覺發生火警,慌忙扶老攜幼逃生。

二十一及二十二樓二十多名住客,由消防員疏散到安全地方。

消防員撬開起火單位鐵閘的鎖後,鐵閘無法搪開,其後發現鐵閘的槽內,有一條粗三吋長三十七吋的鐵通頂住,消防將鐵通取走,鐵閘才可以打開。

這條鐵通令消防員多花五至十分鐘,才可破門入屋開喉灌救,十時十九分將火撲滅,單位內焚燒得最嚴重的是睡房。

消防員在睡房內一張貼近窗門的雙人床上,發現兩具燒成焦炭的屍體,一具倚近牆邊躺臥,另一具躺在這具屍體懷中。

兩具屍體都嚴重燒焦,頭部僅餘頭骨,胸骨及內臟隱約可見,部分骸骨炭化一觸即散。
倚近牆邊的屍體,手腳燒至脫離身體,這具屍體的數粒手指骨掉在地上。

起火單位住客是霍玉珍,英文名是愛神「維納斯」,她會否是其中一具焦屍呢?

消防員在單位客廳找到一個銀包,內有李永安的身份證及其他證件,另一具焦屍會否就是他呢?

除這兩具焦屍外,消防員在單位內發現九具貓的屍體。

霍玉珍是貓癡,不時拾流浪貓返家飼養,最高峰時家中有逾三十頭貓,出事前養了十三頭。

單位起火時,這十三頭貓的凄厲叫聲,提醒居民走火,滅少了這場火的傷亡數字。
火警中有九頭貓葬身火海,其中一頭走火時從二十一樓跌下三樓平台死亡。

消防員在廚房的櫃內尋獲一頭火海餘生小貓,在廚房外牆的水渠發現兩頭,在梯間發現一頭,四頭倖存小貓由愛護動物協會全部檢走。

現場有明顯縱火痕跡,大火不尋常迅速蔓延,睡房門燒毀最嚴重,相信該處首先起火。

消防新界西區區長丘老安指出,火警有三大疑點:
火勢蔓延得特別迅速,非比尋常。
大門鐵閘搪門用鐵通頂着,不能把搪閘搪開。
廚房與廁所之間外牆一個晾衫架罅隙,有一柄刀柄綁白繩的菜刀,刀上無血跡。
由於事件可疑,消防將案件交警方處理。

警方新界北行動(刑事)警司李偉志指出,兩名死者雙雙倒斃床上,現場無掙扎痕跡,致命死因有待驗屍後才能確定。
警方已列作縱火及兇殺案處理,由新界北重案組第三隊接手調查。

鑑證科和政府化驗師到場調查,現場找不到盛載易燃液體的器皿。

在天台,探員發現一膠桶火水,大廈住客說火水是用來煲薑醋。

探員在大廈天台找到幾個啤酒樽,一個雪芳蛋糕、一些已吃及未吃荔枝,啤酒樽及雪芳蛋糕上都有指模。

探員懷疑兇手由天台爬水管到案發單位,鑑證科人員到二十三樓天台的水管上套取指模。

在十六樓一個晾衫架上,探員發現一對沾有汽油味的勞工手套。

霍玉珍的同事說,霍玉珍與李永安,案發前與多名同事結伴往咖啡灣燒烤,一直玩到清晨才回家,豈料雙雙葬身火海。

當探員在現場進行問卷調查時,一名男子由警員帶到嘉喜利大廈。

這名男子並非大廈住客,火警發生前曾在大廈內出現,被管理員發現後逃走,最終被警員拘捕。

探員經了解後,懷疑這名男子與案有關,將他扣留調查,這名男子叫張鏡秋。

張鏡秋是有婦之夫,結婚十載,妻子是離婚再嫁,嫁他時已有一名兒子,現年十一歲,下嫁他後再生一子,今年七歲,一家居於屯門山景邨。

張鏡秋只有中三學歷,1987年在酒店任職行李員,1993年轉到匯豐銀行做文員。
未幾轉職到中環香港銀行家會所餐廳做侍應,因表現好晉升至部長,月薪一萬三千元。

張鏡秋在警誡錄影會面中對偵緝警長梁志輝說,1999年8月,他任職的餐廳裝修,他到屯門黃金海岸酒店兼職工作,認識在「百家歡樂吧」任職侍應的霍玉珍。

霍玉珍中學畢業後曾在港島區酒吧做侍應,1995年轉到「百家歡樂吧」,為方便工作獨自搬到屯門置樂花園居住。

霍玉珍比張鏡秋大五歲,相識一個月後,兩人已有性關係,其後每星期會發生三至四次性行為。

在這段偷情日子,霍玉珍與一名英籍工程師保羅相戀,兩人在屯門嘉喜利大廈二十一樓H室同居。
單位建築面積四百五十九呎,有兩房兩廳,月租三千八百元,霍玉珍準時交租,業主麥太稱讚她是「好租客」。
今年6月剛與業主簽新租約,減租三百元續租三年。

霍玉珍曾介紹保羅給張鏡秋認識,三人曾一同吃飯,霍玉珍說保羅是她的未婚夫。
霍玉珍與保羅結婚時,張鏡秋攜同妻子出席。

霍玉珍婚後仍與張鏡秋保持關係,將住所鎖匙交給張鏡秋,霍玉珍丈夫不在港時。
張鏡秋會在霍玉珍家中與她幽會,平均每星期見面四至五日。

一年後,霍玉珍的丈夫離家出走,人間蒸發,張鏡秋與霍玉珍關係更密切,有如夫婦。

2000年,張鏡秋購入一直居住的公屋單位,問霍玉珍借二萬元裝修居所。
裝修期間,張鏡秋減少與霍玉珍幽會時間,霍玉珍不滿,對張鏡秋說:「你間屋裝修,係咪重要過我?」

張鏡秋由租住公屋轉為購買,每月供款較租金多近倍,為增加收入,他在放假時也去兼職,為有時間休息,唯有疏遠霍玉珍。

霍玉珍也沒有再纏擾張鏡秋。
2001年,她另結新歡,與黃金海岸酒店保安主任李永安相戀。
2002年,李永安離職在長沙灣區開設保安公司。

李永安的保安公司需要資金發展,霍玉珍曾向家人商借二十萬,但家人愛莫能助。
這時,她想起張鏡秋欠她二萬元,向他追債,兩人反目成仇。

2002年8月22日晚上,張鏡秋帶備啤酒及食物,趁管理員巡樓,進入屯門嘉喜利大廈,到霍玉珍住所找她。

霍玉珍未回家,他走到天台等候。
8月23日凌晨二時,他回到霍玉珍住所,在門外聽到屋內有男女嬉笑聲,他妒火中燒,決定要教訓兩人。

張鏡秋在大廈內搜集需要的物品,集齊後已是早上八時半。

張鏡秋把在天台拿到的一樽火水,放在霍玉珍住所大門外面。

用繩綑綁一柄菜刀的刀柄,由天台吊掛在霍玉珍住所廚房氣窗外面。

他換了一件白恤衫,由天台沿水管爬到二十一樓,將一個麻包袋放在晾衫架上,以免用菜刀撬窗時,玻璃碎掉下街中。

張鏡秋用菜刀撬開單位廚房氣窗,潛入屋內後打開大門,將放在門外的火水拿入屋。
他將火水倒在睡房門外,用打火機點火,之後打開大門及鐵閘逃走。

剛將鐵閘關上,巡樓的大廈管理員走近他,說他並非大廈住客,要到地下登記資料。

張鏡秋與管理員到達管理處後,他拒絕登記,說要找霍玉珍前來作證,之後,獨自乘升降機返回二十一樓。

當他由二十一樓乘升降機回到大堂時,大廈管理員叫他在大堂等候警員到來調查,他趁機逃走,最終被警員拘捕。

大廈管理員梁燦培對探員說,早上七時,他與夜更管理員交更時。
夜更管理員對他說,今日凌晨,有住客發現可疑人在大廈梯間徘徊,懷疑有不軌企圖,叫他留意。

交更完畢,梁燦培見一名陌生男子進入大廈,他要求那人登記身份證資料,那人充耳不聞,匆匆進入升降機大堂。

梁燦培大聲喝問:「你搵邊個?登記呀!」
那人拋下一句「搵姓霍」,急步進入升降機。

梁燦培尾隨阻止,要求那人出示身分證登記,那人拒絕並發惡說:「你唔信,我上去叫霍小姐落嚟證明。」
說完隨即進入升降機,直上二十一樓。

早上八時五十分,梁燦培上樓巡邏,發現二十一樓氣窗外有一個人影,窗外有一柄以繩繫着的菜刀。

他返回地下,透過室內對講機,向那個單位業主查詢,是否有外牆工程,但無回應。

梁燦培致電向主管報告事件,按吩咐通知大廈業主立案法團主席,然後報警。

早上九時半,大廈天台火警鐘響起,梁燦培到天台查看,未發現有火警跡象。
梁燦培放心不下,回到二十一樓,在走廊發現那人在霍玉珍的單位行出來,立即要求他到樓下大堂登記身份證。

到達地下後,那人拒絕登記,梁燦培說已經報警,不讓他離開。
那人衝出大廈,梁燦培從後追,跑了約五百米,十九歲青年葉浩華亦加入追捕。

兩人沿青山公路追至屯興路,途中見那人將一件白恤衫及一個火水膠泵,棄於路邊一個垃圾桶內,雙方追至新都大廈,那人想截途經小巴逃走,小巴沒有停下。

追至柏麗廣場門外面,警方一輛衝鋒車巡經,警員下車追捕,九時三十四分在行人隧道內將那人拘捕。
警員將那人帶回嘉喜利大廈時,那人一直未有提及發生火警,他們不知道霍玉珍的單位烈火熊熊。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