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說:娛圈述異 朱茵 黑房驚魂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2019年的《恐怖影展》,泰國及香港有六部電影參展,其中一部是由我主演的《古宅》,有人稱之為我久休復出的作品。

《古宅》名副其實,在一幢古老豪宅內拍攝,踏入這幢破敗的古老建築物,不用培養情緒,已可令自己感到恐懼。

《古宅》的故事,是一位苦命女子,守着一幢大宅,等待丈夫及兒子回來,大宅不斷有怪事發生,但她都不肯離開。

在這部電影中,我由年輕演至白髮蒼蒼,電影開拍前,攝影組先進駐試鏡位,攝影組每次開機,攝影機都搖晃不定,直至第三日才回復正常。

正式拍攝後,沒甚麼怪事發生,這日,拍一場我被困在一個漆黑房間的戲,我進入房間後,感覺有東西在我身旁游走,我嚇得大叫,工作人員檢查後沒特別發現。

當我獨自留在房間時,我感到有東西不斷觸碰我。

這場戲無法拍下去,導演最終安排一名工作員在房內陪我,最終拍完這場戲。

我事後回想,對黑暗房間產生恐懼,可能與2003年那次恐怖經歷。

那次我是拍由鍾少雄執導的電影《心寒》,劇情說我懷疑自己見鬼,嚇到躲入衣櫃。

為求拍到我在沒有心理准備下的驚嚇樣子,鍾少雄安排已化了鬼妝的李蘢怡躲在衣櫃內。

我打開衣櫃時,看見血流披面的李蘢怡,幾乎嚇暈,不知所措地胡言亂叫。

導演雖然如願拍到我的驚嚇樣,但這場戲我再拍不下去,休息了一段時間,才可再度拍攝。

拍攝《古宅》,花十多小時化老裝也是一種難忘經驗,用石膏做頭部倒模時,我有被山泥活埋的感覺。

化妝時用人皮道具一層層黏在面上,那種感覺十分恐怖。

我全身的神經都繃得很緊,最終由多名工作人員扶着我,才完成這個特技化妝,化完妝後,連我也認不出自己。

在鏡內看着自己這個特技化妝,回想過去在萬聖節時化的妝,是小巫見大巫。

2009年9月24日,出席「海洋公園十月全城哈啰喂」開幕禮,我將頭髮拉直,穿上旗袍打扮成冷艷女鬼,當時以為自己的裝扮已經不錯。

陳家樂述異 驅鬼神器

我在馬來西亞拍攝恐怖片《吉屋》,綵排時還生龍活虎,但到正式拍攝,我便失聲,兩天後開始發高燒,後來還冒出智慧齒,臉都腫了。

以為無法拍下去時,工作人員送了一個十字架掛飾給我,一夜之間又回復正常,拍攝工作順利完成。

《吉屋》即將上映時,我到馬來西亞宣傳,之前一連拍了幾日戲,十分疲倦,趁空檔飛到馬來西亞做訪問。

到達吉隆坡一間酒店安頓後,只有半小時休息。
上到房間,房卡壞了,不得其門而入,我到助手的房間小睡,很快就睡着了。

矇矓間,有人按門鈴,助手出去開門,這時,我感覺有人在床上跳動,一直跳到我的枕頭。

我想張開眼,但無法張開,身體動彈不得,這時,有把小童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不要睡,起床!」

我說:「對不起,我好攰,無時間陪你玩,我瞓一陣就走㗎啦!」

那名小童聽了後,在我的耳邊大聲叫。
我是基督徒,知道遇上邪靈,心中默默禱告,求主幫助,過了不久,我恢復活動能力,在床上坐起來。

助手望了我一眼,對我說:「你比鬧鐘還準,現在就出發。」

我問助手,剛才房內有甚麼事發生,助手說,除了我呼呼入睡外,沒事發生。

2016年,我演出驚慄片《綁靈》,這部電影在泰國猛鬼熱點取景,由「鬼王」潘紹聰監製,陳鵬振執導。

朋友知道我經常與靈界接觸,特別送了一個十字架形空氣清新機給我。

他們說,精神不足就會「時運低」易撞鬼,空氣污濁也會令人迷迷糊糊。

這個空氣清新機,十字架可驅鬼,清新的空氣可保持頭腦清醒,戴住這部機,一定不會有事發生。

說也奇怪,拍攝《綁靈》時無靈異事件發生,有人說是因為電影是「鬼王」潘紹聰監製,邪魔鬼怪都不敢到來騷擾。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